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8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太欺负人了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太欺负人了

    陈小苗当然不怕,她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砰”姜绅刚消失,苏绾家的大门被一下子撞开。

    一大堆警察冲了进来。

    “不许动,不许动。”

    七八把枪对着陈小苗。

    “干什么?我是东宁城东区警察局的副局长陈小苗。”

    陈小苗很镇定,也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陈局长,你好,我是安州市警察局的宋杰,有件案子,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好吗?”

    “协助调查,这是应该的,用不着这大场面。”陈小苗冷笑。

    “嘿嘿”宋杰笑了下,嘴巴往里一歪,后面又涌进来一批警察,拿着枪就在苏绾家里收查起来。

    陈小苗回头看了看,倒也不怕,姜绅的本事,她是知道的。

    果然,众人收了半天,就把苏绾的手机收走了。

    然后陈小苗被带走,警车把她带上高速。

    两小时后,陈小苗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下车的时候,陈小苗抬头一看‘天楼区警察局’。

    这是什么地方?安州的区县里没有天楼区啊。

    开了两小时,这是异地审查?离开福安了?

    也不可能,这种案子不可能离开福安的。

    应该是在福安的另一个地级市里。

    她人在车里,被几个警察围的死死的,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现在发现这地方不认识,心中还是有点紧张。

    “别怕,这是阳州市的一个区,你被带到阳州了。”姜绅的声音在陈小苗耳朵响起。

    他真的在啊,陈小苗听到姜绅的声音,心中大定,脸上表情也自然了许多。

    陈小苗被带到一间审讯室里,除了陈小苗,还有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看级别都没有陈小苗高。

    “你们说协助调查?这是协助调查?我要打电话回东宁。”陈小苗有点恼火,分明是把她当嫌犯了。

    “陈局长别紧张,因为这件案子特别严重,而且有几个疑点,所以只能对不起你一下了,事后有什么过错,我们天楼区警察局一定会向你们东宁交待的。”

    那男的淡淡一笑,也不怕陈小苗。

    你一个东宁的,到了我们福安,现在还被送到阳州来,我们需要尊重你么?

    他说完后,那女的马上冷冰冰的说话了:“陈小苗同志,请问你昨天晚上七点四十五分到九点四十五分这段时间你在那里?”

    陈小苗眉头一扬,勃然大怒。

    “没事,就好好回答他们,看他们玩什么花样。”姜绅的声音又响起来:“苏绾和舒珏都在你隔壁,别怕,真有事,我也能把你和苏绾都救出来。”

    “你说慢点,我听听苏绾那边,让你们说法一致。”

    她们也在啊?陈小苗听到姜绅的话,也冷静下来。

    “苏绾同志,请问你,昨天晚上七点四十五分到九点四十五分这段时间你在那里?”

    苏绾这时也是惊天动地的震惊,因为早上她去开会办案的,开到一半就被带走了,然后就押到这里,她心中还是很害怕的,因为她也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姜绅还杀了孙耀武。

    没想到却在这时,听到姜绅的话。

    姜绅就在她身边。

    太神奇了,难怪他有这么多女人。

    陈小苗说他是神仙,苏绾当时还以为她在开玩笑,原来是真的。

    身边有个男人,苏绾也就不怕了。

    “我昨天接待了东宁的陈小苗局长,吃到七点四十五分结束,因为酒有点多,所以我们就一起散步回家。”

    “昨天苏绾政委接待了我们东宁的人,吃到七点四十五分结束,因为酒有点多,所以我们就一起散步回家。”

    “苏绾你说慌,酒店视频显示,你们当时上了一辆出租车。”

    “陈小苗你说慌,酒店门口外的视频监控显业,你们当时上了一辆出租车。”

    “那出租车是越南人开的,他是福安有名的混混董昕的手下,董昕交待孙耀武想请你们两人吃饭,越南人是去接你们的,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越南人和孙耀武都死了?”

    姜绅三人听到这里,尼吗,孙又权这狗日的真会编。

    原来董昕招了?

    姜绅当时还没想到这么快查到董昕头上,他当天干掉孙耀武后,又去救了苏绾,然后三人回家一直在床上活动到现在,那里想到后面又发生了这么多事。

    董昕被抓后,就交待了孙耀武想搞陈小苗的事。

    警察局当然不会这么说,禀报到孙省那里后,省里领导指名由赵志诚负责这件案子,曾立协助。

    然后警方就让董昕改口,是孙耀武想请两人吃饭,所以派人去带两女。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当时我们酒多了,可能拦过出租车,然后又在半路停下来了,两人一起走回家的,不信你可以把那司机找来对质。”

    “当时我和苏绾都喝多了,有可能醉熏熏的拦了出租车,对了,我想起来了,是拦了一辆,后来我要吐了,司机把我们赶下车,不信你把司机找来对质。”

    苏绾和陈小苗在姜绅的口授下,基本是统一口径。

    “司机死了,怎么对质?”两边审询的警察大怒。

    “就是,司机死了,你从那得到口供,他们带我们去见孙耀武的?”

