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6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夜访向区长
    第四百四十七章 夜访向区长

    吕琪怎么在医院了。

    向小汐住院了。

    向区长也在,吕琪过去看望。

    向小汐怎么住院了?生的什么病?

    吕琪电话挂了,看了一眼边上的向岚:“姜局说要来。”

    “姜绅打的电话?”向岚皱眉。

    “嗯。”吕琪点点头。

    “他来干什么,还兼不够订烦的,叫他别来。”向岚有点烦躁,然后又加一句:“别让他来。”

    吕琪愣了下,没想到领导突然发火,连忙走出去,发了一点个短信:“向区长让你别来,她心情不好。”

    向岚为什么这么生气?

    别人不知道自己女儿得了什么病,向岚知道。

    尼吗的想思病。

    过了年刚满十四岁的向小汐现在老是想着姜绅。

    已经不只一次和向岚提出要见姜哥哥。

    开始向岚不理她,她后来就演变的装病,装晚上惊梦,被向岚看出来,向岚骂了之后还是不理。

    然后向小汐成绩越来越差,天天回家开始看招商的新闻。

    几个月下,真的病了。

    向岚带她到医院查了下,医生说是心病,精神原因。

    向岚那个怒啊。

    尼吗的才十四岁,你给老娘得想思病。

    这个苗头一定要杀下去的,这才十四岁就这样,再大点还得了,反天了不成。

    这个苗头不杀下去,以后更无法无天了,向岚铁了心要把这苗头打下去。

    不料吕琪又走回来:“姜局说正在路上,他想看看小汐什么病。”

    我草,向岚差点爆了粗口,阴沉着脸:“小吕,帮小汐办出院手续。”

    咱出院,躲着你行不。

    向岚也怕姜瘟神。

    “啊”吕琪莫明其妙,这就出院。

    “我没讲清楚?”向岚冷冷的看向吕琪。

    “是,是,我马上去办。”吕琪只好去办出院手续。

    等姜绅赶到,向岚带着向小汐已经回家了。

    尼吗,这是什么节奏?姜绅扑了个空,也觉的不对劲。

    他来这里,一是挂念向小汐的病,二是想和向岚谈谈。

    凭良心说,向岚想当这个区长,俞诗君外省的省长老爸,都未必有姜绅管用。

    没想到向岚不给他机会。

    姜绅白天去医院扑了个空,心中有点郁闷。

    下午和吕琪谈了下,知道向岚很反感自己见向小汐。

    你个老妖婆,死变态,你想什么呢,我把向小汐当妹妹一样。

    姜绅一下午在办公室画圈圈诅咒了向岚。

    晚上吃过晚饭,姜绅等到七点多,天气漆黑之时,前往向岚家里。

    他今天问过吕琪,向岚没和她谈工作上的事情,苗头不好啊。

    也就是说,向岚为了争取区长,真的可能没打算让吕琪接鲁勇的班,也许她会寻求俞诗君的帮助。

    想想她也不容易,以前的靠山走了,现在从上到下没有人能帮她,要想争取一个区长难如登天。

    她病急乱投医,找俞诗君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个牺牲还是有点大的,让吕琪这个铁杆手下知道,很伤人心的。

    所以姜绅也没和吕琪讲这次的变化,省的吕琪伤心。

    他先找向岚谈谈再说。

    七点半的时候,姜绅敲响了向岚家的大门。

    为什么七点半后去领导家,这也是个学问。

    书友们可能不看某新闻,但是领导们一般都是必看的。

    七点开始,七点半结束,这半小时是领导们的黄金时间,基层的还好点,越是高层,这个新闻越要看,国家的大风向,大趋势都在里面。

    网上经常拿这节目来调侃,事实上点有肤浅,主要是看这节目的人,身处的位置不同,看到的东西也不同。

    比如最近他也放足球的新闻,球迷看到的是亚冠冠军,高层们看到的是首长的心情和爱好。

    所以说,同一样东西,不同人的人看,就会有不同的结果,关键在于你在什么位置。

    好了,不说废话,再说姜绅一敲门,向岚果然刚洗好澡后,刚看完新闻,身上还穿着睡袍。

    她是美女区长,又是单身,所以外面的应酬基本能推的都推掉,晚上看新闻也是她最喜欢的事。

    向岚听到敲门也觉的奇怪,因为她是单身美女区长,除了过年,一般下属都不会到她家来,会有点唐突。

    这是谁呢?

    她走到门口,猫眼一看,拷,那张讨厌的脸啊。

    其实自从日本和上沪之后,向岚对姜绅的工作能力很认可,对他的印象也扭转了许多,但是向小汐这一来,姜绅直接又被向岚看到死处。

    现在她看到姜绅就生气。

    神经病,这么晚到我家来。

    向岚不动声色,慢慢退了回去。

    草,不开门?

    姜绅神念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向岚知道自己来了,却不开门。

    老子有这么可怕么?

