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4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九十九章 都怕了
    第四百九十九章 都怕了

    “行了绅哥。”黄震国终于发话。

    他慢慢站起来,脸上没有表情。

    “原赌服输,今天我们认输,不就是九十亿么,别和地痞一样,给李总一点时间,我们会凑钱给你。”

    黄震国先哄住姜绅,等姜绅离开了,马上可以调动京城的力量来对付姜绅。

    现在和姜绅翻脸,这疯子冲上来打脸的话,大家都丢面子。

    你叫黄震国是和姜绅对打好,还是逃跑好,那都是很份的事。

    “黄主任说了算是吧?”姜绅收手,把李严往地上一扔,然后指了指黄震国:“我给你面子,你千万不要唬我,我姜绅的钱,没有人能欠的。”

    “谁敢唬我,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姜绅的话杀气十足,整个别墅都突然好像有点阴森森的。

    一群官二代被姜绅吓住,姜绅真有点意气风发的得意,然后感觉到身上手机响了。

    拿出手机看了下,原来是乔菲雪发来的短信。

    “王府大酒店,速来接我。”

    呃,我未婚妻有事了。

    姜绅向赵三点下头:“我们走。”

    然后弯腰一提,一手两个,把边上四个大包包提了起来。

    拷,四周众人看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刚才他们打麻将的时候,有人还故意去提了提,不是两个根本提不起一个包包,没想到姜绅一手两个提着出去了。

    算我们聪明,谁要和他打架,惨定了。

    大家目送姜绅和赵三离去,都有点忌惮。

    等姜绅一走,黄震国面无表情的脸猛的一沉。

    “汤灿,打电话给于局。”

    “小肖,联系麻子。”

    “好的,黄主任。”

    汤灿先打了起来。

    “给他黑的白的,一起尝尝。”马天鸣阴笑。

    于局是京城警察局副局长,麻子是京城道上很名的一个人物。

    汤灿的老爸是局长,但是这事不能找大的是不,小年轻有小年轻的处理方式,直接找他们熟悉的人更好处理。

    于局那边很快就通了。

    “啥?有人打了李严李总?这么大胆子,在那,我马上派人过来,汤少你想怎么搞?”

    于局作为京城的警察局副局长,很难当的。

    京城里龙蛇混杂,高官如云,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

    他这副局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连汤灿这些官二代都要搞好关系,也不敢随意得罪。

    因为这些官二代不是一个二个人,经常是一堆人在一起玩,得罪一个,就得罪了一大批。

    他听到之后,当场表态,马上就派人过来。

    然后定神想了下,敢打李严的?而且是汤灿来报案的?

    “那个啥,能不能问下,是谁打的李严李总?”于局小心翼翼的问。

    “一个东宁人,叫姜绅,听说还是东宁什么区的副局长,科级干部。”汤灿不能为然的道。

    “姜绅啊?”于局声音瞬间高了数倍。

    “于局你认识?”汤灿奇怪道。

    “我不认识。”于局摇头,然后电话里一阵沉默,大概过了好几秒,他苦笑:“但是,我说汤少,要不,就算了吧。”

    他突然冒出一句。

    “什么?”我没听错吧?汤灿以为听错了。

    “于局,我是一直把你当叔叔的,有什么话不能和我说?”汤灿开始打感情牌,有什么你就说啊。

    这个消息太震撼了,京城的局长,对上京城的人或许没底气,对上外面的人,个个牛气冲天的。

    现在于局竟然叫他算了?怎么不让他震惊。

    你就从来没把我当过叔叔,于局怎么会被这小年轻三言两语骗了:“我真的不清楚,也不认识。”

    “我只是听过他的名字,但是,我不方便说,组织有规定的,要不,你问问你爸爸?”于局笑笑。

    我嘶,汤灿倒吸一口冷气。

    就这种小事,要问我爸?

    挂了电话,汤灿还呆呆的站在那里。

    “怎么了?”马天鸣看到汤灿脸色不对。

    “于局怎么说?”黄震国也看出不对劲。

    李严已经坐起来了,捂着脸,脸上通红,又羞又怒:“于局派人来了没?”

    “于局----”汤灿呆了半响,喃喃道:“于局,叫我问我爸。”

    草?这是什么情况?

    在座有一半不是体制内的,但是这话的意思还是听的懂。

    于局缩了?

    于局不出头?

    这事还要问汤灿的爸。

    汤灿的爸可是京城副市长兼警察局长,副部级的。

    而且是实权人物。

    “那就问你爸吧,就说帮我问的。”黄震国知道汤灿为难,不敢问他爸,不过加上黄震国就不同了。

    黄震国的身份,后台,足以引起汤灿老爸的重视。

    汤灿点点头,正要打电话。

    马天鸣道:“等下,小肖,你先打给麻子看看。”

    以他对姜绅的痛恨,最好先给点黑的姜绅吃吃,然后再搞白的。

    刚才姜绅威胁他,还说河京市死了好多人,马天鸣被他逼的羞怒交加,觉的很憋屈。

    “好,我来打。”

    小肖的父亲是某副部级单位的一把手,也算实权人物。

    那个麻子,号称京城道上最牛逼的人之一,京城的许多娱乐业都是他搞的,就算不是他搞的,也是他负责保安的。

    小肖就和麻子合作,搞了好几个ktv,休闲场所。

    电话一接通,小肖简单了吩咐几句,然后让麻子帮他搞姜绅。

    “小肖?你再说一遍?那人叫什么来着?”

