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7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五十四章 都在活动
    第四百五十四章 都在活动

    “你明白我的本事就行,说句实话,地球上,没有我姜绅办不了的事,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日本人不敢抓我,只敢抓关海平他们了。”姜绅萝卜加大棒,即让向岚爽了,又拿点本事吓吓她。

    向岚果然被吓了一跳。

    姜瘟神姜阎王的名字,真不是白叫的。

    “你是怎么搞定他们的?”向岚再问,她的心里,已经有点向姜绅屈服,自然想多了解了解这个男人。

    “吴永诚么?我让他撞车,本来想撞死他的,不过想想和他没仇,让他在医院躺一星期,再让他活过来。”

    姜绅原本的打算,是想让吴永诚躺一星期。

    结果,他发现最毒女人心这句话的含义了。

    向岚一听,马上道:“不行,让他躺二十九天,五月二十八日再让他醒过来。”

    尼吗,你这么毒?姜绅苦笑。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向岚试他,看看是不是姜绅有这样的神通。

    说几号醒,就几号醒,这才是真本事。

    “行,你放心,你说让他二十八日醒,就一定是二十八日醒,你要不想让他醒,我就让他睡一辈子。”

    姜绅的话也是杀气十足。

    向岚心中狂跳几下,越了解这个男人,越觉的他恐怖,我了解他,倒底是好是坏?

    “那卞氏兄弟的家人呢?”向岚这次解决卞氏兄弟的家人到区政府闹事,也是姜绅安排的。

    “我让他们来的,和他们说了,谁出面都没用,只要你出面,他们就收手。”姜绅有点得意:“为了你当这区长,我可是费尽了心思,你知道我出了多少?每家两套一百五的房子,加一百万现金,他们拆迁的房子就按政府的方案拿,而且,只有你谈才行。”

    嘶,向岚倒吸一口冷气,如果是真的,她隐隐都有了感动。

    姜绅这样做,即帮她解决问题,又给了她涨面子的机会。

    卞家兄弟抓起来了,但拆迁的问题还没谈好,他的家人还在奋斗。

    要是她向岚解决了,太涨面子,也打响了区长的第一炮。

    “这么多订子户,你能解决几个?都这样花钱,你能花多少?”向岚有点心痛姜绅的钱。

    “钱不是问题,我有的是钱,不过卞家兄弟惊动到省领导了,你亲自解决对你新区长的威望有帮助,其他订子户,是你区长操心的事吗?”

    要征收办干什么?这种小事,本来是征收办做的,你区长是负责区政府的大事。

    “我当然知道。”向岚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对他这么照顾,想的周到。

    她语气也温柔了许多,呆呆看着姜绅数秒,突然崩出一句:“谢谢你。”

    一句谢谢你,其实代表了很多含义。

    包含了姜绅对她的粗鲁,她也愿意原谅。

    “不用谢,你帮我提吕琪当局长。”姜绅道:“她本来就是你的秘书,心腹,别理俞诗君那呆比。”

    听到姜绅这话,向岚突然脸色一变:“我要偏要提俞诗君呢?”

    “你敢?”姜绅大怒。

    向岚也怒目向视:“你是不是和吕琪也有一腿。”

    我晕,姜绅这才发现,合着向岚吃醋。

    “这个真没有,我敢发誓,到现在为止,我可没碰过她。”姜绅也骗死人不偿命。

    “你知道的,她和我在局里一直是同一阵营。”

    “俞诗君当局长对你有好处。”谈到官场的事,向岚正常了许多。

    “她有省长老爸,早晚要走的,过两年一走,你也有资格当局长了,吕琪上去,做一届也要四五年,你可有的等了。”

    “我不急,我做官是为了锻炼,凭我的本事,想做什么官做不到?”姜绅骄傲的道。

    霸气,向岚看出姜绅是真自豪,眼中闪过一丝神彩。她这样有官瘾的女人,就喜欢这样霸气的男人。

    “我考虑一下吧,鲁局估计还有一周才会走。”

    “不是考虑,是一定。”姜绅是要压的她死死的。

    “你---”向岚又气的半死:“你尊重一下区长会死。”

    这个有点撒娇的样子了。

    真没想到向区长也会向男人撒娇,也同时体现了,她对姜绅多么无奈。

    “这是在家里,外面我很尊重你的。”姜绅嘻嘻笑着。

    “行了,我知道,你走你走。”向岚不耐烦的挥挥手。

    她在姜绅面前发不起力,觉的难受。

    刚当上区长的得意,被当头棒击。

    “那向区长,小姜先走了。”姜绅恭恭敬敬的装她下属。

    “嗯--”向岚长应了一句,等姜绅走到门口,突然又道:“那个,你下周一有没有空。”

    “下周一?五月六日,休息天,有空,怎么了?”姜绅站在门口回过来。

    “六号小汐生日,她想见你---”向岚脸上又红了起来:“你要方便,到家里吃个午饭吧。”

    “不行,我要吃晚饭。”姜绅又顶她。

    “你。”向岚知道姜绅又想什么鬼主意,没等她回应,姜绅开门笑嘻嘻的出去了。

    他这边开开心心,那边有人也很开心。

    谁啊。

    俞诗君。

    本来她是想帮向岚运作一下区长的。

    但问她父亲的时候,她父亲摇头了。

    开玩笑,我福安省的省长,跑东宁省帮你运作区长?

