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5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零三章 我来真的
    第五百零三章 我来真的

    京城的某间宾馆里,姜绅背靠床头坐躺在床上,两只大腿分的很开。

    乔菲雪赤身的跪在他的双腿之间,脸上通红,埋头吞吐,偶而还抬头看看姜绅。

    她今天酒多了,有点意乱情迷,加上现在和姜绅也是名正言顺订过婚的,比起以前更加放的开。

    扑哧扑哧,也不知她吃了多久,终于似乎有点累了,乔菲雪抬起头,小手轻轻的捏了捏小姜绅:“怎么还不出来?”

    她的脸就贴在小姜绅边上,双眼迷离的看着姜绅,脸上全是一副春色。

    “今天还想我出来?”姜绅嘻嘻着:“平时我是心痛你,今天,可不能这样了。”

    说着姜绅就坐了起来。

    “你想干嘛?”乔菲雪也笑了,笑的和鲜花一样,一边笑一边往床下跑:“你答应我的,结过婚才准乱来。”

    她想逃,但是那里逃的了,姜绅轻轻一抓,就把她抓了回来。

    “我不乱来,我真来。”姜绅把她往床上一按,膝盖顶着她雪白的双腿往两边一分。

    “别---”乔菲雪双腿被姜绅撑的很开很开,以一个很难看的‘大’字形躺在那里,所有的一切暴露在姜绅的眼睛下面,她娇羞的歪过头,双眼紧闭,身体颤抖。

    “真的不要吗?”姜绅俯下身,嘴巴贴着她耳朵,温柔的,轻声的确认。

    乔菲雪心跳加速,漂亮的眼捷毛颤动了数下,仅过了几秒钟,以蚊子一样的声音道:“那你轻点。”

    这句话,就像是一注春药,彻底点燃了姜绅的激情。

    我等这天,也等了很久了。

    小姜绅长驱直入,奋勇当先。

    “咛--”随着乔菲雪的一声娇吟,房间里马上响起了很有节奏的啪啪啪。

    与此同时。

    京城的另一个地方。

    马天鸣像个老实宝宝坐在那里,他对面是一个六十左右的男子,满头黑发,精神抖擞。

    这人就是全国二十多个局委里的马部长。

    这届局委里称部长的也就两个,马部长还算是年轻一点的。

    此时看马天鸣,简直比幼儿园的小宝宝都听话,那里有刚才在外面的嚣张。

    “你说姜绅啊?”马部长摇摇头:“我不认识,从你说的情况来看,这事可能要问秦书记。”

    他口中的秦书记,和他一样是局委。

    这届局委里,叫书记很多,有九个。

    但是除去地方两个省级书记,四个直辖市书记,在京城被叫书记的也就那几个。

    然后马部长好像想到什么:“哟,我想起来了,上次在日本,有个叫姜绅的人,推倒了日本的神社大门,没错,就是叫姜绅,东宁省的。”

    “爸,那事我也听说了,不是姜绅推的啊?是东宁两个人,不是被日本判了刑?”

    “你懂什么?”马部长这时若有所悟:“就是这姜绅推的,不过日本人不敢抓他,那两人听说和姜绅有过节,被姜绅推出去顶包的。”

    “这个小姜厉害的啊,我当时也想,为什么连日本政府都不敢抓他?”

    “国内没有这个宣传,所以外面的人都不知道,我说给你听了,明天你就要忘掉,不要到外面乱说。”

    马部长提醒儿子,从这件事上看,这个姜绅就不简单。

    牛逼。马天鸣懂了。

    日本政府都不敢抓姜绅,这得多牛逼?

    不过,他还是不知道姜绅为什么这么牛逼,想打电话问问黄震国,发现黄震国手机关机了,然后想打给汤灿,发现汤灿也关机了。

    这些人平时,从来不关手机的,看来要等明天当面问。

    这一夜,马天鸣都没睡好觉,脑海里翻来覆去想为什么姜绅这么牛逼。

    第二天一大早,顶着一夜没睡的熊猫眼,马天鸣手机连系黄震国和汤灿。

    这次打通了:“我和汤灿在一起吃早饭呢,你也过来吧,有什么见面再说。”黄震国淡淡的道。

    今天还好周六,休息,不用上班。

    马天鸣心急火燎的跑过去。

    两人在一间小包厢里吃汤包,马天鸣赶到时,刘昊也正好赶到。

    加上黄震国、汤灿,四人围住一圈。

    “那啥,国哥,姜绅到底是干什么的?”刘昊和马天鸣急啊。

    尤其马天鸣,觉的自己老爸算牛逼的了,国内二十多个局委之一,怎么也不知道姜绅的事。

    看来还是不够高啊,要达到黄震国爸爸这高度才行。

    但是,汤灿的老爸还不如我爸呢,怎么好像也知道?

