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4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零一章 京城弟子的牛逼
    第五百零一章 京城弟子的牛逼

    六月天热,乔菲雪平时也穿的没那么短,今天因为姜绅来了,下班后就换了套有点性感的衣服,倒不是因为来吃饭,完全是为了姜绅换的。

    没想到,姜绅还没来呢,别人说她穿的比公主还短。

    其实这有点夸张,ktv的公主大概也和乔菲雪的裙子差不多,但是把两人放一起比,就有点指桑骂槐的意思。

    今天吃饭时的行长、副部长、副主席等领导们吃完就走了,来唱歌的都是一些中低层干部,这些人说话做事,就没领导们那么稳重,再说大家酒也有点多了,而且是在调戏美女,各种因素加起来,乔菲雪有点不好过。

    “喝个交杯酒,喝个交杯酒就算了,哈哈。”有人起哄,让乔菲雪和蔡兆星喝个交杯酒。

    “小乔,蔡主任真心不错,我要年轻十岁,都想嫁给他呢。”又一个四十岁的大妈在捂着嘴笑。

    “蔡主席可是副部级的。”还有人提醒乔菲雪,蔡兆星的老爸是副部级的。

    要说京城的部级官员也真是多,乔菲雪今天吃饭,就见到行长,副长行,财政部副部长,银监会副主席等等,副部正部五六个。

    但是部级官员多,不代表不值钱啊,那一个下去,都是能碾压乔小山的。

    前面说过,乔菲雪还是有点传统的,当初还被老爸逼着去相亲,到现在,都没和姜绅叭叭叭过。

    所以听到副部级的时候,心里有点压力。

    姜绅,你怎么还没来?

    她心里最信任的人就是姜绅了。

    “喝个交杯酒,就当道个歉。”不停的有人起哄。

    “交杯酒就不用了,你把这杯酒喝下去吧。”蔡兆星暗暗冷笑,拿了一杯酒放到乔菲雪的面前。

    他能看出来,乔菲雪酒量有点超标,再给她来一杯猛的,估计直接就要醉倒,到时,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吗的贱人,今天晚上,一定要上你跪舔。

    蔡兆星把一杯洋酒放到乔菲雪的面前。

    乔菲雪扶着沙发后退一步,强忍着心中醉酒的难受,摇摇头:“我不能喝了,我有事要先走。”

    “小乔,你太不上路子了。”蔡兆星边上一个男子怒道:“你还想不想当东宁市的副行长?”

    一看乔菲雪要走,情急之下,他连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这话说的有点重,几乎是翻脸的话了。

    全场各单位的人都是脸色一变。

    今天是三个单位一起吃饭,银监会、银行、财政部都有人在,听到这话大家都同情的看着乔菲雪。

    今天她要不服软,恐怕要被赶回东宁省了。

    乔菲雪听到这话,气的全身发抖,又惊又怕。

    她知道这个副行长得之不易,姜绅专门找欧省长换来的,这要弄丢了,那太对不起姜绅,自己也很没面子。

    心中一横,就准备把这杯酒喝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大门被人撞开了。

    包厢里早就不喝歌了,灯光也是大亮。

    众人就见嗖的一道光芒飞了过来,一下子就砸在蔡兆星边上那个说话男子的头上。

    “啊---”那男子捂着头就仰面而倒,脸上全是鲜血。

    当的一声,砸他的东西掉在地上。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最新款的土豪金香蕉9s手机。

    这可一万多块钱一部呢,被用来砸人了。

    大家扭过头,外面冲进来个人。

    “她当不当行长,你能说了算?”姜绅在前,大步流星而来。

    他身后跟了一大堆人。

    赵三、森森、王建柱,田小文、吉源,甚至还有黄震国、刘昊、马天鸣。

    一群官二代都来了。

    此时那倒地的男子捂着头正站起来。

    只见人群中一个瘦小的身影率先冲了过去。

    森森身先士卒,拿起桌上一瓶啤酒,砰,狠狠的砸在那男子的头上。

    “啊”那男的又是一声惨叫,还没站稳了,又倒了下去。

    “你吗的,你说了算?你说了算?你说了能算?”森森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一边怒骂,一边抬脚狂踢,踢的那男子满地打滚。

    他是赵三的跟班,赵三把他当兄弟,但在其他官二代眼中,永远只是小跟班,前面很被人无视,也插不上什么话,这次终于找到发泻的对象。

    “你干什么?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在场最大的官是那银监会的主席助理,副部级的,当官到这个程度,自然有不怒而威的气势。

    一看自己人受欺负了,连忙站了起来对着姜绅他们喝叱。

    “你那位啊?”马天鸣也站了出来,前面被姜绅和赵三压制,他也需要一个发泻的目标。

    “我是银监会的董又华。”董助理脸上写满了自信,我堂堂副部级的,你听过我的名字吗?

