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5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零二章 要各种优秀
    第五百零二章 要各种优秀

    尚兴瑞本来笑眯眯的递根烟给黄震国的,没想到听到这样一句话。

    你谁啊?你叫我辞职就辞职?去你丫的,滚你吗的蛋的。

    他脸色一沉,收回烟,冷笑道:“公子贵姓啊。”

    你他吗是首长的儿子啊?首长里面,也只有黄首长才是分管我们华国人民银行的,我去你吗的,装什么逼。

    “免贵姓黄。”黄震国也冷笑:“明天不辞职,千万别后悔。”

    姓黄?什么什么?你姓黄?

    尚兴瑞一看黄震国的眼色,心中都哭出来了。

    不会吧,你不会是黄首长的公子吧。

    不带这么坑爹的啊。

    “黄----那----黄----”尚兴瑞黄了半天,手都在抖。

    “你明白就好,我去和你们行长说,总比我爸和你们行长说好?等到我爸开口,你想辞职也难了?”

    黄震国的意思很明显,我要找你们行长,让你滚蛋,然后自己识趣一点,自己辞职,你要不肯,我找我爸的话,到时结果可不一样了。

    这么点小事要是惊动首长,下场一定会很惨。

    我了个去,边上的银监会主席助理也想哭了。

    你们这些官二代才吃饱了饭没事干呢,组队来欺负人啊。

    组队么,你们去打boss好了,来刷我们这些小怪干什么。

    要是黄震国知道他的心意,肯定要说了,我们也想打boss呢,但是打不动姜绅啊,只好来刷刷你们这些小怪找找存在感了。

    “那啥,尚主任,我突然有点事,我先走。”主席助理赶紧闪人。

    银监会也归黄首长管的,前面说过是国政院直属正部级事业单位,我的吗呀,我先闪了,主席助理不等尚主任回答,提起自己的包包就闪人。

    后面银监会几个人,全都低着头转身,跟着老板逃命去了。

    一直鬼哭狼嚎的蔡兆星也傻眼了。

    他被打的半死,然后听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对面那些官二代,比他还牛逼很多。

    “黄少,别这样,只是个误会,不关我的事啊。”此时尚主任急了,我冤啊,我可什么也没做,不能让我辞职啊。

    要不是现场人多,尚主任都要跪下了。

    他容易吗,在华国人民银行辛辛苦苦工作了十几年,才做到今天的位置,这要辞职,下半生怎么过?

    黄震国不理他。

    “小乔?”尚主任转过去求乔菲雪,他知道乔菲雪的男朋友好像是头,那岂不是来头比首长还大?

    “小乔,你帮我说句话啊,你这些天培训,我很关照你的啊---”尚主任吓的全身都在抖。

    乔菲雪有点为难,她的性格不是赶尽杀绝的那种,抬头看了看姜绅。

    姜绅懂了:“给他一次弥补的机会,那个蔡什么的,让他滚蛋,还有,滚出京城,以后别让他在京城出现。”

    嘶,众人一听,这个更狠。

    连京城都不让呆。

    “绅哥你放心,他要敢在京城,我见一次打一次,打到他四肢残废为止。”赵三捏了捏拳头,狞笑着。

    “打他就没意思?”马天鸣摇头,他服姜绅,但是不服赵三:“你那是野蛮人,他要还敢在京城,我们送他西山住个十年八年就行了。”

    西山啊,我草,蔡兆星都想跳起来骂人。

    西山全名,‘京城西山监狱’。

    一所高级监狱,专门关体制内的犯人,基本都是正处以上的中高层官员。

    蔡兆星也勉强可以关进去。

    但是监狱高级,不代表里面生活高级,有名的苦难地方。

    这要关十年,还不如死了算。

    两人这一喝一合,那是逼蔡兆星离开京城了。

    “小乔,没必要这样吧?”蔡兆星这时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脸上嘴里全是血,看上去惨不忍睹。

    非要把人逼上绝路?他不服啊,死死的盯着乔菲雪。

    “你不服?”姜绅眼睛瞪了起来:“你还敢看,你再敢看我女人一眼试试,信不信我弄瞎你。”姜绅伸手一抄,桌上一个酒瓶又飞了出去。

    ‘砰’酒瓶砸在蔡兆星的眼睛上面。

    “啊---我的眼睛---”蔡兆星倒地惨叫,捂着眼痛苦无比,也不知道有没有瞎掉。

    无法无天啊?

    黄震国、马天鸣他们暗暗震惊。

    包括田小文等人虽然前面打人,打脸,但是也不会打眼睛心脏这些重要部位,下手都有个分寸,姜绅这是想打那就打那啊,刚才那酒瓶砸过去,要不是蔡兆星反应快,闪了下,绝对是当场要砸爆他的眼珠。

    他们也算狠的,也算猛的,这和姜绅一比,差距就出来了,不服都不行。

    “是不是还不服?”森森又提了一个酒瓶追上去,然后看了眼姜绅,只要绅哥一个指示,马上要砸下去。

    他不是官二代,只是小跟班,下手也是无法无天的,没有顾忌。

    “服了,服了---我明天就走,明天就走---”蔡兆星这时那敢说不服,先服了再说,明天的事,明天说。

    经过这几轮,包厢已经到处是血,蔡兆星和他一个朋友被打全身重伤。

    不知是动静有点大,还是先走的人通知了外面,包厢大门被推开。

    接着走进来一批人。

    前面像是个老板,后面跟着一群保安。

    老板进来也是气势汹汹的,抬头一看赵三,田小文、吉源、马天鸣等人,顿时脸色大变:“出去,你们出去。”

