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20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六章 王宫剌激
    第五百二十六章 王宫剌激

    沙迦是中东地区的文化名城,白天姜绅追去了赌场,都没有好好欣赏,到了晚上也没空欣赏,直接跟着拉缅的车子进入酋长的王宫。

    王宫的保卫工作,有沙迦自己的王宫卫队。

    前面妮曼带出去绑架姜绅的人,就是沙迦的王宫卫队。

    “达米尔,送客人去客室休息。”

    “问问客人,有需要的东西,马上安排。”

    回到王宫,拉缅王子的王储气势就展现出来,一条条命令吩咐下去。

    “是,王子殿下。”达米尔就是被姜绅打掉两粒牙齿的卫兵,现在看到姜绅都是一脸害怕,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

    他恭恭敬敬的带着姜绅,左拐右拐,拐了好几个圈后,终于来到一座很有中东气息的古老大殿前面。

    “达米尔,我来吧,你去看看医生。”一声轻脆的声音后,出现一个全身包裹严严实实的白衣女子。

    “妮曼公主?”姜绅看的眼珠都差点掉了出来。

    现在的妮曼,没有了黑丝没有了短裙,全身包裹白衣,看上去庄严大方,雍容高贵,完全与前面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好的妮曼公主。”达米尔看了下姜绅,向他点点头后转身离去。

    “这么晚了,妮曼公主你还不睡觉?”姜绅可是第一次到王宫来,不由四下打量着。

    “白天我可不敢过来,我带你参观一下。”妮曼公主调皮的吐了下小舌头。

    说着伸手一牵,很自然的牵住姜绅的手,接着他往大殿里走去。

    “这是十八世纪中叶的设计,一直保存在现在,是我们沙迦甚至阿联酋最古代的文化代表之一,只有沙迦最尊贵的客人才能入住这里。”

    随着她的话音,姜绅走进大殿,设计风格有点华国古代的皇宫式样,不过这里的设计更加强调王室的气派,无论装修还是布局,都显现出一种大气的皇家风格。

    “这大殿后面的就是我父王的卧室,右边过去第二幢是我的。”妮曼公主带着姜绅转了两圈。

    这大殿里大概有五间客房,不过今天好像只有姜绅一个客人。

    也是,王宫里,一般不会留客人过夜,今天也是难得的情况。

    酋长就住在自己后面啊?姜绅神念一扫,果然在后面的一座大殿中找到酋长。

    “你住那一间?这里的客户都是七星的标准,你随便选?”妮曼公主一直牵着姜绅的手。

    “你带我到那一间,我就住那一间。”姜绅笑眯眯的。

    这个公主,其实也蛮可爱的,就是有点二。

    不过,他也能明白,阿拉伯国家对女人的禁止太多,压抑着她们的心灵,所以她有逆反的行动也是正常的发泄。

    “那要是我带你到我的房间呢?”妮曼公主笑道:“你会不会留在沙迦?”

    一边说一边接着姜绅进入一个客房。

    这客房大概有一百多平方,应有尽有,无论是现代化的电脑网络还是古代的琴棋餐具,相信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种信仰的人到了这里,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做驸马吗?姜绅才不信,我们这才见面多久?一见钟情?别骗我了?

    两人进入房间,姜绅突然问她:“你想我留下来?永远住在沙迦?”

    “是。”妮曼公主直勾勾的盯着他:“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尼吗,太直接了,太假了。姜绅可不认为自己有霸王之气,什么美女见到就要跪舔自己。

    妮曼公主似乎知道姜绅在想什么,突然从身后摸了一下,拿出一个皮夹。

    “你看,你们像不像。”皮夹里有一张照片,是一个黄皮肤的亚裔男子紧紧抱着妮曼的场面。

    两人一看就是情侣,脸贴着脸,笑容满面,情意浓浓。

    “嘶--”姜绅一看那照片上的男子,还真有八分像自己。

    照片上的男子,胡子长了一点,看起来比自己成熟,要是胡子刮了,恐怕就有九分像姜绅了。

    “你男朋友?”姜绅睁大了眼睛。

    “大学同学,也是华国人,后来被车撞死了。”

