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5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杀意足
    第四百三十七章 杀意足

    “阿超,你昨天得罪了姜师父,快,向姜师父递酒陪罪。”齐爷看到姜绅的厉害,经验老道的做起和事佬,叫儿子向他赔罪。

    齐少表面上看也是拿的起放的下,但心中鄙视姜绅欺负他,满脸笑容:“小超年幼无知,犯下错事,还得罪了姜师父,姜师父,我向你陪罪。”老老实实的过来敬酒。

    “知道错就好,千万不要一错再错。”姜绅老气横秋,拿起酒杯和他喝了一口。

    草你,不就功夫好一点,老子一枪打死你。齐少脸上在笑,心中不服,还给我装老,叫我别一错再错,算不算警告我?

    这晚大家表面都很热情,你来我往,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吃完分手的时候,许多人都醉了,看上去个个开开心心。

    “谢谢齐爷的招待,改日到东宁,我来做东。”姜绅好像也酒多了。

    今天对方主力灌他,周百亿和张帆又不知道姜绅的酒量,姜绅一晚上喝了两斤还有多,走路摇摇晃晃,双眼迷离,似乎醉了。

    “姜师父慢走,周总、张总慢走。”齐爷也客客气气,说话打着结巴,好像也酒多了。

    双方在酒店门口告别,姜绅他们本来开了车来的,现在都酒多了,自然只能打车,看着三人先后上了出租车离开,一直醉眼朦胧的齐爷突然眼睛就亮了。

    “罗老弟,炸你们警局的是不是他?”

    “是的,我百分之百的肯定,就是他。”罗步神双眼也是精光闪烁。

    齐爷听了,反而摇头苦笑:“罗老弟,你回flb吧,我看这姜绅,非常厉害,别惹他了。”我好不容易和他喝了和事酒,你再惹他,别把我连累进去。

    罗步神代表的是flb政府,齐爷再讲义气,这时也不能完全站在他那一面了。

    “行了,你放心,不会连累你的,我flb洪门的事,自然我们自己抗,齐大哥,很感谢你今天给我机会。”罗步神说完,朝齐超看了眼:“我心里有数,睡一觉就回去,我一个人对付不了姜绅,只能回国再说,而且,今天真的酒多了,练拳的人,真的不能喝酒啊。”

    “那就好。”齐爷朝齐超点点头:“小超,你送罗叔叔去休息,我也酒多了,要回家睡觉。”

    众人各自离去。

    齐声跟着齐爷走的,有点担心的问齐爷:“小齐,这罗步神还会不会乱来?他必竟是flb政府的人?”

    他是齐爷堂兄,叫他小齐也是几十年的习惯。

    齐爷笑笑:“他是聪明人,姜绅露了一手握铁成泥,他不敢的。”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人的胆量我知道,胆大包天,二十三岁时在泰国就敢闯他们的皇宫,一人单挑五大泰拳高手,如果有十几个枪手配合他,他真是敢去杀姜绅的。”

    “那我就放心,上沪除了我们,没有谁会派枪手给他的。”齐声点点头。

    他两人千算万算,算少了齐大少。

    齐大少送罗步神回去,两人走到半路,罗步神左右看看突然就问。

    “你有多少条枪?”

    “什么--”齐少愣住了。

    “怎么了,你兄弟的手就这样白砍了?”罗步神剌激齐少:“我问你能调多少支枪,这个姜绅功夫太好,正面交手,我不是他对手,你要有枪手帮我,我就有把握把他一击而杀。”

    “罗叔叔英难。”齐少听明白了,勃然大喜。

    “我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功夫再好,一枪搁倒,牛比什么,罗叔叔,我支持你,一定要弄死这小子。”

    齐少上次美女没干成,手下被砍了手指,反过来还要向姜绅认错,心中这股气真是憋到现在。

    “我老了,英雄出少年,小超比你爸强多了,你爸年纪越大,越混回去,洪门兄弟吃了亏,竟然也不敢出头。”罗步神今天是吹捧齐少,想得到他的帮忙。

    “那是,我爹这几年真是胆子越来越小。”齐少气血方刚的少年最喜欢听的就是这种话。

    “不过我们内地的洪门你也知道,都往正当生意上靠,我爸说这是转型,不能让人当黑社会社团看,要做成企业,做企业家,所以,现在我手上能用的枪只有两支。”

    “两支?”罗步神眉头一皱。

    “但是罗叔你放心,我花钱找了一帮辽西人,他们有五杆枪,四杆是猎枪,一支手枪,够不够?”

