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8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要当局长了
    第四百六十二章 要当局长了

    “第二,凭什么你打我电话我要通?吗逼的我的电话是你这小警员打的吗?老子正科知道不?你什么级别?”姜绅用手指戳那警察胸口。

    简直是裸聊的侮辱人。

    你这样也是正科?我呸。别让我抓到把柄,真是你干的,到了安州,我弄死你。

    小警员眼中全是不服。

    “行了,行了,我们姜局回来,还有事不?没事我们走吧。”东宁警员连忙拉关安州警员离开。

    “狗日的不服?”姜绅嘿嘿冷笑:“那啥,小齐,你别和他一起啊,这是东宁,出什么事,别怪我。”

    东宁的警察姜绅认识,姜绅在局里做协警时知道,姓齐。

    小齐一听这话,吓的脸色大变。

    把安州警员连拖带拉,拉到招商局外,然后道:“好了,我们帮到这里,有什么事,让你们领导和我们领导联系吧。”

    说完转身就走。

    “吗的,骂的好,听说我们美女陈局长和陈队他们还被扣在福安呢。”另一个东宁警察也不服安州的。

    “这些王八蛋,扣了我们陈局,还敢过来惹姜瘟神?”两个东宁警察骂骂咧咧的走了。

    那两安州警察也在打电话汇报。

    “见到姜绅了,人在东宁,飞机场和动车没有他出入记录,昨天应该没去过福安。”

    从姜绅接舒珏电话到现在,只过了三小时。

    除了飞机,国内没有任何交通工作能从福安到东宁。

    所以福安接到这个事实之后,明白舒珏说的可能不对。

    “这个姜绅真是流氓,吗的。”两个安州警察挂了电话也在骂。

    “只能证明舒珏说的是错的,不能证明他昨晚没去过。他要杀了孙耀武,坐车赶回来,十二个小时,还是够的。”

    “就是,一定要抓到他的破绽。”

    两安州警察还在叽叽喳喳,路边有人大叫:“小心。”

    两人一回头,轰。

    马路上一辆大卡车,突然一个急转弯。

    “我草。”两警察晕倒前同时在骂:“这流氓这也干的出?”

    砰,轰隆。

    十几分钟后,安州接到消息。

    派去东宁的两个警察,被一辆大卡车撞的重伤,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据说当时有人闯红灯,大卡车刹车不急,为了避让闯红灯的人,却撞到两个警察身上。

    安州人气的半死。

    东宁人却吓的半死。

    尼吗姜瘟神在招商局门口叫那两人小心点的,果然灵验了。

    还好我们走的快。

    再说姜绅,回到局里,和局里几个领导装模作样见一面,然后把小包包一提:“我去企业走一趟。”

    嗖,一个隐身又回到了天楼区。

    这时,天楼区的审讯告一段落。

    专案组的人正在一间办公室交流。

    “通过调查来看,舒珏说接电话的是姜绅,可能是假话,姜绅现在还在东宁,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赶回去。”

    “但是,不排除姜绅昨晚来到福安。从他杀人,到出现在东宁,中间有十几个小时,别说自己开车,坐长途汽车都够了。”

    “所以现在姜绅还有嫌疑。”

    这个总结的人,正是打电话叫孙少下手的曾立。

    曾立是专案组副组长,虽然在办案,心中也是有点害怕。

    昨天他提醒的孙少,结果姜绅的女人没事,孙少死了。

    现在组长赵志诚和他的意思,拼命把这案子往姜绅头上套。

    因为姜绅不倒霉,他们要倒霉。

    这次带走了陈小苗,就是得罪姜绅,以姜绅的个性,他们知道,事后肯定要找麻烦,所以,一定要把姜绅定罪。

    但是,定罪那有这么容易。

    所有证据都证明是那两个越南人干的,现在只有董昕一个人的证词有利于他们。

    “再问问舒珏,为什么听到姜绅说话?”

    “保护好董昕,他现在是我们重要的人证,我看先把他转移一下,要不请省武警总队的帮下,转到武警那里?”

    因为陈小苗的父亲也是警界高官,赵志诚经过上次的事后,觉的省厅都不安全,也不可信。

    到了这时,姜绅就知道有董昕这个人证在。

    人证啊,好啊。

    然后当天就发生了我们前面说过的事,董昕在拘留所撞墙自杀。

    他们会议开到一半,后方传来电话,董昕撞墙自死。

    “我草。”赵志诚和曾立傻眼了。

    唯一可以指证陈小苗和姜绅的人死了。

    这下真的没办法了。

    凭良心说,赵志诚和曾立虽然知道是越南人杀的孙耀武,但是绝对相信这事和姜绅有关。

    他们相信董昕的话,孙耀武和姜绅有仇,肯定派越南人去搞陈小苗,但是,但是怎么他吗的最后是越南人反过来杀了孙耀武。

    明知姜绅有罪,却找不到他的破绽。

    到了这时,上面有电话下来了。

    上次帮过陈小苗和姜绅的福安省警察厅厅长,陆定锋电话打过来。

    “案子查的怎么样?东宁那边的压力很大,你们扣了他们三个警察,却什么也查不到,时间一到,就要放人的。”

