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8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五十七章 还好提醒的早
    第四百五十七章 还好提醒的早

    三个多小时后,天色都黑了下来。

    姜绅和两女软绵绵的躺在大厅的地上。

    空中都是激情过后的异味。

    何柳叶的头枕在姜绅胯下,嘴边就是那巨大的小姜绅,她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已经垂头丧气的小姜绅:“要是天天有你这宝贝多好。”

    “别发骚了,刚才使劲说不要,不要-----战斗力又不行,却又贪吃。”金芷青迷人的双腿缠着姜绅胸部都贴到姜绅的脸了。

    三人互相重叠着。

    “你行你上啊,还不如我呢。”何柳叶也不服。

    “我说,你们两个别吵了。”姜绅一手摸着金芷青,一手摸着何柳叶,心中在比较两人胸部的大小:“小苗呢,她怎么没来?”

    姜绅刚才一进门,两女就如狼似虎的扑上来,小姜绅瞬间沦陷,姜绅都忘了还有一个小苗。

    “你这没良心的,到现在才想到小苗。”

    “估计我们少一个,你也想不起来。”何柳叶说着,樱口一张,气的又把垂头丧气的小姜绅一口又吞了下去。

    “嘶----”姜绅按着她的小脑袋:“你们一个个发浪,我那有机会问她。”

    “小苗去福安了,抓什么诈骗犯,今天回不来。”

    “这个警察有什么好干的,该把她调到别的部门了。”姜绅也觉的小苗太忙,警察比一般的职业更忙,小苗还好,现在是副局长了,要是下面的小警员有时忙的休息天都没什么。

    “你不是喜欢她穿着警服么。”金芷青笑道。

    “那是,那是,不能调,不能调。”姜绅眉开眼笑。

    就在这时,有人电话响了。

    金芷青的电话响了。

    金芷青拿过来一看:“小苗的。”

    “喂,小苗。”

    “在的,姜绅刚刚还问你了,什么时候回来。”金芷青瞪了姜绅一眼,算是帮姜绅说了一句好话,要不然小苗知道姜绅都几乎忘了她,不生气才怪。

    姜绅苦笑,哥们可不是这么薄情的人。

    “你接,她要和你说。”金芷青电话递给姜绅。

    “喂,姜局,今天干她们两个爽吗?”小苗警官现在也是越来越放荡,第一句话说的小姜绅瞬间爆涨。

    “拷。”正在下面忙活的何柳叶大怒,老娘小嘴动了半天没多大反应,小苗说什么话你这么激动。

    “还是想你的警服。”姜绅嘻嘻笑着。

    “那她们满意没有,满意了你过来,这里,也有人想你了。”

    原来小苗在福安办事,自然要和对方的警察合作,然后就遇到熟人了。

    熟人是?姜绅的炮友苏绾。

    苏绾之前和姜绅一起培训时,是安州警察局办公室副主任。

    现在到了安州下面的安宁区警察局当政委。

    级别和以前一样是正科,不过从副职到下面区局任二把手,当然是提了,而且以后有机会当局长的。

    不过考虑到她是女子,估计当局长的机会不多,将来可能要提政法委书记什么的。

    小苗抓人正好在安宁区,就遇到了苏绾。

    苏绾知道小苗是姜绅的女朋友,小苗现在也知道,她是姜绅的炮友。

    因为一些手续,小苗要住一夜,和以前培训一样,小苗也没住宾馆,再次住苏绾家里。

    两人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就谈到了姜绅。

    得知姜绅现在是招商局副局长了,苏绾也有点意外。

    女人在一起,谈到同一个男人,两人都是春心大动。

    苏绾更是想到和姜绅在一起的幸福时光,胆子一大,怂恿小苗:“把他叫过来,明天和你一起回去。”

    要说飞机到安州也是几十分钟的事,苏绾这也是发春的节奏。

    小苗和她喝了点红酒,脸上红红的,闻言之后,也有点想姜绅:“他啊?他要肯来,比飞机还快。”

    她是知道姜绅的神奇。

    “那就叫他来么。”要说女人骚起来,也是不得了的,苏绾也想姜绅了,狠不能姜绅下一刻就出现在她面前。

    所以小苗后来就打电话过来。

    姜绅听了,有点苦笑,看了下时间。

    都晚上七点多了。

    “什么?你要去安州?我们怎么办?还有下半场呢?晚上你几小时不在,长夜漫漫,我们怎么睡?”何柳叶不依了,吐出来说了一句,就拼命的吃。

    “够了啊,你和我都爽过了,也要让小苗解解渴,让姜绅过去吧。”金芷青和小苗关系好点,所以还帮着小苗。

    “嗨---那好吧,我也饿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何柳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也知道姜绅不喜欢姐妹争宠,有点不甘的吐出小姜绅。

    “就是,晚上到现在都没吃,我饿死了,你去安州吧,我们去吃饭了。”金芷青和何柳叶打算出去吃饭。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去安州接着下半场?

