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4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俞诗君吃大亏
    第四百三十三章 俞诗君吃大亏

    她长的年轻,穿的得体,微微化了点妆,看上去也最多二十出头,没想到被一个小姑娘叫自己老同志。

    但招商引资就是这样,两个不同地区的碰上,当然是要当敌人看的,能找机会攻击一下,那是最好不过。

    而且俞诗君还不能乱发火,一旦发火,可能在外商面前留下不好的形象。

    俞诗君强忍怒气,转过头看看葛丹妮、宋玲花,那眼神是在说,你们谁会进意大利话的。

    葛丹妮摇摇头,我只会英语。

    宋玲花苦笑,我会点日语。

    她这三人面面相觑,那边南江省的和意大利人叽叽瓜瓜说了几句,向俞诗君一点头,转身就走了。

    该死的福安办事处,竟然没告诉我外商是意大利人,而且不会英语。

    俞诗君连忙拉住他们,总不能让南江省的带走是吧。

    “姜绅好像会很多国家语言,要不要找人来。”葛丹妮弱弱的问俞诗君。

    她也知道俞诗君多半不会同意,换成以前,她肯定不说,不过姜绅上次替她出过头后,她对姜绅也改观了许多。

    俞诗君听到,愣了下,没有说话,打死我也不能再找姜绅,给他羞辱么。

    姜绅在索拉那里谈成两个项目,那眼神,活活要把我羞辱死。

    “阿姨,你干什么,这是我们南江的客人。”对方那小姑娘很聪明,不停的剌激俞诗君,干脆了姨也叫了出来。

    “阿姨?”俞诗君差点跳了起来。

    向来自负年轻貌美的俞诗君简直比被人强爆了都要崩溃,你眼瞎了,我那里像是阿姨,你不就比我小几岁么。

    葛丹妮一看,俞诗君要爆走了,连忙拉住她,镇定,镇定,别上当。

    对面那小女娃,年纪不小经验老倒,这是故意剌激你。

    俞诗君气的咬牙切齿,只好强忍,但是不理这小姑娘,她讲英语那意大利人又听不懂,不停的耸肩。

    眼睁睁看着意大利客人上了南江省的车子。

    要说俞小姐能当省长的女公子,自然也有她的实力,眼看对方要走了,她也心中一横,猛的掉头,回到自己的车上。

    她的车是姜绅借的,张帆公司配给她们的奔驰商务车。

    “俞局--”葛丹妮见状,大惊失色。

    “轰轰”俞诗君发动汽车,往南江省的车前一挡。

    对方这时刚刚发动,看到俞诗君的行动,再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砰,两车有了轻微的碰撞。

    奔驰车侧面被撞的凹了下去。

    我晕,葛丹妮没想到俞诗君竟然学起了姜绅。

    真是近珠者赤,近墨者黑啊,葛丹妮看的一脸黑线。

    但也不得不佩服俞诗君,这种事,她葛丹妮就不敢做。

    这车一撞,对方只能下车了,而且都不是在自己省内,估计南江省的车子也是借来的。

    就算是从南江省开过来的,这下撞车,还要到交警队处理。

    小姑娘大怒,下车就破口大骂:“阿姨,你更年期了,撞到外商,你承担的起么。”

    俞诗君接二连三被她叫阿姨,实在受不了了。

    举起手来,叭,一个巴掌打在那小姑娘脸上。

    这下好了,她打是打爽了,但是对方人多啊,而且对方是两女两男。

    车门一打开,两个男的气势汹汹杀了过来,不过俞诗君是个美女,加上气质不俗,他们也没打她,不过却拦住俞诗君不让她再冲上去。

    这时,后面的小姑娘反应过来了,羞怒交加,直接冲向俞诗君:“老东西,你敢打我。”

    骂我老东西?俞诗君又听到这辈子最不喜欢听的话,气的张牙舞爪的迎了上去。

    两位美女一触即发。

    这边葛丹妮和宋玲花要上去拖俞诗君,那边两个男的也拦在两人中间。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混乱中,俞诗君突然发现自己两只手被两男的抓住了。

    “老东西。”南江省美女称机下手,叭,叭,两个耳光打的俞诗君头昏脑涨连连倒退。

    这下好了,俞诗君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吃过亏,又叫又跳的要冲上去拼命。

    不过对方有两男的,看上去是拉架,但明显有点偏帮,俞诗君冲了几次没沾到偏宜,反又被打了几下,还被踢了一脚。

    这下亏越吃越大,俞诗君强忍着泪水退了回去。

    天之娇女受到重创。

    这时,她有点明白姜绅看自己的眼光了。

    除了一个省长老爸,自己还有什么优越?

