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7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一十章 洪超
    第五百一十章 洪超

    包厢里到处都是血,众人要说再玩,也没什么心情,而且好多人或多或少打架时受了伤。

    大家交流了一下,今天晚上到此为则,以后有机会再玩。

    所有人离开时,都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董辉那斯被斩了五根手指还会服气?

    这不科学啊?只是后来有人听说董辉去医院及时,手指又接上去了,不得不佩服他运气真好。

    众人散去时,只有赵三和森森还跟着姜绅。

    两人对今天的事情并不意外。

    他们见多了姜绅的神奇,一人单挑一旅军队的事都有,这算什么。

    “绅哥,你真是厉害,京城最牛逼的几个公子哥,都要被你收服了。”赵三赞不绝口。

    “这算什么?”姜绅摇头:“以德服人为王,以力服人为霸。”

    “都是打服的,不算。”姜绅嘴上谦虚,脸上也是藏不住的骄傲。

    把人打服,也不是容易的事。

    尤其是让对方心服口服。

    “黄震国他们没打么,我看他们也服,哈哈哈。”赵三也很得意。

    本来京城的公子哥里,还有很多人比他牛比的,现在他背靠姜绅,马天鸣和黄震国都不好和他争风。

    “我看刚才我打董辉的时候你很爽么?还有什么仇家,我帮你一起解决了?”姜绅笑道。

    “没什么仇家了,一般的人,没资格做我的仇家,京城和我过不去的,也就那几个。”赵三低头想了想。

    “京城出名的公子哥有五批。”

    “黄震国代表的是国政院的圈子,他老爸年轻时工作就在国政院,一直没下过基层,他身边的人都是国政院家属院里的居多,代表的是国政院的高官二代。”

    “我们家是三总部的,我身边这些人,田小文、吉源他们,都是从小在总部大院一起长大的,我们代表的是三总部。”

    “董疯子代表的是红二代,京城现在冒头的红二代不多,大多数比较低调,冒头的人,都以董疯子为首,现在也被绅哥征服了。”

    “绅哥你通吃军政红,以后就是京城第一少了。”

    赵三一顿马屁,拍姜绅也是面露得意。

    “小三,你拍马屁有一套啊。”姜绅问道:“还有两批都是什么人?”

    “还有一个叫陆定文,陆定文今年四十岁了,年纪比我们大,但是已经官至副部,是华国石油天然气的常务副总经理。”

    “他爸是上届首长陆。”

    “陆首长。”姜绅眼皮一跳,上届国政院的大首长啊,以前电视常能见的。

    “陆定文身边也聚了一批人,好几个是京城前任或现任局委公子哥们,现在混的最好的叫洪超。”

    “洪超三十二岁,已经官至正厅,是目前国内最年轻的正厅,听说这次可能下去,要是下到省里,估计能在三十五岁前提个副省的,那个,真心牛逼。”

    三十五岁的副省?姜绅听着也觉的牛逼。

    当然了,这只是可能,未必一定是真的。

    “还有一个叫金近田,金家老二金仲正的儿子,也是三十二岁,听说在下面某县级市当市委书记,还是副厅级的,身边玩的人,各省各市的领导子女多一点,但是金家子弟多,京城里也有许多金家的子弟。”

    姜绅又听到金家的事了。

    这么算,金近田应该是金近山的堂哥。

    金家的人,怎么都喜欢放在基层。

    不过,和基层搞好关系也是不错的,看来金家在下面的底子比较重。

    姜绅这一算,京城最有名的五拨人里,四拨与自己或多或少的有点关系,现在唯一不认识的就是陆定文了。

    不过他认识的人够多了,也没必要再去结交这个陆定文。

    不过有些事就是这么巧。

    赵三和姜绅、森森三人,一边说话一边走下楼。

    还没出ktv,电梯口遇到四个男子。

    赵三抬头一看,脸色微变,然后对面那男子先微笑示意。

    “赵总。”

    “陆总。”

    原来这就是陆定文?姜绅一看对方这年纪,再看赵三的脸色和称呼,估计就是那陆定文。

    “带朋友来玩?”陆定文气质不俗,谈吐自然,从表面上看,看不出他对赵三有什么想法。

    像之前马天鸣等人,姜绅第一眼看到,就知道他们对赵三不爽不服。

    现在这陆定文表面上一点情绪变化都看不出,难怪才四十岁就做到副省部级。

    姜绅在打量陆定文,却发现有人在盯着自己看。

    他转过去,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身高一米七五以上,长的也很帅气。

    “你是姜绅?东宁的?”那男子看到姜绅突然开口。

    “你是?”姜绅不认识他。

    “绅哥,这是洪超,洪司长。”赵三向姜绅介绍。

    “洪司长。”姜绅连忙伸手握了一下:“洪司长认识我?”他觉的奇怪,他并不认识洪超,以他的记忆力,只要见过一面的都会认识。

    “呵呵,姜局肯定不认识我,我女朋友,俞诗君,在姜局的单位,姜局多照应啊。”洪超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

    尼吗,俞诗君的男友?

