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8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五十九章 鬼上身啊
    第四百五十九章 鬼上身啊

    再说酒店里。

    到了七点五十左右,苏绾和陈小苗终于草草结束了饭局。

    陈小苗说要去苏绾家睡,东宁的两警察自己回宾馆,两女一起来到酒店外。

    等着来往的出租车。

    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就到了两女面前。

    “去那?”出租车里是一个皮肤幽黑的男子。

    “安顺小区。”

    “上车。”对方语气有点生硬,不过脸上挂着笑容。

    “走。”苏绾和陈小苗今天都喝了红酒,小脸红红的,非常好看。

    苏绾坐前面,陈小苗坐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出租车发动起来,车里还放着轻音乐,更有一种很好闻的香味在其中。

    两人听着这音乐,闻着这香气,都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加上酒也喝了不少,一会功夫,两人眼睛都眯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汽车慢慢的停下来了。

    “到了么?”苏绾努力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好想睡觉,隐约听到耳边有人轻笑:“到了,你再睡会。”

    接着一只手拿着一块白布往她嘴巴上一捂。

    “唔---”苏绾顿时觉的眼皮更沉了,然后头往下一垂,睡的死死的。

    “苏绾?”后坐的陈小苗迷迷糊糊的看到有人在用东西按苏绾。

    “不好。”陈小苗突然生出一种恐惧的心理,接着就感觉到,砰,车门被打开,同样一只手伸了进来。

    “唔--”陈小苗也几乎没有挣扎,沉睡过去。

    “ok搞定。”两人用越南话交流。

    这是两名四十多岁的越南男子。

    其中一个连忙打了个电话。

    “什么?抓了两个?”电话那头的董昕愣了下:“两人走一起的?据说陈小苗今天穿的灰色带帽小风衣,看清楚没有?”

    “看到就好,把陈小苗放在车上,带到我指定的地方,另一个女的先放到边上,她多久才会醒?”

    “两小时?ok,两小时够了,把她找个没人的地方放好,别管她了。”

    两个越南人挂了电话,把卡拿了出来,踩碎,扔掉,扔到边上的一条河里,然后把两女身上的手机也全拿了出来,关机,接着开车向前。

    几千米后,来到一个停车场,先把苏绾放进一辆停车场上无牌照车上,手脚全绑好,又把一条湿湿的带着异味的毛巾放在苏绾的脸上。

    这样的话,只要没人发现苏绾,三四小时,她都不会醒。

    接着两人继续驾车,半小时后,离开安宁区,来到安州的郊外。

    这时已经过了八点钟,姜绅也终于洗完澡,然后飞到了安州。

    他知道小苗两女在应酬吃饭,所以节省仙气,慢慢飞过来,一到安州就打了陈小苗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纳尼?关机?

    姜绅以为她们所在的酒店信号不好,再打,这次打苏绾的。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草,有问题。姜绅有点着急。

