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3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九十三章 赵三吃憋
    第四百九十三章 赵三吃憋

    十八亿五千万也不是钟安国能拿出来的。

    不过他也算用了通天的关系,所有能调用的资源都用了。

    从三十五亿减到十八亿五千万容易吗?

    钟安国不想要这块地,但更不想死。

    最后他还是出了十亿现金把这块地转了过来,然后低压给银行,货款之后又还给徐丽八亿五千万。

    接下来就是专心发展这块地了。

    他盘算过,房子全建好后,只要能全卖出去,还是能赚二亿左右。

    只是这时间拖的有点长了,投资十几亿,也不知要卖多久,才能赚二亿左右,真的不是很划算。

    但有的赚总比亏本好,总比跳楼好。

    经过这件事,姜绅的名字,从东宁传到河京,甚至在京城一些官二代之中,也略有所闻。

    六月初。

    京城。

    姜绅解决完钟安国的事后,因为河京就在京城边上,便带了丁艳、潘雯雯两人到京城转转。

    徐丽和郑嘉儿在河京处理地块交接的事情,三人好像都是第一次。

    丁艳和潘雯雯以前都是不算好,后面混好了,没时间。

    不过两女还是有点郁闷的,姜绅进京还有另一个目的,要去看看乔菲雪的。

    乔菲雪在京城学习培训,做为正牌女友,姜绅来了,当然要去看看她,不然让她知道,她心里那会好受。

    六月的京城气温还算可以,没有东宁那么闷热,只是有点干澡。

    大街上黑丝白腿满待都是。

    丁艳和潘雯雯清一色的肉丝短裙,迎合着姜绅的口味。

    姜绅一人带着两美女,走在路上也很得意,整个上午和下午都是旅游,到了吃晚饭前,才去见乔菲雪。

    乔菲雪培训的华行总部在京城西城区的长方街上。

    同样有西城区,东宁的和京城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这里是共和国的心脏,权力最中央的地方,用通俗的话说,到了这里,随便遇到一个骑自行车的老头都可能是省部级的干部。

    姜绅把丁艳和潘雯雯扔在宾馆后,自己一个人跑到长方街。

    然后打了一个电话。

    响了数下后,传来了乔菲雪的声音。

    “姜绅。”

    “菲雪,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吧。”

    “你到京城了?”乔菲雪有点意外。

    “是啊,我现在就有长方街上。”

    “嘻嘻,你有没有骗我。”

    “你不信?那你数三声,我马上出现在你面前。”姜绅也嘻笑着。他的神念已经找到了乔菲雪的位置。

    “不要。”乔菲雪吓一跳。

    她也知道姜绅的厉害。

    “你等下,今天单位有饭局,我请个假。”她们单位今天也要吃饭。

    姜绅神念关注着她,看见乔菲雪欢快的跑去请假。

    小丫头,看来还是蛮想我的,为什么从来不主动打电话我?

    乔菲雪的领导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好像是什么主任。

    听到乔菲雪请假,眉头一皱:“请假?小乔,我们单位集体活动,从来没有人请过假的,谁请假,下次要她请我们吃一顿的。”

    “那下次,我请好了。”乔菲雪弱弱的道。

    “这也是小事,今天行长要亲自慰问你们几个来自各省培训的中层干部,而且还有财政部的高官到场,小乔,什么事要你请假?”

    “我未婚夫来了,他第一次到北京,明天就要走了,我总要陪他一起吃个饭吧。”

    “未婚夫啊。”那主任犹豫了一下:“让他一起来么,都是自己人,还可以照应你一下。”

    “这不好吧。”

    “没什么,我们单位都这样,经常带家属的,行长有时把夫人也带过来的。”

    “那我问问吧。”乔菲雪听说行长要来,最好也是不请假,但是姜绅若一定坚持,她还是会跟姜绅走的。

    姜绅本来不想和他们一起,我要和我的小菲雪单独幽会,不过想想,来日方长,乔菲雪正在进步的时候,不能厂妨碍她。

    “算了,那我等你,你吃完饭打电话我,我去接你。”姜绅思索,在京城打的,打来打去有点麻烦,要不要找赵三借来车用用?

    “一起吧,你过来一起吃?”乔菲雪道。

    “不了,都不认识,你吃吧,我找一个朋友聚聚,吃完饭打电话我。”

    两人争让了一会,最后乔菲雪还是听姜绅的,在单位吃,吃完打电话给姜绅。

    姜绅没约到乔菲雪有点小郁闷的,想回去有丁艳和潘雯雯陪。

    却在这时,有电话打了进来。

    “赵三啊。”姜绅刚想到赵三,没想到赵三就打电话过来了。

    “绅哥,我是小三啊。”

    “赵三哥,你怎么有空打电话我的。”

    “听说你在河京那边大搞特搞,牛逼啊,绅哥到那都是通杀,怎么样,还在河京吗?我马上过去看你。”

    消息传的很快嘛?姜绅没想到这消息都传到赵三那里。

    “我在京城,刚到,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借辆车用用。”姜绅不能说自己到了好久,刚到。

