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6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零五章 又订婚了
    第五百零五章 又订婚了

    他想高声大叫喊救命,但是无论他怎么大声嘴巴里都叫不出声音。

    他想起身逃走,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移动一丝一毫。

    他觉的自己就像中了邪一样,脑海里清清楚楚,可以感受到现在的一切,但是却不能有一点反应。

    他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姜绅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一股股热流涌进自己的体内。

    这股热流在开始是很有侵略性的,每一波热流都要让他身体颤抖一次,就好像在洗澡的时候,有人用一滚烫的开水往他的身上浇灌。

    等到连续十几波后,何长龙身体再次巨烈颤动‘扑哧’一声,放了一个臭屁,满室都是奇臭无比。

    好舒服----这时何长龙发现自己全身舒爽,那股热流变的温暖人心,漫暖身体,他有一种疲惫过后,突然睡倒在床上的舒服。

    真想突然就睡下去,然后睡上三天三夜。

    何长龙眼睛慢慢眯上,随时都会睡着。

    就在这时,姜绅微微一笑,收回了他手掌。

    何长龙一个激凌,整个人清醒过来。

    他霍然而起,正要怒声高叫勤务兵,突然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力量。

    年轻、活力、精神、气势,这些曾经失去的东西都在刹那间回到了他的身上。

    他觉的自己现在只有十八。

    他觉的自己现在还可以重新当兵。

    身体这种明显的改变,做为当事人,他非常清楚。

    完全是脱胎换骨,好像重新回到了三十多年前。

    怎么会这样?何长龙叫到嘴边的勤务兵,终于没有叫出来。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打量自己,然后抬起腿来原地走了几步。

    力量,全身都有用不完的力量,他甚至想跑步,现在就出去跑上一千米一万米才能展现自己的精神和耐力。

    “你----”何长龙不可思议的看着姜绅,就好像看到一个鬼。

    “我什么我?你要找京城女婿,我走了,回头你和柳叶说一下,要是怀了孩子,就打掉吧。”

    姜绅说完,扭头就走。

    还没走出几步,身后飞奔而来一个身影。

    何长龙像小孩子一样一把拉住姜绅:“放屁,孩子能说打就打?这可是一条生命。”

    “再说,随意打胎,这是对我们柳叶不负责,会伤害她的身体。”

    尼吗,你前面不是这样说的啊?太无耻了吧?

    姜绅甩了甩手,把何长龙甩开:“你要京城女婿,我是江南省的。”

    “算了算了,现在交通发达,那里的女婿都不重要,飞机一天就能到。”何长龙又向前一步,死死的抓住姜绅。

    姜绅再甩,走到门口。

    “你们到时晚上想见柳叶怎么办?飞机也不是说开就开是吧,也要有点的,还是找个京城的吧。”

    何长龙继续追上,一下子堵在门口:“我帮你弄京城户口,别废话了。”

    姜绅不以为然:“我不喜欢住京城,我就要住东宁。”

    “嫁鸡随鸡,柳叶跟你住东宁就是,我们有空,会去见她。”何长龙完全和刚才变了一个样。

    宝贝啊,他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女婿是宝贝啊,刚才那样的手段,不知是气功还是法术,神仙一样的人物,要是用在我军中,那我不是发达了?

    身为曾经的陆军集团军军长,现在的陆军中将,何长龙想的比一般人更远。

    姜绅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宝贝,怎么也要抓住。

    “可是,其实今天我来是想和你说,我已经和别人订婚了。”姜绅又道。

    什么?何长龙先是大怒,接着马上就笑了:“没事,没事,现在结了婚的都能离。”

    “----”老何你不能这么无耻啊,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姜绅用眼神和他交流。

    “---”小姜不好这样,遵老爱幼一下会死啊,刚才我和你开玩笑的,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的你就是我女婿。

    然后就见他突然打开书房大门,对着外面大喊:“柳叶她吗,女婿来了,快下来。”

    “----”姜绅笑了。

    “那啥,女婿,今天说什么也要吃了晚饭再走。”老何女婿都叫了起来。

    姜绅摊摊手:“晚饭有人预约了。”老何现在午饭还没到啊,你让我吃完晚饭走,太无耻了。

    “那就吃了午饭走。”老何斩钉截铁的,然后突然想什么:“晚饭和谁啊?”不会是其他什么美女吧?老何替女儿担心。

    女婿太优秀,招蜂惹蝶也是正常的。

    我说老何你想什么呢,姜绅苦笑:“老炎的儿子。”

    “----尼吗”老何目瞪口呆,脑袋里刷刷刷想了起来,还好还好,好像老炎没女儿,只有儿子。

    何妈妈果然一会就下来了。

    一个很贤惠很温柔的家庭大妈,大概也是五十出头,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四十出头,依稀从她的脸上能看到年轻时的何柳叶。

    老何不错啊,年轻时能娶到这样的美女老婆,怪不得何柳叶长这么漂亮。

    “你就是小姜?”何妈妈似乎早知道小姜了,热情的不得了。

    一般情况下,丈母娘看女婿都是越看越欢喜,尤其像姜绅这么帅的帅哥。

    “你早就知道了?”老何眼睛瞪了起来:“不和我说?”

