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5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初见
    第四百四十三章 初见

    顺利拜见欧省后,姜绅也得意洋洋的离开。

    虽然他的靠山不少,但是能多一个是一个,别说欧省还是分管招商这一片的,更别说现在他被欧省提拔起来,身上已经被人打了欧系的一脉。

    离开欧省办公室后,姜绅独自下楼。

    欧省是在九层,下楼有两处电梯,姜绅先走的,走了西边的电梯。

    他想着心思看到电梯打开,也没细看,一步跨了进去。

    电梯里有两个人,一个看上去四十岁不到,身高一米七八左右,长的面如冠玉,颇有气势。

    另一个三十多岁,提着一个公文包站在那人后面。

    电梯是向上的,姜绅发现时已经关上了门。

    “草,往上的。”姜绅直接就爆了粗口。

    你白痴啊,是上是下分不清,那三十多岁的人鄙视的看了下姜绅。

    到是那四十岁左右的有点奇怪的注视着他。

    姜绅也看到了这个人,有点眼熟的么,总觉的那里见过。

    对方的目光和姜绅一样,也在打量姜绅。

    两人都有熟悉的感觉。

    这是谁,我肯定见过?

    姜绅的脑海里刷刷的盘算起来。

    以他现在的记忆只要见过一面的人都记的清清楚楚,这个人记不清,就是遇到纳兰不败之前见过的。

    足足三秒钟后。

    吗的,姜丰民?

    我草,他是姜丰民

    姜绅终于想起来了。

    眼前这看上去四十不到的型男,就是他的亲生父亲姜丰民。

    他父亲的样子,他只有照片上看到过,而且是年轻时的姜丰民,和现在有很大的差别,还好他现在记忆惊人,终于想了起来。

    不会错的,这人就是姜丰民。

    姜绅从没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在这种场合和父亲见面。

    一发现和自己站在一个电梯里的就是姜丰民,刷,姜绅恶狠狠的目光就瞪了过去。

    对面的姜丰民马上感觉到了姜绅的恶意。

    这小伙子太没素质了,进来爆粗口,现在又用眼光瞪我。

    姜丰民面无表情,站在里面不动声色。

    官做到他这地步,没必要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瞪来瞪去。

    他第一眼看到姜绅时还有点亲切感,没想到姜绅先是爆粗口,接着就开始瞪他,顿时就讨厌这个人了。

    九层上面是组织部,再往上十一层是正省级领导的办公室。

    省委书记、省长、政协主席、人大主任等的办公室都在上面。

    电梯在十一层停下,大门打开,姜丰民出去。

    姜绅看着姜丰民的背影走出电梯,狠不能在他屁股后面踹上一脚。

    却在这时,外面突然尖叫起来。

    接着砰的一声,姜丰民被人重重一撞,又从电梯外面退了回来。

    接着两个人影冲进了电梯。

    “别动,不许动。”

    “别乱动啊。”

    两个五六十岁的中老年了,一个拿着一枝钢笔,一个拿着一把水果刀,把姜绅、姜丰民两人堵在电梯里。

    反而是姜丰民身后那人站在了电梯外面。

    电梯外面同时还有很多人,甚至有省政府的武警保安。

    我草,这是什么节奏,抢劫省政府?姜绅莫明其妙。

    却见那两个老头子已经开始按电梯了,电梯开始往下去,外面许多人在叫了起来。

    “不好,姜市长在里面。”

    “快,通知下面,拦住,拦住。”

    “你们别乱来,有话好好说。”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姜丰民的跟班在外面吓的半死。

    姜绅虽然在电梯里,神念一扫也知道了发生什么事。

    这两人是一对兄弟,东宁市的是被征收户(即以前讲的拆迁户),因为拆迁问题没有谈好,多次到当地政府闹事,被拘留几次后,这次索性搞的更大,跑到省政府来,本来那六十多岁的老卞,准备想吓吓省长或书记,结果没有搞成。

    逃跑的时候撞到了正好来向书记汇报工作的姜丰民。

    他们跑路的时候,武警正好从另一部电梯上来,两人匆忙之间撞到姜丰民和姜绅,前面那人一把将姜丰民推回电梯,于是就发生了前面的一幕。

    “姜市长?谁是市长?”弟弟小卞五十一岁,比较年轻一点,手上拿着水果刀,很凶狠的看看姜丰民和姜绅。

    刚才外面有人叫姜市长,他知道这里有个人是市长。

    “大叔,你看我像市长么。”姜绅暗暗好笑,表面上装做一副害怕的表情。

    我晕,姜丰民很鄙视的看着姜绅,你太可恶了。

    “不像,太年轻了,这小子才是市长。”小卞拿着刀逼到姜丰民勃子上。

    姜丰民又惊又怒,不过他能当到市长并不只是文弱书生,看着两个老头,心中已经在盘算能不能出其不意的夺下他们的刀来。

    不过,这身边的姜绅明显也不是什么好货,万一是他们的人怎么办?

