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2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我们在彩排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我们在彩排

    警方知道姜绅还有政府公务人员的背景,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们只能请姜绅协助调查几个小时。

    所以姜绅一入警局,各方就全力动员搜寻姜绅进过宋沟酒楼的证据。

    包括酒店监控的硬盘都找专家恢复。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调查,都找不到姜绅进入过宋沟酒楼的证据。

    别说现在不能抓捕他,就算抓捕起来,也没有证据起诉。

    “不能放啊。”钟安国都吓死了。

    他对着雷局不停的摇头:“这案子太诡异了,我的人怎么可能自相残杀,而且全部死了?”

    “雷局,你不给他上刑,他怎么会招呢?”

    钟安国的意思让警方给姜绅来个严刑逼供。

    雷振邦无语的看看钟安国,你以为现在是古代?可以随便严刑逼供?

    逼供要有效,这世上还有破不了的案子?

    “你以为我不想破,这是惊天大案,建国以来都几乎罕见,但是仅凭你和小朱会计两人的片面之词,我怎么定他的罪?”

    “我们已经报到警察部了,警察部会派人来接这件案子。”

    震振邦也没办法。

    河京市地处京城之西南,是京城西南的屏障,发生这样的惊天大案,马上就惊动了京城。

    他们想捂盖子都捂不住。

    警察部直接有人下来了。

    “那会怎么样?”钟安国惊恐的问?

    “如果还找不到证据,最晚明天早上就要放了他。”

    “我公司死这么多人怎么办?”钟安国不服啊,一万个不服,只有他知道,这事一定是姜绅搞的鬼。

    “他们可能起了内哄,相互砍杀至死。”雷振邦知道,这案子找不到元凶,最后肯定要往这上面靠。

    “怎么可能。”钟安国都要哭了,我六十多个属下,会正好分成两派互砍,然后正好全砍死了?世上那有这么巧的事。

    “钟董,我们查过了,这个姜绅,在东宁很有名,以前被道上的称为姜瘟神,姜阎王。”

    “现在更不得了,最近有人叫他姜通杀。”

    “什么意思知道吗?就是说他黑白两道通杀。”

    “现在他是城东区招商局副局长,有官职在身,我们也不适合让他在警局呆的太久,组织上没有程序,我们时间一到,是要放人的。”

    “尼吗。”钟安国呆呆的想了半响,崩出一句话:“这种人,也能进体制?”

    晚上七点,钟安国很没劲的从警局出来。

    他已经知道了,最迟明早,姜绅就要出来,就这一晚功夫,要是找不到新证据,姜绅就要出来了。

    还有什么办法能制这姜绅?

    正在思考中,他的手机响了。

    手机号码不陌生,钟安国的的情妇,那个小朱会计。

    “喂,宝贝,怎么了?”钟安国轻轻道。

    “不好意思,我手劲大了点,你的宝贝断了一只手和一只脚。”电话里,传来了姜绅的声音。

    “你?”钟安国此时还有警察局门口呢,人还没上车,就听到这样的话。

    “姜绅,你别乱来,我就在警察局的,你别乱来,放了她,放了她。”钟安国惊恐的向警局跑。

    “别紧张,钟董,只是断了一只手一只脚,你不是也要拘留所的人断我兄弟的手脚么?”

    “这个世上有种因果叫报应的,钟董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想保住那只手与脚?”

    叭姜绅电话挂掉了。

    “警官,警官,我要报告,姜绅威胁我,把我女人的手脚还打断了。”钟安国跑回警局,举报姜绅。

    “钟董,你是不是搞错了?姜绅还在刑讯室。”警察了解一下后,很无奈的向钟安国道:“你会不会太累了,要不去医院看看。”

    警察也体凉钟安国,公司死这么多人,吓坏了也正常,神智吓的迷糊也可能。

    “不是姜绅?那一定是他手下,一定是他手下。”钟董越想越怕。

    “快派人保护我公司的会计。”

    正在这时,外面有警察传来消息。

    有人报警求助,看到一个女的从楼上跳楼自杀。

    跳楼的,正是小朱。

    送到医院后检查,发现摔断了一只手,一只脚,性命却没什么要紧。

    “钟董,现在没问题了吧?我建议你去医院看看你的同事。”还有你自己。警察提醒钟安国。

    你说姜绅打电话给我,但是姜绅现在还在刑讯室,你说姜绅打断你公司会计的手脚,其实她是自己跳楼。

    警察开始怀疑钟安国是不是有点精神错乱了。

    钟安国也听明白了,心中又羞又怒,但更多的是害怕。

    这个姜绅,太恐怖了。

    不知不觉,就解决了自己身边所有的人。

    下一个?是不是就是我了?

