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20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最年轻的正部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最年轻的正部

    两位美女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大概有十几秒,然后就见姜绅伸手一拉,崩,绑着赫丽舍娃的牛筋也断了。

    “把枪都拣起了,扔到车里。”姜绅示意赫丽舍娃。

    “好的。”赫丽舍娃又惊又喜,连忙把所有人的枪一把一把拣起来然后放好。

    “你---你别乱来啊。”妮曼公主不知是害怕还是紧张,脸上有点红,身子紧紧的靠在后面的车上。

    “切。”姜绅伸手一拉,把她脸上的纱巾拉下:“咦,有点眼熟的么?”姜绅装腔作势。

    “啊”妮曼想捂着脸,不过也知道捂着脸也没用,挡了两下,放下手来。

    “谁叫你这么有钱,输给那白痴,不会给点我。”妮曼怒道,好像姜绅输的钱是她的一样。

    “去你的。”姜绅踢了下地上的卫星电话:“给你家人打电话,送两亿欧元过来。”

    “--------”妮曼再次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指着姜绅:“你---你---”你想钱想疯了,敲诈我家里两亿欧元?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绑架勒索我?”妮曼怒吼。

    “我管你是谁?谁叫你刚才勒索我的,快点啊,快点打电话---”

    “我不打,你杀了我吧。”妮曼胸脯一挺,强奸我也行,反正我不打。

    “你不打?”姜绅转身:“赫丽舍娃,把她衣服剥光了,然后吊在那根灯柱上,拍下照片,放到网上。”

    “------混蛋。”妮曼一听又羞又怒。

    赫丽舍娃也明显愣了下,站在那里不敢动。

    她认识妮曼的,这是公主啊,她那里敢剥她衣服。

    却见姜绅回过头看着她:“你不剥?你不剥就是我亲自剥?你确定你不剥?”

    赫丽舍娃苦笑着看着妮曼。

    妮曼气疯了,剥我衣服我愿意,你还要把我吊起来拍照,太过份了,你懂不懂怜香惜玉?

    凭良心说,妮曼长的比赫丽舍娃还要漂亮几分,肌肤雪白光滑,一点没有沙漠中长大的那种粗糙的皮肤,脸蛋更是有点像西方美女那种很有轮廓,精致艳丽,是不可多得的西亚美女。

    但在姜绅眼中,她的美丽被完全无视了。

    “电话给我。”妮曼怒叫,你等着,我叫我家里人来弄死你。

    赫丽舍娃连忙帮她拣起电话。

    “喂,六哥,我被人绑架了。”妮曼演技也很好,电话一接通,声音就变的哭哭啼啼。

    “怎么回事?你不是回家了?”谢尔赫王子都快睡觉了,接到这电话问清了原因,哭笑不得。

    去打劫姜绅不成,反而被姜绅劫持了。

    这个事不好弄啊?

    他虽然是地主,但是听说姜绅是华国国内将军的儿子,很有势力的,而且妮曼犯错在先,怎么办呢?

    要不要告诉父亲?

    谢尔赫王子脑海里盘旋了数次,这事要是通知到老酋长那里,估计兄妹两个都要倒霉。

    “你们在那里,我马上到。”谢尔赫决定了。

    一小时多小时后,一辆汽车滚滚而来。

    谢尔赫一个人开车过来了。

    姜绅拉着妮曼出现。

    妮曼双手被反绑,脸上的表情很愤怒,赫丽舍娃苦笑着拿着手枪跟在后面。

    她最倒霉了,无缘无故被卷了进去,不过姜绅说过,这次要拿到钱,分点给她,然后远走太乡,再也不在阿联酋了。

    我太冤了,我就想挣点小钱,现在变成绑架公主。赫丽舍娃哭都没地方哭。

    “姜绅是吧,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谢尔赫王子风度偏偏,谈吐不凡。

    排行第六,能做为王储,他当然不简单。

    “没什么好谈的,她绑架勒索我,现在我以牙还牙,两亿欧元带了没有?”

    “我了解你,你是华国的官员,你绑架勒索我们沙迦的国民,传了出去你自己都回不了国。”谢尔赫很有信心。

    “而且你有很多同事在迪拜,我们随时可以报警,把你的同事控制住?”

    “少来了,你们一个王储,一个公主,聚集赌博,绑架客人,不知道传了出去,你这王储的位子还能不能坐的稳当。”姜绅也直接说了出来。

    该死,你果然什么都知道?谢尔赫王子大怒:“我就知道你有备而来,你是故意输给阿齐兹那蠢货的吧。”

    “那是我和阿齐兹的事,我有事要求阿齐兹当然要输点钱给他了,不过正好,你们沙迦酋长国是出名的富的流油,补贴一下我吧,拿二亿欧元,我再输点给阿齐兹。”

    “该死。”谢尔赫大怒:“你把我杀了也没有二亿。”

    “这样吧,你说,有什么事要找阿齐兹,也许我们可以帮你,也许你不用再花这么多钱,还可以放了我妹妹。”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姜绅似乎不相信。

    “你在沙迦没听过我六王子的大名?我谢尔赫.拉缅的话什么时候不算数?”

    “原来你叫拉面王子?”