    难怪我感觉到他的眼光有一丝丝敌意。

    姜绅呵呵一笑:“原来是诗君的男朋友,诗君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洪司长,有空来东宁玩。”

    他一口一个诗君,洪超鼻子也气歪了,我家诗君是你叫的么。

    不过,姜绅和赵三在一起,他也有点意外。

    大家老爸都是局委,人家是军队的局委,二十多个局委,军队的只有两个,比他老爸理论上是强一点的。

    “一定,一定,一定会去东宁的。”洪超不着痕迹的笑笑,收回自己的手。

    双方客套几句,转身分开,各走各路。

    “绅哥,洪超女朋友和你一个单位的?泡了她,哈哈哈,泡了她。”赵三淫笑起来。

    “他和你有仇啊?”

    “没有啊?不过我看他不爽。”赵三道:“你没发现他眼光看你时,好像对你也不爽。”

    “你都看出来了?”姜绅摸摸鼻子:“那证明,他对我有意见的么。”

    洪超当然对姜绅有意见了。

    每次一打电话,俞诗君都不爽。

    他旁敲侧击,知道俞诗君单位里有个人老和俞诗君过不去。

    这人就是叫姜绅。

    虽然可能他并不爱俞诗君,只是为了政治联姻,但是,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总是不爽。

    他托人查了一下,找到了姜绅的资料。

    所以刚才一看到姜绅,就认了出来。

    姜绅到京城了?要不要弄他?

    洪超心事重重跟在陆定文身后。

    他们也是刚喝完歌出去吃夜宵。

    “怎么了?想什么心事?姓姜的和你女朋友有仇?”陆定文问洪超。

    洪超是他身边第一大将。

    两人一个四十岁的副省,一个三十二岁的正厅,强强联手,将来前途无量。

    “陆总看出来了?”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你看姜绅的眼光,姜绅也能感觉到你的敌意的。”陆定文笑道。

    “一个基层的小科长,你和他较什么真。”

    “他欺负我女朋友,本来我女朋友这次要提局长的,被他搅了。”洪超有点不甘。

    欺妻夺子,人间大仇。陆定文听了,果然眼睛一瞪:“还有这种事,我打个电话,把他弄下去。”

    他们陆家,在东宁省还是有点势力的,前面说过,市委书记,市委老大叶伯堂就是陆家的人。

    “这个没意思。”洪超摇头,官场上要弄姜绅,他洪超也可以,他老爸也是现任局委呢。

    “要不把你女朋友调市里去?”陆定文道:“东宁省有点乱,金陆黄三家鼎立,在省里和基层不好掌控,到了市里,可以让叶伯堂关照一下。”

    陆家在省里不如金、黄两家,基层么更乱,姜丰民自己都有唐系,每个市长副市长都有自己的人,所以只有到市里才能让叶伯堂关照。

    “她不喜欢,她一直想要靠自己。”洪超摇头。

    俞诗君不服洪超,不想靠洪超和洪家,有事也只找她自己的爸爸。

    “女人真麻烦。”陆定文摇头苦笑,也不管她了。

    洪超笑笑:“就是,就是,不好,我要上个厕所,你们先去,一会到。”

    “好。”陆定文带着人前呼后拥的走了。

    洪超笑眯眯的送他们出去,转过身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拿起电话就拨了个号码。

    “顾局,我小洪啊。”

    再说另一个地方。

    姜绅和赵三与大家离开之后,找了个地方喝了会啤酒,吃点夜宵。

    赵三和森森知道姜绅酒量好,喝了几瓶也就算了。

    赵三拿着手机:“绅哥,要不要帮你把杨小艺杨小编叫出来?”

    “---”姜绅都几乎忘了这个人。

    “你和她还和联系?”姜绅奇怪道。

    “没有,是她问过我了,打听你的事,我看的出来,把她叫过来的话,绅哥你勾勾手,她是能从了你的,不过你这么久没来,京城里变化多,她要为你守身如玉,时间一长,恐怕就不现实。”

    赵三的话是有道理的,杨小艺再喜欢姜绅,没有姜绅的消息,得不到姜绅的暗示,一个人在京城面对各种诱惑,时间一长肯定要被其他人泡掉。

    “你这话说的,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她要有男朋友,应该替她高兴。”姜绅不以为然。

    他要想收杨小艺,早就收了,高速路上就能上了她。

    “---”绅哥,你这是浪费啊,偏宜人家了。

    “那杨小艺长的还不错啊,绅哥你收了吧,省的偏宜了别人。”小跟班森森也凑热闹。

    去去去,我几个女人在京城呢,晚上忙的要死。

    姜绅今晚不能陪乔菲雪了,再陪丁艳和潘雯雯要有意见。

    总要轮流来啥。

    姜绅刚想着丁艳和潘雯雯的事,就接到丁艳的电话。

    “绅哥,警察查房,要带我们走。”

    什么?姜绅一听就火大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