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0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俞诗君气哭了
    第四百七十七章 俞诗君气哭了

    晚上,七点多。

    向小汐先回房做作业了,姜绅又装模作样的在那吃了一会。

    到了八点多的时候,向岚的酒有点多,脸上一片通红,每次看姜绅都点有迷离的神情。

    发春了,向区长又发春了,姜绅心中有数。

    不过他还要装一装的。

    “向区长,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了。”

    “奥---”向区长听到微微愣了下,似乎有点失望。

    姜绅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也是胆大包天的人。

    女儿就在另一房里,看她的表情,是敢把自己留在这里睡的。

    “我看看小汐睡觉没有,要没有,你和她说下吧。”向岚前半段话才是关键。

    她的意思小汐要是睡了,你就别走了。

    姜绅可不敢,走到她身前,低声道:“我先走。”

    “---”向岚很失望。

    “一会再来,你门关好了,我能进来。”

    “---”向岚知道姜绅厉害,没想到门关了还能进,她激动的点点头。

    两人走到小汐房门口。

    果然,向小汐还没睡,不知道是不是在等姜绅离去。

    “小汐,我走了,改天见。”

    “88小姜哥哥。”

    “作业做完了,就早点睡吧。”

    “嗯,好的。”

    然后向岚和向小汐母女送姜绅出门。

    等姜绅一走,向小汐也垂头丧气:“妈,我也洗漱睡觉了。”

    “作业都做好了?”

    “嗯。”

    “那你睡吧。”

    晚上九点半。

    向岚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小混蛋说一会再来,这都九点半了,怎么还不来?

    她中间起了两次,看看向小汐都睡的和猪一样,而门外一点动静也没有。

    算了吧,他恐怕是骗我的,还是睡吧。

    向岚今天喝了酒,酒气动人心,体内春情泛滥,再加多少年没有碰过男人,又遇到姜绅这样的猛男,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她都是最需要的时候。

    姜绅不来,她有点失望。

    就在她迷迷糊糊有点睡着的时候,耳边有人轻笑:“里面怎么还穿着内衣?下次等我,一定要里面真空。”

    接着一只温软的大手伸进被子,慢慢在她身上游动,最后覆盖到她的酥胸。

    “姜绅---”向岚的身体随着这只大手慢慢的扭动,她又惊又喜,又是震惊。

    “你怎么进来的?”

    “这个重要么?”姜绅说罢,一把掀开向岚的被子,粗鲁的拉掉她的内裤。

    “喜欢我这样进来吗?”姜绅一声低吼,腰部一挺。

    扑哧,下面早就湿滑一片,发出动听的扑哧声。

    “唔----”向岚不说话,死死的抱住姜绅,生怕姜绅会突然离去。

    很快房中响起一阵阵连续不绝的叭叭声。

    第二天向岚醒过来的时候,要不是内裤已经破坏,加上房中的异味,她都觉的这是一个幻觉。

    第二是周二。

    本来区党委会是每周一开的。

    因为前面是五一假期,这周党委会调整到周二。

    党委会上当危机过一遍人事。

    确定了吕琪升任招商局长,鲁勇调任环保局长的事情。

    党委会还在开的时候,招商局里俞诗君在发火了。

    “吕琪,让你五一值班,你跑flb去旅游,你这是什么态度?”

    俞诗君不敢找姜绅,欺负一下吕琪还是问题不大。

    “五一假期,除了警察等特殊部门,我们招商局从来没有假期值班的习惯。”吕琪以前知道她是省长女公子,当然要让她一点,现在知道自己要接位,还怕她个鸟。

    “你这什么话?领导要我们值班,我们就要值班,那个单位都是这样,以前没有值班的习惯,现在要改,我已经汇报过鲁局,局里会出相关文件,以后假期都要安排人值班,这样才能全心全意为外资,为客商服务。”

    “我再说一遍,外资和客商,不一定是和我们一样的假期,吕琪同志,你这种态度,怎么能做好招商工作?”

    “那个领导要我们值班?你是说你吧?俞局长,你我平级,不用拿你爸的官帽子来压我吧。”吕琪这话说的有点重了。

    俞诗君一听,气的七窍生烟。

    你给我等着,马上党委会结束,我的任命出来,有你好看。

    你不是和姜绅关系好么,老娘把你调到别处去。

    她做了一把手,就可以选择性调整局里一定的岗位。

    这也是官场最常见的事。

    一把手不能操控大局,那是很没威信,对区党委会的任职命令也是很不尊重。

    所以,有人到新单位任局长一把手,如果局里有强势的老领导在,肯定要换一两领导,保证局党委能在自己的掌控下。

    俞诗君想好了,当了局长,第一个时间把吕琪和钱有金换掉。

    这样整个招商局姜绅就是孤立一人。

    以前的鲁勇,曾有操控不了党委会的一刻,要不是因为他快走了,也是要把吕琪和钱月金换掉个把的。

    “吕琪-----你不要得意----”俞诗君话说到一半,手机响了。

    她低头一看,鲁勇的,顿时大喜。

    哈哈哈,我是局长了吧。

    “俞局,党委会结束了----”鲁勇心中郁闷无比,不知道怎么开口。

    “恭喜鲁局,鲁局那里高就了?”

