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6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潜规则
    第四百四十八章 潜规则

    她害怕了,她有点后悔了。

    一边后退一边结结巴巴:“小姜,你还年轻,只要你现在离开,我保证,我保证不会追究,小姜,你前途无量的,不要一时冲动被双开了。”

    “强奸罪的话,最少七年,可能无期的。”

    尼吗,本来我没打算强奸你啊,为什么你老提?

    姜绅很郁闷的,这个向岚提了两遍强奸了。

    你算不算引人犯罪。

    “你闭嘴”姜绅当然不上她的当,现在他已经箭在弦上,就算这时退出去,回头向岚绝对要向组织汇报,向警察汇报。

    就凭他冲进闺房这一条,足够判他的了。

    姜绅步步逼上,脸上露出一丝决然之色。

    向岚一看更怕了:“你站住,你站住,你以为我真不敢叫?”

    “那你叫啊,大声叫,我不急的。”姜绅笑嘻嘻。

    这种看着向岚慌乱的感觉,真的不要太好。

    臭三八,平时在我面前狐假虎威,整天摆着臭脸给我看,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救命啊---”向岚真的叫了。

    到了这地步,她也知道,姜绅也霍出来了,要么她被姜绅侮辱,要么她逃出生天,两人之中,肯定要死一个。

    她发疯一样大叫,顾不得女儿就在边上,一边叫一边抄起身边所有能用的东西砸向姜绅,同时寻找机会逃出这房间。

    她叫的很疯狂,很大声,可惜在姜绅的面前根本没用,除了姜绅没有任何人能听到她的叫声。

    姜绅躲闪着她扔过来的东西,凶猛的冲过去。

    两人的身体重重的接触。

    砰,姜绅抱住向岚。

    然后两人同时摔倒在床上。

    “畜牲,流氓---禽兽---”向岚的双手双脚狂舞着,却发现自己被一股男人的气息熏的身上越来越无力。

    她的挣扎不但无力,而且让姜绅更加兴奋。

    姜绅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双手从向岚的睡袍里往下一抄,却发现入手一片湿润。

    草,下面没穿?湿了?

    你这是多少年没有被男人抱过?

    姜绅身体狠狠往下一压,右手把向岚的两只手都抓到一起,抓在她的头顶,让她以一个很耻辱的姿态在那里。

    然后俯下身子对着她耳朵:“向岚,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因为你真的太迷人---”

    “畜牲,下流。”向岚羞红了脸,感觉到自己身体越来越软,甚至感觉到自己有某种反应。

    她拼命想扭动身体,却发现身上越来越燥热。

    “我不会放过你的,除非你杀了我,我一定要告你,让你坐牢,坐一辈子牢,永远不能出来。”向岚咬牙切齿,不相信姜绅的情话。

    “是么,就算是坐牢,我也要先得到你。”姜绅本来还想慢慢和她,调动她的情绪。

    听到向岚这么凶狠的话,再也忍不住了。

    嘶,几乎在刹那间他身上的衣服化成粉碎,看的向岚目瞪口呆。

    然后直接分开她的双腿,掀起她的浴袍。

    “啊---”向岚一声惨叫,几乎晕倒。

    不知多少年没有被人闯入的地方一下子承受到了巨大的穿剌。

    姜绅因为愤怒,几乎没有试探直接一路到底。

    向岚痛过之后就像被人点了穴道一样,整个人呆呆的躺在那里。

    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么多年了,终于被人进入了。

    还是一个我最痛恨的男人。

    她双眼一闭,扭过头去,全身再也没有了任何抵抗,两行眼泪流了出来。

    “看着我,看着我。”姜绅没有动,对着她咆哮:“明明是你喜欢我,一次一次的勾引我,我是来和你说事的,但是你老是提强奸,向岚,是不是你喜欢我,故意勾引我---”

    姜绅的话,剌激着向岚的神经,刚刚有点僵硬的身体听到这种淫荡的话变的灼热起来。

    “畜牲--咛---,你胡--嗯------说八----道---咛---”

    姜绅故意挑逗她,她每说一个字,姜绅就冲剌一下。

    很快,向岚就开始语无伦次。

    无论她怎么羞耻、悲伤、还是痛恨,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本能反应,无法控制自己的。

    半小时不到,向岚已经惨叫着经历了三次,而且一次比一次疯狂。

    到了最后,甚至拼命的用手指在姜绅的身上撕抓着,好像要把姜绅的皮肉撕破。

    一个小时后,她已经叫的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口干舌燥,整个人软绵绵的任凭姜绅摆布。

