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20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劫色不劫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劫色不劫财

    晚上七点多。

    一辆宾利行驶在沙迦到迪拜的公路上。

    姜绅上午出来,在沙迦赌了半天,最后在胡迈德的盛情下,还吃个晚饭,回迪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开车的赫丽舍娃有点兴奋,不时的用眼光打量姜绅。

    今天她的单子没有成功,但是姜绅保住了她,还给了她一万欧元的打车费,将一直租用到姜绅离开迪拜。

    一万欧元,这是赫丽舍娃一生中接过最大的单子。

    虽然没有把凯子骗进赌场赚的多,但是对赫丽舍娃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姜绅在她眼中,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

    一个外地人,第一天就征服了胡迈德。

    要知道胡迈德在当地,除了王室成员,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而且也不是个个王室成员都让他忌惮,整个沙迦酋长国只有酋长和王储才是他尊敬的对象。

    年少、多金、还有神奇的力量,这就是眼前的东方少年,听说他要在阿联酋好几天,要是我能和他发生点什么会有多么美好的回忆?

    赫丽舍娃春心大动,一边上不停的用眼光瞄向姜绅,并尝试着用语言来挑逗。

    乌克兰女人也是很热情的。

    “我说,你看好公路,为什么我觉的你开的车,在扭来扭去?”姜绅很郁闷。

    “嘻嘻,帅哥坐在身边,那里还有心思开车。”赫丽舍娃再次试探。

    可惜姜绅一脸正经,好像根本听不懂她说的话。

    “到迪拜还有多久?”

    “半小时左右吧。”赫丽舍娃加长了时间。

    “车速太慢了吧?”

    “现在是晚上,我眼睛不是很好,开慢点安全,万一撞到人就不好了,而且当地有很多牧民,喜欢放牛的。”

    “---”晚上也放牛?姜绅很无语。不过他又有点小得意,看哥们的魅力,亚欧通杀,美女俯首,要不,我就给她一次机会,在这公路上,宾利中,车震一下?

    正在得意yy中,吱,宾利一个急刹,把姜绅从梦中拉回现实。

    我拷,这么急刹干嘛。

    赫丽舍娃瞪着前面,惊道:“这什么啊?”

    姜绅一看,我晕,真是一头牛,横在马路中间。

    两人对视一眼,姜绅五体投地:“你们阿联酋长真是爱好特别,晚上出来放牛。”

    “我不是阿联酋人。”赫丽舍娃也很郁闷,我说说而已,还真的有牛。

    “你坐着,我下去看看。”赫丽舍娃就要下车。

    “坐着。”姜绅脸色微变,声音高了数倍。

    “怎么了?”赫丽舍娃莫明其妙。

    “我下去看看,你关好门,好像有人在那。”姜绅神念一扫,已经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赫丽舍娃先是脸色大变,接着伸手打开车里的一个盖子:“拿着。”

    盖子里有两把手枪。

    她自己拿了一把,给了一把姜绅。

    “---”我叉,你们阿联酋也这么乱?

    姜绅摇摇手:“我不要枪,你拿好。”

    赫丽舍娃想起来了,姜绅不要枪的。

    姜绅下车,关上车门,然后大摇大摆往前走去。

    那牛一直在路中间,非常显眼。

    “喂,喂,喂,走啊。”姜绅故意去赶牛。

    他还没接近牛呢。

    刷,四周左右前后,最少四辆汽车的大灯同时照向中间,把公路上的姜绅和赫丽舍娃的车子照的雪亮。

    十几个当地人手持枪械,把两人和宾利团团包围。

    灯光很剌眼,赫丽舍娃都抬不起头,姜绅也很讨厌这种大灯,用手挡着额头前神念一一扫过在场的人。

    十二个男的,两个女的。

    其中一个女的,赫然是那妮曼公主。

    妮曼公主躲在一辆车中,指挥着她的部队。

    “去,把他抓过来,叫他的家里人送钱过来,哈哈哈。”这位公主,简直就不像是公主,竟然连绑架的事都做的出来。

    “是公主。”

    “蠢货,你叫什么呢。”

    “是,曼妮小姐。”领头的男子吓了一跳,连忙改口。

    然后他大手一挥,四个手持自动步枪的阿拉伯男人走了过去。

    “把手举起来,抢劫。”

    “别开枪,别开枪。”姜绅装腔作势举起双手。

    “小子,日本人?”一个皮肤幽黑的阿拉伯人用枪顶了顶姜绅。

    “华国人。”姜绅老老实实。

    “你被绑架了,叫你家人朋友送钱来吧。”有人过来绑姜绅。

    姜绅也没反应,被他双手一扣,抓到后面用牛筋捆了起来。

    这种牛筋捆的是两个大拇指,非常难受,也挣脱不了。

    车里的赫丽舍娃看呆了。

    你不是很厉害的,怎么就被绑了?

    “那女的怎么办?”有人向妮曼请示。

    “一块绑了过来先。”妮曼把赫丽舍娃也抓了过来。

    赫丽舍娃虽然有枪,不过十几把步枪对着她,她那里敢动。

    很快她也被抓了下来,两人都被反绑双手,带到路边一辆车上。

    汽车很快起动,一路上都没有人和他们说话。

    赫丽舍娃坐在姜绅身边,用眼光看看姜绅,心道你刚才不是很厉害的,怎么束手就擒了?