    “哎,恭喜什么呀,环保局。”鲁勇摇头,环保局不错,但是压力也大,现在动不动就是环保问题,不过比起招商局来,总算好一点。

    “呵呵,鲁勇晚上有空一起吃个饭吧。”俞诗君知道,在基层想站稳,一定要拉帮结派。

    鲁勇也算是个一把手,当然要拉好关系。

    “那----晚上我有点事,改天吧。”鲁勇现在还没说结果呢,看俞诗君的语气,她好像觉的自己中了。

    鲁勇都不好意思讲。

    俞诗君是聪明人,一听鲁勇这口气,不对劲啊。

    “鲁局?那我们这边?”她小心翼翼的问。

    “吗的。”鲁勇大爆粗口:“吕琪当局长了。”

    我晕,俞诗君好悬没晕过去。

    “----”她呆呆站在那里,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是吧?庄书记答应我的啊。”情急之下,俞诗君都说出来。

    “就是庄书记提的名,扣名吕琪,然后向区长也同意。”听鲁通这一说,俞诗君就知道,书记区长事前肯定通过气的。

    党政一把手都同意,这个都不用投票的,直接可以任命。

    庄志国,你骗我。俞诗君先是勃然大怒,然后生出一身的无力感。

    纵然她是省长的女公子,但是,不是东宁省的,翻天都没有用。

    庄志国这小书记,说骗就骗了她,你咬我啊,庄志国怕她个屁。

    “哎,就这样吧,你还年轻,等你老爸将来到东宁当省长书记,俞局你有的是机会。”鲁局无奈的挂了电话。

    等我老爸过来当省长书记?这他吗何年马月,俞诗君真是一刻都不能等了。

    她接完电话,心情失落,抬头看见对面的吕琪,也在接电话。

    “谢谢向区长,谢谢向区长,我会努力的。”吕琪满脸笑容,并挑衅似的看看俞诗君,这个女人太嚣张了,现在可以打打她的脸。

    尼吗,俞诗君看了气不打一处来,真是狠不能一巴掌把吕琪打翻在地。

    你给我等着,俞诗君原地一跺脚,转身要走。

    “等下,俞诗君。”吕琪前面被她‘吕琪,吕琪同志’叫的满头怒火,现在也叫起她名字。

    “吕局有什么指示?”俞诗君输了一阵,咬着牙转过身来。

    “你刚才说的什么局文件,拿来我看看,不是随便写几个字就能称局文件,你知道中央一个文件从起草到颁布要经过多少专家,多少时间吗?”

    “好的,吕局,马上送来。”俞诗君脸色通红,吕琪这话等于在她脸上打一个巴掌。

    你俞诗君什么人啊,随便替局里起草文件?

    小人得意,俞诗君转身而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气的胸部起伏不止,有种发狂的心理。

    怎么办?俞诗君坐在办公室里。

    这下吕琪当了局长,姜绅还不尾巴翘到天上去,以后招商局我还有日子过?

    要不要调走?回省里?

    不过,她来时趾高气扬的,现在灰溜溜的回去,省政府第一美女的脸怎么丢的下。

    她坐在那里胡思乱想,手机响了。

    低头一看:“爸。”俞诗君心中一酸,眼泪都情不自禁的滚了下来。

    “干嘛,我的宝贝,好像心情不好么。”俞省长百忙之中记得给女儿电话,也是不容易的。

    “没什么,有点想爸妈了。”俞诗君强忍着,不让老爸发现自己哭了。

    “听说我宝贝这次竞争局长没有上?是不是很失望?”俞省长呵呵笑着。

    “爸,你别说了。”俞诗君越想越窝囊,越想越伤心,想着想着,再也忍不住,哭了。

    “别哭,别哭,要不到福安来吧?我把你调过来,到爸这里好吗?”俞省长也很郁闷的,女儿不在自己管的省,想伸手也帮不上太大的帮。

    至于说,让他和东宁省的省长打招呼,抛开两人不是一个阵营的不说,为女儿和另一个省长或省委书记打招呼,也很丢脸的。

    官做到他们这地步,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会找同级的人打招呼。

    值的一个正省部级向另一个正省部级打招呼的,一定不能是小事。

    要是女儿副厅提正厅,那是值得考虑一下的。

    去福安?俞诗君先是一愣,接着想了想。

    我要是走了,姜绅和吕琪还不开心死了。

    我的面子往那放?而且我大学在东宁读的,毕业后也留在了这,到了福安人生地不熟,老爸在福安省长也做了四年,早晚也要走的。

    “不,我不走,我就要在这,我不信,我俞诗君一点也不比那吕琪差,我总有一天能超过她的。”

    “哈哈哈,好,好,不亏是我俞振强的女儿,哈哈哈,好,我也是试试你,你要想真想过来,我还不答应呢,好好干,基层,是最锻炼人的地方。”俞振强说完,又嘱咐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