    陈小苗和苏绾两人,只有陈小苗有自己给的玉符,但那玉符,只能在危急时候保护她,在遇到强力的子弹和刀时,会有反应,一般打架的按手按脚是没反应的。

    以前丁艳就在ktv被人按着,后来差点想跳楼。

    不过还好,所有和他有过一腿的女人身上东西,姜绅都有。

    每个人都有头发,甚至毛发在他的储物空间里。

    “大千洞察术。”姜绅施展神通,开始寻找陈小苗和苏绾。

    此时,几十里外的郊区,一座有点陈旧的厂房里。

    两个越南人,把陈小苗抬到二楼的一个房间,然后往床上一扔。

    陈小苗睡的死死的,一动不动躺在床上。

    孙少就在坐在边上,他也是刚刚赶到。

    他看了看两个越南人,再看看床上的陈小苗。

    “尼吗,果然漂亮,这身材?啧啧。”孙少这一看,想到这就是自己最大仇人的女人,心中激动兴奋,胯下的小家伙立刻昂首挺胸起来。

    “你们在下面等我,完事我会叫你们。”孙少吩咐一下。

    “是。”两个越南人连忙下楼。

    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是死士。

    等会孙少干完陈小苗后,孙少会让他们上来轮了陈小苗,然后两人再杀了陈小苗后开车跑路,半路上会选择撞车死亡。

    后面警察查案,是这两个越南人奸杀陈小苗后,跑路时一不小心,车祸而死。

    因为这案件发生在福安省,曾立会用他的影响力,很快结案。

    太完美了。

    孙少这个想法太完美了。

    尤其这里是福安省,姜绅就算怀疑,想继续查下去,也没有办法。

    “姜绅啊姜绅,你敢和我做对?哈哈哈哈。”孙少走到边上,边上有一抬摄像机,他将记录下这神圣的一刻,也许以后,还可能给姜绅看看。

    要是有一天,姜绅突然看到她女人的片子在网络上面流行,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

    哈哈哈。

    孙少慢慢走到床前。

    “可惜,可惜,现在睡的和猪一样,真没意思?”孙少看看窗外。

    这是一家石子厂,倚山而建,非常偏僻,老板因为借了很多钱还不起,加上又欠了工人的工资于一个月前跑路消失了,然后一直没有人住。

    董昕专门为他找的。

    四周五百米几乎没有什么人居住,而且三面有山,真是一个做事杀人的好地方。

    孙少是比较讲情趣的,这样上陈小苗,太没意思了,和上个死人有什么区别,姜绅看到也不够剌激他。

    嗯,他想了想,拿了几根绳子,把陈小苗的手和脚,以一个大字型绑在床上四角,然后用胶布缠住了陈小苗的嘴。

    一切都做完了,拿了点水洒在陈小苗的脸上,慢慢清洗她。

    过了一会功夫,陈小苗果然醒了。

    “唔----唔---”清醒过来的陈小苗,一看自己被绑在床上,面前站着一个的男人,心中又惊又怒。

    “唔---唔---”陈小苗使劲扭着身子,却发现被对方绑的死死,任凭床摇来摇去,都没有用。

    “哈哈哈,害怕了吧?美女局长,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耀武,你的男朋友,姜绅是我的仇人。”

    孙少看着陈小苗惊恐的扭动着娇躯,又说不出话,心中有种变态的满足感。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的男朋友,这个混帐,竟然敢得罪我孙耀武,我今天就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人,会有多么悲惨的下场。”孙耀武说完,拿起身后的摄像机,举起来对着陈小苗。

    他要拍下来,拍下这剌激人心的一幕,然后找个机会给姜绅看看。

    “美女,先帮你剥光了,让我看看你的小白兔。”孙耀武一手从拿着摄像机,一手就摸到了陈小苗的胸前。

    “,姜绅那杂种有没有帮你拍过录像?”孙耀武一手抓下去,想着怎么捏烂她的酥胸。

    “叭”却突然发出一声轻轻的脆响。

    透过摄像机的画像,孙耀武惊恐的看到,在自己的手下,赫然有另一只手挡着。

    自己抓到一只手?这只手覆盖在陈小苗的酥胸上。

    她的手解开了?

    孙少连忙拿开摄像头,定睛一看,倒吸一口冷气。

    “我草。”

    蹬蹬蹬,孙少连退数步,吓的摄像头也掉在地上。

    姜绅不知何时出现了。

    尼吗,你是鬼来着,怎么出现的?

    孙少这下吓的是魂飞天外,他和姜绅交过手,知道他很能打。

    不过,这还不是关键的,关键是姜绅怎么上来的。

    “阿兴,阿兴----”孙少惊叫起来,想叫楼下的两个越南人上来。

    “别叫了,孙少。”姜绅嘻嘻一笑:“他们现在,只听我的。”

    姜绅伸手,叭,叭,撕开了绑着陈小苗的绳子。

    陈小苗气急坏败的撕掉自己嘴上的胶布,面色狰狞:“腌了他,姜绅,替我腌了他。”

    陈小苗气疯了,左看右看,要找东西上去砸孙少。

    姜绅来晚一点,自己都要被他非礼掉,到时不如死了算。

    “绅哥,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嘿嘿,别这样,别这样。”孙少终于知道姜绅的可怕了。

    这样都能找到这里?

    简直不可思议。

    他都怀疑是不是董昕出卖了他。

    他一边求饶,一边向后退。

    “没事,我不介意,我真的不介意,你说,我和一个死人,介意什么?”姜绅笑的阴沉沉的,那眼中的杀意藏也藏不住。

    “扑通”孙少吓的直接跪倒,嚎淘大哭:“绅哥,我错了,我瞎眼了,不关我的事,是曾立和我说你女朋友来了的,绅哥,给一次机会吧,我不是人,我是禽兽---叭,叭,叭”他一下一下打自己的嘴巴。

    “我草你吗的。”陈小苗这时找在桌上拿到一个烟灰缸,想也没想就砸向孙少的头。

    孙少脖子一缩,当,烟灰缸砸了个空。

    “吗的,枪呢,我知道你有枪,给我一把枪。”陈小苗大怒,情急之下,向姜绅要枪,准备杀了孙少。

    “别急。”姜绅安抚陈小苗,然后朝孙少道:“你说你不是人了,那还不去做鬼?”

    “下辈子投胎,别惹叫姜绅的。”

    姜绅轻轻一挥手。

    蹬蹬蹬,楼下跑上来两个人。

    “这是?”陈小苗莫明其妙。

    “咱是人民好干部,小苗同志,不要动不动打打杀杀,你可是警察。来来,咱们看戏。”

    是那两越南人上来了,其中一个手上还拿着手机,嘴里说着话:“一千万,一分钱都不能少。”

    然后挂完电话,“孙耀武。”两人同时一声厉喝,向孙耀武扑了过去。

    只是陈小苗在摄像头里看时,觉的这两人眼神非常惊恐的在看着自己和姜绅。

    我拷,鬼上身啊。陈小苗觉的身上有点发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