    先看看绑架的人是谁啊?姜绅用眼光示意她。

    赫丽舍娃不是能看懂,不过她有点害怕,身子紧紧的靠向姜绅。

    她大概有三十左右了,正是一个女人最成熟的时候,加上她完美的身材,像是一只熟透的苹果,一股迷人的熟女味道熏的姜绅也有点意乱神迷。

    我说,你靠我这么近干嘛?姜绅看着左边的赫丽舍娃,身体也往左边移了移。

    他们坐的是一辆商务车。

    两人坐在最后一排,本来是可以坐三个人的,而且像他们这么瘦的,四个都能坐上。

    结果前面的劫匪回头一看,尼吗,两占了一半的位置,还有一半没人坐。

    两个狗男女全靠在左边,脸都快贴到脸了。

    “嗨,兄弟,坐这么近干嘛?”

    “美女,别怕,我们劫匪不劫色。”

    劫匪调笑他们。

    赫丽舍娃脸有点红。

    姜绅也往她这么靠,两人屁股靠着屁股,肩膀靠着肩膀,右边还空出一大半位置出来。

    两人用这种暧昧的姿势,一路跟着汽车,七转八转,开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来到一片沙漠的边上。

    这块区域左边是沙漠,右边是一排建筑,还有加油站,应该是进入沙漠前的一个临时落脚点。

    众人把姜绅赫丽舍娃拖了下来。

    拉到一辆保时捷边上。

    妮曼就坐在保时捷的后排。

    汽车窗户被摇了下来,四周的没有灯光,汽车也全熄了火。

    平常人的话,是不可能站在车外还能看到里面的妮曼。

    叭,妮曼把一个卫星电话扔在姜绅脚下。

    “给你家人打电话,叫他们送五亿欧元过来。”这丫头也真敢开口,张嘴就要五亿欧元。

    “五亿?”姜绅作势惊叫:“你杀了我也没有这么多。”

    “吗的,你以为我不敢。”一个阿拉伯男子闻言,铮,手上就出现一把刀,往姜绅脖子上一放,吓的姜绅和赫丽舍娃全是脸色雪白。

    “别,别,别---”姜绅好像很害怕。

    “别废话,快打电话。”

    姜绅很郁闷,你绑过架没有,真是不专业啊。

    “能不能少一点。”姜绅故意问。

    “吗的。”阿拉伯男子一听,就想拿刀捅他了。

    “可以啊,你说多少。”妮曼的回答要晕倒一大批人。

    我说公主,你专业一点好不好?阿拉伯男子想哭了。

    “我这次来阿联酋带的现金不多,五十万欧元怎么样?”

    “五十万?”妮曼一听,勃然大怒,你打发叫化子呢?

    “我草。”妮曼一把推开车门冲了出来。

    众人一看,先是吓一跳,然后借着月光,看到妮曼脸上蒙了纱巾,倒也看不出她的容貌。

    “王八蛋,你再说一次?你打发叫花子啊?最少五千万,少一字都不行。”

    公主?阿拉伯男子掩面而泣,我们王室卫队冒着天大的风险在陪你打劫,你开口五千万,丢人不?

    “没这么多,五十万。”姜绅一口咬定五十万。

    “我草。”妮曼把姜绅往车上一按,爆怒:“信不信我强奸了你,你再敢说一次。”

    “----”全场一片惊呆。

    “那----小姐,我们劫财,不劫色啊。”男子眼泪都要出来了,不带这么丢人的,你好歹也是公主啊。

    老娘其实,只想劫色。

    妮曼暗暗好笑,真当我是来劫财的?

    你们真是俗人,劫了色后,财不就是我的了?

    妮曼公主很聪明,泡了姜绅,姜绅的钱不就是她的了。

    “我真的只有五十万。”姜绅斩钉截铁的道:“你把我强奸一百遍也没用。”这二货公主,和关若华有的一比啊?姜绅心中想着。

    “小姐,让我来问,我让他老老实实交出五十亿。”阿拉伯男子看出公主的打算,当然不能让她这么干了。

    听说公主在学校的时候,打架泡帅哥绑架强奸就干过不少,不能再让她干这种事了。

    他也顾不得妮曼的眼色,一把拿着刀走到姜绅面前,手起刀落,狠狠的捅向姜绅的大腿上。

    尼吗,妮曼公主一看,又惊又怒,连阻止都来不及。

    这一刀,捅的真叫是狠。

    崩,现场一声脆响,男子的刀崩然而断。

    “什么?”四周十几个拿枪的人,全都看的目瞪口呆。

    “你敢捅我?”姜绅双手在后面一动,牛筋应声而断,然后挥起手肘,砰,右肘同样狠狠的砸在那男人的脸上。

    “啊--”那男子捧着脸仰面倒下,满脸都是鲜血,牙齿最少被姜绅砸掉两粒。

    我拷,周围人一看,大事不妙。

    “保护小姐。”

    众人一涌而上,但是怎么会是姜绅的对手。

    姜绅拳打脚踢,一分钟不到,所有人被打的趴在地上昏迷过去。

    现场还站着的只有三个人。

    姜绅、赫丽舍娃、妮曼。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