    “该死的,是拉缅王子。”拉缅王子恼羞成怒。

    本来他是叫拉缅王子,但是经常被人叫成拉面王子,他发了几次火后,别人都叫他谢尔赫王子,不叫他后面的拉缅了。

    “走吧,姜先生,我请你到我们家里做客,也许我们可以做个朋友。”拉缅王子也喜欢姜绅这样的朋友,至少他已经有点了解姜绅,有背景,有势力,有能力,还敢在阿联酋绑架公主,这样的人物,值的一交。

    “酋长家啊?”那就是王宫喽?

    “是的,就在前面沙迦。”拉缅王子笑道:“阿治曼的财政全依靠我们酋长国,阿齐兹和我也是好朋友,有什么我一定可以帮你的?”

    姜绅装聋作哑犹豫了一会,最后点点头:“我就相信你一次,但是,你若敢骗我?”姜绅左右看了看,拿过赫丽舍娃手上的一把手枪,用力一捏。

    卡察,完整的一把手枪在姜绅手上瞬息变成无数碎块。

    嘶,拉缅王子吓的半死。

    边上的赫丽舍娃看的眼皮一跳,不过她离的近,仔细看了下,姜绅其实就是刹那间把手枪分解了,并不是全部捏成碎块。

    不过就凭这手劲,一捏就把手枪分解,普通人也是做不到的。

    汽车在开往沙迦的路上。

    车上坐着三个人,拉缅王子兄妹和姜绅。赫丽舍娃开着自己的车跟在后面。

    都晚上点钟了,拉缅王子要请姜绅去做客,赫丽舍娃也只好跟随。

    事实上,这个点也是住在沙迦比较好,要回迪拜或去阿治曼,最好明天早上再走。

    拉缅王子想探探姜绅的来意,姜绅想结交一点王储王子,双方一拍即合,直接回沙迦。

    姜绅看了看兄妹两人,慢慢道:“我想在阿治曼查勘油石,希望得到阿齐兹王储的支持。”

    “----”拉缅王子先是呆了呆,最后笑道:“绅哥,你找错人了吧?”

    拉缅王子一说,姜绅也脸红了。

    这次功课没做足。

    他忘了阿联酋现在是七国联合组建了政府,查勘石油的业务,并不归那一个酋长国管。

    而是有阿联酋的石油大臣和最高石油委员会具体负责。

    现在阿联酋的最高元首,(又称总统)是阿布扎比酋长国的酋长。

    阿联酋的石油分配,开采等诸多事宜,一向有最高石油委员会和石油大臣共同负责,强势一点的石油大臣会兼职最高石油委员会委员长一职。

    “现在谁是石油大臣?”姜绅还真没研究过,他是一门心意去找阿齐兹的,这下丢脸了,尼吗,白输了一亿。

    “在这里。”拉缅王子指了指自己的。

    “我叉。”多年轻的正部级高官啊。拉缅这级别,放在华国最低也是正部级啊。

    姜绅哈哈大笑:“合着我的一亿是白输了,拉缅王子,我就早觉的你英武不凡,与众不同。”

    “我也是石油委员会的成员。”前面的妮曼不服了,你太无耻了,现在知道拍我哥的马屁。

    “公主殿下也是聪慧可爱。”姜绅连忙再拍马屁。

    “你拍我们马屁也没有用。”拉缅王子摇头道:“石油是液体黄金,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战略意图,我们阿联酋一向只与西方合做,阿治曼在历史上有一次特许西方石油公司勘探,而且一无所获,别说阿治曼没有石油,就算有,也基本不可能让你们华国公司参与进来。”

    “谁说了算?你们自己说了算,还是西方国家说了算?或者m国说了算?”

    “当然是我们说了算,不过你知道的,我们最高的权力机构是联邦最高委员会,有七位酋长组成,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亲西方派的。”

    言外之意,和华国合作的机会很小。

    “如果我说,阿治曼有油石,而且这油田只有我能找到呢?”姜绅来时已经了解过,这油田很难找,国内专家也是意外中发现的,又不能进行专业的勘探,他现在也是先把牛皮吹在前面,以他的估计,国内专家把握不大的话,一般不会动这个脑筋。

    “那也不可能,就算我们现在找不到,也不会急于一时,反正国内油石还在盛产期,慢慢先采前面的,再找机会探索其他地方的。”

    拉缅王子对姜绅的话不以为然,阿治曼已经经过几十年的探查,从来没有什么收获,我们本国人都找不出,你华国人能找出来?

    姜绅沉默了一会:“也就是说,就算我真的帮你们找到油田,也要经过联邦委会员的全部酋长的同意?才可能和我们合作。”

    “理论上是这样。”

    尼吗欧省坑爹啊,这难度比推倒日本神社还难啊。

    其实想想也是,人家国内的石油,凭什么和你合作?

    你华国的石油会和其他国家的合作吗?

    就算是姜绅找出来的,这也有挟恩图报的意思,很丢人的啊。

    不过为了偶的副处,丢人也只能丢人了。

    “我想见你父亲。”姜绅想见见沙迦的酋长。

    “他每天八点半睡觉,你今天住这里吧,明天早上,我带你见他。”

    拉缅这话一说出来,妮曼的眼睛顿时就看向姜绅,那眼神,就好像要把姜绅吃了一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