    “我和苏绾都是警察,即然司机死了,你们凭什么说司机是带我们去见孙耀武的?”

    “砰,陈小苗,你现在是嫌犯,别这么嚣张。”这边的警察开始发力了,拍案而起。

    “董昕派出去的司机,董昕是人证,证明司机是去带你们见孙耀武的。”

    “笑话,一个混混的话,比我两个党员干部,一个警察局政委,一个副局长的话还有用?董昕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天楼区就是这么办案的?”

    两边审讯的警察被苏绾和陈小苗镇住了。

    董昕的口供是站不住脚的,他们明白。

    指证一般人还好,现在指证两位警察局的干部,一个政委,一个副局长,没有其他证据,光靠一张嘴,根本没用。

    “你们有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快放人,真是笑话,董昕说什么是什么,我还说我看到你昨晚杀了孙耀武,我一个副局长说的话,比董昕怎么样?能不能把你也抓起来问?”陈小苗也拍案而起,指着那女警察。

    “别激动,陈局,我们是请来协助调查的,没别的意思。”两个警察,女的扮黑脸,男的扮红脸,笑嘻嘻的上来劝说陈小苗。

    “那个姜绅怎么回事?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审讯员继续问,原来今天舒珏去找苏绾的时候,苏绾还没被带走,舒珏也不知道,后来打电话给苏绾发现姜绅接的。

    “舒政委,我们在苏绾的手机上发现你早上打电话给她,你确定当时是姜绅接的?”隔壁舒珏舒服一点,没有在审讯室,在审讯室边上的办公室里。

    她是阳州警察局的政委,天楼区的顶头上司,这次算是真的协助调查,被问一下。

    “是的,我确定当时姜绅接的。”

    “他都说了什么?”

    舒珏脸上一红,有些话是不能说的:“他说昨天住在苏绾家里,苏绾手机没带,所以他接了。”

    “姜绅?我不知道,他没来,他现在应该在东宁。”陈小苗道。

    “姜绅?我不知道,他不是在东宁么?”

    “但有说人说你的电话姜绅接过?”

    “是谁说的?那我说我的电话克林顿总统也接过,算不算数?他几点接的电话?你们可以查查姜绅现在在那,是不是在安州。”

    “安州到东宁的飞机只要三十多分钟,从他接电话到现在已经过了近三小时,他完全可以接完电话再回东宁。”

    “飞机回去?机场查不到?麻烦你们查清楚再来问我。”

    专案小组很郁闷的,他们就是查不到。

    查不到姜绅有坐飞机的记录。

    姜绅听到这里,想到什么,连忙交待几句。

    嗖,隐身飞行,全力发动,几十秒后就到了东宁,然后直接出现在招商局附近。

    他一出现,几个警察就围了上来。

    “姜局,你怎么现在才上班?”领头的是东宁本地的警察。

    “这是福安省的敬察,说找你问点事情。”

    “什么事?我早上出去有点事。”

    “姜绅局长是吧,我是福安省安州市局的,上午来到你单位,打你电话也不通,又找不到你人,我想问下,你昨天晚上八点到今天早上这八点---”

    “叭”那警察话没说完,姜绅伸手一个耳光,打的那安州警察噔噔连退数步。

    我草,姜瘟神真猛。东宁本地警察吓的倒吸一口冷气。

    那安州警察也傻眼了:“你,你怎么打人?”

    “你什么东西?安州警察跑我们东宁来问三问四?有什么想法,有证据就走程序,拘捕令一到,我就和你走,他吗的,什么玩意,我一个副局长,天天招商几千万,每秒钟几十万上下,我和你废话,草你。”

    “你---”你还是副局长?你他吗流氓吧。

    那安州警察又惊又怒,转过头看着那东宁的两个警察,兄弟,我们是一个系统的,我们被人打啊。

    那两东宁的一个抬头看着天,一个低头数蚂蚁。

    开玩笑,这是姜瘟神,你们神经病跑我们东宁来找他麻烦,打你们算好的了,没弄残你们算不错。

    “听好了,两个贱人。”姜绅指着两安州警察破口大骂:“第一,老子晚上做什么事,没必要向你们汇报,我高兴就去福安玩玩,不高兴就去京城转转,你管我晚上干什么?老子就是杀了人,你没证据就给我滚蛋。”

    草,太欺负人了,姜绅这话真是太嚣张,但是安州警察也只能干瞪眼,人家在主场呢,又没证据。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