    “我要见雷局,我想起来了,光头和阿荣,好像为了什么事,各带一批人去酒楼谈判的。”

    “一定是他们谈的不好,最后开打,我想起来了。”

    钟安国想补救,这个时候,最好向姜绅表达善意的方式,就是补救。

    有了他的供词,警方就比较好结案了。

    光头和阿荣因为发生争势,各带一批人到酒店谈判,因为谈不拢,最后大打出手,双方死伤惨重。

    至于为什么全死了?

    因为当时有人在外面把门反锁了。

    里面的人出不去,又势均力敌,所以打到后面就同归于尽了。

    警察部的人接手之后,也正头痛怎么破案,有了钟安国的证词,这案子就容易多了。

    晚上九点。

    姜绅和徐丽等人先后从警局出来了。

    钟安国站在外面,神情惊恐,老老实实,像一个犯错事的孩子,老老实实的等姜绅的到来。

    “姜局---绅哥。我是钟安国。”钟安国平时看到美女眼睛也离不开的,今天都几乎不敢正视姜绅和他的女人。

    “不好意思,我一时贪心,后悔莫及,你给一个补救的机会好不好?”钟安国知道,再不投降,下次跳楼的,真可能是自己。

    “是么?真心求和么?”姜绅站在警局门口问。

    “当然,我发誓,真心的,真心的,求姜局原谅。”

    “吗的,还想泡我女人。”姜绅突然伸手,就在警察局门口伸手。

    “叭”一个巴掌打在钟安国的脸上。

    噔噔噔,钟安国连退数步,脸色通红,又惊又怒,又是耻辱。

    “干嘛,你干嘛呢?”警察局门口有个门卫室,里面正好有个值班警察。

    看到有人敢在警察局门口打人,连忙跑了出来。

    “喂,你干嘛打人?”警察冲了出来,先对姜绅吼了一声,然后转过头问钟安国,只要钟安国说报警,他就可以抓姜绅的。

    “没事,我们在彩排,马上要演戏,打脸的戏。”姜绅笑嘻嘻的对钟安国道。

    “没事,没事警官。”钟安国差点泪流满面:“我们彩排,打着玩的。”

    “你---”警察一看就知道两人说的是假的,但是当事人钟安国都没说什么,他也不好说什么。

    “警官看看,我们演技怎么样?”姜绅说完,又上前一步。

    叭,叭正反两个耳光看的钟安国嘴上脸上全是血。

    尼吗,这打的太惨了,警察都看不下去。

    “先生,他是不是威胁你?有什么可以到警局说的?”

    “没有,没有,我们在彩排,真的没事,没事。你别管我,别管我”钟安国哭丧着脸推开上前的警察,最后忍不住大叫起来:“我认识你们雷局的,叫你别管我了。”

    他心中知道,姜绅敢在这里打他,就不怕他,就算抓他有什么用?

    打几个嘴巴,也判不了刑啊。

    能判他刑,我也怕没这个命看啊。

    警察一听他都提到雷局了,尼吗,关我屁事,你自己贱要被人打,活该。

    他转身就走,回到门卫室里值班去了。

    “绅哥,满意了没有?算不算有诚意。”钟安国嘴角边可全是血,可怜惜惜的问。

    “现在心情好点了,你早知现在,何必当初,走吧,我们再谈谈生意上的事。”

    还谈生意?我的天。钟安国马上就感觉到不妙。

    其实绅哥,你那地我不想要了,以后咱各走各的。

    可是,我的地还想卖给你啊。

    姜绅拍拍他肩膀:“我替徐总想过了,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不宜到这里来发展,这块地就卖给你了。”

    “啊---”钟安国又想哭了:“绅哥,我没这么多钱啊,要不,你们发展这块地吧,我帮你们找通各方的关系?”

    “不用了,你前面都说要买的?怎么了?钟董你不给面子?”姜绅脸色一沉。

    “买,买,我买。”钟安国可怜巴巴的问:“绅哥,我出----十八----亿好不好。”

    “但是我没这么多钱,我要拿地到银行代款的。”

    “反正是代款,多代点。”姜绅笑道:“一口价,三十五亿。”

    “我晕。”钟安国要晕死。

    没见过这么黑的。

    你十八亿拍来的地,转手要卖三十五亿,绅哥,不带这么黑的啊。

    “绅哥,你上次还是说的二十五亿啊。”钟安国现在死的心都有了。

    “此一时,彼一时,我早就说过,见面谈,价格又是不一样,过一天,价钱又是不一样。”

    姜绅最后又拍拍他肩膀:“好好考虑一下,我姜绅很少给对手机会的?”

    “到了明天这个时候,价钱又不一样了。”

    “要么三十五亿,要么自己从三十五层跳下来。”

    “只要你不死,我这地就不卖你了。”

    姜绅给了钟安国两个选择,然后带着四女大摇大摆的离开。

    我日,这是逼我上绝路啊?

    钟安国呆呆的站在那里,要么跳楼,要么用三十五亿买下姜绅的地。

    跳楼是死?三十五亿我也拿不出?左右都是死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