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6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征收的烦恼
    第四百四十四章 征收的烦恼

    这片土地的性质本来是集体土地,集体土地的拆迁以户口人头算,一般家里每个人多少个平方。

    后来城东区征收办调查了一下,卞家兄弟那片的人,家家都是三层甚至还有四层的,而家里的人口都不多。

    许多年轻人都出去工作,然后在外面买了房子。

    这要按集体土地拆的话,九成以上人会有意见,难度很大。

    比如像卞家兄弟,老大家里就夫妻两个加一个老娘,儿子儿媳都在外地工作并买了房,户口也不在。

    他家按集体的拆,只有二百个平方左右。

    而他家的房子有近四百个平方。

    所以城东区征收办经过前期的调查后发现,这小区人少房多,不能按集体的来。

    现在拆迁都要为百姓着想,不能与民争利,这也是中央多次三令五申的,新班子更是专门出了文件,拆迁过程一定要公开公平公正。

    于是城东区就打了个报告到省里,要求按国有土地的来拆。

    把土地性质转成国有,这个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

    但是即然是为百姓着想的事,省里经过调研之后,的确如此,就同意了。

    于是他们的土地性质转为国有,国有土地拆迁就是城里的那一套,面积换面积。

    卞家兄弟老大家里有四百二十个平方,老二家里有三百八十个平方,这下开心了吧。

    好了,征收办工作人员一上门,老大就说了,我要四百二十个平方,你们说的,国有么面积换面积。

    征收办工作人员就给他算帐了,你这是旧房子,我们换的是新房子,我们要补给你装修费,过渡费,临时安置补助费、奖励费等等,而我们以安置房定销价、建安价等等算的话,换同样面积的,你还要拿出十一万四千块。

    什么,老大当时一听就毛了,你们补我这么多费,反过来我还要拿十一万?你当我没文化是白痴啊。

    卞老二跟着老大走,他拿同样的面积,算了下也要拿出近十万来。

    而且,拿房也不是说拿一样就一样的。

    因为房子面积都是固定的,想凑正好四百二十平方也不可能。

    征收办当时给老大两条方案,一是拿三百九十个平方,后面几乎不用贴钱。

    要么拿四百四十多个平方,要拿近二十万出来。

    老大听了摇头:“你们说的,面积换面积,我不要多,也不要少,就四百二十个平方,一分钱也不出。”

    征收办的人头痛:“房子面积有限,不可能正好加到四百二十个平方啊,要么多点,要么少点。”

    “我不管,我不要多不要少,就四百二,一分钱不出。”

    谈判就这样僵在那里。

    但一个星期不到,那片地方全签约腾空了,只有这两兄弟和另两家人还在,四人准备做订子户。

    征收人员再次上门的时候,两人终于改口,但是这改口却更吓人。

    老大说,可以,我拿三百九十个平方,但是我要三十万装修费。

    他也有理由的,本来我住的好好的,你突然拆了,我就算拿到新房子,也要装修啊。

    三套房子三十万装修费,真的不贵,面积还比以前小了,我吃大亏了。

    双方你来我往几次没有谈成。

    到了前两天,另两家也终于谈好了,只有他们兄弟两个。

    两兄弟区里跑过,市里跑过,都被人拦了回来,有次大闹征收办,因为砸了征收办外面的车子,还被拘留过。

    两兄弟每闹一次,价钱就要往上抬一点。

    到了最后,老大要四套一百二的房子,总面积达到四百八,并且一分钱不出,还要四十万装修费,老二的要求和老大一样离谱。

    这时房柄松受不了,终于起动了司法行政手续。

    所谓的司法行政手续,大家都懂的。

    于是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相关人员把两兄弟很友好的‘请’了出来,送到别的‘地方’休息一下,然后推土机轰然而上。

    轰隆隆几下,整个世界平静了。

    这下还得了,两兄弟从拘留所一出来,就想着把事情搞大一点。

    这就是所谓的订子户,满天要价,狮子大开口,但是他们错吗?

    站在姜丰民的立场,觉的这些人拆迁之后一夜爆富,满足就好了,别这么贪心。

    站在卞老大的立场,我好好的房子被你拆了,你当然要给我赔偿,我不想拆,你还能强拆啊,人家外国都不搞这套的。

    各有各的道理。

    是非对错,别说姜丰民,全国网民在网上,也是一半一半各有说辞。

    但姜丰民必竟是副省级干部。

    听完之后,他脸色一沉:“两位老哥,不是我说你们,你们这个有点过份了,真的是满天要价,当政府是肉头。”

    “我们的房子凭什么说拆就拆,我也懂上网的,人家外国某某地方,说不同意就不拆,机场也要饶道建。”

    “外国人不闯红灯,你闯不闯?外国人交遗产税,你准备交不?”姜丰民厉声喝道:“各国国情不同,我们也是按法律办事,你们前面四十九户人家都是这么拆的,你觉的你拿这么多,对前面的人公平吗?”

