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5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章 心软了
    第四百四十章 心软了

    他沉思了一会,就明白唐老爷子的意思。

    然后慢幽幽的道:“天下洪门是一家,本来我肯定是要听洪门总部的----”

    “不过--”接着他语气一转:“那个人叫姜绅,是我们华国的官员,罗步神老弟偏偏也是flb政府的官员,尤娃子,洪门不干政,这是当年世界洪门恳亲大会上定下的规矩。”

    “我老了,打算今年就退休,然后环游世界,上沪的事情,你们可以派个人来主持。”

    他这话说的很明白,当事人双方都有政府背景,我不干预,我要退休,不干了。

    “齐少不是准备接你的班?”对面的女人道。

    “那畜牲也惹了事,可能被人废了手,我就这一个儿子,指望他养老,一起带走环游世界。”

    “哎”对面听完,长长舒一口气:“齐大哥真的老了。”

    当年腿被人打断都没皱眉一下的齐英雄不在了,对面的女子非常失望。

    “行,过几天,我们总部派人去上沪接管上沪的业务,齐大哥安心退休吧。”

    电话这一挂,齐声也脸色大变。

    “这是要把事情往大上搞了?总部想继续对付姜绅?”

    “大不大,我们说了不算,赶紧走。”齐爷苦笑:“姜绅是天下第一人,洪门是天下第一帮,我们就在边上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对齐爷来说,洪门赢了,他儿子的仇也报了,姜绅赢了,证明他没报仇是对的。

    我还是环游世界最重要啊。

    齐爷决定了环游世界,姜绅已经回到宾馆。

    回到房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他刚把门一打开。

    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下一刻,刷,整个房间灯火亮起。

    不过这些灯都不是房间本身的灯,而且另外装的七彩灯。

    光彩迷离,灯光暗淡,看上去有一种party的气氛。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哦,祝你生日快乐---”

    房间四周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唱在生日快乐,生日歌喝完,四周响起一轻温柔动听的轻音乐。

    接着二货关若华出现。

    她一手推着一个宾馆的推车,一手拿着一个话筒,很明显刚才的生日歌是她唱的。

    推车上面,一个两层的奶油蛋糕,非常漂亮,上面点了许多蜡烛,边上还有红酒、玫瑰花、西餐,一应俱全。

    他们一直住的总统套房,现在大厅被七彩的灯光笼罩,到处都摆满了玫瑰花,加上边上的轻音乐,整个大厅的气氛都被调动了起来。

    “师父,你终于回来啦,好险啊。”关若华今天穿的一袭紧身的运动服,把她玲珑迷人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还差十分钟就过十二点了。”关若华哈哈大笑:“好开心,好开心啊我。”

    她把话筒一扔,将推车推到姜绅面前。

    “神经病。”姜绅莫明其妙。

    白天他走时这房间还好好的,一天时间被关若华布置成这样,简直不堪入目。

    “你白痴啊,谁跟你说我今天生日的。”姜绅想了下,自己似乎是十一月,自己都忘了。

    “不是啊。”关若华好像被骂习惯了,完全无视姜绅骂她。

    “今天是我生日啊,我花了一天时间布置这里,就怕你今天晚上不回来,快,快,帮我一起吹蜡烛,还有十几分钟就过十二点了。”

    关若华脸上全是笑容,小脸红红的,似乎很兴奋,然后一把将蛋糕推到姜绅面前。

    今天是这二货生日?姜绅到嘴边骂人的话又吞了进去。

    他静静的看着关若华,小脸通红,分外迷人,脸上全是满足的幸福,好像和姜绅一起过生日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不知为什么,姜绅突然之间心中一动,然后摇摇头,暗暗提醒自己,混蛋,这是徒弟,你想什么呢。

    “你不早说,早说我为你准备一件礼物了。”姜绅声音温柔了许多,自从认识关若华,他还没有这么温柔过。

    “我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么,嘻嘻。”

    我了个去,这是你生日,又不是我生日,惊你妹,姜绅晕死。

    “吹蜡烛,吹蜡烛。”关若华伸手一牵,就想抓姜绅的手。

    她这两天和姜绅住一起,时不时的想吃姜绅豆腐,姜绅也早防备着,下意识的抬手一闪,准备躲开,不过看到关若华脸上的兴奋,心中终于不忍。

    抓到了,抓到了,哈哈哈,关若华终于抓到姜绅的手了。

    心中狂喜啊。

    她不动声色,把姜绅往自己面前一拉,两人并肩站一起,面对蛋糕。

    “师父,我吹啦。”

    我叉,这话听的怎么有点不对劲,姜绅一脸黑线:“你吹吧。”

    “等下,我还没许愿。”关若华想了想,双手一合,眼睛一闭开始许愿。

    “保佑我师父天天开心,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全家幸福。”关若华嘴巴直接说了出来。

