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3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钱太多也可怕
    第四百二十六章 钱太多也可怕

    我草,张帆还是第一次看这种画面,吓的双腿发软,几乎晕倒。

    果然是洪门,天下第一大帮派,与江南全陈剥皮他们根本不能同日而语,姜绅也是暗暗点头。

    齐大少现在那个恨啊,早知这事就算了,还把老爸找来,结果没搞成姜绅,反被姜绅搞。

    不过,这事肯定不是这样的。

    齐爷看着边上痛的咬牙的球哥,暗暗称赞,然后转身看向姜绅:“姜先生,这样你满意了吗?”

    他其实还是有点私心的,球哥可不是洪门的人,怎么替齐大少代罪,不过必竟是他儿子,所以他现在也不点破,边上所有人,包括姜绅更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还不错,也算他们罪有应得。”姜绅哈哈一笑,你断了手,给你一个教训,哥们就不和你计较了。

    “好,那这事就这么算了。”齐爷笑笑,笑到一半,脸色一沉:“但是你打了我洪门的人,这笔账怎么算?”

    “我们洪门三十六誓,第二十条:‘遇有兄弟被人打骂,必须向前’,姜先生,真是对不起了。”齐爷话音刚落,卡卡。

    阿虎飞快扬手,一把手枪对准了姜绅。

    与此同时,跟着齐爷来的二十多个黑衣大汉,至少拿出五枝长枪对着姜绅。

    不过这五枝枪,都是猎枪,另有两个拿的也是手枪。

    在华国枪枝管理这么严的地方,他们能拿出八把枪也算是不容易了。

    齐大少看到这里,心中大喜,爸还是帮我的。

    他入洪门,肯定背过洪门三十六誓,第二十条里,遇有兄弟被人打驾,必须向前后面还有两句,‘有理相帮,无理相劝’。

    现在他们是无理的一方,齐爷也不说出来,明显是无理相帮了。

    终究是帮儿子的,齐大少暗喜。

    这时,八把枪对着姜绅,张帆率先吓的半死。

    “你们,你们别乱来---这是违法的---”我的天啊,枪啊,我看到枪了,真正电影中的画面。

    张帆又惊又惧:“别这样,我们出点钱,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们赔钱,行不行。”

    “慌什么”姜绅瞪了一眼张帆,必竟是玩股票的,不是胸毛那样混混出身,遇到这场面还是有点惊慌。

    “来而不往非礼也,阿虎,给他刀子,你们两人,一个削一只小指,滚吧。”齐爷很威严的挥挥手。

    我们洪门的人,能随意欺负?要了我们一根手指,我要你们两根,也算是看在会国人的面子上,换成外国人试试,剁了你们整只手掌。

    “哈哈哈哈。”姜绅仰天大笑,八把枪指着他的头,他都能笑成这样,齐爷那边的人还是有点佩服。

    不过,你再能打,打的过枪?众人都把枪指着姜绅,倒没人管到张帆。

    “我以为齐爷是个讲理的人,原来也不讲理,齐爷,你可能不了解我姜绅,我姜绅最喜欢以德服人,不过,你用枪和我玩,那就是逼我以武服人了?”

    “年轻人,你千万别乱动,武功再高,一枪搁倒,我要是你,现在就切了手指走人,别逼我发火。”齐爷更不怕了,八把枪指着你,我怕个毛。

    你跟我装高手?装逼?一会信不信打残你?

    “切不切,我数三声。”阿虎早不想打姜绅了,卡,枪口都离姜绅的脑袋不到一米,两人面对而立。

    只要姜绅一动,他就率先开枪。

    姜绅抬头看了下,尼妹的,枪上还装了消音器,很专业么。

    不过那些猎枪打出来,也是很大声的。

    “我数三声,你们最好把枪放下。”就在这时,边上又有人叫了起来。

    刷,十几道大灯照了进来。

    一百多米外,不知何时来了十几辆车。

    这些车静静的开到附近,突然打开大灯照的现场一片明亮。

    然后齐爷发现四周出现好多人。

    十个,二十,三十,四十,五十,七十。

    最少一百个人出现在花坛四周,把他们团团围住。

    一辆宾利加长版的黑色小气车,慢慢的开了进来。

    下一刻,嘴上叨着雪茄的周百亿出现了。

    “齐爷,别乱来,警察马上就到了。”

    周百亿带来的人没有枪,但是一百多个全是精壮大汉,就算赤手空拳,也是很吓人的。

    “周百亿”齐爷看到周百亿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洪门是强大,但是人家也不差,上沪首富,风云人物,论财产是洪门在上沪所有产业加起来的三倍。

