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4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忠义难两全
    第四百三十二章 忠义难两全

    这时,有人拍到姜绅和周百亿的视频。

    网上的视频不是很清楚,但是flb国家安全局找到拍视频的人,把视频处理了一下,人物放大之后,看出是华裔的人。

    可惜当时拍的是背面,没有看到长相,但这时,小日本又冒出来了。

    小日本一直对华国提心吊胆的,flb与华国的争端上,也一直支持flb,见到网上的视频后,就道:“那啥,把视频给我们看看,那个背影很熟悉啊。”

    flb和小日本这几年儿狼狈为奸当然是有求必应。

    “怎么样,看出这背影是谁没?”

    “不能确定,不过有点像一个人。”小日本现在狠不能把所有国家都拉下水,然后一起对付姜绅。

    “像谁?”

    “华国一个高人,叫姜绅。”于是小日本加油添醋,把姜绅踢剑道馆,推倒神门的事说了说,当然不会提他们的赔偿。

    “国术高手啊,难怪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到了我们马尼拉。”flb得到小日本的肯定后,决定派罗步神过来调查一下姜绅。

    以罗步神的能力,只要站在姜绅背后看一下,就知道姜绅是不是视频中这个人。

    上沪的一间别墅里,罗步神和齐爷坐一起喝茶。

    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罗步神也是下了飞机后直接到齐爷安排的别墅。

    “这里以前是杜月笙的别墅,建国后被没收了,89的改革开放,我父亲买下来,洪门的兄弟到上沪,一定要在这里住一下的。”齐爷笑眯眯的看着罗步神。

    他的腿不好,但是他的辈份在,罗步神当着他的面,也要叫声齐大哥。

    罗步神打量着这别墅,暗暗点头,缅怀前辈这是江湖习惯,政府官员聚会就是谈某某升官了,某某调动了,江湖中人聚头,就是谈某某前辈当年如何了得,某某地方势力又出什么新英雄。

    这是大家职业不同,养成的习惯。

    到上沪的洪门兄弟,最喜欢谈的就是当年的杜月笙如何如何在上沪呼风唤雨。

    “齐大哥,谢谢你的招待了,不过我这次来华国,的确是有事要找你帮忙。”罗步神来了,自然直入主题。

    “有公事?”齐爷一听,眉头暗皱,犹豫了一下:“洪门的事,还是政府的事?”

    他知道罗步神是flb人,还是政府部门的人,不过不知道罗步神是干什么的。

    但是,flb现在和我们华国好像不是很好,我可不想卷入政治中去。

    洪门现在非常低调,在商言商,低头做生意,不卷入政治中去。

    这样才能在内地平安发展,要是学台海,社团搞政治?简直就是自找死路。

    “是洪门的事,也是政府的事。”罗步神道:“前天,有人在flb炸了警局,我们洪门有两个兄弟也在其中,被活活炸死。”

    齐爷想到了那天的新闻,摇头道:“这个事我知道,我能帮什么忙?”要说他对flb也是没什么好感,不过这关系到洪门之谊,就不能无视了。

    而且他们洪门,真的,心里深处,洪门同门之谊,有时比国家关系还要重要。

    打个比方,有人杀了齐爷的家人逃到flb,齐爷叫国家帮他追捕,国家未必有办法,也未必会理会他,但是他要让flb的洪门出手,人家二话不说,就会替他报仇血恨。

    所以说,在大多数人国家荣誉高于一切的时候,洪门之中,同门情谊更深一点。

    “我们经过调查,现在怀疑一个人,这个叫姜绅,华国东宁的人,据说还是一个政府官员,我对华国不熟,齐大哥你安排一个人,陪我到东宁一趟,只要让我远远见他一眼,我就知道是不是他。”

    罗步神很自信,是不是姜绅,只要让他见一眼就知道。

    视频他看过很多遍,就算只是背面,他看一眼也能看出来。

    “姜绅?”齐爷愣了下。

    “齐大哥你认识?”

    “说来巧了,刚认识一个叫姜绅的,咦,对了,他也自称是东宁人。”

    双方这一交流,觉的太巧了,明天要见的姜绅很可有是同一个人。

    “罗老弟,丑话说在前面,大家虽然都是洪门中人,不过现在各为其主,国籍不同。”齐爷深思熟虑之后又道:“洪门的事,我二话不说,这件事涉及到政府部门,我是不会出头的。”

    罗步神要想对付什么仇家,齐爷拼了命的都会帮忙,但是现在涉及到政府部门,一个是flb的警察局被炸,一个是东宁的招商局官员,他要帮罗步神,那就等于卖国了。

    现在网上还在谈论flb警局被炸的事,国内谁不幸灾乐祸。

    所以洪门情谊在,但是也要有个限度,有些红线是不能踩的。

    “这个我明白,我就是想看下这个人确定一下是不是他炸的警察局。”罗步神向齐爷保证:“我不会连累你的,真要出手,肯定我亲自出手。”

    “咱现在不谈这个事,明天吃饭就行了。”齐爷大手一挥,停止他再说下去。

    现在他知道了罗步神的来意,没有把罗步神赶走,已经是很不爱国的表现。

    “忠义难两全啊。”齐爷现在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帮罗步神就是对国家不忠,帮国家赶罗步神走,就是对洪门不义。

    自古忠义难两全,果然是至命的真理。

    这一晚上,齐爷纠结了一夜没有睡着。

    第二天,俞诗君那边继续去招商引资,姜绅和周百亿、张帆谈了谈上沪的业务。

    在上沪,张帆在股市算是比较有名,周百亿在各行业都有触角,但来钱最快的还是赌船。

    姜绅问周百亿,你一年赌船赚多少?

