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4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四章 变化大
    第四百三十四章 变化大

    俞诗君虽然拦下了外商,但是给对方的印像并不好,后面找来一个翻译与打俞诗君的女孩,三家一起在宾馆谈了半天,对方还是有点倾向南江省。

    南江省不但是先找上了意大利人,也派来了会讲意大利话的,外国人很看重这些表面工作,至少证明了南江省的工作人员很重视这他们,也早做了准备,反而是俞诗君,匆匆而来,没有一点准备还和别人争吵起来。

    姜绅进宾馆大厅的时候,三方正好都站了起来。

    “对不起,葛小姐,下次有机会再和你们东宁合作吧。”意大利人很失望的耸耸肩膀。

    我叉你个妹啊。姜绅一进去看到那几个意大利人就有一种给他们两脚的冲动。

    对方一共有三个人,其中两个赫然是姜绅在赌船上遇到过的两个。

    这两人也算外商?明明会讲英语的,还装不会讲。

    尼妹的,姜绅气的鼻子要冒烟了。

    姜绅早就听说过,国内有人假冒老板到一些穷困山区县里装投资商,然后骗取吃骗取喝,没想到还有外国人搞这行。

    其实现在国内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尤其是这几年随着地方对外资项目的成绩要求提高,越来越多的外国骗子也涌现出来,报纸和网上看不到,那是因为许多地方被骗之后都不敢声张,而且国人有这种心态,我被骗了,我就不出声,最好让隔壁市区省区再被骗一下才好,省的将来他们笑我。

    网上不是还有个笑话么,外国人尝到甜头了,发个信息回去通知国内的同胞“人傻、钱多、速来。”。

    姜绅以前当笑话看的,没想到今天真的看到了。

    与此同时,那两个意大利人也看到了姜绅。

    我晕,又是这个混蛋。

    这三人其实是骗子团伙,上次去周百亿的赌场想捞一笔,结果被周百亿当场抓到,本来砍了他们手的,不过因为是外人人,周百亿也不敢弄的太狠,被打了一顿,后来别人提议,这意大利人还有用处,将来可以上赌船帮忙。

    我们赌船级别高,但没有外国人还是不气派,加些外国人上去,立马就上档次了。

    于是后来就有意大利人和其他人一起骗姜绅的事。

    这事当然失败了,他们一毛钱也没拿到就灰溜溜的走了。

    然后就想到了利用自贸区来骗一下,别的不说,至少到一些城市去可以骗点吃喝。

    开始是想去福安省的,结果福安省查他们查的有点严,想先查查他们的底细,三人寻思不能被查出来,就找个借口说福安空气质量不好准备找个地方。

    然后就遇到东宁和南江两个省争。

    现在再遇姜绅,意大利人吓的半死,不过他们上次和姜绅只是赌过,相信姜绅不清楚他们底细。

    加上他们也不知道事后周百亿都跟了姜绅,其中一人马上用意大利语和姜绅笑道:“姜先生,又见面了。”

    尼吗,还装,周百亿都和我说了,你们三个穷光蛋。

    姜绅也不动声色,向葛丹妮点了点头,然后同情的看看南江的人,再向意大利人道:“原来是你们,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希望你们在南江玩的开心。”

    姜绅用的意大语,南江人虽然有人听懂,也不知道姜绅说的什么意思。

    姜绅和对方一握手,示意葛丹妮和他走。

    “走了,就这么算了?”葛丹妮心想,这不是姜绅的做事风格啊。

    那边南江人示威似的看看葛丹妮,得意洋洋带着意大利人走向另一边。

    这边他们胜了,对撞车的事也就淡了多,最后姜绅居中协调一下,再让周百亿找人打声招呼,交警也出现协调,双方私了,东宁赔了点钱就算了。

    整个事情处理完,已经是下午近五点。

    要说最不爽的人,就是俞诗君了,外商没拉到,巴掌被打了,最后还有赔钱。

    南江人带着外商走了,俞诗君对着宋玲花大发雷霆,她不敢骂姜绅,不好骂葛丹妮,只好拿宋玲花出气:“谁叫你赔钱的,为什么要赔钱,他们打了我几个巴掌握怎么算,我要去医院,我怀疑脑震荡---我要他们赔钱。”

    宋玲花被骂的哑口无言,只好求救似的看向姜绅。

    “行了,你跟我来。”姜绅眉头一皱,点了下俞诗君。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不是很牛逼,能搞定意大利人,吹牛吹上天了,还不是灰溜溜的回来了。

    俞诗君不理姜绅。

    “嘶”还给我摆小姐脾气,姜绅哭笑不得,只好看看葛宋两女。

    两女知趣的往边上移了移,闪到一边。

    “干嘛,有什么话当着她们的面不能说,你怕丢人啊。”俞诗君冷笑:“不是吹牛,你一回来就能搞定?”

    “我要搞定了,你将来只会骂我。”姜绅笑道:“你要庆幸,没有把这三个意大利人拉到东宁。”

    “什么意思?”俞诗君是聪明人,一听这话,就想到什么:“你是说?”

