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4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章 能屈能伸
    第五百章 能屈能伸

    黄震国打的是自己的叔辈。

    目前国家警察部的部长。

    今年六十八了。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正省部级党政正职六十五岁就要退休,但任职未满的可延期三年,所以一般可以做到六十八岁。

    黄震国这叔辈,再过几个月就要六十八周岁,只能退休。

    黄震国打过去,秘书接的,秘书知道是黄震国,轻声道:“老板有点事,在和别的领导通电话,稍等。”

    大概三分钟后,那边响起一个声音。

    声音有点低沉,好像故意压低了声音:“震国,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想向三叔打听一个人。”黄震国也不先说自己和姜绅有什么恩怨,故意说是打听:“东宁省有个叫姜绅的,二叔你认识吗?”

    “姜绅?”对面明显愣了下,然后就反问:“他是你朋友?”

    “呵,刚认识的,一起打了麻将。”黄震国感觉到这种微妙,马上语气一转,听上去好像和姜绅成了朋友一样。

    那边一听这话,电话里传来轻轻的长舒,好像松了一口气。

    这声音很小,但是敏锐的黄震国还是感觉到了。

    “朋友就好。”部长笑道:“多认识朋友对你有好处的,带你朋友在京城多玩玩吧。”

    我叉,黄震国听到这里就明白了,连他这二叔也忌惮姜绅。

    尼吗不带这样的啊,你们说话个个藏半段,憋的难受不?

    黄震国现在什么都没问出来,但是却觉的心里更难受。

    “二叔,这姜绅到底什么来头?我看赵三也很敬重他?”黄震国再问,非要把姜绅打听出来。

    “姜绅啊---”对面有点郁闷,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犹豫了好一会,最后道:“他没什么来头,不过为国家和地方政府都立下过大功,而且---”

    顿了顿,组织下语言:“而且这人有点不讲理的,有些首长也很关注他,要不,你问问你爸?”

    警察部长也这么说了。

    又是我问爸?黄震国刚才听汤灿得到这样的答案,现在自己也遇到了。

    有什么不能说的吗?你可是我二叔?

    但是,部长有句话给了他暗示。

    部长说姜绅有点不讲理。

    这意思很明显,就是叫黄震国别惹姜绅。

    加上前面他舒了口气,还叫黄震国多认识点朋友,非常明显的意思了。

    就差明说,震国啊,你不要惹姜绅,姜绅很难惹的。

    一个部长说话,当然不会这么没水准,那样也显的他无能。

    但是这几句话的意思,表现的太明显了。

    “你还在外面吧,天晚了,早点回家,我有事和领导说,就这样。”

    部长说了几句,电话挂了。

    这下别墅里的人全都面面相觑。

    “有些首长也很关注他?”众人注意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能称首长的,最少也和黄震国老爸平级。

    但是,部长刚才的话是说“有些首长。”

    我草,不是一个两个啊。

    马天鸣这下神气不起来了。

    一个首长,也不是他局委老爸可以硬扛的,别说几个。

    “这小子做过什么事?为国家和政府立下过大功?”马天鸣不服了。

    “别管这个了。”黄震国年纪最大,经验最老倒。

    “想想,明天姜绅来要钱怎么办?”黄震国到了这时,已经明白,他们这些官二代,恐怕奈何不了姜绅。

    到时姜绅要钱怎么办?

    九十亿啊?

    姜绅刚才走时的口气,要是他们拿不出,姜绅恐怕要追到他们家里打脸的。

    “要不?”刘昊犹豫了一下:“要不我打个电话给赵三,看看能不能再商量一下。”

    刘昊和赵三两人,从小学开始到大学,一直是同学,父亲的派系不同,但两人私交还好。

    打什么打,马天鸣很不服,有心想说这句话,嘴巴动了动,终究没说。

    黄震国想了想,点点头,然后看看时间:“晚上八点多了啊,问问赵三,叫姜绅一起,我们吃个夜宵。”

    黄震国那是典型的体制人。

    刚刚还想着把姜绅弄个死去活来,现在一看姜绅不好惹,马上就放下身段想着结交。

    能屈能伸,体制中人。

    政治上说的好,那有永远的敌人么。

    刘昊听了,连忙打起了电话。

    这时姜绅和赵三在那呢。

    姜绅和赵三离开别墅之后,带着四个人赶去‘王府大酒店’。

    那四人里,一个是森森,还有三个都是军队高层的子弟,分别叫王建柱,田小文、吉源。

    他们政归政,军归军,大家各有圈子。

    这三人和赵三算是一伙的,刚才也都是帮赵三和姜绅的人。

    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有人政府高官子女也会和军中高官子女结婚和做兄弟的。

    不过,一般长辈都会提意见。

    军归军,政归政,大家最好不要搞在一起,搞的太亲密,上面会不高兴的。

    姜绅接到短信,跟着赵三的车一路狂奔,八点多的时候来到王府大酒店门口。

    神念一扫,乔菲雪不在酒店里吃饭。

    他在酒店的六楼。

    六楼是ktv,乔菲雪在唱歌。

    当初在东宁,乔菲雪去相亲的时候,也是在ktv,然后叫姜绅去救她的。

    今天好像旧事重演,乔菲雪的包厢里,有十几个男男女女。

    “绅哥,嫂子呢?”赵三问。

    “在楼上唱歌,你们走吧,我去就行了。”姜绅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过神念扫一下,乔菲雪今天好像酒多了,可能有点醉。