    周百亿道:“现金十五亿以上。”当时眼中很是得意。

    这年头,卖房炒股,一年要净赚十五亿以上真不是很容易的事。

    国内房产业能赚到这个数的,也是有数的几个。

    大家知道的国内足球霸主‘恒一队’身后的老板算是房地产做的较好的了,去年全年销售923亿,净利润超过了‘万科’,是全国第一,大概是120亿以上。

    听起来利润很多,不过恒一房产在全国到处开花,卖了不知多少万平方米的房子,而周百亿就靠一只船,在上沪一块地区,做到恒大房产全国产业的八分之一成果。

    所以,周百亿很得意,觉的赌船才是王道,靠卖房,不知卖到什么时候。

    “把船卖了,别干这行,偏门不是王道,我是政府官员。”姜绅淡淡的道。

    什么?周百亿一听,脸色变的雪白,绅哥,这可是我最赚钱的路子。

    周百亿没这只船,那就不是周百亿,别人要这么说,周百亿简直要和他拼命,现在姜绅说出来,周百亿都想哭了。

    “我给你十五亿,美金。”

    “--”周百亿刚打算哭了,听到这话,立刻转悲为喜。

    “这么多钱,我搞什么呢?”周百亿也愁啊,他也算是超级富豪,但是肯定拿不出十五亿美金的,但拿了十五亿美金搞什么好呢。

    没钱有没钱的烦恼,有钱也有有钱的烦恼。

    “周总要是不会花,我帮你炒股。”张帆笑道。

    “滚蛋,这是绅哥给我的。”周百亿笑骂,这么多钱在手上,想干什么干不成。

    这时周百亿就知道了,姜绅真的是有钱,有钱到不把钱当钱。

    给张帆十亿,给自己近百亿,这是什么样的背景,才有这么大的手笔。

    到了这时,周百亿也知道跟着姜绅是跟对了,这是一个舍的对手下付出的老板。

    不是什么老板,动不动数以亿计的把钱赞助给手下。

    而且他和张帆交流过,姜绅基本不管事的,钱给你,就任你花。

    三人一整天就聊聊工作谈谈业务,等着晚上齐爷请吃饭。

    不过姜绅想安安静静的过一下午,有人却不消停。

    下午三点不到,葛丹妮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姜局,你在那呢。”

    “什么事?”

    “俞局被人打了。”

    不是吧,姜绅很郁闷,这个俞诗君就不能消停一下,自她来了之后,几乎天天都要惹点事情。

    发生什么事了?

    原来下午俞诗君走了父亲的关系,让福安省驻上沪办事处联系了一个外商。

    这个外商本来在上沪看完之后,是要到福安考察的,后来突然改变主意不去福安了。

    俞的父亲正是福安省的省长,这肥水不能偏宜外人是不,福安驻沪办事处找到拍马屁的机会,就联系了俞诗君。

    俞诗君也很得意,看我的关系,把其他省的外商拉到我们省来。

    然后雄心勃勃的带着葛丹妮、宋玲花去了。

    那个外企是一家做环保机械的,对地方要求还是有点高的,别的不说,当地环境要好吧,我们是做环保机械的,你当地天天烟幕漳气的,别人也不敢来买我们的机械啊。

    福安省因为一面临海,油轮比较多,而省会城市又离海边近,所以空气质量不符要求。

    这点上面,东宁就比福安好很多。

    但偏偏这时,有人从中间杀了出来。

    ‘南江省’某市招商局的人冒头了。

    南江省在东宁的南面,东临上沪,南接江南,地理位置也非常之好,又不临海,又与临海省份相接,交通比较发达。

    他们也是看自贸区最近外企来的多,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后来他们南江一个人,有大学同学正好在福安省驻沪办事处,知道了那外资对上沪的空气环境不满意,可能不打算去自贸区,所以通知了老同学。

    于是南江省和东宁省的人撞到了一起。

    偏偏南江省的人还抢先一步拦住那外资负责人。

    俞诗君赶到时,对方正在宾馆外面接着外资负责人出去商谈。

    这时她的公主病来了,加上这几天天天被姜绅压着气焰,心中大怒,立马走了过去,然后强忍发作,低声道:“你们好,这批外商,我们已经提前预约好了。”

    然后用英语和那外商交流了一下。

    却听边上那南江省的一位官员,也是位美女,才二十出头,比俞诗君年轻多了,笑道:“这位老同志,他们是意大利的客人,只会意大利话。”

    然后转头和那外商用意大利话说了几句。

    我草,老同志?俞诗君一听这话,气的七窍生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