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2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九十章 疑罪从无
    第四百九十章 疑罪从无

    “钟董呢?你不像是钟董?”姜绅也不怕,自顾自的端坐下去,然后看看四周,个个凶神恶煞一样,他们看着姜绅这小年轻,许多人都笑了。

    真是随便上去一个人,一刀就翻了,还什么姜瘟神?他自己有瘟吧?

    “绅哥威震数省,钟董也怕你。”阿荣笑嘻嘻的:“其实咱们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早知道徐丽是绅哥的女人,那里会弄成现在这样,要不绅哥你看看,我们商量一下,能解决的话,就解决掉这件事?”

    阿荣说话好像有点求和的意思。

    “好啊,我很愿意以和为贵的,和气生财么。”姜绅点点头:“说,钟董有什么提议?”

    “钟董的意思啊。”阿荣手指在桌上敲了敲。

    钟董那有意思?钟安国叫他们看见姜绅直接就砍翻了再说的。

    阿荣也算道上的,听说姜绅凶猛,故意试试,现在感觉姜绅有谈和的意思,他也试探着提个建议。

    “大家各退一步吧,十五亿,把地让给我们。”

    阿荣报这个数,是钟董最早报给徐丽的。

    也就占了徐丽二三亿的偏宜。

    在他看来,这还算有点良心,退了一步。

    但是二三亿在外面,灭人满门十次都够了。

    “哈哈哈。”姜绅大笑,笑的很夸张。

    笑的阿荣和光头两人心里发毛。

    “笑什么?绅哥还有别的意见?”光头恶狠狠的,右手已经放到了衣服后面。

    他身后有个马仔,看到这指示,马上退出去,向走廊远处一挥手。

    一个手势一个手势的传递下去。

    “关门,关门。”酒楼下面开始关门。

    这要关门打狗,先砍了姜绅再说。

    “尼吗的,钟安国想钱想疯了?”姜绅笑完之后脸色一正:“我说过,见过面的价钱就不一样了,现在是三十五亿,你们出三十五亿,这块地就让给你们。”

    姜绅说的让,是要他们一定要买下来的。不买都不行。

    神经病?光头和阿荣用看神经病的眼睛看着他。

    “砍他。”姜绅语音刚落,阿荣猛的跳了起来,一把掀翻了桌子。

    “砍他。”光头也嘶声大叫,右手一抽,一把砍刀就出现在手上。

    接着听到“扑哧”一声,阿荣身后刀光一闪,血花崩发,一只左手率先飞了起来。

    “啊--”阿荣痛苦的惨叫,捂着左手想回过头来看。

    哧,哧,扑,身上又中了数刀,他已经看不到人影,只看到满天都是砍刀。

    “我操”光头吓呆了。

    房间里十五个人像吃了春药一样,对着阿荣猛砍。

    几刀就把阿荣翻砍了,然后一点不留手的继续,开始阿荣还能叫出声来,渐渐的连呻吟声都没有了,全身上下几乎看不到一块完整的肉。

    这个过程几乎不到十秒钟。

    一个活生生的汉子,被砍成一堆烂泥。

    然后所有人把目光看向光头。

    “你们---你们干嘛----”光头吓的魂飞天外,这是造反还是中邪了?

    “砍他。”有人一声厉喝,众人向光头冲过去。

    不是吧?光头吓的掉头就跑。

    刚把门一打开。

    刷,外面寒光闪动。

    扑哧一声,光头惨叫低头。

    一把短刀捅进了他的下腹。

    接着外面涌进来数人,对着光头又是一顿猛砍。

    “啊---”光头和阿荣一样被砍的不成人形。

    而这,只是血腥一幕的开始。

    这两人被砍烂之后。

    “砍啊---”

    整个酒店里的人像是疯了一样,三三两两对砍起来。

    而此时,正在河西市警察局局长办公室的钟董,和河西警察局长雷振邦相谈正欢。

    他为自己创造了不在场的证据,姜绅就算被砍成八断也不关他的事。

    两人聊的正开心,局长雷振河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他接起电话,然后脸色大变。

    “什么?多人群殴?死伤无数?在那?宋沟酒楼?我马上到。”雷振河挂完电话,钟安国也是脸色剧变。

    “雷局,什么情况?”死伤无数?这词用的,吓人到则。

    “宋沟酒楼发生混混群殴事件,据报案的百姓说死伤无数,整幢酒楼都染红了,对不起钟董,我要出去了。”

    “哦,你忙,我也走了。”钟安国连忙也出来。

    一出雷振邦的办公室,就开始打电话。

    “嘟,嘟,嘟。”

    “你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

    他连打几个电话,要么是关机,要么没人接。

    钟安国也慌了。

    光头?阿荣?这两员大将怎么了?

    他才走到局门口,一个电话把他叫住。

    雷振邦打来的。

    “钟董,你等下走,和我们的人一起过去。”

    “什么事?”