    “没事,我们上去看下。”赵三一来怕姜绅未婚妻出事,二来怕姜绅又发什么标。

    姜绅想想,这些人也都是京城通,带着也有点气势,当下带着众人准备上ktv。

    等下,赵三看了看电话:“刘昊打我电话?我接个电话。”

    ktv里。

    乔菲雪软绵绵的背靠着沙发。

    她今天面见了行长,还有财政部、银监会的领导都在,被领导们逼着唱了好多酒。

    喝酒是没办法,今天所有人不管男女都喝了。

    结束之后,几位大领导回去了,一层各部门的中层领导又带着众人直接上楼唱歌。

    唱歌就唱歌吧。

    不过有个人很讨厌。

    银监会一个副主席的儿子,叫蔡兆星。

    正好也在华行总行上班,今年三十整,自从乔菲雪来后,看到乔菲雪长的漂亮,又是外地来京培训的,就一直缠着她。

    两人平时不在一个部门,乔菲雪也很少见,没想到今天吃饭他也来了,然后又不停的灌乔菲雪。

    边上的人看了,都起哄,而且肯定是帮蔡兆星,大家就一起灌乔菲雪。

    乔菲雪一看妙头不对,连忙发短信给姜绅。

    她在酒店喝了有半瓶红酒,到了ktv,总行的一些中层领导、财政部的中层,银监会的一个主席助理,轮流敬了她一杯啤酒,喝的她头晕眼花,醉眼朦胧。

    不行了,姜绅你来了没有?再不来,我要吐了。

    “呕--”乔菲雪躺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俯身就吐,直接吐在面前的一个垃圾篓里。

    “小乔吐了,小乔吐了。”

    “小蔡,快,带小乔到卫生间洗一下。”

    银监会的主席助理,眼光示意蔡兆星。

    蔡兆星心中有数,嘻嘻一笑:“好的,交给我了。”

    说着走过去,一把就拉起乔菲雪,然后环腰就搂过去。

    “走开。”乔菲雪虽然酒了,但是脑袋里还是有知觉的,见这蔡兆星想称机吃豆腐,勃然大怒一把推开。

    可她自己现在也是浑身没劲,推开了蔡兆星,自己也重重摔倒在沙发上。

    扑通,她从沙发上一滚,又滚到了地上。

    “小乔,小乔,你没事吧。”蔡兆星虽然气她推开自己,但是他脸皮也厚,今天可是个机会,连忙上去又想抱乔菲雪。

    这种外地乡巴佬,只要今晚上了她,以我老爸副部级的身份,她还不巴结的要死,别给我装了?

    装什么装?二十六七岁的女人,我都不嫌你老。

    蔡兆星俯身再抱,借着乔菲雪躺地上的机会,想抱个满怀。

    尤其这时醉熏熏的乔菲雪躺在地上,曼妙身姿挑逗着他的某些神经。

    情不自禁,一只手就摸向乔菲雪的大腿上面。

    乔菲雪这时努力摇摇头,使自己目光清澈一点,一见蔡兆星摸向自己大腿,又羞又怒,想也没想,伸手就是一下。

    叭,一个耳光打在蔡兆星脸上。

    我拷,全场都惊呆了。

    大包厢里,十几个人,全部都呆住。

    然后有人把音响什么都关掉,接着灯也被打开,所有人看着两人。

    大家全都有点尴尬。

    足足安静了数秒之后,乔菲雪培训的顶头上司,尚主任脸色大变:“小乔,你这干什么?怎么打人?”

    “他想摸我。”乔菲雪也顾不得了,借着酒意怒道。

    “小乔,你不要胡说,我看你摔在地上,想扶你一下,你,你什么思想?”蔡兆星当然否认。

    “小乔,都是同事,你怎么这样说话?我们谁喝多了,大家不扶几下?”财政部一位司长也皱着眉。

    乔菲雪虽然是美女,不过在他们这些京城的官员眼中,必竟外地来培训的,也不值得帮忙。

    “小乔,是不是误会了,向蔡主任道个歉吧。”一个另一个省的女子,和乔菲雪一样来培训的,把乔菲雪扶了起来,示意她向蔡兆星道歉。

    “就是,小乔,你们培训结束,要蔡主任最后考核的,还不向蔡主任道歉?”有人提出其中的巧妙,你还想最后有点好成绩吗?蔡主任官不大,但是还管着你的。

    一时间,众你一言我一语,都在帮蔡兆星。

    乔菲雪顿时觉的委屈无比,你们这都是什么人?为什么都帮着一个色狼。

    甚至有个中年妇人,不知是那个部门的,在边上冷冷的轻声道:“穿成这样还怕摸,公主的裙子都没你短,还装纯。”

    她说的轻声,但乔菲雪却听的清清楚楚。

    一时气的眼泪都掉了出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