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1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十五章 什么是诚意
    第四百十五章 什么是诚意

    从酒店出来,姜绅就和张帆分手。

    张帆回去处理军工股的事,姜绅要回自己的酒店。

    明天就是交流会,带队的俞诗君又开始拿着鸡毛当令箭,发号施令。

    “姜绅,昨天我见过旗花银行华国区总经理索拉先生,他想看看我们的东宁的诚意,你马上回来,我们商量一下。”

    这是什么话?姜绅听的莫明其妙。

    回到金茂君悦,葛丹妮、宋玲花都在。

    “今天索拉先生和我约了一起晚饭,姜绅,你说他要看我们东宁的诚意,这是什么意思?”

    俞诗君一直在机关的,突然到了基层,有些事情还是要来问姜绅。

    “昨天你们几个人去的?”姜绅看看葛丹妮和宋玲花。

    葛丹妮低头看面前的杯子,宋玲花看着俞诗君。

    “我们三人都去的。”

    “那葛主任应该知道什么意思啊。”姜绅笑道。

    诚意么?无非就是钱和色。

    索拉先生肯定不会缺钱的,那么就是看中三人中的某位了。

    说话,现在的外国商人,最喜欢玩的就是国内的女官员。

    “姜局,我不懂你的意思。”葛丹妮当然不承认了。

    其实如姜绅了料,她明白索拉的意思,不过,她不能说。

    女人的自尊就让她不能随意开口。

    “宋主任也知道,俞局,你要在基层多煅炼啊。”姜绅嘻笑,一脸的得意。

    “宋玲花,索拉什么意思?”俞诗君其实有一点猜到过,但又不相信,人家好歹是跨国企业,国际有名大集团的总经理,怎么可能像你姜绅想的这么龌龊,她一直是以为要东宁拿出以说服他投资的环境和优点。

    “我----”宋玲花欲言又止,在俞诗君的逼迫下道:“我想,他是想要好处。”

    “要好处?”俞诗君有点生气:“他能缺什么好处?你别用国内官场的眼光看这些外商。”

    “俞局,你也别以为外面个个和我姜绅一样。”

    我晕,你脸皮真厚,你姜绅也不是什么好鸟。

    “那你说,索拉想要什么?”俞诗君急了,我问个事情,你们都支支唔唔的。

    “他看中你们其中一个,或几个了吧,俞局,这还要明说。”姜绅索性就说出来。

    “什么?”俞诗君一下子变的脸色通红,一个或几个?还想要几个?

    尼玛,姜绅你太龌龊了。

    不是我龌龊,是索拉就是这么想的。

    俞诗君被姜绅一提,想到昨天索拉的眼神和举止,身上马上起了一地鸡皮,这个死老头,好像真有什么意思?

    “俞局,现在就是你们发挥的时候,旗花银行自从把总部从香门移到上沪来,还没有在我们东宁筹建过分部,不如你们牺牲一下,为我们东宁拉个旗花银行的分部,这个功劳可千秋万代的。”

    “混帐。”俞诗君恼羞成怒:“狗嘴吐不出象牙,姜绅你成何体统。”

    “干嘛,我说的是实话,我们局里---”说着看了看宋玲花,有些人不就是这个时候起作用的。

    宋玲花也大怒,心道,我很久没做公关了,现在都是工作。

    “要不,今天晚上的饭局就取消了吧。”葛丹妮试探着问俞诗君。

    “不行,我不信,今天晚上,姜绅你和我们一起去。”

    “我叉。”姜绅耸耸肩。

    旗花银行是旗花集团属下的一间零售银行,也是m国最大的银行,它是当今世界资产规模最大、利润最多、全球连锁性最高、业务门类最齐全的金融服务集团之一。

    旗花银行一九九五年进入内地,并在二零零零年把总部从香门移到了上沪。到目前为止,华国除了上沪,只有九个城市有旗花银行的分行。

    而东宁全省现在还没有旗花的分行,如果能在东宁市建立一个分行,也算是添补了东宁省的空白。

    现任旗花银行华国总部总经理为五十六岁的索拉先生。

    他长的很健壮,一头黑发,精神抖擞,怎么看都像是四十岁的中年白人。

    难怪整天想着华国的美女了。

    当他看到姜绅时,明显意外了一下。

    今天是约的三位美女,怎么又加了一个男人?

    “索拉先生,这是我们招商局的姜局长,一起陪我们来上沪招商的。”俞诗君向他介绍。

    “姜先生你好,这么年轻就是局长了。”索拉也算是个华国通,这么年轻能被称为局长的的确很少见。

    俞诗君他早就认识的,人家父亲是省级高层,他们集团在福安省建立分行时,俞省长也参加了开幕式。

    所以俞诗君称局长不意外,姜绅能当局长,他以为也是家里有什么人的。

    外国人很直接的,索拉问道:“姜先生的父母是做什么?”