    这四句话一说出来,姜绅心中再次一颤,不由自主的想到当年自己小时候在家乡时,妈妈帮自己过生日的情景。

    这么多年了,除了自己妈妈,似乎没有人和自己说过这种话。

    “呼”关若华说完,弯腰低头把蜡烛全吹掉了。

    关若华吹完蜡烛抬起头看到姜绅,姜绅眼中隐隐还有泪水。

    二货大喜,用肩膀撞了撞姜绅:“师父,你不是吧,这么容易感动?”掉眼泪了。

    “我想到我妈妈了。”

    “草。”关若华暗暗向姜绅竖起一根中指。还好老娘心中的许愿不是这个。

    原来关若华嘴上说的好听,心中却在发另一个愿望:“保佑我今天晚上泡了姜绅,夺他身占他心吧。”

    “切蛋糕啊切蛋糕。”关若华开始切蛋糕。

    姜绅想说不吃了,不过好歹人家过生日,只好等她切蛋糕。

    却见关若华切完蛋糕,拿了一块好像要递给姜绅了,突然甩手一扔。

    姜绅也是措手不及,扑的一下扔在他的脸上。

    “哈哈哈。”关若华大喜,用手一抄又抄了两块蛋糕。

    姜绅大怒,也抄了两块,很快两人就拿着蛋糕扔了起来。

    再人都好像回到了数年之前当学生的时候,连姜绅都暂时忘记了自己是神仙,是一名政府官员。

    现在,他们两人就是一对在过生日的朋友,是可以嘻笑打闹的好朋友。

    但关若华再也扔不中姜绅了,反被姜绅在头上连砸了几下,气的哇哇大叫。

    “欺负我,不准用国术,不准躲。”关若华气急败坏,最后一把捧起剩下的蛋糕直接冲向姜绅。

    “你干嘛,炸雕堡啊。”姜绅吓一跳。

    关若华说了不准用国术,姜绅就在犹豫要不要作弊用本事,这一犹豫关若华就冲上来了,他连忙往边上一躲,却见关若华脚下一滑“啊呀”捧着蛋糕摔到在地。

    扑通,二货自己一头埋在自己手上的蛋糕中,抬起头来时,脸上全是蛋糕。

    “呜呜呜,师父你欺负我。”关若华看起来二,其实一点也不二,她知道姜绅吃软不吃硬,不停的在姜绅面前装可爱,扮可怜。

    “你自己摔倒的,关我什么事。”姜绅哈哈大笑,走过去伸出一只手来。

    关若华连忙抓住姜绅的手,姜绅用力一拉,关若华从地上爬了起来。

    没等姜绅松手,关若华嗖的下往姜绅怀中扑去。

    “师父,我来啦。”她的嘴巴高高撅起,就想一口亲在姜绅的脸上。

    “我拷。”姜绅又吓一跳,本能的飞起一脚。

    砰,关若华来的快,去的很更,又是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呜呜呜”这下关若华真的掉眼泪了,有没有搞错,把我踢出去?呜呜呜。

    “我晕。”姜绅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本能反应,本能反应。

    “对不起对不起。”

    “你太过份了,我过生日,礼物我不要,送我一个吻不行吗?”关若华坐在地上,身上脸上全是奶油和蛋糕,样子非常好笑。

    “那你脸上全是奶油啊,还往我身上扑。”姜绅摇头,伸手从怀中摸了摸,摸出一块玉来。

    “给你,生日快乐。”这块玉和姜绅女人的玉一样,可以保护关若华。

    关若华看了下,感觉很值钱的样子,连忙接了过来,嘴上却道:“我不要礼物,你给我亲一下。”

    说着却把玉当宝贝似的放到口袋里去。

    “神经病,我是你师父。”姜绅脸色一正,不动声色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两人这一闹,气氛更加暧昧,他也要避一下了。

    “外国人长辈子都给晚辈吻的。”关若华不服。

    “我们是华国人。”

    “喂,喂,师父。”关若华看姜绅走进房间,拎起推车上的红酒就追了过去。

    砰,姜绅一进去反手就把门重重关上。

    我草,关若华呆呆站在门外,咬着嘴唇,拿是着红酒,又羞又气。

    吗的,油盐不进啊,逼我出绝招?

    “喂,师父你别太过份啊,还有三分钟过十二点了,陪我喝杯酒啊。”

    任她怎么敲门,姜绅都不理她。“快去洗澡睡觉。”

    草,关若华很失望的看了看大门,然后捧着红酒,慢慢在门口坐了下去。

    她眼睛一直盯着大厅里的闹钟。

    二分半。

    二分钟。

    一分半。

    一分。

    三十秒。

    马上十二点了。

    房里面的姜绅,透过大门,看到关若华呆呆的坐在自己门口。

    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

    这二货,真是会装。

    姜绅知道她多半是装的。

    但这样一个美女,可怜西西的坐在你房门口,真的是很容易打动男人的心的。

    一分钟,二分钟,我要不出去,她会不会坐在门口一夜上?

    最后三十秒的时候。

    砰,房门打开,姜绅终于心软了。

    “就陪你喝一杯,你要答应我,马上回去睡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