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0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零九章 喜欢玩大的
    第四百零九章 喜欢玩大的

    姜绅笑吟吟的接过四份资料,转过身给葛丹妮、宋玲花一人一份,然后又一份递到俞诗君面前:“俞局,你要不要来一份?”

    俞诗君咬着牙,死死盯着姜绅看了几眼,终于还是接到手上,阴阳怪气的道:“姜局果然我们是招商局招牌,有效率,不错,不错。”她也沉的住气,第一个回合输了,也没有过激的言语。

    “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们招商工作,一定要料敌先机,提前知道对方的情况,这才利于我们和他们的交流,如果临时抱佛脚,恐怕会丧失先机。”姜绅是暗讽她,到了上沪才想办法去做工作,有临时抱佛脚之意。

    尼玛,我提前了两天好吧,是你太快了,俞诗君气的半死,却又不好明说。

    “绅哥,我替你同事安排了金茂君悦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要不要送她们去休息一下?”

    草,俞诗君又被打了一个耳光。

    她安排的只是四星酒店,人家安排的是上沪有名的五星酒店,还是总统套房。

    但姜绅说出的话要气死人。“不用浪费了,我们俞局已经安排好,你给我留一间就行了,其他的退掉吧。”

    我了个去,你怎么说话的。

    姜绅前面说的已经让葛丹妮和宋玲花很郁闷了,谁知后来还来一句,给他留一间。

    “我都没住过金茂君悦大酒店的总统套房。”俞诗君马上接着来一句,你有种,今天打我耳光,不住下总统套房,我也不爽。

    “我还没住过五星级的酒店呢。”宋玲花也凑热闹。

    葛丹妮在笑,她很乐意看姜绅破财的。

    “那就走吧。”姜绅无奈道。

    众人上车,赶往酒店。

    路上张帆向姜绅汇报了一下。

    姜绅给了他十亿,到现在为止,他手上还是接近十亿。

    看起来好像没赚到,其实他办公司,买车子,发工资,所有花的钱都是赚来的。

    股神张帆又回来了。

    “去年中央刚刚换了新班子,改革力度加强,形势一片大好,股市也一路飘红,当然,要赚大钱还是要炒外汇,不过风险和收益成正比--”

    “别和我说这些,我不懂,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亏了算我的,赚了我们两人分。”姜绅霸气十足,这话说的张帆五体投地。

    这才叫老板,这才是真正的老板。

    到了酒店,把三女安排好后,姜绅也不管她们的中饭,自己和张帆出去吃。

    金茂君悦大酒店建成之初,号称世界第一高的酒店,其中五十六楼的餐厅拥有全城美景,也是姜绅和张帆打算吃饭的地方。

    两人刚从房间走到电梯门口,遇到两男两女也面对而来。

    “咦,这不是咸鱼帆么,哈哈哈,涨帆咸鱼翻身了,又来的起这种地方了?”对面一个大汉,四十多岁,搂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吱着牙齿对张帆大笑。

    “小张,最近看好那只股啊?”另一个男子看上去稳重一点,也四十多岁,笑眯眯的打量了一下张帆和姜绅。

    “朱总、许总。”张帆淡淡一笑。

    “老许你当心点,他前不久还倾家荡产的,你听他的?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能翻身,就证明小张还是不错的。”

    “翻身?听说是有人帮他还的债,靠他自己翻身?那这么容易。”

    众人说话之音,电梯也到了。

    原来大家都是去五十六楼吃饭。

    “朱总说的是,我也是遇到贵人,靠我自己是翻不了身的。”张帆也不生气。

    这种人他见多了,自己风光的时候,他们都和自己称兄道弟,自己倒霉的时候,都离的远远的。

    这个朱总就是这种人,当初自己倾家荡产,想找他借点钱,他马上翻脸不认人,现在看到自己又起来了,就忌妒的发疯发狂,到处讥笑自己。

    “小张,听说你最近不错,有没有兴趣晚上玩两把?”朱总挑衅的看看张帆。

    “朱总,我不赌博的。”张帆:“你知道的。”

    “你玩股票,外汇,这就是赌博。”

    “玩什么?玩多大?”一直不说话的姜绅说话了。

    你谁啊?两位老总开始还以为姜绅是张帆的跟班。

    因为姜绅年纪小,穿着又很随意,怎么看都像个小跟班。

    “还没介绍,这是我老板,姜先生。”张帆指了指姜绅。

    我拷,老板?

    朱总顿时就眼睛一亮,外面传闻,张帆这王八蛋落难的时候遇到一个老板,帮他还了债还给了几亿,就是这小子?

