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08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吃老娘口水
    第四百六十五章 吃老娘口水

    乔市长为老不尊。

    走就走了,走到门口,叭叭叭,大厅的灯全按灭了,然后笑嘻嘻回到自己房中。

    今天,这是要王妃硬上弓么?

    看着四周一片漆黑,姜绅也脸红了,有点不好意思:“那啥,菲雪---”

    “你要想回去,我送你下楼。”乔菲雪板着脸。

    “好吧,那我还是回去了。”姜绅这话说出来,乔菲雪也是脸色一沉。

    没等她发怒,就觉的身子一空,已经被姜绅拦腰抱起。

    “回你的房间去。”

    “放我下来。”乔菲雪又喜又嗔,没想到姜绅这么胆大,在自己家大厅就敢胡来。

    “好。”姜绅说放就放,扑通一下,乔菲雪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扔到床上。

    “别这样---”乔菲雪的欲拒还迎,更剌激着姜绅。

    加上这里就是乔菲雪的家里,而他的爸妈就在隔壁,姜绅觉的全身灼热难耐。

    他疯狂的压住乔菲雪,粗鲁的脱去她的裤子。

    乔菲雪也有点意乱神迷,一边娇喘一边要解去自己的小西装。

    “上面别脱,我喜欢这种制服。”

    姜绅的话,让乔菲雪娇羞难奈:“这是工作服,小流氓。”

    姜绅才不管她是什么服,三二下就把乔菲雪的下面剥的精光。

    乔菲雪感觉到了姜绅的危险:“别,别,我---我帮你口好不好---”她有点害怕。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乔菲雪,事到临头还是有点慌张的。

    口?你帮我口的还不够?今天这么好机会,我怎么能放弃。

    姜绅再不管她,小姜绅蓄势待发,已经忍了很久。

    他粗暴的用膝盖分开乔菲雪紧紧夹着的双腿,低头吻着乔菲雪的脖子:“放心,不会痛的。”

    小姜绅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在准备用力一挺攻占乔菲雪最后的圣地时。

    “叮铃铃---”就在这时,姜绅手机响了。

    我拷,姜绅和乔菲雪同时长舒一口气。

    姜绅此时箭在弦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进去再说。

    “电话,电话,接电话,别急。”乔菲雪吓的连连后退,然后拉过床上的被子把自己下面盖了起来,坐在床头,大口大口的喘气。

    你妹的,谁打电话啊。

    姜绅摇头,他的电话铃声设置的不同,基本知道这是谁打来的。

    拿起手机一看:“丁艳。”

    哎,这小丫头几乎从来不敢打电话给自己的,一定有什么事。

    姜绅只好接电话。

    “喂,艳儿。”

    “绅哥,你忙吗?是不是打扰你了。”丁艳弱弱的声音,让人一听就更加想痛惜她。

    要说丁艳,现在年纪不大,却也是几个公司的大老板,平时气场还是很强,只是遇到姜绅就变的一个可爱的小女生。

    “还好,有什么事?”

    “那---徐姐让我问你,你今晚还来吗?”丁艳的声音很温柔,温柔的让姜绅都不忍心生气。

    每周的今天,姜绅要是去永泰集团那边陪丁艳、徐丽还有潘雯雯三女的。

    姜绅这才想起,自己晚上没过去吃饭,也忘了打电话说一下了。

    徐丽肯定想自己了,又不敢打电话,只好让丁艳打。

    “我----”姜绅还没说完,乔菲雪咬着牙,眼光狠狠的盯着姜绅。

    姜绅都不知道怎么说好。

    然后就见乔菲雪在挥挥手,意思是让姜绅过去。

    “我一会过来。”姜绅只好道。

    他面对丁艳,真是也不忍心拒绝。

    “哦,那呆会见。”丁艳喜滋滋的挂了电话。

    “去吧去吧,快走。”乔菲雪满脸愤恨。

    “不是你叫我去的。”姜绅嘻皮笑脸的摸上去:“不急,这边完了,还能再去。”

    “去死。”乔菲雪推姜绅:“你还是过去吧,我晚上要看书的,下周我考过了你再来。”

    “你是气话还是真的?”姜绅可搞不错乔菲雪。

    “你说呢?”乔菲雪歪着嘴:“我怕什么,我是正宫。”她现在得意了,定婚了,正牌女友。

    “你玩归玩,记得回来就行。”这话从乔菲雪嘴里说出来,有种淡淡的幽伤。

    “别这样。”姜绅低头亲吻了一下乔菲雪,他吃软不吃硬,乔菲雪越说的可怜,他越有点不好意思。

    乔菲雪暗笑,她太了解姜绅了,绝不能发火,只能以柔克刚。

    “去吧去吧,省的她想你。”乔菲雪都不知道电话里是谁,估计是那个叫方柔的。

    “那我真走喽。”姜绅被这电话一打,也没什么心情和乔菲雪继续了。

    必竟电话那头,可是有三个美女在等着他的。

    “等下。”乔菲雪眼珠一转。

    “让我吃几口再走,哼,让她吃老娘的口水。”说罢,乔菲雪把姜绅一个扑倒,低头张口。

    “我拷,嘶---”姜绅闭眼惨叫:“我这样怎么走啊---”