    奶奶的,还好我是头神牛,不然也被耕坏了。姜绅在东宁洗了个澡,又狂飞千里,到安州接着下半场。

    再说安州那边,打完电话后,姜绅在东宁洗澡,苏绾和小苗还在继续吃饭。

    今天吃饭的人有东宁来的三人,小苗是带队的,还有两个警察,安宁区苏绾陪着,另有两个安宁区警察局的,一共也就六个人。

    苏绾和小苗是急着吃完回去等姜绅。

    但是官场一顿晚饭,只要喝酒,谁不是吃到八点以外。

    七点半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推开了。

    两个大肚便便的中年男子笑咪咪的走了进来。

    “苏政委,听说今天来客人了,我来敬敬客人。”

    这两人一进来,苏绾和安宁区警察局的都站了起来。

    “陈局,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东宁市城东区的陈小苗副局长,小苗,这是我们市局陈局长。”

    “本家陈啊。”对方走在前面的,原来是安州市的一位姓陈的局长。

    不过小苗知道,安州警察局长姓赵,当初被姜绅搞过,这个姓陈,应该是副局长。

    “小苗,这是我们局常局长。”

    另一个人是安宁区警察局的常局长。

    “小苗局长,我代表福安的警察系统敬你。”那陈局叫小苗局长,然后端着一杯白酒就到了陈小苗面前。

    小苗虽然不喜欢,也只好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

    “小苗局长,陈局可是白酒,你也搞点白酒啥。”安宁局的常局笑道,并从边上拿了一个空酒杯过来。

    “我们陈局不会喝白酒,我替她喝。”城东区一个小警察站了起来。

    “喝酒还能替的?”安州陈局嘿嘿一笑:“保护美女是对的,替酒却是错的,你确定要替?”

    说着注视着那小警察。

    毕竟两人级别差的太多,那小警察被他看的心里发毛。

    而且他知道,喝酒替酒的话,可以罚的。

    不过,别说陈小苗是个美女局长,就算不是美女,也是他领导,肯定要保护的。

    他只好硬着头皮:“我替我们陈局。”

    “不用。”陈小苗端起红酒:“我就喝红酒,陈局,我先喝为敬。”说罢,仰头一口喝了下去。

    当初安州局长,福安省副厅长,赵志诚在这里,陈小苗都没理他,还用酒瓶砸了他下,她那里会把这陈局长放在眼里。

    只是陈局长并不认识陈小苗,一看陈小苗已经把红酒喝了下去,顿时脸色微变。

    太不给面子了。

    我一个副处,你一个副科,竟然不给我面子?就算你是副省级城市的副局长,充其量也是正科,还差我一级呢。

    你们市局大局长到了这边,他是客人也要给我这副局长几分面子的。

    陈局长有点不高兴,举着杯子,想着怎么说陈小苗。

    却见苏绾快步走到两人边上,把常局长往边上一拉,低头和常局说了几句。

    常局本来一直在笑的,听到苏绾的话后,脸色大变,连忙走到陈局长边上。

    “哈哈哈,好,好,小陈局长好酒量,来来,我和陈局一起谢谢小陈局长。”说罢用肩膀轻轻撞了撞陈局长,抬头一口把自己杯中的酒喝掉了。

    陈局一见常局的反常,马上联想到什么。

    有来头?他和常局经常在一起,常局有什么心思,他当然懂了。

    他也不动声色,抬头把自己杯中的酒喝掉了,然后和桌上其他人又喝了一杯,笑吟吟的转身出去。

    陈局和常局一离开这个包厢,脸就沉了下来:“这陈小苗什么人?你干嘛喝了?”

    常局看了看四周低声道:“陈小苗啊,上次来我们这里培训的,用酒瓶砸了赵局的头。”

    “嘶----就是这娃?”陈局一听,倒吸一口冷气。

    几个月的前,可是震惊了他们福安省,尤其是安州警察系统。

    大局长赵志诚先是被一个外省女子用酒瓶砸了头,接着又被另一个男的砸了头,然后人没抓到,省厅厅长做了和事佬,摆平了。

    听说事后大局长赵志诚不服,找人想弄那男的,结果更惨。

    这事简直成为安州警察局的耻辱,在自己的地头上被外地警察打的头破血流,还毫无办法。

    据说后来还出动到军队了。

    这陈局不是赵志诚一系的,和赵志诚关系不是很好,所以接触到的内幕不多,但是他知道,赵志诚吃了大亏的。

    而且事后赵志诚也倒霉了。

    他是省会城市安州市局的局长,又是省厅副厅长,本来一直是省厅党委成员,党委委员。

    经过这件事后,党委员会也被拿掉了,现在是市局政委兼任省厅党委委员,是非常少见的。

    “原来是她啊,还好你提醒的早。”陈局闻言,也是出了一身冷汗。

    要是自己再咄咄逼人,被这女娃砸一酒瓶,安州警察系统算是丢尽了脸。

    “吗的,这女的,生的这么漂亮,没想到这么凶猛,还大有来头?”陈局有点不服。

    “女的再猛,也早晚被男人骑,陈局,咱别理她,不就是一个比么。”常局也真是粗鲁。

    他们回到自己的包厢,里面也有一堆人在,安州法院、省警察,都是正科,副处级的官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