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0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胡把大的
    第四百一十二章 胡把大的

    其实在换位前的一局,他已经提前做好了功课。

    自动麻将机在下面运作,姜绅的神念也开始运作。

    他控制着下面的麻将排列,保证在换位之后,能让自己拿到好牌。

    换位之后,姜绅坐庄开始,他坐在东风的位置。

    骰子本来也是全自动的,不过姜绅神念可以控制。

    等他把牌摸完之后,收起来一打开。

    两个红中,两个发,三个白,三个东风,一个南风,三张花。

    “杠花”姜绅是庄家,杠花。

    杠到两个花,一个红中。

    “运气不错,再杠花。”

    杠到一个发,一张花。

    “哇,六个花了。”

    “再杠。”

    又是一张花。

    七个花了。

    草,牌桌上三人脸色大变。

    七张花出现的的概略,真的不要太少。

    大家都盯着他去杠的手。

    姜绅一摸。

    “哇,八张花。”八张花就是八番。

    姜绅随便什么牌胡下来,都是八番起。

    不过大家震惊归震惊,但是也不怕。

    因为这时,另三人都拿到了大牌。

    阿拉伯人拿到了九宝莲灯的好牌。

    九宝莲灯是指一种花色序数牌按1112345678999组成的特定牌型,见同花色任何1张序数牌即成和牌。不计清一色,因听牌时听同花色所有9种牌而得名。

    这种牌,不算清一色,叫九宝莲灯,胡下来也是八十八番起,阿拉伯人都没想到自己能拿到这样的牌。

    他手上拿的全是万子,见万子就胡。

    程先生的牌也不差,连七对听了。

    什么叫连七对。

    由一种花色序数牌组成序数相连的7个对子的和牌,也不计清一色。

    程先生手上全是筒子,一筒对,二筒对,三筒对、四筒对、五筒对,六筒对,七筒一张。

    见七筒就胡,也是八十八番。

    这种牌,百年都抓不到一次,更别说起手就是这样,程先生几乎要笑了出来。

    意大利人也牛逼啊。

    他的牌叫绿一色,也是八十八番的最大牌。

    绿一色是指由23468条及发字中的任何牌组成的顺子、刻子、将的和牌。不计混一色,如果没有发字,就是清一色。

    意大利人手上,现在没有发字,如果抓到发字胡了,就是绿一色,八十八番,如果没有发字,就是清一色,二十四番。

    而且他其中还有全双刻在里面,就是二、四、六组成的刻子,这也是二十四番的。

    三个人全都抓到了好牌,他们有自己的暗号,几个眼神一使,分别告诉对方。

    “我九宝莲灯啊,有万子就打,不过能让我自摸最好。”

    “我连七对啊,要七筒,有七筒别藏着。”

    “我绿一色啊,你们有没有发,有发要提前说,我就打清一色了。”

    三人暗号一沟通,尼玛,对方都是大牌啊。

    这事有点不对劲,百年难遇,千年未见的。

    然后齐齐看向姜绅,庄家怎么还不出牌?

    姜绅在后悔,刚才怎么忘了搞个天胡了。

    最后一枝花杠到一个西风。

    “吗的,西风。”姜绅出牌,打了一张西风。

    “万子,万子。”阿拉伯人心中念念有词,他激动的抓了一张,只要抓到万子就胡啦。

    “草,西风。”阿拉伯人也抓了个西风。

    “哈哈,”姜绅大笑:“盯我啊,盯我也没用哇。”

