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5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零四章 我女婿要京城的
    第五百零四章 我女婿要京城的

    那边气势汹汹的挂电话,这边姜绅乐滋滋的上门。

    他还以为丈人想见自己,早上很早就起床了,然在京城转了两圈,先去买两块手表,百达翡丽的一对男女款,考虑到对方是现役将军,也不敢买太贵,两块表用了两百多万。

    接着又买了一些中老年的补品,水果,然后屁巅屁巅找到国防大学的家属楼。

    小区门口站岗的军士站笔直,当场拦住了姜绅。

    找谁的?

    何长龙副校长。

    有没有预约?对方又问。

    有,何校长叫我来的,姜绅牛逼哄哄的,他以为何柳叶已经和何长龙说好了。

    不过对方也不是这么好糊弄的,等下,你叫什么名字,我打个电话确认下。

    卫兵打了个电话进去。

    这里可是比省政府还难进,每个进去的人都要得到确认。

    接电话的是何校长的勤务兵,平时他是有秘书在的,今天周六,何校长习惯周六放秘书的假,只把勤务兵留在身边。

    勤务兵接完电话,马上表示,何校长说了,要是有个叫姜绅来的找他,就说他不见。

    不是说不在,是说不见。

    尼吗,原来骗我的?

    卫兵怒笑着回来:“快走,何校长说不见你。”

    “什么?你没说我叫姜绅?”

    卫兵又好气又好笑:“姜神也没用,何校长说了,不见你,快走啊。”卫兵拍了拍他挂在胸前的枪。

    拍你妹,又没子弹,姜绅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他神念扫过,枪里根本没子弹。

    不过他听到卫兵这么说,就知道有问题,老何这是?看不起自己?

    姜绅怒了,换成其他人,姜绅也转身走了,别说中将,你就是上将,就是宇宙大元帅我也不吊你。

    不过这是老丈人啊,想到刚才电话挂完的时候,小何娇滴滴的电话里说的话:“你要治好我爸的话,等你回东宁,我让你三通。”

    尼吗,姜绅心中一热,转身离开,走到没人的地方,刷,一个隐身,然后大摇大摆的重新走进家属楼。

    按照小何的介绍,姜绅很快找到何校长的家。

    神念一扫,家里有四五个人。

    一个像是勤务兵,一个在厨房,还有一个可能是何妈妈,在家看电视。

    另一个大概是司机,和勤务兵一起在聊天。

    老何自己在家里摆棋呢,摆围棋,一个人自己玩。

    姜绅直接走上去敲门。

    砰,砰,砰,一会儿勤务兵就过来开门了。

    勤务兵是个上等兵,和姜绅看上去年纪差不多,上下打量着姜绅。

    “你---那位?找谁?”

    “我是姜绅,找何校长。”

    我拷,勤务兵吓一跳,不是让卫兵拦住你的?怎么进来的?

    砰,勤务兵直接就把门关上,然后一溜烟跑了进去。

    “首长,那个姜绅在门口。”

    “什么?”何长龙听到大怒,哗的一下手一抖,刚刚花了半小时摆起来的棋被他全打乱。

    “混帐”何长龙看到棋盘一片混乱,更是怒火中烧。

    “我怎么说的?谁让他进来的?”

    “我和卫兵说了,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我真的说了。”小上等兵吓的脸都白掉。

    “叫他滚,他要不走,你和小杜出去,把他赶走。”何长龙今天气坏了。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年轻人,为了攀龙附凤,竟然恬不知耻的主动上门。

    何长龙很鄙视姜绅这种人。

    小上等兵连连点头,刚一转身。

    就呆在那里。

    明明我关了门的啊?

    姜绅笑眯眯的出现了:“伯父,我是小姜,江南省人,现在在东宁上班。”

    姜绅把手中的东西先放到一边,然后在何长龙和勤务兵的目瞪口呆中走到何长龙对面,往他对面一坐。

    “伯父也喜欢下围棋?要不,我们来一盘?”姜绅很自然的在棋盘上挥了几下,黑白分明,棋子分开,一点一点收了起来。

    “小杜,小杜。”勤务兵急了,终于反应过来,要叫驾驶员小杜过来,一起把姜绅赶出去。

    “你先出去。”何长老阴沉着脸,挥了挥手。

    勤务兵只好退出书房,然后轻轻把门带上。

    “说吧,你想要什么?”何长龙咬牙冷笑:“你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以后别缠着柳叶。”

    他现在更恨了,心道,这要是我在当军长的时候,你敢到我家来,我一枪直接崩了你,想想从军长到学校,何长老越想越气,越看姜绅越不顺眼。

    “伯父身体不好,别动气。”姜绅神念扫过他,已经知道他那里不好。

    “少跟我来这套,我告诉你,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同意的,想做我何长龙的女婿?可以,三条。”