    “姜绅。”

    “美女姜?绅士的绅?”麻子问小肖。

    “是的。”小肖觉的有点不对劲了,以前麻子绝对二话不说马上派人的,这次竟然还问三问四。

    “不是本地人吧?东宁省的?”麻子再问,语气中有点郁闷的样子。

    “麻子你什么意思?你认识他?”小肖有点不高兴了。

    他在麻子面前威风,但在黄震国马天鸣面前,他还差了点,这个圈子里,他其实混的比黄震国和马天鸣还好一点。

    但是,在这圈子只认父母,他混的再好,在众人面前,还不如黄震国和马天鸣。

    所以这次他想在黄震国和马天鸣面前证明一下自己。

    没想到,麻子似乎不上道。

    “要是东宁省的那个姜绅?小肖,算了吧。”麻子长叹:“我惹不起他。”

    “尼吗。”小肖眼皮一跳,第一次听麻子说出这种话。

    “麻子,你平时很牛的啊,你常在我面前吹牛,说你是洪门的,你是洪门你怕谁啊?”小肖着急了。

    “我就是从洪门前辈那里听到这姜绅的,有些事,电话里不好说,以后我当面和你说,总之我劝你,别惹姜绅,我先忙,回头再联系你。”

    嘟,麻子电话也挂了。

    这下众人都有点傻眼。

    他们这些人能在京城呼风唤雨,不就是手上都有可以利用的人么。

    黑的白的,都能使唤,所以欺负起别人手到擒来,但是今天,遇到一个姜绅,黑的白的全退缩了。

    这姜绅何方神圣,这么牛逼?

    众人呆呆的看来看去,你看我,我看你。

    他们都在京城有人脉,各行各业都有。

    但是现在,于局和麻子已经几乎能代表京城黑白两道最强的力量之一,他们都没有用,其他人还有什么用?

    “我来问我爸?”汤灿急的连忙打电话。

    可他这电话还没来的及拨号呢,一个电话先打到他手机上。

    低头一看,京城副市长,警察局长的老爸来电话了。

    “你在那玩呢?几点了?”他老爸开口低吼:“明天不用上班是吧?给我滚回来。”

    “嘶”汤灿看了下黄震国,低声道:“爸,我和黄震国黄主任在一起---”

    “我叫滚回来听到没有,马上回家。”嘟,汤副市长电话也挂了。

    “我草。”黄震国眼皮一跳,发现有点不对劲。

    汤灿的爸爸,当然认识黄震国,而且对黄震国的爸爸非常尊敬,平时巴结的不得了。

    却在这时,连叫几次让汤灿滚回去,而且不理黄震国,绝对有问题。

    他爸是有些话不好在电话里说,所以崔汤灿回去。

    汤灿也明白了,只好对着黄震国苦笑。

    “国哥,不好意思,老爸发火了,我先回了。”汤灿连连道歉,然后转身就走。

    “哦---那啥,马少,黄少,我去找麻子,和他面谈,问问怎么事。”小肖眼珠一转,有点不对劲啊,撤了。

    “马少,我妈来短信,我也要回去了,明天要出国呢。”

    “黄主任,我也有点事,先走了。”

    这些人那个不是人精,一看苗头不对,京城副市长都叫儿子滚回去了,一个个找借口闪人。

    有些人的长辈还是正部级的,不过也未必有汤灿的老爸有实权,当然赶紧溜了。

    尼吗,马天鸣看在眼里,气的半死。

    没义气,都跑了?

    不过也不能怪他们,他们这圈子就是这样,大家虽然常在一起玩,但是要成死党也不容易。

    死党是什么?同生共死才能叫死党。

    这些官二代的圈子,说难听点,基本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和爱好到一起,很少有肯同生共死的。

    而且政治上面,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今天他们是朋友,明天长辈的政见一换,派系一变,就可能变成陌人。

    转眼之间,刚刚七八个人跑的只留下一个。

    这么大的别墅里,只有马天鸣、黄震国、李严还有一个没走的人。

    这人叫刘昊,他父亲也是个正部级的,跟的是黄震国的父亲,是黄震国父亲的心腹人马。

    所以别人能逃,刘昊不能逃。

    “怎么办?”马天鸣急了,看这形势,别说姜绅对付不了,我们欠的九十亿都可能要拿出来啊?

    “别急,我打个电话。”黄震国怒了。

    非要逼我出手。

    我的人情,你们知道值多少钱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