    你当这是幼儿园扮家家?

    要是帮你我还是可以的,现在是帮别人,你叫我怎么开口?

    俞诗君被她老爸训了一顿。

    你安心在那上班,急什么,你要真想这么快进步,我调你到福安省来。

    不去,我不去。我就要在东宁。俞诗君也火了。

    我这要是走了,不就是怕了姜绅,以后还能回东宁?没脸回来了。

    俞诗君当时和老爸了解的时候,估计向岚是当不了这个区长的。

    向岚当不了区长,但鲁勇会走,自己与向岚的关系又没吕琪和她关系好。

    怎么办?

    关键时候还真有人来帮忙了。

    谁啊,葛丹妮。

    葛丹妮的父亲,是市招商局大局长陆明杰。

    当年葛丹妮的妈和陆明杰离婚,婚后就跟了妈妈,她妈妈姓葛,把她名字也改了过来,因为跟是英国人,索性改成葛丹妮。

    整个名字改的面目全非。

    好在陆明杰也很喜欢这个女儿,喜欢没跟着自己,一直很照顾。

    把葛丹妮也安排到城东区招商局。

    葛丹妮也知道鲁勇要走的事,她和俞诗君走的近,也不想吕琪当局长。

    尤其那吕琪一天到晚和姜绅搞在一起,她看了就生气。

    于是就找老爸了。

    人家俞诗君的老爸是省长,说不定那天就调我们东宁来省委书记,老爸你要帮忙一下啊。

    陆明杰一听,犹豫了一下。

    招商局不是直管的,我们只有建议权,还是要看你们区里。

    这样吧,我和你们区委书记庄志国比较熟,打声招呼,你让俞诗君去拜一下,省长的女儿,庄志国肯定是会给面子的。

    于是有陆明杰打招呼,俞诗君拜访了庄志国。

    庄志国早知道这小俞是省长的女儿,虽然是隔壁省的,但终究是省长是不,而且那俞省年轻着呢,和葛丹妮说的那样,说不定那天就调东宁来。

    他很热情的接待了小俞同志,对小俞同志的要求也心领神会。

    两人见面时,市是城的党委会还没开,向岚也没决定当区长。

    庄志国道:“等新区长到位了,我们区开党委会,我会提的,问题应该不大。”

    党委本来就是管人事的,而且区长还是新来的,这点把握他还是有的。

    “谢谢庄书记,一点小心意。”俞诗君也很识趣,放下几张卡后走了。

    庄志国不想收也不行,人家是美女,和美女拿着卡推来推去,他也不敢。

    换成一般人,他脸色一沉,可以怒骂:给我拿回去。

    俞诗君怎么骂?

    抛开省长女公子不说,就长这么漂亮都不能骂。

    俞诗君见庄志国收下卡了,又应了下来,心中那个得意啊。

    姜绅啊姜绅,等老娘做了局长,看你还神气个屁。

    一天后,市里决定了向岚当区长。

    俞诗君听到先是愣了下,不过也不害怕,向岚必竟是个新区长。有庄志国答应在前,把握还是有的。

    庄志国是记着这件事的。

    过了几天,正好是姜绅找过向岚之后,庄志国去找向岚。

    身为班长,亲自去找向岚,也是看向岚是个美女的份上。

    这时姜绅刚在办公室干了一炮向岚,向岚脸色还有点红红的。

    下午三点多,庄志国没打电话,突然而至。

    “班长。”向岚吓了一跳,还好姜绅走了,连忙起身相迎。

    “坐,坐,坐,小向,快坐,不错啊,呵呵,我可是看着你成长起来的。”庄志国呵呵笑道。

    这话里也是有话。

    向岚做副局长的时候,他是城东区副区长,向岚做局长的时候,他调到市农林局当局长。

    向岚做副区长的时候,他回来当书记。

    两人以前就是认识的,其实也有点以老卖老的意思。

    “班长一直是我领导,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向岚新扎区长,没有根基,当然只能先放低姿态。

    事实上,一般县区级的,书记和市长(区长)是对头的很少。

    这和乡镇上一样,镇长都不会和书记对着干,除非是很强势的那种,上头有人的。

    不然都是在党委会长不怎么说话的,等到熬出头了,镇长、区长(市长)变成书记了,才开始说话。

    到了地级市和省级的就不一样了,市长、省长和书记们不对头的就少了。

    因为到了这个层次,他们身后各有各自的势力,山头不一样,只能当对手,所以省地市的一把手,有时掌控党委会会比下面难一点。

    不说别的,省级干部都是中央组织部管理的,不是你省委书记建议一下就有用了,还是要看上面各势力的安排。

    乡镇上,书记建议一个党委委员,市区组织部门很容易通过。

    所以向岚也早就决定了,老老实实做区长吧。

    这区长得来也不容易,熬几年,做几年小媳妇,熬到书记就能扬眉吐气了。

    她拎的清,态度也很好,庄书记很满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