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6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零六章 京中动态
    第五百零六章 京中动态

    当天晚上。

    京城最好的酒店之一,京城大酒店里。

    黄震国设宴,款待姜绅和乔菲雪。

    其实丁艳和潘雯雯也在京城,不过现在乔菲雪正牌订婚的女友,姜绅也只好带她出席。

    一桌的还有赵三、刘昊、马天鸣、王建柱,田小文、吉源、汤灿,当天的这些官二代都在。

    还加了两个官二代,宋剑、戴晓义。

    当然,赵三一如即往的带着小跟班森森。

    宋剑和戴晓义两人昨天打麻将时也在场,后来提前走了,不过前面说过,他们之间都是利益的组合,今天一样把他们叫了过来,大家也不再提昨天的事。

    乔菲雪也很识趣,也很有正牌女友的潜力,看满桌就自己一个女人,吃了半个多小时就和姜绅告别,赵三让森森先送她回家。

    众男士继续喝酒,酒桌上自然是姜绅主角,大家轮流都想灌他,可惜怎么灌也灌不倒,反而是马天鸣和田小文喝了猛了点,率先有点酒多。

    京城的官二代在一起,谈论最多的,当然是高层的动态,偶而也会说说泡妞的事。

    不过在场的这些官二代,大多比较成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所以他们能常在一个圈子。

    只知道泡妞的纨绔子弟是进不了他们这个圈子的。

    女人,满街都是,以他们的身份地位,真是没必要谈论这些。

    “三哥,我今天出来的时候,听我爸和人打电话,好像说何长龙要动了么?”王建柱的老爸是军委三总部里的,所以消息也比较灵通:“是不是真的。”

    “何病鬼要动了?”田小文似乎也知道,惊讶无比:“要退休了?他那身体,早该退了吧。”

    姜绅一听,怎么说到我老丈人了,他也不动声色,在边旁听。

    “退个屁。”赵三吱牙咧嘴:“听说下午他交了体检报告,身体突然全好了,比我们还健康,我爸估计着,老何又想回部队了。”

    “尼吗,他现在中将了,他要回去,打底也是副司令级的。”

    “他家世在那呢,兼个参谋长都有可能。”

    “他好的还真是时候呢,听说这次上面又要大动一番。”在场黄震国老爸级别最高,消息也最强,正是他卖弄的时候。

    “又要大动啊?”马天鸣若有所思。

    “正常的,好多省委书记年纪都到了。”

    “嗯,各大军区都有两个领导过六十七岁了,再不退,年轻人怎么办?”赵三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使劲的咬。

    “绅哥,告诉你一个消息。”黄震国似乎想了好久:“听说你们东宁的省委书记可能要换了。”

    什么?姜绅愣了一下,这个算是重磅炸弹了。

    “可能啊,我也不敢确定,必竟这个层面的消息,我爸都未必能确定。”

    “许震在东宁八年了,省长书记都干过,到点了,他这是要上了?”马天鸣猜测着。

    “下届估计要进局委了,这次可能是调整,到别的省继续,等下届进局委。”

    “那就是要上了么,毕竟年纪在那。”

    许震好像刚六十,还能进一次局委,当然了,下届的事,也不是今天在场几个小年轻能定的,大家也都是猜测。

    “那你们黄家要上台了啊。”刘昊笑道:“许震一走,史安石可能要扶正了?”

    史安石是黄家的人,是东宁省长。

    “未必。”黄震国摇头:“史安石资历还差点,我们倒想他上去呢,不过,这事也不是我们一家说了算的。”

    大家都点点头。

    老炎在上面的排名刚好在中间,有些事也不是老炎说了算。

    “金仲正是不是要下去?”有人又问。

    金仲正是金仲林的二哥,现在是京城某部的部长,正省部级。

    金家一门三杰,金家老大更是首长级别的,金仲林算是混的最差的,不过他年纪轻,还有前途。

    “以金家的作风,金仲正下届想进局委,这次肯定是要下去的。”

    “那他要和史安石争书记,史安石学真的争不过他,他资历在那呢。”

    “这个不可能,东宁有金仲林了,金仲正下去,也是去别的省。”

    众人在你一言我一语,姜绅这时发现,自己再牛逼,遇到这样的场面也插不上什么话。

    赵三说的没错,到了京城就要都结交一些官二代。

    认识的人多,人脉广,消息也灵通。

    今天听到的事,这在东宁省是不可想像的。

    当然了,考虑到他们都只是二代,消息准不准是一回事,但多少不会太离谱。

    姜绅以前知道金黄两家都很强,黄家老炎现在是首长,金家也有个老大是首长。

    不过金家最厉害的还不是这个老大。

    原来金家的老爷子,即金仲林的爸爸是上一届首长,而且当时的排名比现在的老炎还高。

    金家一门三杰,老二老三也是迟早有一个要进局委的。

    而且大家都知道,下届首长里,或许金家老二老兄弟都有可能进一个,那金家牛逼了,三届首长都有金家的人。

    要是姜绅以前听到许震要走,金家在东宁势弱,还要有一点意外,不过现在,他和黄震国在一起吃饭,泡了金仲林的女儿,两家都是和他关系不错,到也没什么感觉。

    黄震国也有心拍他马屁:“绅哥,我们黄家在东宁还是有点势力的,你几时回去?我去东宁看你,带你和史省一起吃个饭?”