    “趴着。”姜绅在最后关头又用起了老一招。

    轻轻拍了拍向岚的屁股,向岚几乎没有犹豫立刻一个转身。

    但是她此时全身无力,还要姜绅用力才把她翻了一个身。

    我怎么了,我屈服了?向岚脑海里有了短暂的冷静,她想再转过来,但是被姜绅从后一压,扑哧一声。

    小姜绅进去的刹那,她又迷乱了。

    两小时后。

    向岚全身,大腿张开,像一条死鱼一样躺在床上。

    空气中全是一股奇异的腥味。

    “水,水,我要水。”向岚几乎叫了两小时,到后面叫声和蚊子一样,全身的水份估计都耗光了。

    姜绅笑了笑,直接从储物空间里拿了一瓶矿泉水给她。

    “咕咚,咕咚--”向岚一口气把一瓶水全部喝光。

    激情过后,就是清醒。

    向岚一瓶水喝完,猛的一个转身,嗖,矿泉水瓶砸向姜绅头上。

    姜绅轻笑着一偏,躲开了矿泉水瓶。

    “滚出去,滚出去---呜呜呜---”向岚把床单抱在胸前,缩到床头的最里面,泪如雨下。

    “你刚才不是这样叫的?”姜绅光着身子,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显摆他的巨大。“刚才你不停的说还要,还要。”

    “放屁,放你全家的屁。”向岚脸红到脖子,再也没有平时区长高高在上的冷傲,破口大骂的和街上的泼妇一样。

    但她的潜意识里真的知道自己刚才这样叫过了。

    无尽的羞辱涌上心头。

    “你够了没有,这样羞辱我还没够么?”向岚指着外面:“出去,我求求你出去。”

    “今天就算是我的错,我们当今天什么也没发生,你做你的局长,我做我的区长,我不想让小汐受伤害,你出去。”

    向岚这样说是有道理的。

    她是怕姜绅情急之下杀人灭口。

    这个时候先稳住姜绅,等到明天,立刻报警,不,等他一走,立刻报警,一刻都不能等,现在我就要枪毙他。

    “行,你别激动,小事办完了,我们再办大事。”姜绅也不急慢慢在床边坐下。

    “你还要来?”向岚大惊,都两个多小时了,你这么强壮,说完余光看了下姜绅的下面,脸更红了。

    “你又瞎想了。”姜绅哈哈大笑,笑的向岚羞愧难奈,几乎把头垂到胸口。

    这时的向岚可没有一点平时副区长的威严,完全被姜绅把气势压下去了。

    “我今天来是找你有事的,是你不让我进门谈。”

    “房柄松走了,我知道你想当这个区长,我可以帮你努力一下。”

    轰,姜绅的话像晴天霹雳震撼着向岚的心。

    “你,你说什么?”向岚有点不相信,但同时她知道姜绅上面也有人的,不然这么年轻不会提这么快。

    她这个人和舒珏、俞诗君一样,有官瘾的。

    为什么一直单身,就是为了好进步。

    在官场,尤其是美女官员,想要进步最好单身。

    如果有家属的话,领导们也不好随意提拨,被家属知道闹一下,很容易出事的。

    “给我时间,三天,三天之间给你答复,要是帮不了你,你再报警抓我也来的及。”姜绅伸出三根手指。

    他何尝不知道向岚现在的心情,只怕自己一转身,她就马上要报警。

    但是我能提拨你,总比你让领导潜规则好。

    “你想拖时间?”向岚也不笨。

    三天之后,她再报警,黑的也可以说成白的。

    到时姜绅反过来告她潜规则下属都可以,警方完全可以问,为什么你当时不报警,要等三天后。

    听向岚这样回答,姜绅就知道有戏。

    这女人真是想当官想疯了。

    如果铁了心想报警,她肯定会假装同意,然后等姜绅走了就报警,现在怀疑姜绅拖时间,就是真想升区长。

    “那明天早上怎么样?”姜绅想了想:“今天太晚了,领导们都睡了,让我在这睡一晚,明天早上我当你面打电话。”

    “明天你要报警,还来的及对不?”

    还要在这睡一晚?向岚一听身上又热了起来。

    不过这时,她看出姜绅的信心。

    一个十九岁的副科,一个屡次破格提拔的副科。

    向岚知道姜绅有实力的,日本之行,对面的相当于华国局委级别的官员都很尊重姜绅。

    只是她一直不喜欢姜绅不肯向他要帮助。

    但是今天,姜绅主动要帮她了。

    俞诗君的父亲也未必能影响到这里的区长选择,必竟不是一个省的。

    要不要相信他?

    是押在俞诗君身上还是相信他?

    凭直觉,其实她更相信姜绅。

    但是,姜绅用这种方式和她谈,和被领导潜规则有什么区别。

    她必竟是做副区长的人,也算是经历过风雨。

    不到五秒钟,心中就有了计算。

    “行,就当是一个交换,姜绅,你别再乱来了,我等你消息。”

    向岚的意思,就当今天我陪你一次,换我的升迁,但是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别再乱来。

    她说完的时候,余光一扫,看到了床单。

    上面还有姜绅留下的东西,这可是证据,等明天要先留好,老娘就当被潜规则一次。

    “呵呵,好,那我先洗个澡,一会一起睡觉。”

    “滚”向岚勃然大怒,姜绅却不理她,转身大笑走向浴室。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