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19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我就是华国的真主
    第五百二十二章 我就是华国的真主

    “等下。”姜绅猛的叫停。

    “哦,你还有什么遗言?说吧,可以帮你转达到帆船酒店,你的朋友那里。”胡迈德不以为然的笑笑。

    在他眼中,姜绅已经是个死人。

    你说你一个华国人,千里迢迢到阿联酋来,还敢在地下赌场,赢我十亿欧元。

    说你是胆大包天好,还是白痴好。

    你有这个命赢,也没这个命拿钱啊。

    十亿欧元?足够发动一场局部的战争了,为了十亿欧元杀一个人算什么。

    “年轻人,你太贪心了,这里不是华国,这是阿联酋。”

    姜绅摇手:“对狼来说,到那里都是吃羊的。”

    “胡迈德是吧,我对你们赌场的钱一点也没有兴趣,要不,我们谈个生意?”

    “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话?”胡迈德根本没兴趣听姜绅说,听到一半就打断了:“开枪。”

    他一声令下。

    砰,砰,砰,三名保安同时开枪。

    这三人分别打的姜绅,荷官、赫丽舍娃。

    “扑哧,扑哧。”

    现场血花四溅,三人分别中枪。

    “扑通”三人重重的摔倒。

    胡迈德顿时变的满脸雪白。

    开枪的三个保安中枪倒地。

    他们对姜绅三人开枪,却自己中枪。

    嘶,包厢里顿时一股冰凉的气息,所有人好像看到鬼一样。

    “我说了,其实我们应该好好谈谈。”姜绅坐下去,晃动着他的双腿微笑:“华国人有句话,不是猛龙不过江。”

    “我敢来赢钱,我就有信心把钱带走。”

    “胡迈德,要不要再谈谈?”姜绅这话,真是霸气十足。

    这才叫真的猛龙过江。

    胡迈德惊恐的看了看四周,他没有看到三人中枪,他以为是别人开枪打了他们三人,但是,刚刚好像真是从这三人枪口喷出火花的。

    “开枪,杀了这个魔鬼,----”安拉保佑。胡迈德再次下令,这次他命令的是自己心腹手下,并用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那手下猛吸一只气,举起枪来向前一步,对着姜绅,砰。

    枪口火花再溅。

    “扑哧”那手上胸口像是溅开的鲜花,鲜血飞散,然后倒地。

    嘶,包厢里人人色变。

    如果说第一次大家有点突然没有看清,这次那是看的清清楚楚。

    开枪。

    枪响,枪口的火花都能看到。

    但是倒地的,却是开枪的人。

    魔鬼,绝对是魔鬼才有的手断。

    我的真主,我的安拉。

    胡迈德吓的连退数步。

    “够了没有?我的耐心不是很久,我生气的时候,也许会杀上几百个人。”姜绅在玩筹码:“胡迈德,坐下来谈谈吧。”

    胡迈德死死的盯着姜绅,似乎想看看他的来意,最后猛一咬牙:“请,我们到贵宾室去。”

    “go”姜绅起身。

    “姜先生,姜先生。”赫丽舍娃死死的拉住姜绅的衣袖。

    “不关他们的事,别动他们。”姜绅也不想乱杀无辜。

    “ok”胡迈德现在自然也知道,这是魔鬼的手段,不能怪他的人反判。

    贵宾室里,姜绅拍着桌子。

    “钱我不需要,我给你一亿欧元,我要接近阿卜杜.本.阿齐兹王储,我想和他做朋友。”

    姜绅说完,想变戏法一样,从身后一抓。

    扑通一个巨大的沉重的箱子出现在胡迈德的面前。

    箱子打开,全是一叠一叠的欧元。

    “哦,上帝。”胡迈德连上帝都叫了出来:“这是你们华国的仙法吗?”

    真主安拉都没有这样的手段啊。

    “我就是华国的真主。”姜绅哈哈大笑。

    我的天,你真是华国的真主。

    胡迈德猛的掐了一下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然后拿起那一堆欧元,闻着那熟悉的味道,感受着这熟悉的纸张。

    真的是欧元,不是假的,不是做梦。

    胡迈德的赌场只是地下赌场,一年也赚不到一亿欧元。

    有人要问为什么了,都是赌场,周百亿一年能赚好几个亿,为什么啊。

    第一,这里阿拉伯人很多,但是一般的人不敢赌,敢赌的都是各酋长国的王储王子贵族高层,而他们都知道赌场的内幕,基本是借用他们的地方和自己人赌,而且还不交钱给赌场。

    赌场反而要贴钱赔人工,服务费的。

    第二,其他各国的富豪也很少到这赌,来玩的都是小人物,大富豪们要赌就到澳港,拉斯韦加斯这些正规赌场,在这里赌,太危险,保安都带枪的,赢了也怕带不走。

    周百亿在国内就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要是他在赌船上随便杀人,以后谁还到他那里玩?遇到厉害的人,还可以在上沪派人杀他。

    但在这里,都是胡迈德的天下,除了官方,他怕谁。

    他们最大的收入就是骗姜绅这样的游客大老板,要靠其他散客熟人赚一亿欧元,不知赚到何年何月。

    所以这一亿欧元对胡迈德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

    不过,钱是让人眼红,但不是好赚的。

    胡迈德听到姜绅的来意,微微愣了下:“这个有点难度的,阿卜杜.本.阿齐兹王储玩的,都是各酋长国的王子贵族,除了有什么需要会找我们,我们的人都进不去他们的包厢。”

    “他现在大输特输,几千万欧元都输的差不多了,会不会向你们借?”