    “呸,和你说你能同意?”何妈妈不卖账:“柳叶怕你不同意,先和我打过招唤了。”

    何妈妈说着笑了,她很疼何柳叶的,前面怕老何不同意,现在老何都叫起女婿来,就知道姜绅把老何搞定了。

    “伯父,伯母,这两块表是我送给你们的,祝你们青春永祝,长命百岁。”姜绅拿出买来的百达翡丽。

    老何夫妻都是识货的:“百达翡丽,这要上百万的吧?”

    这下真是越来越喜欢了。

    女婿有本事不说,还真是有钱人。

    “手表不值钱,表带值钱,表带我加过工,伯父伯母最好一直带着,别拿下来。”姜绅指了指表带。

    表带上面隐隐散发着浅蓝色的光芒,一闪一闪,不注意盯着看的话,很难看到。

    老何夫妻在姜绅的指点下,盯着看了十几秒,才看到那一闪一闪的光芒,很漂亮。

    我说你把百达翡丽加加工干嘛?

    何长龙带上去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不同。

    一股清爽温暖的气息从手腕开始漫延到全身,和刚才一样,通体都是舒服的感觉。

    何妈妈也感受到了,满脸都是惊讶,何长龙瞬息有种错觉,好像何妈妈又年轻了。

    “这是---”何长龙依依不舍的抚摸着手表。

    “我家祖传是学道术的,治医救人,长命百岁,伯父和伯母带着这手表,自然百病不生,身体建康,不过,此事不能外传,这手表,到了别人手上也会失效,伯父可别乱送人。”姜绅笑笑。

    他怕何长龙想着立功,把手表送到上面找人研究,所以提醒他一下。

    “啊,这么神奇啊。”何长龙已经知道姜绅厉害,没想到这么厉害,他是军人,以前是不相信道术神话的,但是今天真实的感受到这种奇技,不服也不行。

    事后他去医院检查了一下,果然像是脱胎换骨,什么病也没有了,身体各项机能,好比军中最年轻的战士。

    那手表交到别人手上,别人一点也都感觉不到有什么异样。

    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何长龙这时拉住姜绅:“那个啥小姜,什么伯父伯母的,要叫爸妈了啊,我看就今天吧,把柳叶叫回来,把婚定了再说。”

    “--”姜绅一脸黑线。你比乔小山还急呢?

    “伯父,我才二十啊。”姜绅又报虚岁。

    他刚到东宁是十八周岁,上了一年高三,过完年后就是十九周岁,现在报二十,也勉强可以。

    “是订婚,又不是结婚,怕什么?我家柳叶也才二十呢。”

    “---”姜绅无语。

    没等他有反应,何妈妈拿了一块玉出来,塞到姜绅手上。

    “这是我们何家祖传的,将来给你们两的宝宝带着,你先收着吧。”不由分说塞给了姜绅,这块玉塞下,就算是把婚也订了。

    姜绅摸摸这玉,也没啥特别的啊,这还祖传啊?我晕死。

    更晕的是,他这样算是同时和两个女人订婚了。

    乔小山知道,估计一口血吐到天上。

    “但是伯父,我在外面真的订了婚,柳叶也知道的。”

    何长龙眼睛一瞪:“小姜,你不能这样啊,你刚刚还说和柳叶有了夫妻之实,你想学陈世美么?”

    “-----”

    “男人做了事,就要负责的。”何妈妈语重心长。

    “---”

    “那也要给我时间来处理外面的事吧。”姜绅可不想声张,那有你们这样算订婚的,塞块玉给我,就算订婚了,传出去,怎么办?

    何长龙大概明白了姜绅的意思:“行,我们不声张,给你时间处理,不过,那啥,在家里,爸妈可以先叫起来了吧。”

    “----”

    何妈妈喜不自胜的看着姜绅。

    “爸---妈---”姜绅叫的那个郁闷啊。

    “乖---”

    “中午吃了饭才能走啊。”

    当天中午,姜绅被拉着在何长龙家吃了午饭,然后何妈妈又拉着他问长问短,等于是刑迅逼供。

    何长龙时不时的旁打侧敲,想问姜绅什么时候和另一个女的解除订婚。

    姜绅被搞的郁闷无比,勉强吃完午饭后,找了一个借口狼狈逃走。

    尼吗,以后再也不见丈母娘和丈人了。姜绅逃出之后,暗暗发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