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0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一十章 上赌船
    第四百一十章 上赌船

    晚上六点。

    正在宾馆聊天的姜绅和张帆接到了外面的电话。

    下楼,外面有车接。

    两人上了辆黑色的商务车。

    车上除了前面的玻璃,全有窗帘拉着,四位精壮的大汉占了前面的位置,姜绅和张帆坐在后面的位置,这样他们除非站起来往前窗看,否则基本是看不到车外的情况。

    张帆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那四个大汉,个个人高马大,肌肉发达,看上去像黑社会一样,给他带了很强的压力。

    “别紧张。”姜绅拍拍张帆,安定他的心神。

    张帆不好意思的看看姜绅,姜绅年纪比他轻,却沉稳多了。

    坐上车后,姜绅就闭目养神,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像电影里一样,呵呵。”张帆强笑,安慰自己。

    别看姜绅闭目在那,神念却把外面看的清清楚楚。

    汽车一路向北,不一会就出了上沪的宝山区,又开了一会,就来到一片漆黑的海边。

    然后他们被要求下车,下车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带个眼罩。

    接着就被人带领着上了一艘小船。

    小船在五十分钟左右着陆,继续坐车。

    半小时后,又下车,然后再上一艘小船。

    这次足足过了二三个小时,终于来到一艘停在公海的大船上。

    姜绅神念看的清楚,他们先从宝山区坐船到崇明岛,然后在崇明岛的一方,坐船赶往公海。

    六点出门,经过四小时后,十点钟准时登上了百亿号。

    “欢迎光临百亿号。”姜绅和张帆的眼罩一拿开,迎面一男一女笑眯眯的向他们表示祝贺。

    “我是百亿号副船长,姜先生叫我阿卫就行了。”

    阿卫大概三十多岁,带着姜绅和张帆往赌船内部走去,一路上做了简单介绍。

    其实赌船的规矩白天已经有人和张帆说过,阿卫又说了一遍。

    可以带现金,也可以先欠债。

    像姜绅今天就没带现金,但对方已经查过姜绅,首先张帆手中握有近十亿资金,而且姜绅在东宁有许多产业,永泰集团的老板更是姜绅的女人,所以他们完全不担心姜绅会赖账,这就是他们的底气。

    曾经有人在赌船上输了三千万,全是欠账,回到陆地上想赖账,结果后来家破人亡,所以能被放上船的人,在周百亿眼中都是可以欠账的人。

    “姜先生,我们这里大小局都有,小的一百万起,大的一百个起,你想玩什么样的,要多少筹码?”三人站在一个柜台上,四周全是绝色的美女。

    这时才三月下旬,她们一个个穿的都是三点式,玲珑身材尽现。

    在这里,你只要愿意,你只要有钱,随时可以把她们拖进房间尽情的享受。

    不过来这里玩的人,都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玩妞,有钱人,想玩什么妞没有。

    只是这种场面还是很养眼的,张帆和姜绅都看的爽的不得了。

    “当然玩最大的,一百万,包个极品的妞都包不到。”姜绅嚣张的狂笑,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来人,给姜先生二百个筹码?姜先生,二百个够么?”阿卫也是大胆,一开口就给姜绅两个亿。

    “够了,我是来赢钱的,哈哈哈。”

    阿卫微微笑,脸上没有表情,每个人进来都是这么说的,不过一会,都会再来要筹码。

    他们这种欠账的方式,对客户来说很有诱惑力,有人觉的这筹码不是自己钱,赌的时候胆子就会大一点,输起来也很快。

    拿着现金赌,和拿着筹码赌完全不是一样的概念,尤其这筹码还是借来的。

    有很多人还存着输了可赖掉的心理,所以输的越多,就越拼命的借,最后欠下赌船一屁股债。

    “走吧,欢迎进入。”阿卫带着姜绅张帆,走进最后的大厅。

    沉重的大门一张,拍面就是一股纸醉金迷的气息。

    大厅里灯火辉煌,各种电影中见到的赌桌赌具应有尽有,数十名男男女女在其中穿梭往来。

    这就是赌徒的人生啊。

    张帆看着这些人,他们进来,几乎没有任何人关注,所有人都沉迷在自己的牌上

    百家乐、21点、轮盘、梭哈、赢三张、老虎机、跑的快、斗地主。

    大屏幕上,还有足球、篮球等比赛正在进行,很明显这里还可以投注外围球赛,真的是想赌什么就赌什么。

    不过大厅里的都是小赌,几百万,几千万的来去,上到亿的就要去包厢。

    照赌船上的说法,包厢里都是赌船找来的大客户,然后把他们聚在一起玩玩。

    但姜绅知道其实不是这样的,东宁的爆标就是以赌起家的,包厢里一般都会有一到两个赌船请来的人,专门杀猪。

    姜绅这样的新面孔,钱又多的人,就被称为水猪。

    最过份的时候,爆标当年一个包厢八个人,七个是他们自己人,专门杀一只水猪。

    所以说,你要以为和你赌的人都是东南西北过来的赌客那就错了。

    姜绅粗略看了看,拿出一千万筹码给张帆:“你在外面玩玩吧,输了算我的。”

