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1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分离
    第四百八十六章 分离

    “别这样,蓉姐---”姜绅神念一扫,俞诗君已经上楼了,看来这不是色诱,这是俞诗蓉真的看中自己了?

    别急啊,蓉姐咱们对眼的话,可以再了解一下,将来有的是机会。

    姜绅伸手想推开。

    俞诗蓉突然像发了疯一样,骑在姜绅的身上,伸手往下一摸。

    温暖小手直接从姜绅的腰带中摸了下去,然后一把抓住小姜绅。

    尼吗,小姜绅被她抓到手上,姜绅就好像欲火上身,不管了。

    他猛的一用力,瞬息翻转,反过来把俞诗蓉按到身下,自己坐在了她的上面。

    嘶,姜绅粗暴的撕开俞诗蓉的裙子。

    里面除了内衣,什么也没有。

    一片雪白映入他的眼前。

    俞诗君怎么办?姜绅神念一动,放出一枚神念,控制着俞诗君往厕所去。

    让她去上个大便,蹲个半小时再说。

    半小时姜绅是不够的,不过可以让俞诗蓉几次。

    只要她记住自己,尝到自己的味道,以后就离不开我了。

    姜绅上下齐手,脱她的内衣和内裤。

    “别---”俞诗蓉突然开始挣扎,本来塞在姜绅裤档的小手也伸了出来,欲拒还迎的和姜绅纠缠。

    有时候,欲拒还迎,比迎合更加诱惑。

    姜绅也不敢用力,怕把她小手弄痛,但不是不用力又脱不了她的内衣和内裤,两人在沙发上缠绵悱恻,你来我往,搞的姜绅心里一团火越烧越旺。

    不行啊,哥们容易吗?神念都分出一粒了,这消费很贵的。

    姜绅脱了几次,都被她手挡住,没有脱掉,心中也怒了。

    那就粗鲁一点,姜绅暗暗一发力,叭,俞诗蓉的内衣被他拧断,甩手就扔了出去,一双活泼的小白兔落入他的手中。

    “你干嘛---”俞诗蓉突然想是酒醒了一样,又惊又怒开始拼命挣扎。

    “装什么?”姜绅怒道:“你前面挑逗我可不是这样的?”别告诉我你前面是在和我闹着玩?

    “放手,你知道我是谁?你想干什么?”俞诗蓉也真的生气了。

    “快放手,姜绅,你这是强奸----”俞诗蓉拼命挣扎。

    尼吗,明明你是引诱我的好吧?现在给我这么说?我管你是谁,姜绅嘿嘿冷笑:“是么?那你告我啊。”姜绅觉的有点不对劲,神念一扫再看看外面什么情况。

    我草。

    外面有个男人脸色铁青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并向他们的包厢而来。

    吗的,姜绅顿时欲火全消,连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刹那间他脑海中闪过数个念头,是自己隐身消失,还是用一枚神念控制这个男人离开?

    他有很多方法证明自己不在场,也可以控制这两男女。

    但是,看到这男人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他犹豫了一下。

    砰,包厢大门被撞开。

    男人出现。

    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两人。

    “姜丰民?”

    “姜绅?”

    “丰民,丰民,救我,这个变态,神经病,我要告他,我要告他。”俞诗蓉哭喊着扑向姜丰民的怀抱。

    她双手掩着酥胸,拉起身上破碎的连衣裙,无论怎么掩盖,都盖不住她身上的春色。

    姜丰民死死的顶在门上,生怕外面有人进来,满脸的不可置信,看着眼前这两个人。

    “海蓉---你----你怎么会这里?”

    姜丰民气疯了。

    私生子姜绅,和几乎全裸的妻子唐海蓉在一个包厢。

    没错,这个俞诗蓉,原来就是姜丰民的老婆唐海蓉。

    “姜市长?这位俞小姐是你朋友?”姜绅装腔作势。

    他听到姜丰民叫她海蓉,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尼吗,这是姜丰民的老婆唐海蓉?

    你狠。

    用这种方式,来离间我们父子。

    不过,你浪费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原谅他。

    爽啊,姜绅心里突然涌起一种报复的快感,甚至有点后悔,刚才自己太温柔了,应该撕开她的内裤,然后狠狠的进去。

    不,这种贱女人,应该让胸毛哥来对付她。

    “我陪诗君来唱歌的,酒有点多,我只是想和他谈谈,还没开口,他就乱来了。”俞诗蓉泣不成声,演技比明星还好。

    姜丰民刹那间脑海中一片模糊,又气又羞。

    畜牲,畜牲,她是你后妈啊。

    “姜绅,你知不知道她是谁?你疯了,你不是刚订了婚。”姜丰民气的不行,心脏都隐隐做痛。

    “我当然知道,你老婆唐海蓉么。”姜绅不以为然。

    “你这畜牲---你知道你还敢----”姜丰民气的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我前面不知道,是你来了叫她之后才知道的?她真会演戏,故意的吧?俞诗蓉姑娘?”姜绅冷冷的看着唐海蓉。

    “丰民---呜呜---我就是看阿绅最近表现不错,又订了婚,所以想让俞诗君做个中间人,来观察了解一下阿绅,他要是人品好的话,我真的不介意他认祖归宗的---没想到---没想到,我才试了几才,他就原形必露,外面说他私生活作风有问题,这是真的---这个禽兽----”

