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2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二十章 女伙伴们都惊呆了
    第四百二十章 女伙伴们都惊呆了

    宾馆里。

    俞诗君在姜绅房间大发雷霆:“姜绅,你去那了,警察都上门来找你了,打你电话又打不通?”

    宋玲花站在后面,脸上有点幸灾乐祸,葛丹妮也在,面无表情,但是眼光中有点同情姜绅。

    “我不是回来了么,紧张什么。”姜绅不以为然。

    他刚刚从周百亿那里回来,俞诗君就杀过来了。

    “要不是我问了下面服务台还不知道你回来了,你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即然出来工作,一切要以工作为主,你看看你今天什么态度,什么作风?”

    俞诗君今天被姜绅气坏了,倒不是说她讨厌姜绅的所做所为,但是姜绅的举动吓到了索拉,索拉先生事后没有再她联系,眼看着这事情要泡汤了。

    “我的态度怎么了,我的作风怎么了?我是帮同事的,俞局是不是觉的我应该冷眼旁观?”

    俞诗君一看姜绅脸色也不好看,有点要发火的样子,马上醒悟过来。

    这混蛋出名的疯子,自己没必要和他争吵的。

    她以前习惯这样喝叱手下人,一看姜绅要发火,马上冷静下去,瞬间变的和颜悦色:“我不是替你担心么,你又打人,又用钱砸人,让人拍到上网怎么办?现在网络社会,有很多人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你也要替自己的前程着想啊。”

    她嘴上说的好,心中想着,拍了最好,把这视频放上网,让你这副局滚蛋,老娘可惜当时忘了拍了。

    葛丹妮嘴角一抽,尼玛,省厅出来的人,省长的女公子,果然不是凡人,脸色说变就变,我要好好学习。

    “这个你放心,我做事,从来没有人能拍到。”姜绅嘿嘿笑着。

    他有神念掌控全场,谁在拍,谁动手机都清清楚楚,当天,并没有人拍,就算有人拍了,他丢个神念在那人身上,事后马上可以找到这个人。

    “那你去警局报告一下,上沪警察刚刚找到我们了。”俞诗君眼中有点幸灾乐祸,最好被拘留,撤了你的副局长。

    按照公务员法,公务员被拘留的,可以开除公职的。

    俞诗君声音刚落,门口出现两个身穿警服的上沪警察。

    又来了,俞诗君大喜,却装腔作势:“警察同志,我们姜局回来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刚刚准备去你们警局---”

    “不好意思,一点小误会。”两名警察手上拿出几件东西,都是在不久前,扣压俞诗君、葛丹妮的身份证。

    他们找姜绅没找到,就找俞诗君等人要了身份证先扣着。

    “---”俞诗君傻眼了。

    “这位就是姜先生是吧。”两名警察走上前,和姜绅握了下手。

    “事主叫我们替她说一下,她承认到了错误,态度不好,让姜先生和你的同事受委屈,她愿意承担相关的赔偿损失,还请姜先生能原谅,我们派出所的建议是,双方如果都同意的话就当民事纠纷,私下和解算了。”

    不是吧?那玛丽得了得心疯啊?酒店被撞,被打成这样,还向姜绅承认错误。

    “警察同志,这---你们是不是搞错人了?”俞诗君以为这两个警察搞错案件了,可能是另一件案件。

    “没错啊,xx酒店的砸车案件么。”

    “砸车案件?”三女莫明其妙。

    酒店名字没说错,怎么变成砸车案件了。

    “xxx女士,英文名玛丽,因为一点小冲突,叫酒店保安和服务员砸了姜先生的劳斯莱斯新车,现愿意私人赔偿五百万,请姜先生私下谅解,就是这案件哇。”

    “我晕。”俞诗君好悬没一口血吐出来。

    “私了啊。”姜绅装模作样:“其实我打算是上法庭和她打官司的,不过她这么有诚意的话,那就算了,五百万么,勉勉强强吧,那就私了,不告她了。”

    “姜先生明理。”一个警察笑嘻嘻的拿出一张处理通知书。

    “姜先生签个字吧,双方同意和解,玛丽女士的五百万马上可以打到姜先生的账上。”

    “嗯,麻烦你们了。”姜绅大大咧咧签个字,两个警察笑着离去。

    警察上门服务?砸车案件?对方赔了五百万?三女完全看呆了。

    尼玛,你老爸是局常啊?

    局常儿子也没这待遇哇。

    “姜局,你那车,最多二三百万吧?”葛丹妮郁闷到则,你竟然让人家赔五百万,可以买两辆新的了。

    “谁说的,我说五百万就是五百万,我姜绅坐过的车,怎么也要翻一倍。”

    切,你以为你是谁啊,俞诗君更郁闷了。

    原本装备看姜绅笑话的,竟然被他摆平。

    这小子,上沪有人,而且关系通天,竟然把那玛丽打的服服贴贴还倒出钱。

    “忘了啊,当天打巴掌花了好多钱啊,亏了,亏了。”姜绅想想,五百万也是亏啊。

    看姜绅那卖弄的表情,俞诗君很想在他脸上踩一脚。

    “我们走。”俞诗君气的不行,转身就想走。

    “俞局。”姜绅却叫住她。

    “姜先生有什么指示?”俞诗君学刚才警察的口气。

    “没什么指示,我想问下,那索拉和乔治是什么人?你确定索拉是旗花银行的华国区总经理?”