    在政府这面上,更是远远的超过他齐爷。

    两人平时,一个怕对方是社团,一个怕对方有钱,倒也互不侵犯没什么来往。

    没想到周百亿会出现。

    一般的规则,黑社会再牛,也不愿惹有钱人的。这里的有钱人,不是指普通的富翁,是指像周百亿这样的超级富豪。

    当年老张在香门胆大包天,劫了李超人的儿子,也是香门所有黑社会都不敢做的事,开始很振奋了香门黑社会的士气,社团好多大人物都暗中佩服他的胆子。

    不过佩服是佩服,终究没有人敢和他学的。

    果然后来小张同志被直接枪毙掉了。

    他当时很牛逼,香门没死刑,我怕个屁,劫了就劫了,要了10.38亿,花的爽死。

    结果呢,抓倒之后直接枪毙。

    所以说,超级大富豪都是不好惹的。

    老张动的要是平常的亿万富翁,要个几千万花花,保证不会有事。

    钱多到一定的地步,不是黑社会,比黑社会还要可怕。

    “周老板,这位姜先生,是你的朋友?”齐爷看到周百亿,脸色变了数变,挥挥手,老虎他们连忙收起了枪。

    别说周百亿刚说的警察要来,就眼前这一百多号人,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姜先生是我老板,齐爷,我也叫你一声齐爷,没什么大仇,一点小事就算了吧。”周百亿心中冷笑,要不是绅哥想大事化小,你全家都要买棺材了。

    不过正如他所说,今天这事没搞大,也没必要搞大,姜绅就想大事化了。

    齐爷一听,姜绅是他老板,顿时吓一跳。

    不过,他也不会相信的,姜绅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周百亿的老板,周百亿这么说,可能是姜绅是某个国内某个高层的公子,周百亿的靠山,所以周百亿罩他。

    一想到姜绅可能是官二代,齐爷也头痛了。

    黑社会一怕超级富豪,二怕超级官二代。

    这里的超级官二代,俞诗君这种正省部级的女公子也不能算的,起码要是京城里的红二代,家里有局委局常这种级别的大人物。

    齐爷照周百亿的说话,推断姜绅也可能是红二代。

    这两个人都不好得罪啊。

    身为世界第一大帮,齐爷真是很郁闷。

    当然了,这也和双方没什么大仇有关,真是血海深仇,洪门可是什么事都敢做的。

    “怎么样,齐爷给我个面子吧,以和为贵怎么样?”周百亿受令而来,今天的事肯定要办的漂漂亮亮,尤其他知道姜绅的厉害,齐爷,我这是救你呢,你将来要感谢我的。

    “行,周老板,你是上沪的风云人物,我给你一个面子,不过,球仔的手指不能白断---”

    齐爷话没说完,周百亿道:“你现在拿到医院,也许还能接起来,我另外再出一百万医药费。”

    这话说的算是有点诚意了,周百亿嘴上说的好听,心中更郁闷,别人是花钱消灾,我是花钱帮别人消灾,绅哥真是心肠太好了。

    照周百亿的脾气,最好姜绅把这齐爷教训一下,弄个几亿过来花花,真没想到姜绅这么好说话。

    你欺负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周百亿很郁闷。

    “爽快。”齐爷本意也是敲诈一点钱,倒不是他缺这个钱,他也几十亿身价的,他不能丢这个面子。

    洪门不能丢这个面子,现在周百亿拿一百万出来,算是给了他这个面子。

    “姜先生,不打不相识,改天,让周老板约个时间,一起吃个饭怎么样。”齐爷还是很佩服姜绅,八把枪指着他,面不改色。

    “齐爷客气了,洪门的前辈,我一直很尊重,有机会一起吃个饭。”姜绅笑笑,朝周百亿一点头,带着张帆转身就走。

    “爸,就这么算了?”看着姜绅和张帆周百亿他们离开,齐大少还是不服。

    球仔可是为了我掉了一根手指。

    “那你还想怎么样?你们调戏女人在先,周百亿出来在后,周百亿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沪首富,他的面子总要给一点。”

    顿了一顿:“没有什么深仇,算了吧。”齐爷摇头长叹。

    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两点不好,一个好色,一个好酒。

    刚才在酒吧,估计酒多了就色胆包天,直接想搞女人。

    以你的身份地位,上沪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在酒吧搞有意思不?

    恨铁不成钢啊。

    齐大少没说话,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阴沉之色。

    即然老头子不帮我,那我另找门路,洪门之中,有的是高手人物。

    齐大少转过身:“那爸,我带球仔去医院。”

    “嗯,不要再惹事了。”齐爷又叮嘱了一声。

    “知道了。”齐大少带着球哥上车。

    “齐少,不好意思,连累你了。”球哥是条汉子,到现在还忍住没有晕过去,身上全是血淋淋的。

    “是我连累了你,吗的,这个仇,一定要报。”

    “齐少,齐爷说算了。”球哥大惊,但是心中还是有点喜欢,不枉我为你断一根手指。

    “你是我兄弟,此仇不报,我还是人么?”齐少阴森森道:“flb洪门的罗先生什么时候到?”

    “明天晚上八点半的飞机到。”

    “姜绅姜绅,吗的,我们不好弄他,让罗先生弄死他。”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