    程先生淡淡的笑了,心中也很紧张:“七筒,七筒,七筒啊。”来一张七筒,就是八十八番,胡的姜绅要吐血。

    “草,又是西风。”程先生要吐血了,跟在阿拉伯人后面摸了个西风。

    “哈哈哈,程先生你也盯我?”姜绅大笑。

    “我可不想摸西风了。”意大利人要发啊,摸到发字,就是绿一色。

    他一摸,摸了一张八筒。

    吗的,真不是西风,但是八筒我也没用啊。

    “八筒”他看了看程先生,打了出去。

    程先生眼皮一跳,就差一点点啊,七筒么,我直接胡了哇。

    国际麻将,意大利人点炮要付三倍,姜绅只要输四千万。

    这里他们取消了底8番,没点炮的也要输一半,姜绅最少要输二多亿。

    “看样子程先生要筒子么,那你有机会了,我见筒子不要,抓到肯定打。”姜绅笑着,伸手去抓牌。

    “是不是真的啊,姜先生。”程先生大笑,你要敢打,我点你炮,让你输三倍,一把输十几亿,输死你。

    他的连七对,八十八番,四亿四千万一家,姜绅要点炮,输三个四亿四千万。

    一把要输十几亿的。

    “我说话算数,筒子万子都不要。”姜绅说的众人都是大喜。

    “咦,好牌?”姜绅摸到一张红中。

    “杠。”红中杠了下,杠了一个北风。

    打掉,但他有了一个红中暗杠。

    阿拉伯人大怒,这么多万子,我见万子就胡,四亿四千万一家啊,输死姜绅这王八蛋。

    他伸手一摸,草,一条。

    他知道意大利人要条子的,连忙打掉。

    意大利人眉头紧皱,我要二四六条和发啊。

    “七筒,七筒。”程先生继续在暗暗叫。

    草,七条。

    尼玛,意大利人大怒,敢不敢来个二四六条。

    他也摸牌,尼玛,又是一个八筒。

    三人摸来摸去,全是不要的牌。

    轮到姜绅,又是一个暗杠。

    白板。

    两杠了。

    众人眼皮大跳。

    四杠的话,也是八十八番啊,而且其中还包含刻(杠就包含着刻),四刻可是六十四番,能叠加的,太可怕了。

    姜绅摸两圈,出现两个暗杠。

    那三人都吓的半死。

    不过他们有两个都听了,意大利人只要愿意随时也可以听。

    看来,小牌也要胡啊。意大利人想着,姜绅这把可能出大牌,不能给他机会,就算没有绿一色,没有清一色,小牌也要胡。

    第三圈,他们依然没摸到自己要的牌。

    姜绅一摸,东风暗杠。

    三杠了。

    我晕,阿拉伯人见万子就胡,摸了三圈没摸到,急的要死,原本还想自摸的,现在就希望意大利人和程先生点炮也可以。

    但是意大利人和程先生也摸不到万子。

    第四圈。

    姜绅再摸。

    “哈哈,又是杠。”

    发,字再暗杠。

    四暗杠?

    我晕晕晕。

    百年一年的奇牌出现。

    整个大厅都紧张起来。

    而且现在他们不知道姜绅杠的是什么牌。

    已经是八十八番起。

    太可怕了。

    这小子,不会这么走狗屎运吧?阿卫肯定是不相信姜绅会出千的。

    在百亿号的现代科技下,没有人能够出千。

    现在姜绅手上就只有一张南风。

    所有人都看着姜绅去杠牌。

    不可能,不可能。

    姜绅伸手一摸。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喉笼里。

    “吗的晦气,七筒啊。”姜绅突然叫了起来。

    “哈哈哈”程先生听的大喜,忍不住笑出声,你不是说筒子和万子都不要么。

    快扔给我点炮吧。

    “呃,摸错了,七条,不要。”姜绅把七条扔了。

    我草你,七筒和七条你都能摸错?程先生差点一口血。

    “我就不信,没万子,万子都死那里去了。”轮到阿拉伯人了,姜绅只剩一张牌,四暗杠的牌太吓人了。

    这牌是可以叠加的,四杠加四暗刻,八十八加六十四,起胡一百五十二番,还不知道他杠的是什么牌。

    阿拉伯人一摸,尼玛,南风。

    他看了看牌面,姜绅也打过风,自己拿着又没用,算了,打掉。

    南风。

    这时,姜绅可以胡了,不过,他故意不胡。

    南风不要啊,程先生有点害怕的看看阿拉伯人,你个混蛋,这种牌也打的出,要是被姜绅胡了,骂死你。

    程先生摸牌,七条,我草,几个七条啊?

    七条打掉,程先生在骂娘。

    轮到意大利人了。

    意大利人现在不想胡大牌了,看到姜绅的牌面都吓死,有多少胡多小。

    但是想胡也不容易啊。

    摸到手一看,尼妹的,又见九筒。

    打掉。

    这时场上的气氛很沉重,大家都有好牌,大家都怕对方胡。

    而现在,牌面上最大的就是姜绅。

    这小子不会这么走运的,不可能的,就算真是赌神,也不可能的。

    阿卫这时都不相信姜绅还会有什么千术。

    “都没好牌啊,我摸啦。”姜绅笑嘻嘻的摸了。

    “吗的,好像又是七筒么。”他自言自语。

    程先生紧张的要死,是不是七筒,快打啊。

    “草,又不是。”

    “我日你,不会摸牌,别学人家摸牌好吧。”程先生都要跳起来和姜绅拼命了。

    “原来是南风啊,哈哈哈,胡了。”姜绅,叭的一下,重重的把牌放下。

    然后把所有的牌都翻开了。

    中中中中发发发发白白白白东东东东南南。

    十四张字牌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尼吗”“我草”“我晕”“字一色啊”

    “吗的还有大三元”“完蛋了”

    大厅里各种声音,人人都要晕倒。

    “暗刻64番,4杠88番,大三元88番,字一色64番,圈风+门风4番(东是圈风和风门)。8个花8番。”

    姜绅笑着数道:“一共是316番,哎,可惜,离国际麻将最高的三百四十番还差一点。”

    最高的三百四十番里,还有杠上开花、妙手回春,和他们去掉的底番。

    妙手回春,要摸到最后一张牌,所以姜绅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我们的万子呢?”阿拉伯人把后一张牌翻出来一看,正是一张万子,就差一步啊,就差一步,我可以先胡。

    程先生也摸了一下,吗的,下一张就是七筒,下一张就是七筒,为什么不让我先胡。

    三百十六番一家,每番五百万,就是每家要十五亿八千万。

    “零头去掉吧,每家十五亿。”姜绅哈哈大笑,震惊全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