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9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直接杀人
    第五百二十一章 直接杀人

    “呵呵,年轻人,我们有的是钱,只是没有拿到台面上。”一个阿拉伯人笑着对姜绅道。

    “拿不到台面有什么用?赫丽舍娃,我不要这么多,他们台面上有多少,我放多少。”姜绅自有他的主意。

    欧洲人一听,对身后跟班一样的点点头。

    跟班转身就出去,两分钟不到,哗,拿进来一大堆筹码。

    “一亿,我现在也有一亿欧了。”

    “帮我拿钱。”几个阿拉伯人也纷纷示意自己的跟班拿钱来。

    很快,所有人的台面上放了一亿欧元。

    姜绅一看,切,全是筹码。

    阿卜杜.本.阿齐兹王储那边赌的全是现金,明显那边都是他们自己人,这里全是赌场的人。

    “ok,开始。”姜绅拍拍手,哈哈大笑。

    荷官开始发牌。

    德州扑克的规则,每人先扔十万欧的底钱,然后先发两张牌。

    姜绅一上来发了一张红桃二,一张黑桃九。

    垃圾牌面。

    “十万。”一个欧洲人看看姜绅,加了十万。

    “才十万,我加二十万。”有个阿拉伯的加码。

    “跟二十万。”

    “跟。”

    “跟。”

    这才第一轮,五个人全跟了。

    三张公共牌还没出来呢。

    五人同时看看姜绅,表示鄙视。

    这个有点挑逗的意思。

    其实这是试探姜绅的性格,在赌桌上,前几把都存在着试探对手的意思。

    尤其是一个人的性格要试出来。

    这人胆大还是胆小,冲动还是冷静,对整个一个局都非常重要。

    五人要想千掉姜绅的钱,当然要对他了如指掌。

    “这几万几万的赌到什么时候?”姜绅冷笑,然后把面前的一亿筹码往前一推:“一亿,全下了。”

    嘶,五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尼玛,你和我们一样也是赌场的,这一亿不是钱是吧。

    五人对视一眼,然后有人抬头看看赫丽舍娃。

    赫丽舍娃不着痕迹的把下巴往下一压。

    这是个暗号,告诉他们,这个姜绅,我打探过,有钱的主。

    他们给的姜绅是筹码,要是姜绅根本没钱,就拿来当游戏币玩玩怎么办?

    就算姜绅这一把输光了,他也拿不出钱怎么办?

    所以他们要确定,姜绅有没有这个钱。

    赫丽舍娃在姜绅一住进帆船酒店的时候,就已经调查了这个人的底细,有没有钱,在华国干什么的,全调查的清清楚楚。

    这是她的专业,不然怎么混饭吃。

    有钱啊?五人一看,对视一眼。

    换成别的,也许五人不用全都跟了,只要有一个人能赢姜绅就行。

    但是这德州扑克,不到最后的公共牌出来,谁也不知道谁会赢。

    “小伙子,有性格,我喜欢,跟了。”

    “够胆,一把定输赢,跟了。”

    “那就看谁走运,跟了。”

    五个人全都跟了。

    姜绅笑了,一面挥手示意发出公共牌,一面笑道:“我就喜欢玩这种游戏,不用浪费时间,要是打麻将,一的就是半天,还要算番,真是没劲。”

    刷刷刷,三张公共牌出来了。

    黑桃六,红桃a,草花k。

    那五人一看,各种表情,有的暗喜,有的暗暗摇头。

    赫丽舍娃一看姜绅的牌。

    一个小2,一个小9,尼吗后面出什么牌都没什么用了。

    按德州扑克的玩法,一般的人看到这里,十个人有九个会扔掉。

    赫丽舍娃大喜。

    还有两张公共牌没出来了。

    荷官正要发牌,姜绅突然伸手:“那啥,现在还能加注不?”

    尼吗,现在还想加注?你这牌还要加注?

    赫丽舍娃想给姜绅一个巴掌,你会不会玩德州扑克啊。

    她弯下腰,低声和姜绅道:“这是德州扑克。”

    “我知道是德州扑克,玩法上全压后是不能加的,不过我们可以自己加啊,对方全同意就行了?”

    “我说,五位老板,你们加不加?”

    五人先是看看赫丽舍娃,然后又看看荷官。

    赫丽舍娃下巴压了压,荷官微微一笑。

    全场除了姜绅,都是他们的人。

    不加是白痴。

    “小伙子,给你机会,加。”五人一至同意再加。

    “那就再加一亿。”

    赫丽舍娃再借一亿给姜绅。

    来这么大啊?五人都有点激动。

    这个赌场,好久没来过这么剌激的场面了,没想到遇到一只肥肥的华国猪。

    此时,一米八几,高大英俊的姜绅在他们眼中,就像是一只又笨又肥的大蠢猪。

    刷,第四张公共牌发了出来。

    红桃九。

    草,赫丽舍娃眼皮一跳,看到姜绅拿到了一对九。

    有点大事不妙啊。

    不过,一对九也不是稳赢。

    她有点紧张的看着对面五。

    与此同时,赌场的另一间控制室里,许多聚集在画面上。

    “一号两对在手,二号有对q,三号有机会顺子,四号三个六,五号一对k,牌面上全比华国人大。”

    “还有两个九在那里?”