    “但是孙省长他---”赵志诚还想说什么。

    “什么孙省长沙省长,你是警察厅的还是省政府的。”陆定峰大怒。

    他堂堂警察厅厅长,比起不是省委常委的副省长,也不差多少。

    而且警察厅长经常会升任副省长或政法委书记的,到时比什么狗屁孙省长强多了。

    “是,我知道怎么做了。”赵志诚也没办法。

    陆定锋是他的顶头上司,前面借孙省长的怒火,省里还有其他领导打招呼,所以让他成立了专案组,现在案件查成这样,已经没办法再查下去了。

    就算陆定峰不给他压力,董昕一死,他也没翻盘的可能。

    尤其陈小苗和姜绅都有背景。

    换成一般的小百姓,只要董昕一指认,马上可以用点手段,不是他们杀的,也能办成他们杀的。

    可这一套在陈小苗和姜绅面前根本没用。

    “放人吧。”赵志诚摇头长叹,然后独自一人走到边上另一个办公室。

    他拿起电话,打给给谁的?

    “姜局长,我是赵志诚。”赵志诚堂堂副厅长,打给姜绅的。

    “呵呵,赵厅,你好本事,又抓我女朋友。”

    “别误会,这是孙省长的意思,我也是迫于领导的压力,现在来向你表达真诚的歉意,我们马上放人,姜局长,你别见外,别放在心里,有什么要求,可以向我提。”

    赵志诚害怕了。

    他被姜绅搞过,知道姜绅有多可怕。

    这次要是能把姜绅定罪,就可以发动国家机器来对付姜绅,这也是他敢参加的原因。

    现在定不下罪,他赵成诚还不吓的魂飞天外。

    那姜绅无法无天的,安州派两警察过去就被撞的重伤昏迷。

    所以一旦决定结案放人,赵志诚连忙向姜绅求饶。

    “行,我女朋友也没什么事,那个啥,曾立的,是你手下的副局长吧,你把他搞下来,叫纪委查他。”

    “---”赵志诚顿时哭着个脸。

    “有问题?”姜绅冷笑。

    “没问题,没问题。”赵志诚只好心中道,曾立,对不起了,你倒霉,总比我们两倒霉好吧。

    四月三十日下午一点。

    疲惫不堪的陈小苗坐着飞机回到东宁。

    福安一行虽然出了点意外,但总算有惊无险。

    而且这次,姜瘟神大名又震动到福安了。

    上次在福安姜绅也算扬过名了,几个月一过,大家几乎忘了这个人。

    但这次,两人安州警察被撞的重伤,回去足足三个月才恢复过来,从此以后,安州的警察只要听到要到东宁来办案,都是吓的连连推辞。

    下午两点。

    姜绅拎着他的小包包,摇摇晃晃回到招商局。

    中午他在局门口一个耳光打警察,全局震动,再经过看到的人添油加醋的宣传,变成姜局长在门口痛打外地警察。

    姜局的威名更是如日中天。

    “姜局好。”

    “姜局早。”

    “好,好。”姜绅沿路过来,发现打招呼的人比以前多了。

    也不早了啊,还早你妹,姜绅嘿嘿暗笑。

    以前他的功绩大多是招商,局里尊敬他的人有,害怕的不多,日本打人事件,知道的也就几个,好多也是听有听闻,没的亲见。

    这下有人亲眼看到他这么凶残,这威名一下子就打出来了。

    所以说,名气这东西,还是要靠打打杀杀才能杀出来。

    姜绅得意洋洋到了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和吕琪、俞诗君是并排一起的。

    现在鲁勇还没走,区里虽然定了吕琪当局长,也是要等五一假期过后再开党委会的。

    这事,整个招商局只有姜绅知道。

    姜绅都没空和吕琪说。

    他经过吕琪办公室,正好看到俞诗君也在吕琪办公室。

    两位美女不知在那议论什么。

    “姜局。”吕琪脸色有点不好,看到姜绅进来勉强一笑。

    “姜局来的正好。”俞诗君手上拿着一张纸。

    “我和鲁局碰过头了,五一假期,本来是要休息的,不过最近旗花银行等几家外资都跟进来了,外国人可不过五一,所以局里一定要安排人值班的。”

    “我值五一,吕局二号,姜局你三号,我们三个领导要起带头作用。”

    俞诗君意气风发,脸上就几乎写着,我是局长几个大字了。

    庄志国为她争取失败,也不好意思和她讲,俞诗君现在还以为自己过了五一要当局长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