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0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互相帮助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互相帮助

    谢长青在见唐海蓉,姜绅又去见欧楚峰了。

    上次见欧楚峰见的匆忙,放下东西就走了,也没说几句话。

    这次为乔菲雪他只好再跑一趟省政府。

    他到是想去欧省长家的,但欧省长和金仲林住一个大院,去了欧省长家,不去金仲林家也不好,所以干脆跑欧省长办公室。

    虽然才是去第二次,宋秘书却是和他一家人一样。

    没办法,姜绅是欧省长力主之下提起来了,两人算是同一阵营,被人打上了欧系的标签,当然要熟络一番。

    而且姜绅和宋大秘没冲突,宋大秘副厅,姜绅正科,差了足足三级,宋大秘将来下去,要是欧省给力一点,就是正厅实职,跟姜绅一点利益冲突也没有。

    要是姜绅也是副厅,那宋大秘未必和姜绅这么好了,将来欧省退居二线,这两个人安排就可能有好坏之分。

    所以姜绅过去,宋大秘那是客气的不得了。

    “你等下,欧省有个外地的客人,完了还有一点急事,钟厅之后再叫你。”

    这次姜绅没上次那么走运,不过姜绅也算好的了,插了好几个人的队。

    他去的晚,门外排了七八个人,欧楚峰明显也有区别对待,加上他性子直爽,见过三批人后,就点名姜绅。

    姜绅在诸多忌妒的目光中,走进欧省的办公室。

    “今天有时间啊,给你十分钟,够了么?”欧省气势万千,端坐在那里,自有一股副省部级的风采。

    姜绅见过几个副省级高官中,金仲林比较大气,毕竟在国企呆的时间多,国企财大气粗,说话也是大气磅礴。

    姜丰民比较儒雅,看上去像大学教授。

    副省长兼警察厅长方玄军有点阴冷,大概是侦察做贯了。

    要说高官的气场,欧楚峰算是最强,这也是他性格决定的。

    他比较直爽,说话做事不藏藏躲躲,气势自然而然的就出来了。

    “只要欧省发话,三分钟都够了。”姜绅嘻皮笑脸,也不和欧楚峰客气,直奔主题。

    “我未婚妻是银行的,最近在考‘华行东宁市分行副行长’的职务,笔试昨天结束,她说题目不难,发挥的不错,进前五名易如反掌。”

    欧楚峰愣了下,然后哈哈大笑:“乔小山的女儿吧?听说过,金融系统有名的美女,你们订婚的时候,我还意外了一下,没想到你们两个会在一起。”

    欧楚峰知道金仲林女儿和姜绅是朋友,当时还以为这两人是一对,现在结果有点出乎意外。

    “还要谢谢欧省的红包。”姜绅不好意思的低头。

    欧省的红包是什么?

    姜绅上次送给欧楚峰一张卡,欧楚峰又回赠给姜绅了。

    不是说欧楚峰不肯收他的,不给他面子,因为那卡里有一百万,把欧楚峰也吓一跳。

    到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没见过一个正科给一个副省送这么多的。

    欧省当他是自己人,当然不会收,在姜绅订婚时,又送了回去。

    “你以后,少和我来这一套啊。”欧楚峰笑骂着,你真胆大,给一个副省送一百万?

    也不怕被纪委找你。

    顿了顿道:“这次的事我听说了,她这么有信心?前五名才能进面试,她确定能进前五名?”

    “绝对能进,进不了前五名,我也不敢来找欧省你。”姜绅心道,她考不到前五名,我也能让她变成前五名,别说她还能考到前五名。

    “有信心就好,我虽然不在金融系统,老朋友也有很多,听他们说过,这次竞争很激烈,博士就有两个,研究生有八个,你未婚妻能进前五,很有实力。”

    “有实力你还怕什么?”

    姜绅闻言大喜,一般的人领导说话也是点到为止。

    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只要你未婚妻能进面试,我就可以帮忙打招呼。

    这么裸的话,这级别的高官当然不会说出来。

    但这句话的意思就表达的很明显了。

    姜绅以前是听不出来的,现在在官场也混了一断时间,马上领悟到了。

    “那就谢谢欧省了,谢谢欧省长。”姜绅连连道谢谢。

    “不用谢我。”欧省果然直爽,当场就说了出来,完全和一般的领导不同:“你运气不错,来面试的是华行中央总行的人,昨天还打电话给我,要过来面试,让我安排,都是我的老同事,这个招呼我打了,只要能进面试,肯定不会有问题。”

    “谢欧省,谢欧省。”姜绅佩服的五体投地,看人家欧省长,性格直爽,直来直去,别的领导说一句话要揣摩半天,累的要死,欧省长就说的直接。

    姜绅就喜欢和欧省这样的人打交道。

    要说欧省也是胆大,他这番话要是被人录音,放到网上,让大家知道省长帮人打招呼,革职都是最轻的。

    姜绅这么一想,也就体谅领导们为什么说的话要好好揣摩了,不能说的太明显啊,录音了怎么办?

