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6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父子相识
    第四百四十五章 父子相识

    姜丰民一听,愣了下:“柄松这才上任没两个月啊。”

    “我知道他是你姜家的人,不过谁叫他强拆的?现在这种形势很容易引起舆论对我们的不满,我们是省会城市,别人可以从区政府闹到省政府,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

    史安石厉声喝叱。

    姜丰民低着头不说话了。

    史安石对姜丰民有点不满,大家都是靠黄家,但是姜丰民升的太快。

    姜丰民今年才四十六岁就做到副省,前途无量啊。

    当初史安石做副省长的时候,姜丰民才是副厅,想投靠史安石,史安石没收他,这就有点打姜丰民的脸了,姜丰民从此有点恨上他。

    后来姜丰民意外中结识了京城黄家一个人,因为一件事做的让对方满意,副厅转成了正厅。

    到了正厅,黄家就要关注这种人了。

    京城的大家族,一般收人的最低档次都是副省,还要考核一断时间。

    关注了一下姜丰民后,黄家觉的他很不错,年轻有活力,就把他收下了,然后姜丰民顺利升为副省。

    这样史安石的位置就有点难受。

    当初没看上姜丰民,现在和他一个阵营了。

    新人向来遭老同志妒,尤其史安石还是和姜丰民有过节的。

    当然了,前面早说过政府只讲阵营,这些小恩怨在阵营的面前真算不上什么事。

    “那就免了吧,一个正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姜丰民低眉顺眼的。

    不过他眼角的骄傲是藏不住的。

    你也别神气,这届干完估计也就退休了。姜丰民还看不起史安石呢。

    六十二岁的正省了,你还想干几年?

    黄家在东宁现在就着力培养姜丰民,准备接史安石的班。

    不过因为姜丰民太过年轻,史安石六十五岁退休,姜丰民才四十九岁,理论上不可能成为正省,除非黄家死顶他。

    所以估计可能中间还要过渡一个。

    这次空降来的省委副书记就是中间过渡的人物。

    如果姜丰民没猜错,这个省委副书记将来会接史安石的班,然后再过几年,等自己五十之后再接班。

    高层的布局都是隔代就开始,眼光会放到五年甚至十年之后,与下面的眼光完全不一样。

    史安石见姜丰民没异议,也脸色缓和了点,必竟大家都是一个阵营的。

    “新的严副书记今天请我们吃饭,晚上有空吧。”

    “有空。”

    黄家在东宁的三大巨头要聚会了。

    从史省长那边出来,姜丰民又遇到省委秘书长范立,身后跟着省厅一名副厅长和两个警察。

    “姜市长,嫌犯被控制了,需要录下口供,贯例,贯例。”副厅长客气的不得了,这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丰民市长配合一下吧。”范立也不客气,他级别不比姜丰民低,又背靠许老大,许老大的阵营和黄家又是对头,他没什么要客气的。

    “行,应该的。”

    姜丰民淡淡的笑,他沉的住气,因为他年轻,迟早有一天会超过范立。

    不能受屈委,怎么能做大事。

    何况他也没受屈委,双方阵营不同,对方这态度也是正常的。

    “姜市长,麻烦把你刚才的事讲一遍好吗,我们想和前面那证人对照一下。”

    “那小伙子?”姜丰民想到姜绅。

    “是的,那人是城东区招商局副局长。”

    哦,也是体制中的人?这么年轻就当局长了?不过那素质,我以为他是流氓呢。

    姜丰民觉的招商局有点耳熟,不过也没在意,先是把案件发生前的事都说了一遍。

    对方一一记录,听完后对照下,基本和姜绅说的一模一样。

    “嗯,看来没问题。”副厅长点点头:“那位姜局长是向欧省长汇报工作的,这个我们也找欧省确认过,然后下来正好遇到你们,接着被嫌犯控制,最后关头出手夺了刀,立功了呀。”

    副厅长语气全是羡慕,前面他们怕姜绅和嫌犯一伙的,现在证实了,那就有点眼红。

    这案件在省政府发生,多少领导在看着,姜绅小小出次手,领导们都记下了这个名字。

    “姜市长麻烦你在上面签个字吧。”有个小警察拿了文件给他。

    根据警方的规矩还是要按手印的,不过考虑到人家是副省级的高级干部,这又不是大案,这道程序就省了。

    姜丰民笑了笑,接过文件粗看一下,准备签字。

    但是眼光一扫,看到文件中另一个人的名字。

    “姜绅”“姜绅”

    不是吧。

    姜丰民突然觉的脑中一阵晕眩。

    终于想起来了,另一个儿子姜绅不是在城东区招商局么。

    当初是从派出所调去的,现在做了副局长了?