    “现场已经控制了,一共有六十多名混混群殴,全死了,你属下的拆迁公司老总,光头和阿荣都在,也死了。”

    “全死了?”六十多人全死了?嘶,钟安国听到这消息,吓的倒吸一口冷气,整张脸变的雪白雪白。

    这个案件太大了。

    建国以来都没有一件这么大的命案。

    现场非常血腥。

    血肉横飞都不能形容,到处都是残肢断腿的。

    从酒店的监控来看,是酒楼六十多名混混持刀对战,不死不休,最后全部死亡。

    光头和阿荣都被砍的几乎认不出来。

    但是很奇怪的是,酒店的监控里,看不到之前发生的事,警察调取监控,只看到许多本来在酒店的各处,然后突然像是中了疯一样,开始对砍。

    场景非常诡异。

    之前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这么多人手持刀具聚集在酒店?

    是有两方谈判吗?

    为什么另一方的人,一个都不见?

    警方有很多疑问,但是找不到一个人证。

    酒店里外的混混全死了。

    有几个在杂房的酒店员工,什么也没看到,他们本来在干活,看到砍起来了,躲在杂房打电话报警。

    也不知道前面有谁来过。

    钟安国坐在警察跟去现场,心中的震惊无法形容。

    他知道光头和阿荣去见谁的。

    是姜瘟神,姜阎王。

    这个混蛋,真是阎王,六十多条人命啊,他好大的胆子。

    不是混的,不明白道上的行情。

    钟安国毕竟是商人,手下的光头和阿荣才勉强算是混的,他听过姜绅的威名,还是有点不信。

    现在想想,终于害怕了。

    从段警官到阿骨的死,到现在六十多条人命,钟安国终于明白了,这姜绅很恐怖,非常恐怖。

    这件事钟安全也脱不了关系。

    光头和阿荣都是他公司的人,现在大部分混混也是他属下拆迁公司的人。

    警方马上就来询问他了。

    你公司里的人带这么多家伙,在酒店干什么?和谁谈判。

    到了这时,雷局就算和他关系再好也没用,这案子太大了,六十多条人命啊,肯定要查清楚的。

    “好像是姜绅,拆迁公司的事,我一向交给阿荣,什么也不管的,今天出来之前,听他说要去会见一个东宁的客人,约好了在宋沟酒楼,我没过问,我以为他见朋友。”

    钟安国想拖的干干净净。

    雷局亲自过来问了。

    钟董大家都是朋友,你也别骗我了,死的都是你的人,你又正好去我办公室,肯定是想不在场证据。

    你实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

    我真不知道?要不叫拆迁公司的会计小朱来,她了解一点。

    小朱就是那个女的,之前被钟董搂着的。

    小朱很快来了。

    是这样的,姜绅的女朋友徐丽在我们这里拿了块地,我们荣总好像要和他谈和作的事,约了他在宋沟酒楼见面。

    她说不出什么明堂,但是和钟董一样,先把矛头直接姜绅。

    行了,警察局的人想了想,其实他们也有点数。

    就是钟安国想搞徐丽的地,和东宁人起了冲突,前几次事情还不大,这次死这么多人,有点过份了。

    现在有口供指向姜绅,那就先把姜绅抓过来再说,都说他去和阿荣谈判的。

    抓姜绅很容易,姜绅用身份证在河西市的宾馆开了一间房。

    警察们赶到的时候,姜绅和徐丽、潘雯雯、郑嘉儿正在打麻将。

    丁艳不会,坐在姜绅后面看。

    一群警察冲进去,看到四位美女和一个帅哥,都愣了下。

    当然了,工作还是要继续。

    姜绅被‘请’回局城,协助调查。

    警察没什么证据,只能问他,你下午几点到几点人在那里?

    “宾馆打麻将。”

    “人证呢?”

    “我公司四位美女么。”

    “那都是你公司的人,她们可能做伪证。”

    “那警官你说我会在那?”

    “你有没有去过宋沟酒楼?”

    “没有。”

    “有没有证据证明你没去?”

    “警官你懂不懂法律?你有没有证据证明我去了?你证明不了我去过,从法律的方面说,我不需要证明我没去过?我是无罪的。”

    姜绅也是老油条了,警察局不知进过多少次,法律知识也说头头是道。

    这一条,叫疑罪从无。

    “疑罪从无”原则是现代刑法“有利被告”思想的体现,是无罪推定原则的具体内容之一。

    即:既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又不能证明被告人无罪的情况下,推定被告人无罪。

    姜绅的意思很明显,别来吓唬我,你有证据就告,没证据少罗索。

    你证明不了我去过宋沟酒楼,我根本不需要证明我没去过。

    警局拿姜绅没办法。

    的确,这条疑罪从无原则,很利于姜绅。

    他们只好再提问徐丽等四位女性。

    照他们来看,四位女性更容易被突破。

    不过很可惜,四人齐声咬定,下午她们和姜绅在一起打麻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