    然后他看这些青年,个个气度不凡,衣着光鲜,估计也是什么官二代,想想自己在银监会的领导里排最后,又指了指蔡兆星:“这是我们蔡主席的公子。”

    “现在什么年代?什么阿猫阿狗都敢称公子?”马天鸣走上去,指着蔡兆星:“给老子跪下。”

    嘶,蔡兆星脸色大变。

    嚣张,真是嚣张,听到是部级领导的子女,也敢叫他跪下。

    马天鸣被姜绅压制的怒火,急需找人释放。

    他几乎狰狞起来:“要么你自己跪,别让我打的你跪下。”

    “和他罗索什么,打了再说。”田小文、吉源两人都是军队高干的子女,性格其实也很粗暴,不过前面马天鸣和黄震国等人后台比他们硬,他们都有点低调,现在面对这什么蔡兆星,当然一点压力也没有。

    两人卷起袖管就冲向蔡兆星。

    “干嘛,你们干嘛。”蔡兆星又惊又怒,抬头看看四周,自己这边人多,有十几个,但是不是四十多岁的男人,就是四十多岁的大妈,仅有几个小年轻,也被姜绅那边气势吓住。

    砰,砰“啊---”包厢里惨叫声起,吉源和田小文几下就把蔡兆星干翻在地,然后骑在他身上一顿猛打。

    众人都要在姜绅面前表现一下,我们都服你,但是在京城,还是我们说了算。

    无论是马天鸣还是吉源等人,都要证明给姜绅看,京城还是他们的天下。

    “往死里打,什么东西,我呸--”马天鸣也走上去,抬起脚对蔡兆星脸上踩了几下。

    今天在姜绅身上的气,全部发泻到这几脚上面。

    “啊--”

    “打死人了,打死人。”

    “报警啊。”

    蔡兆星双手捂脸,拼命的叫救命。

    包厢里有人开始上去拉架,有人开始打电话。

    “谁敢动?”黄震国也开始发威了,冷笑道:“谁动打谁,都给老子站着,蔡培荣在这,也照打不误。”

    那些拉架的,打电话的,听到黄震国的话,齐齐一愣。

    尤其那银行的尚主任,乔菲雪的上司,心中大惊,他们刚才可没说是蔡培荣,只说是蔡部长的儿子,这个青年,只接就报出蔡培荣的名字。

    “银监会是什么东西?”就在这时,赵三扭过头问马天鸣。

    他家主要在军界,银监会真是没听过。

    “华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国政院直属正部级事业单位。”马天鸣笑笑:“一个狗屁单位,都是一群吃饱饭没事干的人。”

    这几人三言两语,完全没把银监会当一会事,那脸上的自信,在场人都看在眼里,真不是装逼,真是有这个底气。

    “小乔,小乔,别这样,叫你朋友先住手好吧,我们是不是有误会,那位是你的男朋友?”尚主任着急了。

    他知道乔菲雪前面请过假,说是男朋友来了,这下好了,一涌进来个人,个个看上去来历不凡。

    “姜绅--”乔菲雪也不想搞这么大,必竟她也没吃什么亏,只是姜绅来势这么猛,什么面子都帮她挣回来了,她心中感到很甜密。

    “阿森,再给那蔡公子几个耳光,然后我们再好好谈谈。”姜绅嘿嘿一笑。

    尼吗,蔡公子,你想泡我的未婚妻么。

    “绅哥我来吧。”田小文正在打蔡兆星呢,打的蔡兆星满地在滚。

    听到这话,弯腰拎起蔡兆星的头:“跪着。”

    田小文和吉源等人把蔡兆星强行按着地上跪着,然后举起手来。

    叭叭叭,一口气扇了十几个耳光,大概扇的太重,起来后,田小文捂着自己的手,直咧嘴,看来自己手也打痛了。

    这十几个耳光一打,蔡兆星几乎陷入昏迷之中,要不是有人扶着他,他直接就软摊在地,跪都跪不住了。

    然后整个包厢就安静下来。

    绅哥说打几个耳光,他们也就打几个耳光。

    令行禁止啊,尚主任眼皮一跳,看出姜绅是头了。

    “姜绅是吧?”尚主任听乔菲雪叫过,脑海里拼命想着京城的高层里,有谁是姓姜的。

    不过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

    局委里没有,难道是中央委员里的?中委的话,人数多,尚主任也记不清有谁是姓姜的。

    不过中委也不敢这么嚣张啊。

    “一点小误会,别这样,别这样,大家都是自已人。”尚主任拿出一包烟开始向诸人散烟。

    不过可惜,没人接他的烟。

    “你叫什么名字?”黄震国直接问他。

    “华国人民银行的,组织人事处尚兴瑞。”

    “你明天自己打个报告,辞职吧,不要干了。”黄震国现在终于找到那种号令天下的感觉了。

    换句话说,只要不面对姜绅,他又可以装逼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