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1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城东区谁说了算
    第四百八十三章 城东区谁说了算

    姜绅这个人,唐建成是深恶痛绝的,不说唐海蓉多次提到这个人,更是唐建成,也恨自己在围山案中被剌了一刀,他一直觉的,当时姜绅是可以救他的,却故意不帮忙,让自己被剌了一刀,还差点因此提前退休。

    “原来是姜局长?”唐建成把这局长两字咬的很重,意思是你一个小正科,也敢在这里出现?

    “来来,姜局,我敬你一下。”唐建成摇摇晃晃走到姜绅面前。

    他想羞辱一下姜绅,身为一个厅级领导,羞辱姜绅这种小正科,太容易不过了。

    他已经想好了,等姜绅把酒喝掉,然后他就不喝,再说一句姜绅不配和他这厅级喝,倒时姜绅就颜面无存了。

    “你谁啊?我和你很熟么?”谁知姜绅却先来了一句。

    我草,陆明杰眼前一黑,知道今晚惨了。

    “尼吗,你那个单位的?”边上王副主任闻言,差点跳了起来,直接就爆了粗口。

    “招商局,副局长。”姜绅笑道,然后又加了一句:“城东区招商局。”

    我草,以为你是市招商局的,区招商局的?

    夏处长眼睛一瞪:“你什么东西?我们唐厅敬你,你就这种态度?”

    省厅虽然和市局区局在一个市,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不太了解姜绅的威名。

    “我不是东西?你是?”姜绅笑眯眯的回过头看夏处长。

    “草。”唐厅怒了。

    不过他的怒才刚刚开始,姜绅伸手就是一个巴掌。

    叭,夏处长被姜绅一个巴掌打的人仰马翻。

    我日?四周全部惊呆了。

    都是体制中人,机关干部谁像姜绅这么凶悍,而且打的还是警察厅的人。

    “你----你敢打人?”唐副厅长酒又醒了一半,几乎和边上那王主任同时叫起来。

    姜绅小手一抖,哗,桌面上一杯白酒被撒到王副主任的脸上。“我打的不是人,是东西,王副主任你也要试试?”

    要说姜绅级别不高,但是这一个处长什么的,打也就打了,咬我啊。

    而且,他现在胆子也越来越打,副厅长也敢动手了。

    “你这什么素质?”那王副主任被他一泼,又惊又怒,却又吓的不敢再骂人了,只好和姜绅讲道理:“你可是国家干部,和----”怎么和流氓一样,这话终究没敢说出来。

    不过那脸上的不服,藏也藏不住。

    “你敢打我?”夏处长怒了,这可是警察厅的实权人物,他在办公室坐久了,打架可能打不过姜绅,但是马上爬起来,掏出电话怒骂着冲出包厢。

    这是要打电话叫人来了。

    “你等着,你有种别走。”唐厅拉着王主任往门口一堵,不让姜绅出去。

    “唐建成你欠打吗?滚开,别挡着我。”姜绅用手指指着唐建成,直呼其名。

    “你敢打我?”唐建成不信了,好歹也是个副厅长,而且他是正厅级的副厅长。

    真拿国家干部不当回事?正厅能随便给你打。

    “好狗不挡道,快让开。”姜绅最后警靠一句。

    唐建成有点怕,不过他毕竟是开警察出身的,纹丝不动:“你们看着,姜绅无法无天,殴打厅级干部,够他双开的。”

    他厉声大喝想吓唬姜绅。

    姜绅是吓大的?

    尼吗,我早就想打你了,唐家的人,我见一个就想打一个。

    姜绅也是忍到现在了。

    他猛的举手。

    “叭”一个耳光就打在唐建成的脸上。

    这下耳光打的比前面的还重,唐建成没人仰马翻,但是节节后退,脑袋里面嗡嗡作响,好像被几百只小蜜蜂飞过一样。

    正厅也打啊?四周陆明杰那些人看呆了。

    “真是贱,不打不行。”姜绅一巴掌打的唐建成退离门口,嘴巴里还在辱骂唐建成。

    真是尿可忍,屎不可忍了,唐建成几乎跳起来。

    “这是什么干部,混蛋,流氓,无法无天。”唐建成狠不能现在派人把姜绅抓起来,不停的抬头看外面。

    夏处长打了电话,不知道派什么人过来。

    先把这姜绅抓起来,弄到省厅,整他个半死再说。

    要说警察抓人不能乱抓,但姜绅这殴打干部,已经足够了。

    夏处在打电话,姜绅打过唐建成后,也在打电话,他打给的是杨达,他们这吃饭的地方,就在城东区范围,也在杨达的的派出所辖区。

    陆明杰看着两边都在打电话,又惊又惧,只好不停的和稀泥。

    那啥,唐厅,姜局,都是自己人,别这样。

    啥自己人,和他誓不两立,唐厅那三人站到包厢外面,把门口挡住,本来是怕姜绅逃,突然发现姜绅又坐在那里,好像不打算走,于是他们三人又走了进来。

    陆局,你们先回吧,这里和你们不搭界了,姜绅今天也要让唐厅知道,城东区是谁说了算。

    省厅又怎么样?警察厅是直管部门又怎么样?