    姜丰民这领导做久了,做事也是恩虑再三,两个劫匪反而不如他眼中的姜绅重要。

    “你市长是吧,我正要找你,到处乱拆,看看东宁市里现在拆成什么样了?”老卞手上拿的钢笔,估计情急之下当刀用的。

    “这也是城市建设的需要,东宁这几年老城改造,也是为了市容市貌,你们不觉的市区比以前漂亮多了。”姜丰民也是冷静,马上和他们谈起心来。

    “屁的漂亮,这是强拆我家房子的理由么?”

    “强拆?不可能,现在上面有规定,肯定是依法征收,没有人敢违法强拆的,你那个区的。”姜丰民安抚两个卞家兄弟。

    “城东区的。”

    我叉,这么巧?姜绅眼珠一转,城东区的区长不就是这次不让我提的王八蛋?好像还是唐家的人。

    他听说过,新区长房柄松来了之后,大搞拆迁,要把城东区从东宁八区里最老的城区建设成最新的城区。

    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了。

    真是落井下石的好机会啊。

    “城东区的,你们不找区长找市长干嘛。”姜绅在边上插嘴了:“这事都是城东区区长管的。”

    “找了有用,我们会到这里?我现在想通了,反正家也没了,我命也不要了,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讨回我们的公道。”

    “强拆的确可恶。”姜绅重重的点头。

    尼谁啊,姜丰民很无语的看着姜绅。

    拆迁事,他以前在基层也见过,轮到强拆的,绝大多数都是满天要价的订子户。

    政府对这种人,只有合理采用走司法程序的途径,对他们妥协,对前面先拆的就很不公平。

    “你们什么情况,有什么要求,说给我听听。”姜丰民不信这两个兄弟,先听听你们的条件和要求合理不合理。

    “你能做主?”卞家兄弟想到这人是市长,虽然比省长小,但是也管着东宁市呢。

    “只要你们合理的,我肯定能做主。”姜丰民点头。

    这几句的功夫,电梯到三楼。

    电梯一到下面,大门刚打开,轰降,电梯的电被停了。

    还没到底,电梯就被停在三楼。

    众人抬头一看,外面已经围了许多人,省政府一共只有一个班的武警,几乎全来了。

    枪都对着他们。

    “别激动,我先和他们谈谈。”姜丰民还是很有魄力,示意自己先谈,武警别上。

    能和谈自然和谈的好,不过今天地方不对头,是省政府,省领导已经说了,最快时间解决。

    也亏的是姜丰民在,换成其他人,估计都不会理他,直接武警就上了。

    “姜市长,领导说了,给你十分钟。”这个说话的语气不算客气,但是也有这底气。

    这人是省委秘书长,省委常委范立。

    同样是副省级的,范立是省委常委当然不比姜丰民差了。

    而且他还提醒姜丰民‘领导说了,给你十分钟’,这个领导自然就是指省委老大许震。

    省政府里出现这样的事,虽然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不小,许震给姜丰民十分钟,已经算是给他面子。

    “谢谢范秘书长。”姜丰民他们此时还站在电梯门口,后面电梯不能动了,只好看向卞氏兄弟。

    “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相信我不,我们好好谈谈。”

    卞氏兄弟一看被围了,心中还是有点慌的,一人抓着姜丰民,一人抓着姜绅。

    “好,政府总有讲理的人,我们相信你。”

    两老头终究不是专业绑匪,脸都吓白了。

    拉着两人就往边上的一房办公室退去。

    “两位叔,能不能让我先走,不关我的事啊。”姜绅觉的太冤了,他不想呆在这里。

    一会要是他们拿刀剌姜丰民怎么办?我救还是不救?

    救的话心中不甘,不救的话似乎良心上过不去?

    还是走了好。

    “别走,帮我们当证人。”老头们好不容易多抓到一个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姜绅。

    连拉带拖把姜绅也拖进去了。

    姜丰民再次鄙视的看看姜绅,小伙子,这么着急逃命,太没义气了。

    姜绅现在给他的印象很不好。

    进了办公室,姜丰民就和两人聊了起来。

    两人的家离姜绅以住的地方很近,徐丽、潘雯雯当初就住那里的。

    后来姜绅有钱了,徐丽也发达了,搬离了那里。

    三月份新区长房柄松上任之后就开始拆迁,许多老小区都被拆掉。

    徐丽他们那一片都是老小区,六层的楼房,全被纳入拆迁中,然后盖三十三层的高楼。

    卞家兄弟的小区离徐丽的大概二百米不到,两兄弟住一起的,隔壁邻居,都是三层的小楼。

    他们的房子是二十年前起的,当时这片还算是郊区农村,开始大家都是平房,过了很多年后就盖成二层的。

    几年前这里说要拆迁,他们又全加盖了一层,变成三层的。

    结果一直没动静,终于等到这次拆迁了,他们觉的机会来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