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3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二十七章 送死也不易
    第四百二十七章 送死也不易

    姜绅还不知道齐少不服,这事完了,他基本都抛之脑后,齐少,他一点印象都没了,倒是球仔,当场断指,让他记在心里。

    事情解决完,已经是深夜二点多,周百亿半夜三更被姜绅叫出来也不容易,姜绅把他介绍给张帆认识。

    张帆心中大为震惊。

    前两天姜绅刚来时,还不认识周百亿,这才二天不到,周百亿就成了姜绅的人,绅哥这手段,通天彻地啊。

    三人小坐了一下,聊了会天,周百亿和张帆不停的打哈欠,姜绅这才想起,他们可不是神仙,这么晚了不能拖住他们,便叫他们散去各自回家。

    等到大家走后,姜绅看看天色,深夜三点了,咦,那个二百五怎么没声音了?

    关若华的做风可不是轻易服输的人,然道她睡着了?

    姜绅一边往回走,一走想着这事,果然是想曹操,曹操就来了。

    关若华电话打了过来。

    “喂,回去吧,你找不到我的,回青锋去--”姜绅笑嘻嘻的。

    却听电话里一个阴冷的男声响起:“你叫姜绅?”

    “草,你谁啊?”姜绅一听,不是关若华,怎么变男人了。

    “关若华在我们手上,给你十分钟到外滩十六号会所309包厢,不然就准备给她收尸吧。”

    “呵呵,你别搞这套,我不会上当的。”姜绅回过神来,找人骗我过去呢,我才不信。

    “啊--”电话里传来一声惨叫:“绅哥,救我,救我---”关若华声音凄惨无比。

    不像是假的啊,这声音要是装的,关若华都可以当影后了。

    “草你吗,等我。”姜绅当然不希望这二货出事。

    这二货,二归二,还是有点小可爱的,以她的性格,真可能得罪人的。

    她会不会为了见到我,故意得罪人,然后叫我去救?

    这二货真做的出的,姜绅想来想去,也有点着急了,转身就往那什么会所去。

    他还真没猜测错,二货关若华就是这么干的。

    她找姜绅肯定找到死也找不到,但是可以让姜绅找她,不过如果演戏肯定是不行的,索行就来大一点。

    她先一个电话打回青锋让手下调查一下,上沪道上混的,有几个是狠角色,有几个是大人物。

    虽然不同省市,但是国内道上混的好的,都会互有耳闻,像松山的刘疤,没见过江南全,也肯定听过江南全的名字,江南全要活着,听到刘疤的名字也会竖起手指,大家不是一个地方的,但是都会有个简单的了解,说不定有些人还会有生意的来往。

    像福安和东宁距离近,陈剥皮和其那边道上的人还会有生意合作。

    青锋查了好一会,终于传了几个信息过来给二货关若华。

    外滩那边有两片人马。

    一片是上沪本地人,领头人物叫十六哥,十六哥在外滩有个会所,经营色情业的,叫十六号会所,他以前坐过牢,出来之后因为能打能冲,得到几个老板赏识,承包了几个会所的保安,然后越做越大,后来自己举旗干了起来,现在在外滩一片很有名。

    另一片是辽西人。

    前面说过,辽西人是国内出名的能打能冲,全国各地都有,姜绅的东宁,胸毛他们手下有好多辽西人。

    这片辽西人十几年前就来了外滩,当时还没发展起来,他们就在工地上做做,被本地人欺负了,就团结起来,聚集在一个叫‘丧狗’的身边,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现在也专门做起了工程队,打架的时候,一个工程队一起出去,也很威风。

    这两队人马和青锋的关若华相比远远不如,但是关若华这时也只好借用他们一下。

    她接到信息后,盘算了一下,辽西人比较凶残,做了事转身就跑路回辽西,十六哥这几年家大业大做事有所收敛,而且是本地人,那就找他吧。

    她十一点多赶到十六号会所,问了一下十六哥,说十六哥不在,服务员看她长的漂亮,身材又好,还以为是十六哥抛弃的马子,就提醒她十六哥每晚都会来的,不过时间不定。

    于是关若华就在外面等着。

    一直等到二三点,都快忍不住了,两辆汽车开了过来。

    十六哥喝的醉熏熏的,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女人,摇摇晃晃从车里出来。

    关若华不认识他,但是边上自有人叫十六哥,十六哥小心点,走慢点,一听别人叫他,关若华就知道这人是十六哥。

    “十六”关若华从黑暗中冲了出去,手上拿着一根棍子。

    半夜二三点,突然路边冲出一个人来,十六哥和身边的人吓了一大跳。

    “王八蛋,血债血偿--”关若华冲出去就打,大姐大的风采很是犀利,对面措手不及,刹那间人仰马翻被她打倒一片。

    其实对面也没几个人。

    十六哥这些年生意走上正轨,更没什么仇家,那里知道有人会突然杀出来。

    女人不算,十六哥身边就三个小弟,个个喝的有点多了,一上去就被关若华干翻掉。

    我草,关若华一看,尼玛什么道上的,这么不经打,她都直接面对十六哥了。

    十六哥这时也吓的半死,血债血偿,尼玛,我没这么深的仇家啊?

