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2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绅哥好胆识
    第四百八十九章 绅哥好胆识

    “怕什么?还是和上次一样,你把人送到我们人那里,让我们的人弄,就算出事,也是找我们的人,跟你无关,段警官,一次也是做,二次也是做,回头给你再打二十万过去。”

    “你们别搞的太大,虽然是外地人,对方也是有钱人,打起官司很麻烦,下不为例啊。”姓段的笑吟吟的同意了。

    尼吗,这狗日的,就是要收钱,阿荣挂了电话骂骂咧咧。

    姓段这事有风险吗?有一点,但是真不大。

    他把徐丽的人换个房间而已,至于被其他房间的人打成残废,也不是他能控制的,最多受个警告处分什么的,他反正也不想往上升了,一门心思赚点钱退休。

    这就是警察中的少数败类。

    阿荣他们打完电话就等着前面的汇报,众人在办公室里yy了一下美女徐丽被钟董压下胯下的场影,聊的正开心呢。

    也不会过了多久,阿荣电话响了。

    这电话一接,阿荣瞬间脸色变的铁青。

    “怎么了?什么事?那边出问题了?”钟安国搂着那美女,一边,一边问阿荣,倒也没什么担心的。

    阿荣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响,嘴里崩出一句。

    “老段死了。”

    “什么?”

    “那个老段?”钟安国和光头也是脸色大变。

    “段警官,段警官刚刚在拘留所和犯人起了冲突,被犯人失手打死了。”

    “--------”哈哈,钟安全笑了:“是不是徐丽的人干的?”

    “不是。”阿荣好像要哭出来了:“是我们的人干的。”

    我草,钟安国和光头同爆粗口。

    他们放了几个人在拘留所,专门是整徐丽的人的。

    每次想吓唬徐丽,就让姓段的把一个徐丽的人换个房间,然后他们安排的人上去一顿猛打。

    没想到这次姓段的,不知为了什么和他们的人起了冲突,然后就打了起来,结果被他们安排的人失手杀了。

    这下完蛋了,他们的人再也别想出来。

    这事有点邪门?钟安国想了想:“阿骨在不在拘留所?”

    “今天阿骨没去。”

    “打电话给他,让他交待里面几个人,扛住,家里的安家费我马上出,失手杀人,最多无期,我再活动活动,二十年不到就能出来了。”

    光头眼皮跳了下,二十年?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不过也没办法,谁叫你们杀了警察。

    那头阿骨接到电话:“行,我马上去拘留所处理,等我消息。”

    阿骨挂完电话匆匆赶往拘留所。

    十分钟不到,阿骨一个电话打过来了。

    “叫钟董接电话,我是阿骨。”

    “搞定了?”钟安国问。

    “没有。”阿骨哭了:“钟董,我对不起政府,对不起人民,我罪该万死,我对不起绅哥,你替我转告我老婆儿子,他爸是个畜牲,下辈子投胎,决不做人,呜呜呜---”

    阿骨说完,挂了电话。

    “阿骨,你疯了,你说什么?喂,喂,阿骨,阿骨?”

    我草,这什么情况?这下光头、阿荣和钟安国都有点害怕了。

    再打过去,阿骨的手机已经关机。

    十分钟不到,拘留所传来消息。

    阿骨持刀冲击拘留所,想救他的朋友,在拘留所被当场枪杀。

    你说你好好的持刀冲击拘留所干嘛?鬼上身了?

    我嘶,想到阿骨最后说的话,对不起绅哥?

    钟安全顿时觉的浑身一凉,通体发寒。

    有古怪,绝对有古怪。

    这下几人不淡定了。

    姓姜的一来,老段和阿骨先后死了。

    而且个死的比一个反常。

    “钟董---钟---董----要不要报警---”阿荣有点害怕。

    “报警干什么?说什么?你白痴啊。”钟安国狠狠的把烟头往桌上一按:“我就不信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个姓姜的什么来头?”

    “找人问下吧。”

    “你们谁在东宁有熟人?”

    “东宁没有,松山有。”

    “我有个同学是东宁的老板,我来问下,叫姜绅是吧。”

    这年头,要调查一个人的话,就算当地没熟悉的,人托人,人托人,总会能找到资料的。

    十几分钟后,各方消息传了过来。

    东宁省有名的地下皇帝,号称姜瘟神,姜阎王。

    包括东宁、福安、松山等周边省市,凡是道上的混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据说他订婚的时候,周边数省有头有脸的道上人物,不管认不认识姜绅的,人没去,红包都去了。

    这斯还是个政府官员。

    尼吗,姜绅来头问到了,钟董郁闷无比。

    这年头,威震一省一市的人物,全国到处都有,但是能传遍数省,而且人人敬畏的,真是没有。

    国内的英雄,都是家里横的。出了家门口,个个和孙子一样。

    这个姜绅倒好,从东宁横行千里,横到我们河西省来了。

    “管他什么姜阎王,姜瘟神,钟董,我叫齐人马,砍了这姓姜的。”

    光头恶狠狠的道,他即害怕,又有点不服。

    猛龙也不过江,你什么东西?不但敢过江,还敢杀我的人?