    “这个真的会。”胡迈德一听又吓一跳,你知道知道他在输?

    尼吗,真是个魔鬼。

    “如果他再向你们借钱,你就说没钱,你说这里有个华国客人,刚刚把你们赌场的钱都赢光了,现在非常嚣张,也许,阿卜杜.本.阿齐兹王储想见见我也不一定。”

    “这样啊?”这样的钱太容易赚了,只是引见一下阿卜杜.本.阿齐兹,胡迈德就会赚一亿。

    刚刚倒下四个保安的不爽,马上烟消云散。

    “我的真主,你放心,只要他向我借钱,我一定会想办法引见的。”胡迈德现在真主都不要了,直接叫姜绅为真主。

    他的话音刚落,手机响了。

    “老板,阿卜杜.本.阿齐兹王储找你借钱。”

    嘶,这么准。胡迈德现在看到姜绅就和看到真主没有两样。

    “等下,我马上来。”胡迈德激动的跑到另一个贵宾室。

    “吗的,吗的。”阿卜杜.本.阿齐兹在踢桌子,带了两千多万欧元,全输光了。

    我还不是酋长,只是王储,我的零花钱要输光了。

    谢尔赫这个蠢货,竟然敢把我的钱赢我了。

    阿卜杜.本.阿齐兹很生气。

    看到胡迈德进来的时候,勃然大怒:“胡迈德,马上给我准备二千万,不,五千万欧元,我要把所有的赢回来。”

    “哦,王子殿下,今天谁赢了?难道又是谢尔赫王子?”

    “该死的,他的手是不是摸了奶油了,他今天赢了有五千万。”

    “尊敬的王子殿下,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今天来了一个该死的华国人,把我们赌场的钱赢干干净净。”

    “混帐。”阿卜杜.本.阿齐兹闻言大怒:“你怕我还不起?你的赌场还想不想开了?”

    “不要生气殿下,你看看这录像,刚刚我们拍下的,我可不敢骗你”胡迈德把姜绅赌时的那幕放给阿卜杜.本.阿齐兹看了下。

    “一把定胜负,该死的,他一下子赢了我们十亿欧元,这五个人可全是我安排的,我的真主,十亿欧元,我怎么还?”

    “这么厉害?”阿卜杜.本.阿齐兹看的清清楚楚,然后突然冷笑:“胡迈德,这可不是你,找人把他干掉就是,十亿欧元,你不是有病?真的打算给我?”

    “他来头很大,我也不能动他。”

    “什么?”阿卜杜.本.阿齐兹有点不相信:“一个华国人而已?难道是官员的儿子?”

    官员的儿子也可以杀啊?这里沙漠成群,鬼知道他死在那里的?

    “他在华国是个中层官员,听说他的父亲是华国的将军,在华国很实力,我可不想被华国的导弹把我这里夷成平地。”

    “切---”阿卜杜.本.阿齐兹不屑,不过,将军这两个字还是比较惹眼的。

    这样的人物,的确不能乱杀,不然外交压力下来,各酋长国都要奉命破案。

    “我看的出,他这个人还是比较大气,要不,我帮你向他借点钱?”胡迈德试探着问。

    然后他又顿了顿,好像在自言自语:“要是王子能赢点他的钱就好了。我们可欠了他十亿欧元,我的真主啊。”

    十亿欧元?阿卜杜.本.阿齐兹眼皮跳了数下。

    “等下,录像给我接到我们的包厢。”阿卜杜.本.阿齐兹若有所思,转身回到自己的包厢。

    他的包厢里有十几个人,大部分都是侍从和跟班。

    有三位王储,分别的阿治曼、沙迦、迪拜三个酋长国的王储,还有两位王子,一位公主。

    这位公主可不一般,她是阿联酋最亮的明珠,同时也是最具判逆的公主,沙迦四公主谢尔赫.妮曼。

    妮曼公主从小在西欧求学,据说中学的时候就开始打架、吸毒、泡男人,并是王室成员中第一个在公共场合穿着黑丝短裙的女子,曾经差点被驱逐出家门。

    但是,她是现任沙迦酋长最疼爱的女儿,尽管有全身的污点,但是只能代表她年少无知,曾经误入岐途,二十岁后的妮曼公主,突然开始改邪归正,因为她的漂亮和聪慧,只用了一年就扭转了她在国民心中的负面形象,现在,已经重新成为众人眼中阿联酋最明亮的珍珠。

    但是就这颗珍珠,在包厢里面,身穿着一袭火辣的短裙,黑丝美腿展现必露,嘴里还叨着一根细细的香烟。

    “华国的土豪?我喜欢。”妮曼公主轻轻吐了一道烟圈,眼睛死死的盯着画面,好像认识姜绅一样:“这小伙子蛮帅的,让他加入吧。”

    “妮曼,麻烦你先换掉你的衣服,我可不想王室的荣耀再受到任何损失。”

    “哦真主,他可不知道我是妮曼?”

    “---该死,你们真的要这华国人来?”

    “他可有十亿欧元?”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