    “当然,索拉在福安省的旗花银行做过总经理,和我父亲见过面,后来调回了m国,一个星期前刚刚调到上沪来做华国区总经理。”

    “那个乔治,我不认识,听说是索拉要介绍给我们认识的一个大公司老板,欧洲的企业。”

    “还有什么问题?”俞诗君有点小得意,我认识这两个也都是跨国企业的大人物,别以为只有你姜绅才手眼通天。

    “哦,没什么问题,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最好少和这两个人接触。”姜绅淡淡的笑着:“他们很喜欢泡妞。”

    “神经病。”俞诗君暗暗低咕一句,脸都白了,转身就带着宋玲花走了。

    葛丹妮走了几步,转个身来,走到姜绅面前,低声道:“谢谢你姜局。”说完,红着脸转身逃走。

    姜绅等三人走了,脸色也沉了下来。

    其实他刚刚在餐厅突然发飙打人,就是看出那索拉和乔治与一般人不同。

    他的神念可以看到两人的身体里面,豪无生气,血液不同,心脏不动,身体冰凉,根本不像是普通的活人。

    所以就丢了一枚神念在他们身上,没想到,后来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原来是吸血鬼,欧洲黑暗联盟的前锋。

    小日本不死心啊,竟然把我身上掉下的东西送到m国去。

    不过m国也很专业,这么快能分析出我身上的东西,话说,要不要让51区来一次爆炸事件呢?

    姜绅正在纠结要不要炸了51区,俞诗君又打电话过来了。

    “姜局。”这次俞诗君语气好多了:“明天晚上有没有空,索拉先生和乔治先生想请我们吃饭,并为玛丽的鲁莽向你和葛丹妮道歉。”

    “吃饭啊。”姜绅想了想:“ok,俞局替我先谢谢了。”

    两人刚才还有争吵,转眼之间俞局姜局叫的不亦乐呼,可以说都有当高官的潜质。

    姜绅突然想到一件事,索拉没到东宁去找自己,却在上沪等。

    而我,又被派到了上沪,接着俞诗君正好联系到索拉,那有这么巧的事?

    看样子,索拉他们应该决定,要到东宁去建分行。

    只有去东宁建分行,才会长时间的和我接触,才会了解剌探我的情况。

    黑暗联盟不简单啊,m国政府也不简单,小算盘打的好好的。

    姜绅猜到索拉的打算,确信旗花银行一定会在东宁再建分行,心中也就有数了。

    此时,俞诗君刚挂完姜绅的电话,又接到另一个电话。

    电话是京城打来的,一口浓重的京片子。

    “诗君,听到你到上沪了,有没有好好玩玩?”这是一个年青的声音,温柔中不失一些威严。

    “有屁的心情。”俞诗君直接就爆了粗口,一点没有外面的雍容华贵。

    “谁惹我家诗君生气了?”小年青原来是俞诗君的男朋友,唐海蓉口中京城局委的公子。

    这全国局委也就二十多个,那级别,真是吓死人的。

    “--”俞诗君刚想说,又摇摇头,这点小事我俞诗君摆不平,搞不定,让他笑话么?她心里还是不服男朋友的,两人都是,相互也都想降服对方,这个时候可能不能认输。

    “没事,工作中一点小事,我自己能解决。”

    对方笑了笑,知道俞诗君很要强,也不多说,多说反而让她反感:“也不能老工作,要注意休息,上沪是个好地方,我要不是最近太忙一定过去陪你玩玩。”

    “没事,你忙吧,我刚到基层,要做个表率,工作忙那是肯定的。”

    “我说--”男友想说,你下什么基层,以我家和你家的关系,随便什么时候可以调到京城来,一样可以提拔,不过,还是没有说出来,这丫头要强,算了。

    “你也不打电话给我,老是我主动。”

    “你是男的,当然你主动,嘻嘻。”

    两人又在电话里说了几句,就也没说太长,就挂掉了。

    尼玛,电话那天,一个三十岁不到的男子,脸上表情古怪,喃喃自语:“这匹烈马啊,不容易骑上,更不容易驯服啊。”

    他们一对,一个是中委委员省长的女公子,一个是局委的公子,受父母牵线认识,强强联手,本是好事。

    不过,双方都有点好强,一个个都想在家里作主,想降服对方,男的想女的不当官,在家相夫教子。

    我们家都是局委了,你还当什么官?

    女的当然不愿意,你妈都副部呢,我怎么不能当官?将来你正部的话,我也搞个副部啊。

    两人交往了三年,依然没有谁服了谁,但是都知道这是强强联手,个人性格的脾气都要屈服政治利益之下,所以也一直就这么过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