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7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叶伯堂的无奈
    第四百五十二章 叶伯堂的无奈

    叶伯堂一脸正经:“那么,我们就按程序投票吧,同意吴永诚同志拟认城东区代区长的举手--”

    说完带头举手。

    叶书记的手刚举,秘书长田力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他们开常委会,手机要么关了,要么放震动。

    秘书长是大管家,可能事忙一点,放在震动上。

    这一震动,他不由低头看了下,对方发来的短息,估计知道这里在开常委会。

    “吴永诚开车撞上路边大树,被送往医院,目前昏迷中。”

    尼吗,秘书长几乎跳了起来。

    抬头一看,叶系和姜系的人纷纷举手,除了田力,已经有七人举手。

    不好,这要是定了吴永诚,明天传出去就是一个笑话。

    新区长在医院昏迷,这不是打叶伯堂的脸么。

    他连忙跑步到叶伯堂的面前。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他。

    田力这是怎么了?一点也没有正厅的稳重。

    叶伯堂还举着手呢,但他太了解自己的管家了,一看田力脸色大变的跑过来就知道出事了,连忙先把手放下,然后看了一眼组织部长。

    组织部长王宽本来要宣布投票结果。

    看到这场面也马上心领神会没敢出声。

    “老板。”田力弯腰也没说别的,悄悄把手机放在桌下,叶伯堂的面前。

    “吴永诚开车撞上路边大树,被送往医院,目前昏迷中。”短信字样印入叶伯堂的面前。

    我草,叶伯堂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他努力定了定心神,三秒钟后,抬头看看现场。

    好多人已经在低头看手机。

    没错,这时,短信一个接一个的发进来,许多领导都接到了通知。

    “吴永诚开车撞上路边大树,被送往医院,目前昏迷中。”

    段伟国一看这短信,我草,也差点跳了起来。

    尼吗,那个吴永诚被搞进医院了?

    他接到许少的要求,把人选换成向岗,然后确认只有两人参加,其余的事有别人搞定。

    换成以往,这种事他也不敢,许老大的儿子也不能随意指派他一个正厅不是,他肯定要向许老大请示的。

    不过这次的事,他们知道,叶伯堂势在必夺,姜系的人也会相助,所以他们报个名字也是意思一下,过过场。

    即然如此,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就换成向岚。

    没想到,关键时候,吴永诚进医院了。

    向岚这么猛?把吴永诚搞进院?不可能吧,一个女的那敢这么生猛,短息上不是说他自己撞的?

    只是短息太简单,回头要仔细了解下这车祸。

    不过按照组织程序,今天确定了两个人选,一个都昏迷了,那肯定只能是另一个。

    尼吗,机会啊,这是好机会啊。

    段伟国知道这就叫机不可失,本来叶系铁铁的一个区长,终于出现了变故。

    “我个人还是赞成向岚同志,前面说过,城东区的招商工作在她手上发展的有声有色,而且她还比吴永诚年轻五岁,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讲干部年轻化,这是趋势,我们不能因为她年轻说她资历不够,王部长我记得你在正处的时候,也是二年一过提的副厅吧。”

    “我支持段书记。”常务副市长周成路也发话了。

    “现在省里有不成文的要求,县区级的副职一定要有名女性同志,正职也要尽量保证女性同志的数量,我们东宁八区,目前没有一名女性正职,这完全不符合省里的要求,向岚同志,要给她加加担子了。”

    周成路话音刚落,角落里坐着的兴业区委书记也说话了。

    兴业区是东宁八区里最大、经济最强的区,所以区委书记也是市委常委:“因为我们都是区级县单位,向岚同志和我接触的可能比诸位领导多,工作很认真,很负责,城东区的招商工作在她手上发挥的淋漓尽致,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同志,她大学毕业后就在城东区工作至今,要说担任城东区区长的资格,我个人觉的,完全比吴主任更适合。”

    段伟国一发话,所有段系的人都开始反击,场面顿时被段系的人占据上风。

    段系的死对头,姜丰民一系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姜丰民。

    平时不用姜丰民开口,他们马上要一个个跳起来找各种理由反驳。

    但是,但今天反驳有什么用?另一个人吴永诚还在医院呢,早知,早知我们姜系也推一个人出来了。

    可现在组织部门刚确定了,就他们两个人选,现在加人选不是不可以,有点违反组织程序,一般很少敢这么做的。

    “各位---”叶伯堂把段系的发现看在眼里,心中恼火的很。

    但他也没办法,只好咬咬牙:“大家可能都接到消息了,吴永诚同志出了点意外,我很担心吴永诚同志,我建议大家一起去医院看看吴永诚同志,这件事我们下次党委会再讨论吧。”

    叶伯堂想拖。

    拖到下次,他们还可以换个人来。

    “叶书记,刚才可是你说的,蛇无头不行,区政府少个主持工作的人,要抓紧时间选出来。”段伟国当然不能给他喘气的机会,穷追猛打。

    “城东区最近引进好几个外商,都需要政府一把手的签字,时不等人,要是外资撤走了,这个责任谁来承担,区长必须今天选出来,我们党委会,怎么能因为一位同志的的意外就中断?”