    姜绅想了想半响,其实很想说一句话,把那啥,姜丰民给撤了。

    不过终究没说出来。

    “不急,我要用到你们的人,一定打电话给你。”

    “那是,绅哥也非常人,有事一定要联系我们。”

    众官二代齐齐点头,都表态愿意帮忙。

    姜绅一一笑谢,心中也不以为然,你们必竟是二代,能帮的有限,等你们全做到省部级还差不多。

    在场里人,也不是个个都是体制内的。

    赵三、田小文、宋剑等有一半人都是经商的。

    尤其是长辈在军界的赵三等人,一般家里都不让从政。

    军政一定要分开,这是大家都会懂的。

    众人酒足饭饱,吃完之后继续节目,当然就是喝歌了。

    姜绅今天也比较兴奋,和这么多官二代一起,也听到了许多高层的动态消息,无论真假,都能当个参考。

    到了晚上八点多,众人摇摇晃晃一起出去,准备找个地方继续唱歌。

    因为大家都喝了酒,而且唱歌的地方近,到也没有人开车,一群年青人同时走在大街上,看上去还是比较张狂的。

    京城的夜晚灯火辉煌,姜绅所有人里最清醒的一个,一边走路,一边观察这些官二代。

    别看现在大家在一起玩,那是因为姜绅在这里。

    姜绅一走,赵三和马天鸣就誓不两立,黄震国和赵三、田小文这边平时也没什么交情。

    要是能把这些人整合到一起,还是有一点破坏力和杀伤力的。

    姜绅突然涌起一个念头,要是我把华国所有的官二代都收为小弟会怎么样?

    想想也牛逼。

    当然了,这些人也不是那么好收服的。

    就那许胜杰,许震的儿子,表面上服气了,但也不是姜绅驱之如臂,上次向岚的事情姜绅就能看出端倪。

    真正的小弟,那是和胸毛一样,驱之如臂,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他们这些官二代,现在心中更多的是对姜绅的警畏、害怕,而不是服从和尊敬。

    这个需要姜绅做更多的事来改变他们的想法。

    要想让别人尊敬,那得展现我的实力和本事啊。

    他一路沉思,一路跟着大家来到‘天上仙境’。

    这是目前全京城最好最高档的娱乐场所,仅门票就要五百一个,比曾经当年的‘天上人间’还要贵上五倍。

    这家天上仙境,据说后台也极为硬,不过目前保安都有麻子的公司负责。

    前面说过麻子,在京城做了很多娱乐场所,有自己的保安公司,像天上仙境就由麻子负责。

    他们刚到,麻子已经在门口等着,亲自过来迎接。

    “黄主任、赵三哥、马少--”麻子脸上果然有几个麻子,不过看上去一点不难看,反而很英武。

    他也一直以此为荣,别人叫他麻子,他是很高兴的。

    “这位一定是绅哥了?东宁绅哥,久仰大名。”麻子见到姜绅,虽然惊讶他的年轻,却也恭恭敬敬,道上混的人,比他们这些年轻的官二代还要活络许多。

    “麻子哥好,有空到东宁来玩。”姜绅也是客客气气。

    麻子带着众人走进里面,他们是准备唱歌的,找了一个很大的大包厢,然后有个妈妈桑带进来一大排美女,二十几个美女站成一排,任他们挑选。

    所有人目光看向姜绅。

    姜绅眉头一皱:“我没兴趣,你们选吧,别管我。”

    他身边的女人,那个不比这里的漂亮,当然没有兴趣了。

    其他人一看,也纷纷摇头,哗啦啦,众美女又潮水一样的退去。

    今天在场的都不算纨绔子弟,对这样的美女也没多少兴趣,国内国外的新闻,才是他们最喜欢讨论的事情。

    麻子也状,安排了一下酒水,率先离去。

    麻子自己的场子不在这里,他只是负责这里的保安,今天也是为了姜绅和黄震国才过来安排一下,刚走到大门口,迎面又见一批人。

    这批人,有七个,也全是年青人,领头的一个,三十五六岁,嘴上叨着一根烟,身边是两个四十岁左右中年,一左一右相陪。

    看到麻子,年青人眼睛一亮:“麻子,你不在自己场子,到这来干嘛?”

    “董少?”麻子眼中闪过一丝不爽,表面上却是客客气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