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99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零七章 我什么都能做
    第四百零七章 我什么都能做

    “干嘛,飞哥,弄死他个比啊。”“飞哥怎么了?”“飞哥?”

    众人表情各异,齐齐呆住。

    只见那飞哥脸上猛的换了一副笑脸:“您就是东宁绅哥?”尼吗的,姜绅现在名声在外,松山省道上的人谁不知道东宁有个姜瘟神,姜阎王。

    松山省最猛的刘巴,疤哥就是被姜绅打服的。

    照说疤哥被人打服的事也不可能外传,不过刘疤经常往东宁跑,怕手下在东宁得罪姜绅的人,所以就吩咐下去了,东宁有个阎王绅,你们千万不要惹他。

    然后手下人就打听到了姜绅的各种事迹,渐渐的姜绅的名字也传到了松山。

    刘疤在松山省,相当于姜绅在东宁的地位。

    疤哥都怕姜绅,他们这些小角色算什么。

    “你不要弄死我么?要不要帮你叫刘八来。”姜绅笑着,一伸手又从桌上拿了一个啤酒瓶。

    “别,绅哥,我们错了。”飞哥一听姜绅说到刘八,就知道肯定就是这姜瘟神,一张脸上,顿时变的哭笑不得。

    “站好了,别躲。”姜绅手上抛着酒瓶。

    “绅哥---”飞哥站的笔直,脸上笑比哭还难看。

    “你吗的,敢在我场子惹事。”姜绅一声怒吼,嗖,酒瓶像炮弹一样飞了过去。

    飞哥站在那里,吓的动也不敢动。

    砰,脑门上又被砸了一下。

    嘶,这下对面那几个被他们刚打过的东宁人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滚,马上滚。”

    “是,是,绅哥对不起,绅哥不好意思。”飞哥一边鞠躬一边转身,拉着身边的同乡转身就跑。

    跑到门口,突然又跑了回来。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堆钱:“今天的饭钱,不好意思绅哥。”

    差不多有一两万块,往姜绅面前的桌子上一放,转身就逃。

    却在这时,大门被人推开,几个身穿警服的警察走了进来。

    “怎么会事?谁报警打架的?”

    “王所,一点小事,我解决了。”姜绅笑嘻嘻的向那人挥挥手。

    那人是西城区一个派出所副所长,和姜绅在市里开会的时候见过面,还坐在一个桌上吃过饭。

    “姜所,哈哈哈,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王所也是知道姜瘟神的大名的。

    姜瘟神人在城东,威震全市,东宁警察系统都鼎鼎有名。

    “现在不在派出所了。”姜绅淡淡的道。

    “姜所去那了?”

    “在招商局。”

    “副局长?”王所试探着问,一脸的惊讶,尼玛升的太快了吧。

    “混口饭吃,都是为人民服务。”姜绅谦虚着,不过脸上的卖弄是藏不住的。

    “那要叫姜局了,恭喜恭喜啊。”王所拜服。

    “那里那里,王所即然来了,在这吃顿时饭,算我的。”

    “不用不用,姜局你解决了就好,我们也值班的,别的地方还有事情。”

    两人客套几句,王所转身带人就走了。

    那几个东宁人本来还想报警的,想想外地人都走了,这个叫绅哥的也说算了,终究没有拉住警察。

    俞诗君不动声色,冷眼旁观,姜绅挥手之间喝退混混,打发走警察,全都被她看在眼里。

    果然是个地头蛇啊。

    到了这时,她是有点相信姜绅的能量了。

    她从省厅空降,猛龙过江。

    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姜绅这算不算故意向我示威?

    她小小的脑袋,千思万想,各种古怪的想法。

    “我们也走吧。”姜绅解决完这事,就要离开。

    却见这时,那几个被外地人打的东宁人让服务员拦在门口。

    “干嘛?”姜绅走过去。

    “绅哥,他们不肯付饭钱,说被人打了,医药费都没地方出,阮经理说,他们连酒水吃了四千多,收他们一半,他们也不肯。”

    阮经理是小蛋的老婆,主要负责这家酒店。

    她做事还是比较上路,姜绅一听,不错,看他们被打成这样免了一半,算是很有态度了。

    “绅哥,你看我这样处理好吗?”阮经理走过来问姜绅。

    “蛮好的,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姜绅看了下那几个东宁人。

    “我们被人打成这样,本来是要报警抓人的,你把那几个外地人放了,我们医药费怎么办?”东宁人嘴还硬的。

    “不向你要医药费就算好了,还收我们饭钱?”

    呵呵,我救了你们,你们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姜绅眯起眼睛:“他们走的时候,你们可以追上去拦着啊?要不这样吧,我把人叫回来,你向他们要医药费。”

    “---”东宁人吓了一跳。

    开玩笑,叫回来又要打我们吗?