    “就是,钟董,他再横,也是一个人,又不在东宁,我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阿荣也不服。

    就算姓姜的带了点过来,但是,比人多?我们在河西会怕他?

    钟董是生意人,本来看到两个人死了,有点想和姜绅谈和,现在被光头和阿荣这一说,不服的心又起来了。

    “问题是要先找到姜绅这个人啊?”找不到他人,他在暗我们在明,总是不安全。

    我是求财,不想和人玩命。

    钟董就是想搞点徐丽的钱,也没想想,动不动搞人家几亿,这比搞命还凶残啊。

    这社会,为了几万块钱都可以杀一个人,别说几亿了。

    这边话音刚落,钟董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徐丽的号码?”钟安国打起精神,知道可能是姜绅打过来的。

    “喂,绅哥---”钟安国也不敢小看姜绅了。

    “现在情况有点变化”姜绅笑眯眯:“你让我大费周章,又弄死两个人,我损失很大的,现在转给你,要三十亿了。”

    姜绅嘴巴一崩,又加了五亿。

    尼吗,你抢钱啊?抢钱也没这么抢的。钟安国差点跳起来。

    他强忍怒火:“绅哥,电话里谈总归不好,要不,我们见见?”

    “好啊,你说个地方?不过先说好了,和我见面谈,这价格又是不一样了。”

    “好说好说,我们见了面好好好谈,价格好说,总不能让绅哥你吃亏是不?”钟安国冷笑,见了面?我弄死你。

    “那你说个地方吧。”姜绅一点不在乎。

    自从全爷之后,他很少单枪匹马亲自去面对什么敌人了,大多数人都是用神念在外面做做事,真身已经很少运动。

    神念做事,效果很好,威慑力不够,比如flb的事,没多少人知道是他姜绅干的。

    看来,要杀出威信,还得靠真身啊。

    双方约好地方,电话一挂,钟安国就阴阴的笑了起来。

    “光头,后面就交给你了。”

    “行,钟董你去休息吧。”

    “嗯,我去警察局看看周局。”钟安国是商人,不是道上混的,这种场面,他不参加,而且还要有不在场的证据。

    这种事,光头就成为了主力。

    他们约姜绅的地方叫‘宋沟酒楼’。

    这是光头自己的酒店,现在是下午四点半,快接近晚饭的时候。

    但这时一般也没有人来吃饭,正是谈判的最佳时间。

    姜绅赶到那里的时候,看到酒楼大门还关着,好像今天不营业的样子,只有边上一侧小门打开。

    他神念一扫,微微笑了笑,从小侧门走了进去。

    “你---找谁?”大厅零零星星有七个人,收银台那里有个人在玩电脑,看到姜绅进来,站了起来,这人就是那光头。

    光头怎么看姜绅都不像是一个威震数省的地下皇帝。

    尼吗这高中生跑我们店里来干什么?

    “东宁姜绅,钟董在么?”姜绅笑嘻嘻的。

    “你就是姜绅?”光头不敢相信。

    姜瘟神?姜阎王?就是眼前这看上去和高中生没什么区别的小年轻?

    姜绅现在还好,穿的衣服有点成熟,换成在学校时,一看就像是未成年。

    “需要身份证么?”姜绅作势要在身上掏一下。

    “不用不用,绅哥,请,楼上请。”光头回过神来,姜绅年纪不像,但这声音,这气势,是有点像。

    一个人的气场,是装不来的。

    光头也是老江湖,一眼能分个七七八八。

    “大家都叫我光头仔,绅哥叫我光头就行了。”光头带着姜绅走上二楼。

    一上二楼,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影。

    包厢、走廊,全是精壮大汉。

    光头仔在河京城也是地方一霸,相当东宁陈剥皮那种人物,今天又是他展露实力的时候。

    他一边陪姜绅走,一边用余光看姜绅的表情。

    姜绅脸色不变,神态自如,好像在他眼中,这里的人都不是人,是一群羊,一群猪。

    这要么真是自信,要么真是能装。

    光头瞬间给姜绅下了定义,要么真牛逼,要么真装逼。

    牛逼与装逼之间,就差一个字,却是能定生死的。

    你要是装逼的,今天可就出不去了。

    光头暗暗想着。

    两人走到一个包厢,光头往里一伸手。

    “绅哥请。”

    姜绅知道里面是什么人,依然一步跨了进去。

    里面那有钟董,里面坐着的是阿荣。

    阿荣身后,一字排开,一排精壮大汉。整个包厢,差不多有十五个人。

    每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把砍刀。

    看到姜绅进来,阿荣哈哈大笑:“绅哥好胆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