    “在京城了,哈哈哈,好,好,你在那,我马上过来接你,随便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赵三大喜啊。

    这小子这么高兴?难道想狐假虎威?姜绅若有所思。

    他还真猜对了。

    赵三今天吃憋了。

    赵三哥虽然不敢说横行京城,但是也是一方霸主,没想到今天出来和朋友玩,被人欺负了。

    当时很生气啊,可对方无论出身还是后台,都不比赵三差。

    赵三也只能咬着牙往肚子里咽。

    这时小跟班森森在背后拉拉赵三,低头面授机宜:“听说绅哥到了河京。”

    赵三回头,你听谁说的?他怎么没打我电话。

    我也是听你朋友说的,有人在河京砸了钟安德的场子。

    钟安德一个堂弟,在河京搞房地产,表面老板是钟安国,其实钟安德股份最大。

    好像提到那人姓姜,东宁的。

    东宁这么猛的,估计只有姜绅了。

    赵三马上就打电话给姜绅。

    听到姜绅刚进京城,立马开着一辆陆虎越野车赶过来了。

    当天下午四点半,他们接到了姜绅。

    车上只有赵三和森林。

    “绅哥,救命啊。”赵三几乎纳头就拜。

    “我叉,少跟我这么油啊,谁欺负你了。”姜绅有点得意,哥们猜到了。

    我看你平时很牛的,京城还有欺负你的?

    京城的牛人太多啊,我也只能出了京城牛逼哄哄的,赵三也难得谦虚。

    然后姜绅一问怎么被欺负的,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尼吗,原来是赌博输钱了,然后被人讽刺了几句。

    这要到下面省市,赵三拍桌子砸人可以,现在对方身份地位和他相等,要么他自己骂回来,但是,输了钱,不能再输人是不。

    如果再对骂,赵三更要让人小瞧了。

    所以赵三这次是憋屈的很,又输钱,又被人笑话,偏偏还不能骂回来。

    “今天和朋友们玩牌,也不大,撑死就一百个输赢。”

    “有个人叫马天鸣,他爸是个局委,某部的部长。”赵三只说局委,某部部长,姜绅脑海一闪就知道他爸是谁了。

    局委全国就二十多个,是部长的也就那几个,新闻里也经常能看到。

    “马战啊。”

    赵三的爸爸也是一个局委,双方家世一样,各方的后台也是一样,都有局常。

    势均力敌,谁也压不住谁,谁也不服谁。

    但是赵三今天输钱,还被人讽剌,这口气实在咽不下。

    “牌局完了没?”姜绅笑着,局委的公子,又不是局委,我去打个牌没事吧。

    “当然没有,绅哥走。”

    赵三找到靠山了,拉着姜绅就往一处地方去。

    他们打牌的地方,都是自己的地方。

    一幢别墅,不知道是那个官二代的,赵三和姜绅赶到时,里面围了有十几个人。

    他们打的就是麻将,四个人打,七八个人看。

    “咦,三子又回来了啊,哈哈哈,借到钱了?别把明年的生活费都输光了?哈哈哈哈。”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比赵三长了好几岁,看到姜绅和赵三进来,纵声大笑,然后看了几眼姜绅。

    “三哥,这是那位部长的公子?”

    有人问赵三。

    姜绅来前听说了,这里一屋子都是京城高官的公子、子侄,最少都是副部级的。

    京城的人玩,玩的就是圈子。

    圈子分级别和派系。

    上层讲派系,晚辈们讲级别。

    副国正部的二代们就是一个圈子,偶而也会带带副部。

    副部级以下的高官儿子,别人带他玩,他都不好意思。

    你说老爸是厅级,这里全是正部副部甚至副国的老爸,那做什么事,都要你端茶倒水,有意思么?

    “这是我老大,东宁绅哥。”赵三笑嘻嘻的。

    “绅哥?”在场比姜绅年纪大的不要太多,好多人看向姜绅。

    “许书记的公子?”

    “好像叫许胜杰吧。”

    “许胜杰我见过,是不是史省长的公子。”

    大家都知道赵三眼光有点高傲,一般副省的公子估计也不会玩在一起,以为姜绅是省委书记或省长的公子。

    “姜绅,东宁城东区招商局副局长。”姜绅笑眯眯和大家打招呼。

    全场愣了下。

    “姓姜的?”有活络一点的人脑袋转了起来。

    别说正省,东宁副省级里好像也没姓姜的。

    “我老大不是官二代,商二代。”赵三淡淡的道,商二代的意思就是富二代了。

    切,众人一听,什么商二代?好多人脸上露出鄙视之色。

    常说官商官商,官永远在商前面。

    尤其这里的人个个都是部国级的二代公子,说句难听话,一般的亿万富翁,家产都未必有他们多。

    就算是东宁首富到这里,他们也不会正眼看一下的。

    原来是个商人啊?赵三不服气,想继续,找人付钱的?众人懂了。

    京城的高官二代,其实还是愿意结交下面封疆大吏的公子,要是姜绅是许震的儿子,他们会热情很多。

    现在一听是富二代,基本没什么人理他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