    你是厅长么?不是厅长,你牛个屁。

    姜绅今天要好好搞搞唐建成。

    双方都不是信不服对方。

    尤其是那王副主任,听到姜绅打电话叫什么杨所,简直想笑了。

    尼吗的你不是打算叫附近派出所来吧?

    警察受直管知道吗?区局听市局的,市局要听省厅的,派出所也归我们管。

    十分钟不到,门外警声大作,两辆警车像风一样冲到酒店门口。

    哗啦啦,涌下来一批防爆警察,全部都是全副武装。

    这些人是省警察厅直属的特警支队,夏处就是管理这个支队的直属上司。

    大概十四个特警,真枪实弹冲进了酒店。

    这批人刚进酒店,呜呜呜,警声大作。

    东、西两边,各有几辆警车呼啸而来。

    东边的东湾街派出所的警车。

    呼啦啦来了五辆车,满满二十个人,有警察还有辅警。

    西边是城东区警察局的人,姜绅以前呆过的‘特巡警大队’人马。

    现在还是归副局长陈小苗管,陈小苗亲自带队,大概也有二十个人。

    四十个人分出一批协警把酒店先给围了,接着他们负责疏散百姓,然后大批警察跟着前面的特警冲了上去。

    他们冲上去的时候,姜绅包厢里已经挤满了人。

    姜绅站在那里不动,两个特警一左一右夹着姜绅的双臂,把姜绅拎出包厢。

    “站住。”

    “把人放了。”

    杨达的人马先到,一下子堵住走廊,走廊里全是警察,特警,派出所的都有。

    “你那个派出所的?你好大的胆子。”夏处长以为欺负一个派出所长,还不是手到擒来。

    “马上让开,这里是省厅特警支队在办事。”

    “杨所,我现在怀疑这些人不是警察,要不要带回去检查一下。”姜绅看到杨达来了,奋力一挣,从两个特警手上闪了出来。

    特警还要再去抓姜绅,卡卡,对面有枪上膛的响声。

    “谁敢在我们城东区抓人?”陈小苗怒吼着出现。

    区局一队警察也冲了上来。把特警的另一头包围了。

    “陈小苗,你干什么?信不信我现在打你爸电话?”王副主任认识陈小苗,还认得陈小苗的老爸,陈大局长。

    “这还是我们政府的天下不?造反了你们,打电话给郑文则,打电话给陈建明,叫他们两个,跑步过来。”唐厅也这气的脸都白了。

    堂堂副厅长下来,还带着省厅的直属部队,结查被派出所和区局的人给堵住。

    马上有人就打起电话来了,其实只要打通了郑文则,陈小苗和杨达就要被令撤回。

    “嘟,嘟,你打的电话已关机。”郑文则关机了。

    我草,唐厅勃然大怒:“打他家里,打他家里。”

    很快,“唐厅,家里没人接。”

    城东区局长,和东宁市长陈建明的手机都关机,家里没人接。

    我草,陆明杰等人一直旁观,看到派出所和区局的人顶省厅的就已经大惊,再看两位局打不通,就知道大事不妙。

    摆明两局长是帮姜绅的啊。

    当然帮姜绅了。

    那两局长又不是白痴。

    郑文则的顶头上司可是陈建明,他只要跟着陈建明就行,而陈建明的顶头上司是厅长方玄军,市里还跟的是姜丰民。

    女儿都出动了,陈建明又怎么会给唐副厅长面子。

    要是方玄军打电话,陈建明肯定二话不说,现在唐副厅长,陈建明真的不需要给他面子。

    他是省会城市的局长,级别和唐厅可是一样,要不是年轻,资历太浅,早就进了省厅的党委委员。

    更何况那郑文则拿了姜绅几百万的彩票,上面陈建明又罩着姜绅,他当然要关机了。

    陈建明知道女儿也去了,虽然摇头长叹,人家姜绅已经定婚了,但是也只能关机。

    开机的话,就是硬顶唐副厅长了,关了机可以当什么也不知道。

    这下好了,一大堆省厅的人在打电话,区局,市局的主要领导都不鸟他。

    现在你们知道,东宁区谁说了算了?

    你一个破副厅长,真以为无法无天了?

    “都是兄弟们,别伤和气,你们走吧,再不走,我们可要抓人了。”杨达反正是派出所的,天不怕地不怕,一辈子就呆在基层,管你省厅什么副厅长,又管不到我。

    他裸聊的威胁对面的特警支队,对面一众人都傻眼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