    当领导果然有领导的难处。

    咱以后,也要学学说话的艺术,说的话不能太明显,又要让人猜到其中的意思,这样才能当合格的领导啊。

    姜绅在那胡思乱想,欧省又笑了:“不用谢我,我帮你解决问题了,你也要帮我解决一个问题。”

    姜绅马上站起来表忠心:“领导请吩咐。”

    “呵呵,你也不问问我要你做什么?”

    “随便吩咐,----就算领导要天上的星星,小姜也要想办法把你摘下来。”

    “去,去,去,你还是叫我欧省吧。”欧省长一点不和姜绅见外。

    宋秘书要是在这里看到,都要引起各种羡慕忌妒恨,因为欧省平时和人说话,包括和宋大秘都没有这么随意过。

    当然了,这也是领导高明的地方。

    欧省在日本就看姜绅无法无天,还敢当面顶撞自己,所以和姜绅说话也很随和。

    没理由和姜绅也摆架子啊,反一被顶了,丢面子还是他自己。

    “我听说你从m国引来了旗花银行,要说外资银行进东宁,对百姓来说是好事,可是对金融系统就未必是了。”

    姜绅眼睛一亮,是啊,欧省出身银行的啊。

    “欧省不喜欢,我让他们出去。”

    “胡说八道,我们党员干部是为人民服务的,当然要举双手欢迎。”欧省眼睛一瞪,姜绅嘿嘿一笑,原来我会错意了,领导接着说。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把旗花银行放到丰乐区去。”

    “丰乐区啊。”姜绅马上就明白了。

    丰乐区是东宁八区里最落后的一个区,以前是东宁另一个地级市的乡镇,99年划给东宁,然后和东宁的郊区组成一个区。

    区里没什么工业,农业比较发达。

    以前农业真没什么名堂,这几年农业才算有点起势,不过没有强大的工业基础,丰乐区永远都是东宁八区里最落后一个区。

    旗花银行放到丰乐区,和之前决定的大宁区差距可大了。

    大宁区就是东宁市中心,旗花银行放在大宁,对国有银行的冲击还是蛮大的。

    现在放到丰乐区,那就看旗花银行自己的营销手段了。

    当然了,差别会有,但是也不会太大。

    世界五百强的牌子在那里,巷子再深,只要有酒香,还是会有人去。

    但是国人就是这样,他们觉的,放到丰乐区也许会好一点。

    银行决定不了这种事,只能找欧省长。

    欧省知道是姜绅引进来的,本来就打算要招姜绅过来问下,现在姜绅主动上门,正好顺势。

    姜绅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两秒钟不到就重重点头:“可以,就丰乐区,这个我也能做主。”

    这句话说出来,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谁也想不到,一个正科,一个副省,竟然能站在平等的角度,相互交换了一个帮助。

    这在其他正科的眼里,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在其他副省眼中,也不会把正科放在眼里。

    欧省很满意姜绅的回答,其实这种事,他找地方政府,找东宁市的领导也能搞定。

    不过他现在不是金融系统的人了,没必要作这种事,让别人误会。

    到时人家表面不说,暗中要说了,你一个副省长,管人家银行的盖在那里干嘛?不就是怕国有银行遭冲击么?

    要说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之间,关系也是欲语还休。

    房地产红火的时候,双方关系很好。

    但是大多数地方政府又会欠银行的钱,尤其是政府很眼红银行的来钱方式。

    太快了,借点钱出去就坐着收高利。

    要是地方政府也能借钱收利就好了,比什么税收都来钱快啊。

    所以欧省要是出面,没准就被人要骂二鬼子了。

    坐在政府里,帮银行做事。

    现在他找姜绅,有姜绅去办这件事,那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两件利益交换,也不过分分钟的事。

    姜绅进来不到两分钟,这事情就说完了。

    一般这个时候,姜绅就要起身告辞。

    不过他现在也是官场油子,欧省并没有叫人走的意思。

    领导们要是不想和你再说了,多半会有一点举动。

    或拿烟自己点一根,却不发给你,或拿笔低头写东西,或把茶杯盖上,看看什么书的,各种举动,都是让你走人的意思。

    欧省拿起烟,扔了一根给姜绅,自己拿了一根,明显还是要和姜绅继续聊聊。

    姜绅是从来不抽烟的,这次也顺势点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