    “啊,这么多啊。”张帆虽然平时不敢赌这么大的,但是男人到了这种场面也是看的心里痒痒的。

    “那你小心点,我在外面玩玩。”张帆拿着一千万在手,也就十个筹码,怎么看都不像是钱。

    难怪在赌场里经常有人输的倾家荡产。

    你说拿一千万现金在手上,和拿十个筹码在手上的感觉会一样吗?

    冲动起来,很容易不把筹码当钱的。

    张帆想了想,拉住过上一个美女服务员。“麻烦,给我换一百个十万的。”

    “哦”服务员用鄙视的目光鄙视了一下张帆。

    “等下,其中再给我一百个一万的。”

    “---”

    “要不要换一千的?”美女服务员很鄙视张帆。

    “也可以啊。”

    “---”

    不说张帆在外面被人鄙视,姜绅拿着近二亿的筹码跟着阿生进入包厢。

    一进包厢,就看到里面有六个不同的男女。

    其中三个看起来像华人,两个是白种外国人,还有一个赫然像是来自阿拉伯的,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还围着长长的头巾。

    “来,诸位老板,又来了一位大老板,来自我们华国的姜先生,大家欢迎一下。”

    叭叭叭,三个华人率先拍手。

    两个白种人头没抬,用眼光看了下姜绅,一脸的不以为然。

    阿拉伯人看上去比较年轻,也就二十多岁,对姜绅微微一笑,倒也很有礼貌。

    姜绅也报之回笑,然后坐了下去。

    “七个人了?”白种人说话,出口竟然是意大利语,然后可能发现自己说错了,未必有人听的懂,又换成英语:“这样就是七个人了。”他们之前玩的21点,适合二到六个人,现在多了一个人。

    “七个人就要换个玩法。”一个华人用英语道:“你们想玩什么?”

    “入乡随俗,不如就玩赢三张?”阿拉伯人用英语道。

    赢三张就是我们国内常玩的诈金花,也是上次姜绅和姜丝丝他们玩的那种。

    “赢三张有什么好玩的,没档次。”有人不同意。

    另一个华国人道:“玩梭哈吧。”

    “梭哈最好五个人。”

    “我们不去二到七,可以七个人玩。”在香门那边,梭哈经常被拿到二到七的小牌,直接用八到a来玩,所以只适合五个人。

    现在七个人,他们就不能拿到二到七。

    “没问题,我喜欢。”意大利人点点头。

    “我也无所谓。”阿拉伯人笑笑。

    华国人看向姜绅。

    “玩什么都行,我听你们的。”姜绅谦虚的向他点头。

    那就梭哈。

    阿卫哈哈大笑:“好,即然老板们选了梭哈,我亲自为你们发牌--”顿了顿,看看四周:“你们,没意见吧?”

    “当然没有。”没有人有意见。

    他们定下的规则,底注是每人一百万,然后一百万起,以百万的翻倍加注,上不封顶,桌上有多少,别人可以梭多少。

    这样赌真的很大,别看姜绅有二亿,一局都可能输光掉。

    姜绅粗略看了一下桌面。

    三个华国人,每人面前有一亿多,梭不了自己的,意大利两个人每人面前有二亿多,可以梭了自己,钱最多的是阿拉伯人,足足面前有三亿。

    这里面?谁是赌船上的人呢?姜绅可不肯定华国人就一定是赌船自己人,十赌九骗,往往最不可能的人,偏偏就会是。

    “发牌啦。”阿卫轻轻一拍手,开始发牌。

    第一轮姜绅拿到两张牌,一张是二,一张是九。

    他神念一扫,看了下后面的牌,因为人多,要考虑到别人弃牌或跟牌,算了好一会,自己连对子都凑不到。

    扔了。

    一百万眨眼之间就没了。

    第二轮继续。

    别看他有神念,和天通眼一样可以看清楚后面的每张牌。

    但是牌桌上人多,每个人都可能弃牌,一弃牌后面的牌顺就乱了,姜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后面会拿什么。

    而且这和赢三张不同。

    玩赢三张的时候,姜绅自己可以发牌,就能把牌收到储物空间里,等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

    这里是阿卫发牌,姜绅不能收牌进去。

    要是收了自己手上的牌,肯定会被看出来。

    这里坐的,那一个不是赌桌里高手中的高手。

    五张牌要是突然少一张,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所以他专门等,等到前三张能拿到好牌才跟。

    必竟前三张牌的顺序比较稳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