    姜丰民不是时时关注姜绅,尤其姜绅升官之后,唐家的人知道也没有人主动告诉姜丰民,而姜丰民没问过别人,竟然也不知道自己儿子升官了。

    刹那间他就呆在那里,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和自己不想见的儿子这样见面。

    真像,他真的有点像他的妈妈。

    不,其实也有点像我。

    姜丰民终于知道刚见姜绅时的熟悉感和亲切感怎么来的。

    百感交集都不能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足足有十几秒钟,他一直呆呆站在那里。

    “姜市长--姜市长---麻烦签这里。”警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因为感觉到姜丰民呆愣着。

    “哦,不好意思。”姜丰民回过神,签下自己的名字。

    “这个姜绅,是城东区招商局副局长?看起来不像么,这么年轻?”姜丰民故意问。

    “是啊,我们也以为他骗人的,十九岁,十九岁的副科,真牛逼。”一个小警察很羡慕。

    “牛逼什么,我们姜市长全国最年轻的副省。”警察厅副厅长轻轻拍了姜丰民一个马屁。

    “呵呵。”姜丰民淡淡笑笑,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麻烦姜市长了。”几个警察和姜丰民点点头转身就走。

    看着他们即将离去,姜丰民突然想到姜绅的眼睛。

    他刚才一直瞪我,一直用鄙视的目光看我,他知道我是姜丰民,知道我是他爹,他没有原谅我。

    姜丰民以前根本没有在乎过姜绅的感受,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却突然在乎起来。

    “姚厅。”姜丰民叫住那副厅长。

    “姜市长有什么指示?”姚厅长客客气气。

    “那小姜局长还在不在?刚才他救了我,我还没谢谢他。”

    “应该还在,刚在另一边录口供的,没查清前,是不会走的。”姚副厅长带着姜丰民过去。

    姜绅果然还在。

    和另几个警察在一起,其中一个还是他熟人,在山上围剿悍匪的时候见过面,正在聊天。

    “行了,都查清楚了,自己人。”姚厅嘻嘻笑着。

    “姚厅。”“姜市长。”

    警察们都认识姜丰民。

    姜绅没想到姜丰民会来,父子两人第一次正式注目。

    刷,两道目光在空中激烈的交织。

    愤怒、痛恨、鄙视、不屑,姜绅目光中的各种感情都被姜丰民看在眼里。

    迷惘、希望、幻想、难以取舍,姜丰民眼中表达的东西也被姜绅看在眼里。

    你的心里,就没有一丝后悔?姜绅暗暗冷笑,越发讨厌这个父亲。

    “阿--绅----小姜局长是吧,谢谢你今天帮我。”姜丰民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动,颤抖的伸出一只手来。

    这是他自己的儿子,却不能承认,如果承认,很可能让政敌攻击,政府生涯因此而结束。

    不管这个儿子有多么优秀,却永远无法面对。

    他也有他的痛苦。

    姜绅没有伸手,语气冷冷的道:“我只是尽一个干部应该尽的职能,就算今天不是姜市长,是姚市长,宋市长,甚至是一个普通小百姓,身为国家干部,我一样会出手。”

    哦,牛逼,大家一看姜绅的态度,完全无视姜市长,太牛逼了。

    姜丰民很尴尬,手伸在半空没人理他,他自嘲的又伸出一只手,两手擦了擦,解除自己的尴尬。

    “说的好,小姜局长真是人民的好干部,你的所做所为,应该表彰。”

    此言一出,周围又是一片忌妒的眼光。

    姜绅这下要发达了啊,被市长又记下了。

    众人正在惊叹,却听姜绅又道:“不过叫在个人的立场上,我是支持这卞家兄弟走正常的途径争取自己的利益,城东区的强迁,不得民心,违反规则,相关领导也要负主要的责任。”

    尼吗,四周晕倒一片,你谁啊。

    你这语气这样讲话,别人还以为你是许老大。

    整个东宁能这样和姜丰民说话的,除了许老大,也只有史老二了。

    而且姜绅竟然说因为自己是干部所以才出手,如果不是干部站在个人立场是要支持卞氏兄弟的。

    真是胆大包天。

    几个警察只好当没听见,立刻转过头去,再后退几步。

    晕死,姜丰民也尴尬无比,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子是这种脾气。

    这脾气像谁?不是和他妈妈一模一样么。

    姜丰民又呆了几秒,点点头:“你说的对,城东区的区长工作方式有问题,我们会找他追究责任。”

    草,众警察再次晕倒。

    这是你儿子啊,这种态度和你说话,你还笑眯眯的。

    没错,真是他儿子,今天虽然没有相认,但是两人已经相识。

    “小姜,你有没有空--”姜丰民试探着问,想和儿子交流一下。

    “不好意思,我要回单位。”姜绅没等他说完,直接打断,然后回头就走。

    刹那间,姜丰民好像苍老了许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