    “阮经理,一分钱都不能少,还有饭店的损失,被打坏的东西,全算在他们头上。”姜绅脸色一沉,你们这么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什么?你怎么这样,你是不是和外地人一伙的---”东宁人立刻叫了起来。

    “不服,不服叫小蛋带点人过来和他们谈谈心。”姜绅就不信他们不服,然后头也不回带着四女离开了。

    五人离开饭店,站在停车场上。

    “姜局。”一直不说话的俞诗君终于说话了。

    “有什么指示,俞局?”姜绅很有趣的看着她。

    “你的作派我不赞同,你可是国家工作人员,正经的公务员,你刚才的所做所为,和电影上那些黑社会有什么区别----”

    竟然拿酒瓶砸人家,完全是地痞做风。

    “黑社会怎么了?黑社会就低人一等了?”边上的关若华也忍不住了。

    “臭三八我忍了一你晚上了啊,吃饭的时候摆着一个臭脸,好像你是公主我们是妓女一样,你得瑟什么?你有什么牛逼的。”

    关若华和刚才完全判如两人,连姜绅也惊呆了。

    刚才对姜绅恭恭敬敬,现在骂起俞诗君来和泼妇没有两样。

    “你是胸比我们大,还是屁股比我们翘?我看你全身上下,除了这张脸比较臭,没有一样能得瑟的,你神气什么你。”

    “你----”俞诗君气的不行,从小到大,那里被人这么骂过。

    不过她也不是一般的人,马上看向姜绅。

    也不和关若华对骂。

    她知道自己和关若华骂,肯定是自取其辱。

    她无视关若华,盯着姜绅。

    “行了,行了,小关,行了。”姜绅明白她的意思,只好假巴意思的叫两下小关。

    “绅哥,她看不起黑社会。”关若华举起手来,向俞诗君扬了扬:“我告诉你,我就是黑社会,我混社团,我骄傲。”

    “---”姜绅一脸黑线。

    “姜局,你看看你,那里还有国家干部的样子,你要好好检讨了。”俞诗君冷冷一笑,也不和他们多说,转身就走。

    这个姜绅,行事做风充满痞气,还和太妹混在一起,这种人,竟然能提副科,还是破格提拔?

    我俞诗君,天之骄女,没理由让他压在下面啊。

    这一刻,俞诗君紧定要超越姜绅的信念。

    她今天和姜绅吃饭,就是想了解一下姜绅是个什么人。

    在省厅的时候,听人谈到这次破格提拔的几个人。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姜绅。

    年方十九,已经是副科。

    别说东宁,放到全国也没几个。

    这样的人,究竟是怎么提上来的,凭的什么。

    她父亲叫她到基层学习,要多接地气,和各种层面的人打交道,为将来打下基础。

    她开始也是存了下来学习的心态,结果发现这姜绅身上,没一样是她可以学习的。

    完全就是一个痞子。

    俞诗君在鄙视姜绅的时候,姜绅也在鄙视她。

    不过这时已经在床上了。

    叶茜和小白穿着一样的空姐制服,一个埋头在他的胯下,一个亲吻着他的胸前。

    “绅哥,你怎么不泡个真空姐呢,我们的制服,可不是正宗的。”小白一边服侍姜绅,一边还有空说话。

    “我首先喜欢的是你们的人,换了人,再正宗的制服也没有你们穿的好看。”姜绅双手伸在小白的胸下。

    童颜的小白洁,胸部全被他抓在手上。

    叶茜这时轻轻抬头,吐出一个巨大,然后笑道:“绅哥,要不,你把那什么俞局给收了吧,我看见她就生气,我很想看着她,怎么埋头在你的胯下吐吞。”

    说完,扑哧一笑,又是一低头把小姜绅吞了进去。

    “那个人啊,哦----”姜绅低声呻吟了一下,发泄心中的舒爽:“那种人肯定性冷淡的,眼中只有进步和官位。”

    他看的没错,俞诗君和福安的舒珏有点像,都是一门心思想着往上爬的人。

    “那个呢?隔壁的这个可以收下哦。”小白洁用嘴巴向隔壁歪了歪。

    她们的隔壁,今天住的是关若华。

    关若华此时也在床上翻天覆地的睡不着。

    姜师父真厉害,竟然一龙二凤?

    她是混社团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倒也没什么意外,只是,只是我关若华不比她们差啊?为什么你就看不上我呢?

    “我的女人已经够多了,我只收我喜欢的女人。”姜绅骗死人不偿命。

    叶茜和小白洁听到这话,个个吃的更加的卖力了。

    “砰”就在这进,房门被推开了。

    关若华脸红红的站在门口:“我说,你们声音能不能小一点。”

    说罢借机用余光看了一眼姜绅的须胯下,哇,好大啊。

    “-------”床上三人目瞪口呆。

    关若华耸耸肩,又把门关上。

    但下一秒,砰,她又把门打开了。

    “那个绅哥---其实我除了烧饭洗衣,什么都能做的,而且做的不比她们差。”她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出去,关门。”姜绅怒道。

    “草”关若华对姜绅竖一个中指,砰的一声,重重把门关门。

    了不起啊,你那漂亮徒弟,肯定也和你有一腿,你也看不起黑社会是吧,信不信我砍你。

    关若华继续回到自己的床上,开始画圈圈诅咒姜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