    “我生下来就没有父亲,母亲已经去世了。”

    “哦,我的上帝,不好意思。”原来不是官二代啊。

    索拉也对姜绅没什么兴趣了。

    “坐,想吃点什么,俞小姐,还有这位葛小姐、宋小姐。”索拉很率直啊,色迷迷的盯着三位美女。

    在华国这么多年,美女玩过不少,但是华国官员美女还是不容易泡到。

    索拉很想试试玩个局长的。

    要是今天晚上能三飞这三个美女官员,那就爽了,索拉暗暗的yy,突然有点觉的姜绅是个大灯泡。

    “索拉先生,我是想说昨天和你谈的事情,其实我们东宁现在经济发展的也很快,在全国排名前例,金融尤为发达----”

    “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要谈工作,我们m国人基本都是这样。”

    “哦,不好意思,我们华国,基本在吃饭的时候把工作谈好。”

    “哈哈哈,那是那是,那么今天,尊重一下俞小姐。”

    “还是听索拉先生的。”

    两人客气一番,就开始点东西吃了。

    “哎呀,宋小姐,你这腕带真是漂亮啊。”这索拉也真是大胆,吃饭就吃饭了,突然伸手抓住宋玲花的小手。

    宋玲花手腕上有一条白金腕带,索拉直接抓住宋玲花的手腕,轻轻抚摸了几下。

    尼玛,宋玲花身上鸡皮都掉了一地,用力一挣,缩了回来。

    她跟过关海平,但人家关海平才四十出头,你都快六十的人了,老爷爷自重一下好吧。

    不过索拉明显是试探她们的。

    俞诗君眼中闪过一丝恼色,却没说什么。

    葛丹妮低着头,当没看见。

    姜绅在吃东西,看上去就是瞎子聋子。

    没人有意见么?索拉胆子更大了。

    “其实我们旗花集团,也考察过东宁,不过那边必竟不是熟,有空的话,我倒希望能再去一次。”

    他的眼神,灼热的盯着俞诗君。

    俞诗君面不改色:“我代表东宁人民欢迎你。”

    “这位宋小姐和葛小姐会去欢迎我么?”这话说的有点裸的。

    葛丹妮也皱了下眉。

    宋玲花是临时工,也没什么说的。

    俞诗君愣了下,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时候就不能乱说话,得罪索拉是小,很可能惹火自己人。

    姜绅,你说话呢?人家想泡我们。俞诗君不满的瞪了一下姜绅。

    你几辈子没吃过西餐了,用得着一直在低头猛吃吗?

    关我屁事,是你们自己要来和他谈的。姜绅当没看见,继续吃他的东西。

    “岂有此理。”俞诗君越想越气,突然抬起脚来,在桌子下面,叭,踩到姜绅脚上。

    这下姜绅都没注意。

    刚喝了一口红酒进去,被俞诗君一脚,踩的,扑哧一声,全喷了出来。

    姜绅是和索拉坐一起的,他对面就是葛丹妮,这一口红酒,喷个正着,把葛丹妮面前的食物全喷了进去,还喷到了葛丹妮的脸上和胸前的衣服上。

    “oh,上帝啊。”索拉又在叫他的上帝,一脸的无奈和鄙视。

    这位姜局长,这可是高贵的西餐厅,你这样简直就是一个无礼的乡巴佬。

    “对不起,对不起。”姜绅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真没想到俞诗君突然会踩自己一脚。

    “姜绅--你---”葛丹妮气的半死,面前的吃的不能吃也就算了,脸上和胸口的衣服都被喷了,你是故意的吗?

    “我去下洗手间。”葛丹妮偏偏不好发作,站起身就要去洗手间。

    所谓祸不单行。

    葛丹妮刚站起来,一个转身,扑通,又与别人撞了一个满怀。

    “oh,no”一个白人青年,拿着一杯红酒,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

    他刚刚拿着酒杯走到这桌好像准备敬酒的,没想到就撞在葛丹妮身上。

    这杯红酒洒了葛丹妮一身都是。

    “该死”葛丹妮穿的可都是名牌,这下真是要气疯了。

    “对不起,sorry”白人用英语华语交织着向她道歉。

    然后白人眼睛一亮。

    葛丹妮的美艳,让他非常惊艳,目不转睛的盯着葛丹妮。

    “该sorry的是她,走路不长眼睛么?”白人身后,走出一个华人女子。

    这女人一身名贵的皮草,衬托着她的雍容华贵,但是说出的话却非常无礼。

    而且她的眼中全是妒火。

    因为她看见白人在盯着葛丹妮,心中非常不爽。

    “算了,玛丽,我来给你介绍,这是旗花银行的索拉先生。”

    “不行,让她道歉。”叫玛丽的华国女子依依不饶,她感觉到白人青年对葛丹妮起了兴趣,所以更加不肯放过了。

    美女与美女之间,很容易引起战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