    到了上沪,别人就不卖自己的帐了。

    东宁能横一下还可以,到了东宁以外,谁鸟自己。

    但是姜绅你这王八蛋,不听指挥到处乱跑,害的我被人打了,恨死你。

    俞诗君越想越恨,连带着姜绅也恨上了。

    两人这架被拉开之后就要处理撞车的事情,报警让交警来自是必不可少的,葛丹妮看到这里,偷偷打了一个电话给姜绅。

    她知道俞诗君好强,肯定不会找姜绅,只有她偷偷打。

    姜绅接到这电话,听清楚事情的原委,哭笑不得。

    你还说我流氓做风,自己还不是和人打起来了。

    要说俞诗君被人打,他是最开心的,不过接到电话也没反应,就有点太伤人了,回头俞诗君知道,还不和自己誓不两立。

    而且,这是因为工作的事情,可不是私人的事情。

    姜绅接到电话之后,只好率先赶往出事地。

    出事地就在外商所住的宾馆外面,两车相撞,惊动了交警,姜绅赶到的时候,交警正在处理事情。

    俞诗君这事,可大可小,开车挡在别人车前,往小点可以私下处理,往大点,可以危害他人人身安全。

    尤其车上还有外商的情况下。

    当然了,这时姜绅也看出俞诗君和自己的相同处了,她一口咬定,自己也是想开车走的,结果方向盘突然失灵,才造成意外。

    姜绅听了,大为赞赏,你厉害啊,我这几招都被你学了。

    双方就在扯牛皮,然后姜绅想了想,先把俞诗君拉到一边。

    “你干嘛,你怎么来了。”俞诗君恨恨的看着姜绅。

    你瞪着我干嘛,又不是我打你,姜绅真想甩手走了。

    不过看她脸上被打又红又肿,倒也有点可怜。

    “你想怎么样?报仇?打回来?你要不要打回来?”姜绅问她。

    俞诗君盯着姜绅,她很想说要,但是不想求姜绅,也不想姜绅帮她。

    “不用了,刚才我是有点冲动,现在我只想和意大利外商好好谈谈。”

    这一会功夫,俞诗君已经从上沪联系到一个会讲意大利语的,并在葛丹妮的陪同下,和对方在交流中。

    她打了人,还被打了,就不怎么好出面,让葛丹妮在和对方谈。

    南江那边也有人在,三方现在正在宾馆大厅一起交流,分别向外商说明自己的招商优势。

    “你们这是又卖国了。”姜绅冷笑,两个省和外商谈,无非就是拼优惠条件,大家拼命让步,把国家利益让给外商。

    “你怎么说话的,那个国家的招商不是一样?而且,眼前的利益算什么,外厂建立了,可以解决多少东宁的劳动力,可以为国家创造多少税收?”

    “你们好像经常免税的。”姜绅不屑。

    “但在工厂工作的百姓总增加了收入,也促进了地方的经济发展,姜绅,你别老用这种眼光看事情,你以为你高尚、你本事,可以让外商找你投资还送你钱花,你就要逼着所有人做事方法和你一样?”

    “你站着撒尿,是不是也要我们也站着来”俞诗君大怒之下冒出了粗口:“别用你的意志,强压到别人身上。”

    “有本事你将来当国家领导人,颁布一道法令,以后招商引资,一定要外商求着我们招商局,不送钱还不能在华国投资,你行么,你敢么。”

    “---”姜绅也算能说会道,没想到俞诗君突然发标,还很厉害,说的姜绅也愣了下。

    姜绅定了定神,组织了一下语言,这三八真的不容易对付啊。

    “好,就算你说的有点道理,我的意志的确不能强加在别人身上,全华国也只有我一个姜绅,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么能干,可以让外商哭着求着来投资,还要送钱给我们花,我的做事风格不对---”

    “切---”俞诗君表示鄙视。

    “但是,我只知道能为国家争取利益的时候,一定要想方设法的争取,像今天的事情,你不懂意大利语,可以叫我来,以我的本事,一定可以解决这批外商,但你为了意气用事,独自前来,卖弄你的关系,却又搞不定外商,最后谈判损失当地政府的利益,你完全是为了呈强好胜,为了证明你不输给我,为了证明你是省长女儿有多少通天的手段,这就是你认为正确的做事风格是么?”

    “你到底是工作而工作,还是为了和我争风而工作?”

    轰,姜绅的话,就像是撕掉了俞诗君身上最后的遮羞布,让她脸红耳赤,羞愤交加。

    她咬着牙齿,静静的看着姜绅,看着看着,突然双眼一闭,两行泪水滚了下来。

    今天她算是吃大亏了,先被人打,接着被姜绅捅破她的心思,各种羞辱,简直她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

    姜绅最见不得女人哭,一看俞诗君泪如雨下,也不好意思再骂她了,摇摇头,转身而去。

    “王八蛋。”俞诗君看着姜绅的背影,咬牙切齿骂出几个字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