    “贱人,你自己刚才发骚,爬到我身上,明明你引诱我。”姜绅破口大骂。

    “住口。”姜丰民勃然大怒,冲上前面挥起手来,就想打姜绅一个巴掌。

    呼,他的手打到姜绅的脸前不远处,硬生生停住了。

    姜绅动也没动,死死的盯着姜丰民:“打啊,打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被爸爸打过,你快点打啊。”

    还没有被爸爸打过?这句话对其他和父母一起长大的小孩子来说,是多么温馨幸福的事情。

    而姜绅说出来后,连姜丰民也下不了手。

    他此时也是满脸泪水,挥着手停在半空,身体颤抖着。

    “是---我是对不起你们母子,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给我赎罪的机会?”姜丰民这时真的有点后悔了。

    后悔当初抛妻弃子,遭成了今天这种场面。

    私生子和后妈差点搞在一起,这是祖上遭了多少孽才会有的报应。

    姜丰民恨啊,恨不能一切能重新回头。

    这也许就是报应吧?姜丰民突然想着。

    “好啊,我给你,你与这贱人离婚,然后到我妈的坟头磕头谢罪,我给你这个机会。”姜绅指着唐海蓉。

    “你才是贱狗,你妈才是贱人,你妈这,乡下贱货,根本就配不上丰民。”唐海蓉也像疯子一样。

    她听到姜丰民刚才的话,气的七窍冒烟。

    竟然想赎罪,什么意思?娶我娶错了?

    “三八。”姜绅一听她骂自己老妈,气的就想直接杀了她。

    他一个箭步冲上,叭,一巴掌打的唐海蓉整个人飞了出去。

    要不是姜丰民在,他真的会杀了唐海蓉。

    不过一个巴掌,明显不够的。

    姜绅追上去,拎起唐海蓉,叭叭叭,正反手数个耳光,打的她脸上嘴角全是鲜血。

    胸前的一对小白免兔更在姜绅的耳光下晃来晃去,非常剌眼。

    姜丰民羞怒交加。

    这可是他老婆?几乎全裸着被姜绅打。

    “畜牲。”姜丰民也冲上去,想推开姜绅,抓姜绅的手。

    但他的力气远远不如姜绅,推抓了几次没有成功。

    情急之下,猛一咬牙。

    “住手。”

    “叭”姜丰民一个耳光打在姜绅脸上。

    包厢里顿时寂静下来。

    姜绅静静的站在那里。

    用一种开心的眼神看着姜丰民。

    唐海蓉满脸是血,却躺在地上暗暗发笑,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对-------对不起---”姜丰民也回过神来。

    他连退数步,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

    这么多年没见的见子,在双方相认的第一回,就打了他一个耳光。

    姜丰民心中百味俱全,无法形容。

    “打的好,打的好。”姜绅也哭了。

    泪如雨下:“这么多年了,终于有爸爸打我了,呵呵呵呵。”

    “姜丰民你知道吗?小时候我看着别人的爸爸去学校接人,看到别的爸爸生气打小朋友,我是什么感觉吗?”

    “我希望有人来接我,我希望有人来打我---”

    “从小到大,妈没有骂过我一句,没有打我过一下----但是----我并不快乐----”

    “因为我没有爸爸----”

    “我多想和别的小朋友一样,有爸爸爱我,有爸爸打我,就算打的再凶,我都不会介意---”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姜绅前面在哭,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大。

    “为什么?你即然不娶我妈,为什么要生下我?”

    “为什么你生下我,却不管我----”

    “你凭什么啊----凭什么啊----”

    “扑通”姜绅跪了下来。

    跪在姜丰民的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姜丰民不停的摇头,脸上眼中全是泪。

    “砰,砰,砰。”姜绅向他磕了三个头。

    “这个三个头,是感谢你给我生命,生下我姜绅。从此以后,你我两不相关,再无瓜葛。”

    “希望你警告那些唐家的牛鬼蛇神,将来谁再惹我姜绅,我见一个杀一个,绝不手软。”

    然后用手指了指唐海蓉:“就算这个贱人,我一样杀得。”

    然后姜绅站了起来,冷冷的打量了一下姜丰民和唐海蓉。

    那眼中的凶光,让唐海蓉通体一凉。

    “再见。”姜绅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看着姜绅走去,姜丰民身体一颤,头上的白发似乎在瞬间增加了许多。

    他呆呆的站在那里,目不转眼的看着,几次想说话,终究还是没能说出来。

    “丰民---”唐海蓉这时来到他身边,假装可怜。

    “够了,你知道害臊不?”姜丰民猛的回过来大怒:“你满意了,你成功了,你需要这样吗?”

    “叭”姜丰民一个耳光打在唐海蓉脸上。

    唐海蓉捂着脸,脸上在哭,眼中在笑。

    我当然满意,看到你们父子分离,我就心花怒放。

    今天的多少个巴掌也值了。

    她黑的白的都用过,仍然对付不了姜绅,这次索性搞大一点,终于成功离间了姜绅父子。

    这一刻,她比都要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