    有钱的主啊,许总也是眼珠转了转。

    这么年轻就当老板?不搞他的钱搞谁的。

    “姜老板有兴趣玩玩?我们也不大,就七八个输赢。”

    许总说的个,是一百万,一个一百万,七八个,就是七八百万。

    “才七八个啊。”姜绅面露不屑,然后摸摸鼻子:“买辆车都不够,没劲。”

    张帆眼皮一跳,我说姜老板,绅哥,不带这样玩的啊,十赌九骗,这些人可不是好货色,他向姜绅眨眼,示意姜绅不要理他们。

    可姜绅最近也没事干,遇到这两个白痴,正好搞点钱用用。

    “呵呵。”朱总笑了:“我们玩的是小,不过姜老板喜欢玩大的,我们可以介绍,上沪,国际大都市,再大的都有人玩。”

    他与许总对视一眼,相互之间都有点惊喜。

    “叮”这时电梯到了,众人先后下来。

    张帆连忙接着姜绅快步离开。

    他虽然玩股票,玩外汇,但是从来不赌博的,技术层面不一样,他有自知之明。

    “姜老板留步。”他想走,许总和朱总可不想放过姜绅。

    “行了,回头你们和张帆联系,有一百个以上的再找我。”姜绅很有气魄的点了点两人,然后转身离开。

    一百个以上?朱总和许总相视一笑,一百个以上,就是一亿以上,大手笔啊,上沪富翁如云,但能随意玩一百个以上的也不会多的。

    “好,姜老板回头联系。”两人乐滋滋的离开了。

    “绅哥,这些人认识的人,都是赌博高手,甚至还有千门行家,骗死人不偿命的。”张帆替姜绅着急。

    “高手?我就是赌神。”姜绅哈哈大笑:“我给你的十亿,就是赌来的,你说我会怕谁。”

    “啊,这样啊。”张帆摸摸头,苦笑。

    在国内,赌博是违法的。

    尤其像他们这样大额的赌博,更是异常危险。

    所以上沪地区的大老板,要么到澳巷这样有合法赌场的地方去玩,要么就到公海。

    据张帆了解,上沪有个老板就学香门、澳巷那边,搞了一只赌船。

    这老板姓周,叫周百弈。

    人称周百亿。

    是上沪首富。

    以家电批发起家,后来在房地产疯涨的时候做房地产大赚了一笔。

    不过这样的钱来的再快,也没有赌博快。

    他到香门澳巷考察学习后回来,就自己搞了一只船。

    这船注册在北美的一个小岛国,平时难得一见,开场的时候就会出现,把上沪的老板们带到公海。

    据说一年赚的钱,比他卖十年的房子还多。

    “绅哥你今天这么说,要玩一百个以上,他们肯定要想办法让你上船了。”

    不过,也不是谁都可以上船的,他们会先了解了一下姜绅,打探一下姜绅的底细。

    “上船就上船,我迫不及待,哈哈哈。”

    对方的效率也真是快。

    姜绅和张帆这顿饭才吃完,就有电话打到张帆那里。

    是朱总打来的。

    “姜局在不在?我帮他联系了,‘百亿号’玩一下,最大的局,一百个起,上不封顶,今天晚上十点上船。”

    百亿号就是周百亿的船。

    朱总直接叫姜局,就是打听到了姜绅的身份。

    “果然是周百亿的船,他们消息真灵通,这么快就打听到你的底细了。”张帆也没想到这么快。

    “我的底细?”姜绅暗暗冷笑,我的底细有多少人能打清楚?

    “你帮我答应他们,我在酒店等,十点是吧。”

    “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世面?”张帆虽然不赌,但是这种场面谁不想见识一下。

    听说百亿号上,金钱如粪土,美女如衣服,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乐园。

    “能带人上去?”

    “一个人只能带一个跟班。”

    “那就带你上去。”

    他这边饭吃完,还没回到房间,俞诗君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晚饭吃了没有?”

    “刚吃完。”

    “跟我出去一趟吧。”俞诗君说话永远有一种居高临下的骄傲。

    换成吕琪,一定会先问‘有空吗’‘能不能陪我出去一下。’

    ‘跟’和‘陪’这个字,就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意思。

    你谁啊,真以为你是局长?带个队而已你充老大?姜绅淡然道:“我吃坏肚子了,要回去拉肚子。”

    “---”这个说的真恶心。俞诗君也是才吃完饭,忍着厌恶道:“要等你多久?今晚我约了花旗银行的华国区总经理。”

    花旗银行也打算进入上沪自贸区,俞诗君这是打算截上沪的胡呢。

    不过一般人也不敢有这个想法,也只有她有省长老爸,基础在那里,所以敢这么想。

    “你看看小葛小宋她们吧,我真的没空,晚上还另外有约。”姜绅自然不理她。

    谈成功了,是俞诗君的功劳,谈失败了,说不定推到我头上,而且他也知道,俞诗君估计也是意思一下,不一定真想我去。

    果然,那边俞诗君又说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我叫过你的,是你自己不去,接下来就看我的发挥了。

    俞诗君胸有成竹:“走,他不去,我们去。”带着葛、宋两位美女就出门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