    常务副市长周成路冷笑:“东宁几十万干部,每天生老病死,住院手术的多少?每个人住医,我们党委会都停下来去看他?这党委会还要不要开了?”

    草,叶伯堂几乎拍案而起,你个混帐,敢和我吱牙咧嘴?

    不过,他这市委书记也很郁闷的。

    因为他不是省委书记的人,而人家周成路是省委书记的人。

    叶伯堂怒归怒,但是周成路讲的还真有道理。

    就在这时,许多人手机响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外面出了事,有人开机,有人调成声音。

    各种短信和手机铃声。

    新消息又传来了。

    “吴永诚病危,医院给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

    众常委们,看短信的看短信,接手机的接手机。

    段伟国是在场唯一个敢接手机的人。

    他接完手机,脸色古怪,然后笑了笑。

    “叶书记,向你汇报一个事。”

    “什么事?”叶伯堂脸沉似水,知道他心情的人,就能看出叶书记现在很生气。

    “刚刚我接到一个电话,前天冲击省政府的卞氏兄弟的家人亲属朋友,刚刚集合二十多名社会闲杂人员强行冲击城东区政府,要求释放卞氏兄弟。”

    “什么?”众人俱是脸色大变,这还无法无天了。

    “城东区怎么搞的?又发生这种事?还不派人都抓掉。”政法委书记张云青大怒。

    段伟国瞪他一眼,你就知道抓抓抓。

    “事情已经解决了,副区长向岚单枪匹马和他们交流,说服了卞氏的家人朋友,疏散了社会闲杂人员,所以我说,女同志有时比男同志更有作为。”

    尼吗,这么巧。

    一个出车祸,一个解决区政府的难题。

    众人闻言,脸上各种不同的表情。

    “叶书记,我们是不是重新表决一下,谁接任房柄松同志。”纪委书记马英男受段伟国的指示,步步紧逼。

    叶伯堂没有说话。

    他脑子也一片混乱。

    这时他有两个选择。

    一是果断的结束党委会,择期再来。

    这是他党委书记的权力,但是这样,真的很过份,也很丢脸。

    一般掌控不了局面的党委书记才会这么做。

    二是继续下去,但是那边吴永诚都下病危通知了,明显不可能再选吴永诚。

    段伟国可不给他思索再三的机会,一看叶伯堂不说话,马上发招。

    “那我起个头,同意吴永诚同志担任城东区代区长的举手。”

    草,姜丰民听到这话也是眼皮一跳,有你这样起头的?

    果然,段伟国这一说,四周一片安静。

    没有人举手。

    刚才有七个人举手了,现在怎么举?

    人家都病危了。

    段伟国阴险啊,他要说同意向岚的举手,也就最多他们段系的四个举手,党委会都没过一半。

    现在他说同意吴永诚的,结果没人敢举手。

    “王部长,你看到了,即然大家都不同意吴永诚,我看就向岚同志了。”段伟国哈哈大笑。

    老狐狸,组织部长王宽暗暗怒骂。

    他当然不听段伟国的,转过头看向叶伯堂和姜丰民两位大佬。

    姜丰民也发招了:“也不一定,我看可以再投一轮,要是大家觉的向岚也不适合,我们可以重新选择更适合的人选。”

    姜丰民逼他们再投一轮。

    向岚得票没过半,也是不符合程序的。

    “那有这个道理的,姜市长,你也做过组织部长,组织选拔出来的人选,一个淘汰,另一个肯定要上去,这是组织的程序,你把组织部考察的人选当超市的大白菜?想换就换?”常务副市长周成路不给姜丰民面子。

    之前,周成路是常委副市长,姜丰民是常务副市长。

    市长走了,两人竞争这个市长,周成路有许震撑腰,竟然没有抢过姜丰民,也是很恼火的。

    当然了,这涉及到更高层的斗争。

    金系要安排金仲林过来,许震就把这市长让给了黄系的姜丰民。

    周成路现在这话很有计对性的,说的姜丰民也脸上通红,同时也是告戒叶伯堂。

    这不是市场上买菜,说换就换,说停就停,这是党委会,一个不行,另一个就要上。

    叶伯堂听在耳里,周成路说的是姜丰民,也把他指了进去。

    要不要停下党委会?

    他是书记,有这个权利,但是,但是,至于嘛,不就一个小区长,我草你,老子不要了。

    区长可以不要,脸不能不要。

    叶伯堂好说也是省委常委,副省级高官,这个脸真没必要丢。

    “行了,鉴于吴永诚同志出了一点意外,我看,就向岚同志担任城东区代区长吧。”叶伯堂最后一锤定音,只是脸上的表情,非常无奈。

    除了段系的人,全场都傻眼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