    “两个九都没出来?”

    “华国人拿最后一个九的机率有多少?”

    “百分之*”

    “综合来看,我们的赢面是百分之九十八,华国人百分之二。”

    “荷官怎么说?”

    “看画面。”

    众人经过快速的运算之后,看向画面。

    画面中,荷官右手第三个手指轻轻一弹。

    “红桃三,最后一张公共牌是红桃三。”

    全场舒了一口气,有荷官暗示,姜绅是拿不到九了。

    “发牌---不,问华国人,还要不要加注。”

    赌室中。

    一个欧洲人看着桌上的四张公共牌:“姜老板,还要加注吗?我们可以破例的。”

    “加注啊?”姜绅看了看两边的牌,然后摇摇头:“别加了吧,赢太多,我怕你们赔不起。”

    “发牌吧。”

    “0k,发牌。”

    最后一张共公牌发出来。

    他们为什么说有百分之九十八的赢面?因为只要这张不是九,他们就赢定了。

    姜绅只有拿到九才能赢,其他任何一张牌姜绅都要输。

    荷官已经说了,这是一张小3。

    所有人都在笑。

    赫丽舍娃很想不笑,但是一想到姜绅一把输了两亿,自己的提成有两千万,简直就想笑死。

    做完这笔,我可以退休嫁人了。

    赫丽舍娃暗暗发笑。

    这就叫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一世。

    她前面三千做的单加起来,也没这一单大。

    “叭”最后一张牌被荷官重重的摔了出来。

    似乎是想激起大家的激情。

    众人定睛一看。

    梅花九。

    我草。

    控制室里一片怒骂,有人甚至直接砸起了桌子和电脑。

    “吗的,有没有搞错?艾玛德这王八蛋发什么牌?”

    “他吗的是不是反水了?这个内奸。”

    “保安准备,保安准备,现在没有等到我的允许,三号包厢一个人都不能离开。”

    “赫丽舍娃也有问题,这三八,耍我们?别让她走。”

    一条条命令被颁布下去,哗哗哗,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保安把三号包厢的门口堵的严严实实。

    包厢里的人更震惊。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桌面上的两个九。

    “干嘛?”姜绅笑道:“你们都知道我手上的牌?这个表情干什么?开牌啊?”

    “我什么也没有,就三个九,有没有比我大的。”姜绅把牌一甩甩了出去。

    三条九,秒杀一切。

    另五人的牌没有一个大过三个九的。

    赫丽舍娃的脸色变的比什么都难看。

    死定了,死定了,姜绅赢了,尼吗的,我要死了。

    赫丽舍娃看着那五个呆在那里的人,突然心中一横,往赌桌上一趴。

    “哈哈哈,不算不算,第一把不算啊。”她双手乱挥,一下子把牌桌上的牌弄的乱七八糟。

    “不好意思姜老板,我们这里的规则,第一把不算,来的玩的,尊敬客人么,让客人熟悉一样环境。”

    赫丽舍娃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把所有的牌打乱了。

    “你干什么?我三个k的牌被你搞乱了,是我的赢的。”一个阿拉伯人顿时回过神来,大声高叫。

    “你赢个屁,我三个a还没说话呢。”一个欧洲人也装腔作势:“华国人,你什么意思,带个女人过来把我们牌都弄乱了,我三个a赢钱的。”

    这下好了,赫丽舍娃把牌也搞乱,大家都说有牌大过姜绅。

    “哎,别吵了,牌都乱了,重来吧,那舍,这个女人要赶出去。”

    众人自然纷纷找借口。

    “你们少来啊。”姜绅拿起桌上的筹码,在手上抛来抛去,然后一个个指着。

    “你,底牌两个q,加上公共牌是一对q。”

    “你,底牌一个六,一个a,加上公共牌是两对。”

    “什么三个k三个a,荷官手上还有牌没发出来,你们乱叫什么?要不要荷官牌给你们看看?”

    姜绅指着两人说出他们的底牌。

    我草,他能看到我们的底牌?

    高手?

    赌神。

    “砰”大门被打开,哗哗哗一队保安冲了进来。

    这里的保安可不比国内和港澳,都是全副武装,荷枪实弹,手雷都挂在屁股后面。

    “哈哈哈,果然是高手,看走眼了。”一个全身包着白巾,戴着眼镜的阿拉伯人走了进来。

    接着有人把门重重的关上。

    “赫丽舍娃,你找来的吧?你敢玩我?”这个阿拉伯眼镜冷冷的盯着赫丽舍娃,还有那个荷民。

    “不关我的事,我明明记的这不是九的,怎么会变成九,真的不管我的事,胡迈德先生,我在这里做了十几年了,我从来没有发错过牌啊?”荷官吓的半死,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我不认识他啊,我怎么敢和他连手,胡迈德,你知道我的,没这个胆子的。”赫丽舍娃也吓的半死,几乎要跪下来。

    “不用解释了。”胡迈德挥挥手:“死人,是不需要解释的。”

    卡卡,数把枪对着姜绅和荷官还有赫丽舍娃。

    尼吗,姜绅也是看的目瞪口呆,这他吗比什么赌场都嚣张啊,输了就直接杀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