    老板把保安全赶了出去,然后关小门。

    “黄主任、赵三哥、马少---”

    “啊呀吉少、田少、建柱兄,你们怎么也来了。”

    这老板就是王林酒店的老板,这个ktv也是他的,京城八面玲珑的人物,和麻子关系很不错。

    眼前的官二代,他个个认识。

    一边叫人,一边发烟。

    “不关你的事啊,卢老板,你边上看看就行。”赵三指了指他。

    “当然,当然,要不要帮忙?”这卢老板也很无耻,本来可能是打算进来帮蔡兆星他们一伙的,一看场面不对,马上就转了风向。

    “不用你帮忙,站一边看着。”

    众人说完,姜绅发话了:“把账算蔡兆星头上,打坏的东西,都让他赔。”

    “这位是?”卢老板不认识姜绅,但他历练丰富,一眼看出姜绅有点与众不同,好像还是个头。

    “你管,绅哥怎么说就怎么做。”马天鸣瞪了卢老板一眼。

    “听绅哥的,当然听绅哥的。”卢老板连连点头。

    姜绅说完这句,往尚主任脸上一指,手指都快指到他脸上了:“那啥,放你一马,你识相一点,我老婆培训结束,一定要是各种优秀,有一个她不爽,我就会不爽。”

    “是,是,是。”尚主任连连点头,心中惨叫,你也太过份了,这么多人就和我说,你悄悄和我说会死啊。

    边上还有好几个和乔菲雪一样从基层各省来培训的呢。

    之前是各种同情乔菲雪,现在是各种羡慕忌妒恨。

    “走。”姜绅搂着乔菲雪大手一挥,带着一群人走了。

    七八个官二代,就和小弟一样跟在他后面屁颠屁颠。

    尚主任看着他身影,若有所思,姓姜的?到底是那位首长的人啊。

    别说尚主任心里在纠结,黄震国和马天鸣也在纠结呢。

    他们前面打了各种电话,不知道姜绅是什么来头,只知道各种人马,黑道白道都不想提姜绅。

    黄震国很果断,立该转风,要约姜绅吃夜宵,向他示好。

    这时姜绅正好要赶向王府大酒店,本来他有赵三这小弟,也不想收这些人了。

    不过赵三提醒他。

    我必竟是军二代,地方上有时候没他们管用,你多结交一些官二代肯定有好处的。

    而且那啥,大家都和你在一起,马天鸣见到我也不敢和以前那么嚣张,我就稳稳的压他一头了。

    尼吗,姜绅很无语,你让我收他们,就是想压马天鸣一头啊?看来你小时候被他欺负的够多啊。

    好吧,姜绅觉的赵三说的也有道理,小弟么,多收一点还是有好处。

    于是就让他们一起过来。

    于是这事处理的时候,大家纷纷发力,这是一个和姜绅和好的机会,别说他们现在搞不清姜绅的底细,就是每人欠姜绅三十亿,也要想办法拼命帮忙了。

    事情解决完,大家就要去吃夜宵。

    乔菲雪本来酒有点多不想去,不过姜绅仙气微微灌注了一点,马上就酒醒了大半。

    当然了,姜绅没让她全醒,女人不醉,男人那有机会,清一点就好了。

    这样的话,乔菲雪还是要让姜绅搂着才能走的稳。

    众人自然马屁大拍,嫂子绝色无双,嫂子女强人,年纪轻轻就副行长了。

    拍的乔菲雪也是满脸笑容。

    宵夜只吃了一个小时就散了,因为姜绅急着带乔菲雪回去。

    “今天谢谢诸位兄弟帮忙,黄少、马少,你们欠我的三十亿就一笔勾消了,那个盗贴李严,帮我和他说声,我给你们面子,只收他十亿。”

    尼吗,黄震国马天鸣又被震惊了一下。

    之前想过姜绅会怎么说,从没想过姜绅会直接算了。

    六十亿说算就算,也不是一般的大手笔。

    果然赵三和森森听到,一脸的肉痛。

    六十亿啊?算上盗贴李严的二十亿,就是八十亿。

    绅哥真是大方,挥挥手扔了八十亿。

    以赵三的估计,三十亿有点多,象征性收黄震国和马天鸣一人四五亿还是可以的。

    也是两人可以承受的范围。

    没想到全勾消了。

    “你这什么表情?”马天鸣大喜,尤其看到赵三肉痛的样子,他习惯和赵三斗嘴了:“绅哥宰相肚子,你看看你什么表情。”

    “我的表情怎么了?”赵三大怒:“绅哥,国哥的也就算了,这个马天鸣有钱的,他有家投资公司,绅哥怎么也要收他十亿八亿。”

    “放屁,我那有这么多钱--”

    “好了好了,别吵了,又不是小孩子,绅哥和嫂子还有事,我们也各回各家吧。”黄震国年纪大点,也稳重一些。

    他还要回家,问问老爸呢。

    “走吧,绅哥我送你们。”赵三对马天鸣冷哼一声,向他示威,表示自己和姜绅的关系更近一点。

    “谢谢你们了,我自己回,赵三,帮我送送他们。”姜绅那用的着他送,搂着乔菲雪笑眯眯的离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