    “我可没说什么?”姜绅摊摊手:“你可别乱说,传了出去,影响两省之间的团结,别人要说我们东宁没有大局观。”

    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不会吧,这三个意大利人是骗子。

    俞诗君听到这里就懂了。

    姜绅是不是搞不定,故意这么说,不可能,是不是骗子,过几天就能知道了。

    但是,大家都是华国人,只是省份不同,要是知道对方是骗子不提醒他们,这个,传了出去,真的是影响两省的团结的。

    姜绅,你太阴险了,俞诗君暗暗诅咒姜绅。

    可她自己人心中也全是幸灾乐祸,臭三八,叫我阿姨,你去死吧。

    俞诗君听到这消失,心情瞬息大转变。

    “俞局,有什么好消息?”葛丹妮看姜绅走了,连忙走了回来,正好看到俞诗君眼间的笑意。

    这变化也太快了,刚才还哭的,姜绅说了什么,她又笑了?葛丹妮对姜绅五体投地。

    “没有,没什么,我们走吧,天晚了,找个地方吃饭。”俞诗君不动声色,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知道邻省有骗子不报告,轻则影响团结,重则会丢官帽的。

    俞诗君在佩服姜绅这么阴险,姜绅也在佩服她。

    我告诉你了,上不上报就是看你了,你要是记得个人恩怨,觉的自己吃了亏被人打了,你就不上报,你要是有国家荣誉,不想兄弟省受骗那就上报。

    结果,俞诗君果然选择了默不作声。

    她在责怪姜绅的时候,却忘记了,其实主动权姜绅已经交给了她,是她最后选择没有上报。

    “姜绅呢,叫他和我们一起吃饭。”俞诗君第一次主动叫姜绅吃饭。

    “姜局先走了,他晚上有饭局。”葛丹妮感觉到了俞诗君的变化,心中更加奇怪,倒底刚才姜绅和她说了什么,能让俞诗君的变化这么大?

    她是打死都想不通的,等到两个星期后,南江省某地级市被意大利商人骗吃骗喝,还骗走好多特产之后的事传到她们东宁后,她才猜到姜绅和俞诗君说的什么事。

    晚上五点半。

    姜绅、周百亿、张帆一起来到大上沪酒店。

    大上沪酒店是当年民国时期最大最有名的酒店,坐落在当时的法租界内,现在很多旧上沪的电影上都能看到这间酒店的仿照品。

    当年这间酒店出名也是因为上沪当年的第一英雄人物杜月笙。

    再说些题外话吧,可能有人不喜欢。

    话说当天中午在这酒店用餐,有当时上沪一位很有名的富豪银行家,他进来之后,要用‘兰花厅’。

    酒店服务员说,兰花厅是杜老板专用的,能不能换个。

    那银行家当天是请朋友的,被这一拒绝,脸上很无光,勃然大怒,杜月笙算什么东西,一个小流氓小憋三而已,你们这种高档酒店让流氓用,也不让我用?

    我包了,我今天把这里全包了,十倍价钱。

    当时杜月笙还没有到巅峰的时候,也刚刚从黄金荣手下分出来自立门户,酒店是做生意,人家有钱来消费,而且杜月笙中午又不来吃饭,最后还是屈服了这个银行家,十倍价钱把大酒店全包了。

    消息传到杜月笙那里,杜月笙大笑:“这个王八蛋,信不信我今天让他银行破产。”

    马上这句话又传到那银行家那里。

    银行家还在酒店吃中饭,闻言也是大笑:“就凭他杜月笙?他要让我破产,我从这酒店爬出去。”

    这话也飞快的传到杜月笙那里。

    杜月笙也不生气,坐在家中一声令下。

    兄弟们,替我传话出去,下午之前,我要那银行破产。

    杜老板这一发话,大上沪人人色变。

    谁敢不给杜老板面子。

    这时的杜月笙虽然没到巅峰,不过正是刚刚从黄金荣座下分出去门户。

    为什么能分出去?

    就是黄金荣觉的杜月笙已经可以有和他分庭抗礼的势力,承认了杜月笙也是大上沪的一方巨头。

    这时候,正是杜月笙蒸蒸日上的黄金时期。

    杜老板发话,谁敢再把钱存在那银行,就是和杜老板过不去。

    大上沪,有多少人敢和杜老板过不去,而且这时黄金荣和杜月笙的关系也是相当之好,一个是势力最强的时候,一个蒸蒸日上的时期。

    下午两小时不到,前去银行取钱的人就把银行的钱取的空空,无数没取到钱的人都围在银行门口。

    银行家闻言吓的半死,多次从其他银行调来急用,仍然不够。

    一下午的时间,这家银行就面临破产。

    到了这时,银行家就知道杜老板的厉害,一面连忙派人向黄金荣求情,一面亲自打算找杜月笙,甚至向杜月笙表示,愿意从大上沪酒店爬出去。

    那时候的人,言出必行,银行家虽然嚣张,也是说的出愿意做的。

    杜月笙的做事风格大家都知道,万事留一线,心胸非常宽广,闻言之后也是哈哈大笑,算了算了,和你开个玩笑,来来,让大家都存回去吧。

    他的话说出来,二小时不到,所有拿钱的人又存了回去,没有人有丝豪怨言,大家反而纷纷称赞“杜老板,大人有大量。”

    经此一役,杜月笙更是在旧上沪名声大振。

    今天,齐爷请姜绅他们吃饭的地方,就是当年杜月笙最爱的兰花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