    姜绅那个怒啊,拿起电话就打了起来。

    “嘟,嘟--”第一次向岚电话响了几下就被她捏掉,后面二次一响就捏掉。

    向岚这是向姜绅表态,别烦我,滚蛋。

    姜绅连拨四个都被捏掉,也怒了。

    你越是这样,我越要进去,别逼我直接开门。

    他能随意的开门,但是不好这样做,就发了一个短信。

    “向区长,我知道你在家,我想看看小汐的病怎么样,你再这样,我要重重敲门了,你家边上住的都是什么人?有没有我们区政府的?我怕影响不好。”

    姜绅这是威胁向岚了。

    尼吗的,向岚一看这信息,气的鼻子冒烟。

    她是本地人,没住区政府的家属楼,但是这幢楼里还真有区政府的人。

    别说有区政府的人同事,就算没有人,隔壁邻居听到姜绅在外面猛敲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

    这个姜绅,无法无天,真的做的出的。

    神经病。

    向岚没办法,只好出来开门。

    她把门打开一点,露出半个身体,没打算让姜绅进来,就堵在门口。

    “小汐的病好了,现在睡着了,谢谢你的关心,姜绅,我一个单身女人在家,请你自重。”向岚这也是发火的节奏,为了不让姜绅进门,这话也说出来了。

    拷,你给我来这套。

    姜绅站在门口看了看向岚。

    向岚刚洗过澡,躺在沙发上看完新闻。

    睡袍有点凌乱,头发也雍懒的随意的披在肩上,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沐浴香,夹着她的体香。

    她的睡袍不是很短,但也不是很长,下摆正好到膝盖下十寸,一双雪白天小腿都展现在姜绅的面前。

    加上她艳美的小脸,扑面一种成熟美女的气息从房内延展到房外。

    姜绅轻轻吸一口气,定了定自己的心神。

    “我还有事想和你谈。”

    “有事明天到我办公室谈,快走。”向岚有点恼火。

    尤其姜绅刚才打量她的眼神,看的她脸上发红,又一种被人用眼光调戏的感觉。

    你个小娃子,这才几岁,让我女儿得想思病,又用这眼神看我。

    向岚有点恼羞成怒,直接就一甩手,准备把门关上。

    我拷,你什么态度。

    姜绅也是出名的吃软不吃硬。

    向岚这一发火,还叫他走,其实就等于叫姜绅滚。

    一看向岚关门,姜绅也是大怒,猛的一伸手,砰,顶住了大门。

    接着左腿一迈,姜绅挤进了向岚家里。

    向岚又惊又怒,连忙全身的力量推向大门,但是她那里是姜绅的对手。

    姜绅另一只脚再往大门里一站,轻轻一推。

    “咛--”向岚一声低吟了,整个人失去重心,连连后退。

    等她退到数步外站稳身子,砰的一声,姜绅反手把门关上,已经进了她家里。

    “滚出去。”向岚怒火涛天,指着外面大喝:“姜绅你无法无天了,信不信我报警?”

    不过她可能怕吵醒向小汐,声音尽量压制,看上去表情十分狰狞。

    “我有事和你谈,给我五分钟。”姜绅伸出五根手指,强忍心中的怒火。

    从来只有他叫别人滚,什么时候被别人叫过,要不是看向小汐的面子,老子一个耳光扇死你。

    “我给你五秒,马上滚。”向岚从沙发上拿起手机握在手上。

    “这里就我们孤儿寡母,你擅闯民宅,我可以告你入室强奸,你还想不想干了,五秒钟,马上滚。”

    向岚是有点害怕,因为知道姜绅无法无天,所以厉声怒喝的同时,步步向后退去。

    “快滚,快滚,马上滚。”向岚知道这时气势不能弱,一弱就可能让姜绅胆子大起来,一边怒骂,一边就开始按手机。

    “不滚我就报警---”

    吗的,姜绅被她连骂几句快滚,真是气疯了。

    “臭三八,你什么玩意。”姜绅今天被她骂的怒火攻心,想了没想,突然就冲了过去。

    “不好。”向岚看到姜绅双眼冒着红光,就知道自己把姜绅惹火了。

    她转过头,看着自己手机已经拨到110了,就是怎么没听到有人说话。

    她知道110一向比较忙,但是,这关键时候,你可别给我忙音啊。

    真的忙音。

    ‘嘟’手机自己挂掉了。

    再拨这三个数字已经来不及。

    现在向岚有两种选择,要么大声叫,要么跑向房里。

    如果大声叫,很可能把向小汐吵醒,她要醒来看到这画面,我这做妈妈还怎么抬头?

    向岚果断的转身逃向自己的房中,然后可以在里面把门锁上,再重新打电话报警。

    但是,她再快也快不过姜绅。

    姜绅瞬息就追上了向岚。

    向岚感觉到身后风声,一步跨进房中。

    后面砰的一声,又响了。

    她再回头,姜绅跟着她追进她的闺房,房门又被重重关上。

    这下好了,想大声叫,效果还没在大厅里好,隔壁向小汐都未必能叫醒。

    向岚顿时吓的脸色雪白,整个心都沉了下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