    他刚出道时为了抢地盘,为了得到老板们的信任还是得罪了很多人,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能摆平的早摆平了,那有什么血海深仇。

    十六哥吓的一个激凌,酒醒了一半。

    但关若华很简单的放倒了他三个小弟,直接面对了十六哥。

    “兄弟有话好话。”十六哥刚说一句话,砰,肩上就被关若华扫了一棍。

    这还是关若华故意打歪了,要不然一棍打在他头上,直接就把他也干翻掉。

    这什么十六哥,太不经打了,你的小弟呢,冲上来啊?

    关若华很郁闷的,她是来送死的,结果发现对面的人比她一个女的还烂。她想送死,都送不成。

    “啊哟”十六哥被这一棍打的鬼哭狼嚎,借势往地上一滚,饶着车子跑了起来。

    关若华又好气又好笑,早知我去找辽西人了,这十六哥名不副实么,没办法,事到如今只有继续,关若华提着棍子围着车子追十六哥,嘴上叫的很凶:“血债血偿,十六,今天老娘要杀了你。”

    关键时候,还是十六哥身边几个女的管用。

    那几个女的一看,大事不妙,要帮忙啊,而且对方也是个女的,怕什么,其中一个脱下鞋子就往关若华扔过去。

    一个高跟鞋直接砸到关若华的肩膀上。

    “啊哟”关若华等到现在,终于有人反击了,也装模作样,顺势倒地。

    扑通,关若华倒地,棍子也脱了手。

    尼玛,那扔鞋子的也吓一跳,我的鞋子这么强的杀伤力?

    边上另一个女的连忙向前跑几步,捡起关若华掉在地上的棍子,往远处一扔。

    “抓住她。”其他女的来劲了,看关若华手上没家伙,大家不约而同冲了上去。

    抓头发的抓头发,抓衣服的抓衣服,抓的关若华一脸黑线。

    我草你们,我堂堂华姐,要是被几个女人搞定,太没面子了。

    关若华也愤起挣扎,和她们扭打在一起。

    这时,场面就有点混乱了,像是几个泼妇打架一样。

    逃出生天的十六哥长舒一口气,脸上露出阴阴的笑容。

    “三八,竟然想砍我,你死定了。”他看到远处自己会所里的保安都往这边跑过来了。

    “抓起来,抓起来。”十六哥一声令下,保安们一涌而上。

    一会功夫,关若华被抓了。

    关若华累啊,草尼吗的,我送死上门,半天才被你们抓住?你还算道上混的?

    “哟,美人么,你好大的胆子。”十六哥抬起关若华的脸蛋,看的心神微荡,好一个标志的美人,自己会所里也没几个长成这样的。

    要是一般的美女,要是以前的十六哥,不由分说,先拉进去干一炮再说。

    不过关若华刚才这么凶猛,十六哥也要当心自己不要被她把小弟弟踢爆了,倒也没这个心思,不过嘴上手上沾点偏宜是难免的。

    “拖进去。”众人七手八脚把关若华拖进会所,放进一个炮房里。

    “美女,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和你不认识的。”十六哥也怕对方是什么误会,先要问清楚。

    “不会错的,我老大姜绅叫我来砍你的,你是不是陈十六。”

    “陈你妹,老子姓石,单名一个六字。”所以别人都叫我十六哥。

    “----”关若华装腔作势:“草,砍错了。”

    “草你吗的--”十六哥气的吐血,砍错了:“你把我手下打伤了几个,你和我说一句砍错了,不是就想算了吧?”

    “我不知道,我老大姜绅说的,叫我晚上到这里,叫一声十六,谁答应了,就砍谁。”关若华现在就往姜绅身上推。

    “你老大在那?”

    “就在附近,他说来接应我的么,怎么没来?”要说二货关若华,演戏其实也演的蛮好,表情语气都恰到好处。

    “打他电话,把他叫过来。”十六哥怒不可遏,要真是砍我也算了,要是你们砍错了,我草,有你们好看的。

    对他来说,被人砍错了,是一件比砍对了还郁闷的事情。

    “我不会出卖老大的。”关若华摇头。

    她在装,继续装,不过装是没有用的。

    有人把她身上手机拿出来,翻了一下。

    “绅哥?十六哥,这个电话号码是绅哥,不久前刚打的。”

    “姜绅?这是你老大电话吧?嘿嘿。”还是我聪明,你不说就有用了。十六哥洋洋得意。

    于是,就发生了后面十六哥打电话给姜绅的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