    晚上八点多。

    狼狈不堪的姜绅悄悄的从乔菲雪家里逃了出来。

    他低头看看自己,下面高高耸立,还好是晚上,别人看不见,不然走路也不好走。

    这个乔菲雪真的想的到,让她们吃她的口水。

    好吧,我到了那边,先洗个澡,姜绅兴冲冲的又赶到永泰集团。

    现在三女都住在公司,也是方便和姜绅搞在一起。

    徐丽找姜绅果然也是有事的。

    “徐姐有事找你,要不然也不会叫我打电话了。”丁艳和姜绅在浴室,一片帮他洗澡一边温柔的和他说话。

    “什么事?”姜绅上下其手,称机大沾丁艳的偏宜。

    小丁艳现在营养越来越好,身材也有渐长,慢慢向徐丽靠拢了。

    “好像有个官二代在追她,来头有点大。”

    “什么?”姜绅一听勃然大怒。

    也是,他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金芷青她们还好,都是上上班,在东宁市里有比较固定的活动圈子,徐丽因为管理着巨大的永泰集团,经常出去谈生意。

    现在在东宁,徐丽已经有点名气,美女老总,亿万富婆,还有一部分人甚至知道她是姜绅的女人。

    东宁肯定没有人敢追徐丽,小丁艳这么说,肯定是外地不长眼的人。

    洗完澡后,徐丽和潘雯雯已经在床上等他们。

    姜绅也不管了,先是和三人大战一场,然后再慢慢谈这事。

    徐丽和姜绅说了。

    原来永泰集团自从有姜绅的资金赞助之后,生意越做越大,最近在‘河西省’拿到两块地,一块是商业用地,一块是工业用地。

    永泰集团的打算,一块拿来开发房地产,一块打算建水泥分厂。

    河西省在那?京城的西面就是,与京城是邻居。

    这个距离与东宁有点远了。

    以前永泰集团的业务也就在东宁和附近省市,现在徐丽展现出她的眼光和水平,在姜绅的资金赞助下,大展拳脚,一路杀到了京城边上。

    她这也是有打算的,先在河西站住脚,然后看机会进京城发展。

    国内企业做到最后,想要成为巨无霸一样的存在,最终还是要在几个超大城市中扬名。

    京城、上沪、广圳、深州,这些地方才能证明你有没有成为跨国集团的实力。

    徐丽就是打算以河西省为跳板,先试水一下,然后寻机进京。

    一般的企业,冒冒然一头扎进京城,没根基没后台,用不了多久就要灰溜溜的出来。

    京城是什么地方?贵人云集,高官如雨,上沪周百亿这样的第一富豪,没有后台想在京城发展也是吃灰的份。

    徐丽的公事,很少和姜绅说,倒不是她不想说,而且姜绅从来不管,也没兴趣听她的公事,全盘交给她打理的,姜绅要知道的话,直接就让徐丽去京城发展了,那里还要在河西省过渡一下。

    话说徐丽两块地也拿到了,但马上发现京城的邻居也不能小看。

    河西省与京城相邻,地理优势明显,许多京城的达官贵人,少爷公子们甚至在河西都有产业。

    他们集团在拿商业用地的时候,和一家叫‘金城集团’的房地产企业竞争很激烈。

    这块地块总面积为10.26万平方米,其中建设用地4.126万平方米。

    起拍价从十亿起,经过永泰集团和五家集团的竞争后,最后只余下永泰和金城。

    数轮之后,永泰集团以18.5亿拿下了这块地。

    当时徐丽也是很开心的。

    事后当晚,徐丽正准备连夜坐飞机赶回东宁。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到宾馆求见徐丽。

    原来这人就是金城集团的董事长钟安国。

    钟安国想请徐丽吃晚饭,徐丽自然一口拒绝。

    钟安国道,我知道你,东宁的永泰集团的老总,当地有名的美女老总,但是猛龙不过江,你东宁的来到河西来,你知道河西的环境吗?

    钟安国当时就在指着宾馆外面,很嚣张的道:“你扔一块砖头出去,顺便在大街上砸到的一个人,他的爸爸妈妈,或者亲戚朋友就可能是京城的司局甚至省部级官员。”

    有人说在京城路上遇到一个骑自行车的都可能是处级干部,而河西路上遇到一个开汽车的,很可能他爸是处级、厅级或省部级。

    京城太小了,高官们都把目光放到京城边上的河西省。

    大家都到河西来发展,来抢夺资源。

    钟安国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来头也不小,听他的意思,虽然地被徐丽拿下来了,最好两家联手一起开发,要不然,徐丽会在河西寸步难行。

    这个有点威胁徐丽的意味。

    徐丽没理他,她有姜绅在身后,胆子也是大的很,要不然也不会杀到河西省来。

    当然了,她也知道姜绅忙,能不麻烦姜绅自然是最好。

    当夜她还是回东宁了,也没和钟安国吃饭。

    然后那钟安国就一直不停的用电话和短息骚扰徐丽。

    大概他看徐丽年轻貌美,想泡徐丽了。

    真要泡到徐丽,那是人财两得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