    “第一,京城本地人,外省的一律不要。”

    “第二,父母至少副军级以上。”

    “第三,围棋要能赢我。”

    何长龙说完,叭,一颗黑子就放在棋盘上。

    他拿的黑棋,所以就先下了。

    但是这第一步,他就把黑棋放在棋盘的最中心。

    那个点,叫天元。

    但是下围棋,有金角银边腹中草的说话。

    第一步下天元,只有两种人。

    要么是是一窍不通的新人,要么是无敌的高手。

    何长龙肯定不是无敌高手,但是这是鄙视姜绅,认为姜绅这种人不会下围棋,就算会下,也远远不如他。

    “我让你十目赢了,前面两条能免吗?”姜绅拿起一粒白棋,叭,也在中间下了一步。

    “---”何长龙愣了下。

    尼吗,前面两条才最重要啊:“你想都别想。”何长龙又下一步。然后看了一眼姜绅。

    其实何长龙现在算军人世家,性格也是有点直爽,从姜绅进来,他就多次观察过姜绅。

    年轻,有胆量,还敢闯进我家,长的也不错,基础条件很配何柳叶,可惜我前面两条,好像一条都不合。

    何长龙现在有一点点欣赏姜绅了,但是欣赏归欣赏,和找女婿完全是不搭界的。

    “其实我条件也错,伯父你可以考虑一下。”姜绅又下一步。

    “哦,你有什么条件?说给我听听。”何长龙气的笑了,你和我谈条件?你以为拍电影?长的帅就有用?

    京城有多少帅哥想追我女儿你知道吗?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一边说话一边下棋。

    开始何长龙满脸鄙视,因为他竟然看到姜绅和他一样在天元附近就直接开始了,两人一开局就在天元展开撕杀,完全一反常态。

    但是十几步后,何长龙的脸色越来越严肃,就在天元之里,刚刚开局,他的一条长龙已经要被姜绅包围起来。

    这要包住杀死,他可以直接弃子投降了。

    真是有料啊?职业级的?何长龙有点意外。

    不过只是会下棋,何长龙还是不会答应的。

    “我家产亿万,用之不尽,足够给柳叶富足的一生。”

    “我要女婿京城人,我身体不好,想念她的时候我不想看到她,不想她千里迢迢从东宁赶过来。”何长龙冷笑,什么家产亿万,别吹吧。

    “我年轻有为,今年十九已经官至正科,早晚都要升到正部正省。”

    “我要女婿京城人,她妈身体不好,想念她的时候,想立刻看到她,不想两地奔波。”你还想升正省正部,做梦升吧?

    尼吗,姜绅使出杀手锏:“我和柳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现在说不定都珠胎暗结,你随时都可能抱外孙的。”

    “---”何长龙果然震惊了。

    不过仅仅两秒之后,他重重放下一棋子:“我要女婿是京城人,现在结了婚都能离,孩子没生可以打掉。”

    “----”姜绅要被何长龙打败了。

    油盐不进啊。

    杀手锏都没用?

    姜绅只好用最后一招了。

    “行了,不说废说,我帮你治好病,你重返军界,将来继续做你的司令政委。”

    “-------”何长龙刚举起一枚棋子想放下,听到这话又一次呆住。

    然后他再次抬头,死死的盯着姜绅。

    “年轻人,脚踏实地才是正途,千万不要误入岐途。”何长龙刚刚对姜绅的好感,随着这几句话在慢慢消失。

    先是吹牛家产亿万,接着一个正科也得意起来?你说你一个正科,在一个中将面前那来的优越感?

    然后姜绅干脆以腹中子来威胁?可恶之极。

    最后更离普,竟然说能治病?

    我的病要能治,还等到现在?

    何长龙的病,m国都去过了。

    要知道像他这样的级别,到m国治病非常麻烦,要经过首长特批的。

    m国都没有用,代表全世界最高水平的医生都看过他,都是说治不好的。

    他现在只能慢慢休养,在不能太过操劳的情况下还是能活长一点。

    姜绅说这种话,在何长龙眼中,有点胡说八道,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做领导的最讨厌这种人,你诚实一点会死啊,尤其还想做我女婿。

    “我女婿要京城的,不然就是华陀再世,扁鹊再生也没用。”

    何长龙永远都是这句话。

    我女婿要京城的。

    我女婿要京城的。

    京你妹啊,尼吗,姜绅怒了。

    霍的一下站了起来,嗖伸手一抓,叭,右手拍在了何长龙的头上。

    “你---”何长龙没想到姜绅会突然出手,又惊又怒,正想高声大喊,轰,觉的脑海里轰然一声,身体一颤,一股热流从姜绅的手心往他全身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