    “吃饭,吃汤包,汤包很不错的。”黄震国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点也不急。

    马天鸣没办法,一口气连吃了三个汤泡,却连味道是什么样都没记住。

    “国哥,再不说我要憋死了。”马天鸣急啊。

    “急什么?你和马部长学学,这样都沉不住气,怎么在体制内混。”黄震国瞪了他一眼:“我问过了,有些事不好说,但是你们心里有数就行,别惹姜绅,晚上我约了他,再一起吃个饭,拉拉关系。”

    “----”你这不等于没说?马天鸣晕死,转个头看向汤灿。

    汤灿老爸是京城警察局长,好像也知道什么。

    汤灿耸耸肩:“别看我,我什么也没问出来,老爸也叫我别惹姜绅,我老爸说了,全国叫姜绅的都可以惹,就这个不能惹。”

    “马少,你管他什么来头干什么,国哥说的对,以后咱们不惹他就行,能交朋友,就交个朋友,昨天晚上不是很好么。”刘昊道。

    “你想想就明白了,赵三家世不比你差,一口一个绅哥,叫的比谁都勤快,你学着点,看人家赵三多会拍马屁。”黄震国提点马天鸣。

    “赵三那马屁精。”马天鸣自然是和赵三死敌,气的咬牙:“不就比我们先认识姜绅么。”

    “晚上我约了他吃饭啊,大家别提前面的事,现在开始都是好兄弟,交朋友。”

    “知道了国哥。”

    “听黄少的。”

    他们这边上午在谈姜绅,姜绅也在另一边打电话谈黄家。

    “老炎家的儿子?”电话那头是金仲林的声音:“他约你吃饭?好事,老炎现在的排名还在我哥的上面。”

    “你们金黄两家,不是对头么。”姜绅笑道:“我在想,要不要给他这个面子。”

    “那有什么对头,派系不同而已,都是一个国家的,没什么深仇大恨,争来争去,就为一个字‘权’,你不属于那派的,能和老炎家交好,也是不错,老炎我知道,抛开政见不同,做事很有魄力,为人还是很好。”

    金仲林语气也是对黄震国老爸的赞赏,不过没办法,金黄两家派系不同,政见有别,所以成不了朋友。

    但是姜绅可以和他们成朋友,姜绅没派系,现在也谈不上有什么政见。

    姜绅就是今天早上醒来觉的不对劲,金黄两家好像是政敌,将来老金叫我帮忙对付老炎怎么办?

    所以起来后就打个电话问问老金,要是金仲林有什么暗示,姜绅自然不和黄震国再交流了,必竟那可算是偏宜丈人,也要体凉一下他的感受。

    现在金仲林这一说,姜绅就懂了。

    和平时期政治上的对手,真没什么可以计较的。

    而且金仲林说了,政治说变就变,也许今天金黄两家是对头,明天就变成同盟。

    政治的事啊,真是世上最复杂的。

    姜绅打完电话,伸手一摸。

    身边一具光滑的玉体横陈在那里,乔菲雪还在呼呼熟睡。

    昨晚她太累了,也不知多少次达到高峰,一直叫到三四点钟才睡着。

    姜绅伸手在她丰满的胸前摸了几把,然后轻轻吻了她的脸上:“好好睡睡吧。”

    姜绅起身,穿衣洗漱,先离开了宾馆。

    今天他要去拜见一个重要的人。

    何柳叶的爸爸。

    何柳叶知道姜绅到了京城,昨天就打电话给姜绅。

    要姜绅去见她老爸。

    又是一个老丈人啊,姜绅听到,心里就发毛。

    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见到老丈人。

    不过有些事也没办法,别人要见他,他可以推了,你上了老何的女儿,能推吗?

    而且何柳叶叫他去找老何是有事的。

    老何是干什么的?

    老何年纪不大,才五十出头,但是已经退居二线。

    以前在军队干过集团军军长,少将,后来好像查到那里不好,退二线,现在在华国国防大学,虽然升了中将,却不如以前了。

    这个差距也蛮大的。

    从军事主官到文学教官,老何也很低落。

    不过没办法,身体不好,纵有万般热情,也要面对现实。

    何柳叶知道姜绅有本事,所以想让姜绅去看看老爸的病。

    老丈人有病,当然要第一时间治好。

    姜绅借今天周六,赶往国防大学的家属楼。

    何柳叶的老爸叫何长龙,陆军中将。

    要是在陆军一线,最低也是大军区副职,当个大军区的副司令、参谋长的不要太容易,过几年一提,就是军区司令。

    现在到了国防大学,老何是副校长,听起来也很牛逼,也是大军区副职。

    不过国防大学管来管去就这一亩三分地,而且以他的病,基本一辈子就呆在这里了。

    所以这几年,老何心情很不好。

    今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女儿何柳叶的一个朋友到了京城,要来看自己。

    尼吗,你谁啊?老何在家里喝茶呢,好悬一口茶没喷出来。

    老何一听男性朋友,就是男朋友的意思了?

    当时就大怒,我在京城介绍的你不要,现在外面交的什么乱七八糟男朋友?

    我一个中将,想见就见吗?

    他心情不好也是有原因的,上周刚刚检查了身体,医院给的答案,最好早点退休,别说去一线军队,就是国防大学也呆不长了。

    “我没空见他,叫他回东宁。”老何叭的一下,把何柳叶的电话给挂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