    “征收规则定下了,大家就都要按这个规则玩,全国拆迁都是一样,政府敢拍着胸脯说没占你的偏宜,也没让你吃亏,但是,你偏要占政府的偏宜,偏要其他人吃亏?还要学外国人?不是我笑话你,你有外国人的素质么?”

    你在华国要学外国人,你到外国学华国人试试,就凭你今天拿刀劫持市长,当场要被警察枪杀掉。外国的警察那跟你这么多废话,看到你有凶器,直接就开枪。

    “我做为东宁市的市长明显的告诉你,政府是不会向你妥协的,我们要对的起其他先签字腾空的拆迁户,你要是不服,就用刀捅我。”

    姜丰民拍拍胸脯,身上往前一顶。

    草,小卞吓了一跳,被姜丰民说的脸红耳赤。

    姜绅听了也是头痛,觉的双方都对,都有道理。

    不过他如今也是体制内的,想了想,似乎赞成姜丰民的念头更堪。

    说到底,卞家兄弟的要求太离谱了,这要同意他,真的是对前面的人不公平。

    网上动不动和外国比,也有网民说自己的房子想卖多少就卖多少,自己的东西想怎么卖就怎么卖。

    好吧,为什么你们天天叫物价贵,这样说贵,那样说样贵,即然觉的贵你可以不买啊,为什么轮到自己卖房子时就想拼命的卖,卖的越高越好,然后和政府说,你觉的我要的多,你可以不拆啊。

    华国人就是这样,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个个都会讲道理。

    当事情发生到自己身上时,个个不想和人讲道理。

    现在姜丰民这么一说,就是撕破了脸了。

    大卞和小卞气的浑身发抖,小卞拿着水果刀,手晃的厉害,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

    “你们现在放下刀,我不会追究你们,再搞大了,就是劫持伤人,以你们的年纪,下半辈子都要在监狱渡过。为什么有几套房的好日子不过,却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要把自己送进牢房,值吗?”

    姜丰民当然不是不怕死,他是看出这两人就是想用这种方式吓吓政府官员,为自己争取利益,估计两人前面也没想过劫持谁的,因为紧张才做出这种事。

    他猜的真没错,两人前面就打算质问一下省长,然后吓唬吓唬省长,没想到事情越闹越大。

    这时有点逼上梁山了,小卞也被姜丰民激出了血性。

    “哥,你先出去。”

    “干嘛。”大卞莫明其妙。

    “这事你别参加了,现在出去向领导举报我,娘的,这个狗官,我就不服了,让我捅了他。”小卞有点怒火攻心。

    话没说完,拿起水果刀冲向姜丰民。

    真捅了。

    姜丰民的话震撼了他们,也激起了小卞的凶性。

    这下他突然爆发,姜丰民也害怕,刚才那挺胸之势没有镇住两人,现在小卞剌过去,姜丰民吓的转身就跑。

    “狗官。”小卞追着姜丰民而去。

    这他吗的算什么事?姜绅很想不管的,甚至很想让这小卞捅姜丰民一刀才爽。

    但是,这必竟是他的生父。

    算老子倒霉,姜绅看落慌而逃的姜丰民,只好咬牙上前。

    “住手。”姜绅出手。

    对付两个老头真的太丢人了。

    他一手就夺下了小卞的水果刀。

    砰,外面大门也同时被撞开,大根有人听到里面不对劲,武警们一涌而入,很快帮助姜绅把两兄弟制服。

    “谢谢你,小伙子。”姜丰民脸红红的,虽然前面姜绅给他印像不好,不过最后夺刀还是很利索。

    姜绅没理他,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走到一边。

    边上有省政府的人在问他的身份,为什么也在这里。

    姜丰民则被另一个人接到边上。

    省长要见他。

    东宁省长叫史安石,和姜丰民是一个派系的。

    两人都算是黄家的人。

    姜丰民之所以在唐家里面官做的最大,就是因为搭上了黄家的路子。

    现在东宁唐家,已经被东宁姜家取代。

    但是在高层,大家知道姜丰民算是黄家的人。

    “你怎么回事?前面直接让武警处理就好了,现在自己差点出事?许震抓到机会了,说你们城东区征收不利,让人冲击省政府,城东区的区长免掉。”

    史安石第一句话就是要免掉房柄松。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