    合着为了报仇,齐少早就暗暗的找人去了。

    他有爸爸在头上看着,不好动用洪门的人,就用找了外面的人。

    “加上你们两支,九支,差不多了。”罗步神盘算着。

    “猎枪只能打出一发,对姜绅这样的高手,不会有两发的机会,不过好在他今天托大,也喝了酒。”罗步神嘿嘿一笑。

    “罗叔,我看他醉酒好像是装的。”

    “没错,这姜绅酒量很大,加上功夫又很好,这种功夫,喝上十斤酒估计都不会醉,不过他有点托大,以为喝了没事不会醉,但是酒精就是酒精,到了体内一定会影响到一个人的神经,就算他有一百斤的酒量,只喝一两白酒,还是会影响到他的神经系统,反应肯定要比平时慢一点。”

    “你把人找齐了,安排猎枪,分两轮射击,我出手的时候,你们手枪开枪,一对着姜绅一口气打完,打不打中没关系,只要他分心对抗你们的子弹,我就有机会把他一击杀死。”

    “他要分心对抗我,你们就有机会打死他。”

    “好,我马上联系。”齐少也是胆大包天,加上今天喝了酒,又被罗步神一吹捧,果断的叫起人来。

    这时的姜绅在干嘛呢。

    他和周百亿三人打车打到一半:“停车,我在这里下。”

    “绅哥不回酒店?”

    “你们先回,我有事。”姜绅独自下车。

    他已经感觉到了罗步神的杀意。

    都是华裔,我念你国术宗师,百年一见的天才,你竟然还想杀我?

    你是flb国籍的人,就死心踏地帮flb做事。

    夜色下的上沪非常漂亮,晚上的寒风吹的姜绅心情也不是很好。

    杀一个国术宗师,这是国术的损失,真是不忍心啊。

    姜绅沿着马路,往东面而去。

    他在往东,后面一辆汽车中也不停的有人向齐少报告。

    “姜绅下车了。”

    “向东而去。”

    “他去坐地铁了,我们派人也去坐地铁。”

    “他到了宝山区。”

    “打了个出租车,我们正跟着。”

    “好像往海边去。”

    “到郊区了,不知道他要去那。”

    “看方向好像要去码头,他想去崇明?这么晚了,没船了?”

    “他一直在走,方向是‘湾里码头’,肯定是去码头的。”

    “湾里码头,走,他在走路,我们抢在他前面去埋伏。”齐少也车子也一直跟着。

    到了这里,姜绅一直是走的,他们坐车,可以抢在姜绅前面在码头埋伏。

    现在算是上沪郊区,四周许多一望的无际田野,再往前就是海边码头,真是个杀人的弃尸的好地方。

    他怎么到这里来?相比齐少的兴奋,罗步神却是为怀疑?

    难道,他知道后面有人跟踪他?故意把人引到这里。

    有可能,不过这姜绅有点自负,倚着自己功夫练到家了,以为天下无敌,就把人故意引到这里来。

    姜绅啊姜绅,你太自负了,现在是火器时代,你功夫再好,打的过火器?

    其实日本人通知flb政府时,有过说明,姜绅这人身怀异能,刀枪难入,不可力敌。

    flb政府接到信息,半信半疑,现在还有刀枪不入的超人?

    他们怕罗步神不敢来,所以也没和他明说,而且,他们只是叫罗步神来调查一下,是不是姜绅炸的,并没有让罗步神过来杀姜绅。

    这下好了,罗步神没接到政府的详细报告,自做主张想杀了姜绅回去领功,终于犯下大错。

    十五分钟后,姜绅摇摇晃晃的来到湾里码头。

    这个码头是上沪较早建造的一个码头,在民国时期就有了,后来新华国建国之后,很少再用,偶尔会有私人的船主到这里来接人上崇明岛,比另一些正规的偏宜许多。

    这个码头还是当地人用的多一点,当初姜绅被接到赌船上就走的这里,所以他看中这里的地形。

    因为已经九点多,加上路边连个路灯也没有,方圆还是比较黑暗,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今天的月光。

    姜绅人还没到,神念就已经看清这里有多少人。

    齐少、球仔、罗步神,还有七个枪手。

    有三把手枪,齐少、球仔和另一个人拿手枪,其他人都是猎枪。

    装备有点差啊,这太小看我了吧,当初我在法国,人家都用导弹的。

    姜绅看到这场面,就知道罗步神和齐少铁了心要杀自己。

    齐少和球仔他知道,当初被断了一根手指,恨自己是因该的,这罗步神难道知道我炸了flb警察局,难道他是flb政府的人?

    罗步神是flb人他听齐爷说过,但是齐爷没说他是政府的人,看他这样子,铁心杀姜绅,倒有点像是警察局的人。

    他们想杀我,我要不要杀他们呢?姜绅犹豫着,一步步跨进他们的埋伏圈。

    一直走到海边时,码头边上有一堆杂物,杂物边上还有一只破旧的渔船。

    渔船后面缓缓站起一个人影。

    “姜师父,我就想问你一下,当天炸我们警察局的,是不是你。”罗步神站了出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