    “----”

    妮曼公主好像想起了最伤心的往事,双眼慢慢变的潮湿。

    她呆呆看着姜绅,然后伸出手来,轻轻摸抚着姜绅的脸。

    合着我是备胎?姜绅现在明白了,妮曼公主,只是把这男朋友的爱关注到自己的身上。

    他想推开妮曼,但看着她的眼睛,却又不忍心。

    “当时我被人绑架勒索,是他奋不顾身的救我,最后被劫匪逃跑的车撞死了。”妮曼说着伤心的往事,泪如雨下。

    “绅---”她突然念着一个人的名字,然后一头扑进姜绅的怀里。

    呜呜,妮曼痛哭起来,泪水很快打湿了姜绅的肩膀。

    姜绅举着手,不知道是推掉她好,还是抱着她好。

    她男朋友也叫绅?真是巧---。

    “在你刚才勒索我的时候-----我多想----我多想他还会来救我-----呜呜呜”妮曼抽泣,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原来你绑架我,其实只想重温一下当年的回忆?只是回忆这么痛苦,你又何必重温这种痛苦。

    姜绅长长的舒一口气,刚要打算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妮曼突然松手,然后抱着姜绅的头。

    唔,她一口狠狠的亲在姜绅的嘴上。

    灵巧的小舌头像蛇一样顶开了姜绅的嘴巴,然后把姜绅的舌头勾了出来。

    两人深深的吻到一起,两条舌头像两条蛇一样追逐纠缠,口水溅的两人满脸都是。

    空旷而安静的房间里,只听到两人激吻的声音。

    姜绅再也忍不住了,妮曼明显吻技超群,几下就把姜绅吻的全身发热,他的身体像是着了火一样。

    这里就是王宫?

    公主却在勾引我?

    她的父王就睡在后面?

    上了她?姜绅也是欲火焚身,这一刻都忘了自己说过,不再收女人的誓言。

    两人一边热吻一边靠近床边。

    但就在这时,妮曼突然收手,一把推开了姜绅。

    “对不起。”妮曼掩面而逃。

    我草,不带这样的啊?姜绅看着妮曼消失在自己面前,低头看看自己的胯下。

    小姜绅都雄起了,你却走了?我晕啊。

    该死?我今晚怎么办?

    难道找赫丽舍娃去?姜绅可知道,赫丽舍娃对自己也有意思的。

    咦,她进来之后,住那里去了?

    难道她没进王宫?

    姜绅正要找赫丽舍娃呢,砰,大门再次打开。

    “---”妮曼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让姜绅不可思义的是,妮曼身上包裹的白衣已经不见,全身上下只穿着内衣和内裤。

    这在阿拉伯国家是非常不可想象,就算是在王宫,就算妮曼的卧室就在姜绅的边上,这让卫兵们看到,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果然妮曼一走进来,反手就把大门关上,然后轻轻一按,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

    “公主殿下----我”姜绅又惊又喜,又是害怕,这要上了,她要我留在阿联酋怎么办啊?

    他可没打算留在阿联酋,他还等着回去做省长书记呢。

    没等他有反应,妮曼勇敢的冲了上来。

    姜绅被她一推,推的一屁股坐到床上。

    接着就见妮曼直接往姜绅面前一跪,小手温柔的往姜绅上一摸,一掏,几秒钟不到。

    “嘶”姜绅长舒一口气,觉的身下凉快了许多。

    小姜绅差点被憋坏了,这下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

    “公主---”姜绅万万没想到,别人面前高贵大方的妮曼公主竟然会跪在自己的面前。

    “扑哧”妮曼公主没有说话,低头一口,把小姜绅吞了个干干净净。

    “我草”姜绅舒服的快要叫出来了。

    月光并没有照到房中。

    整个房间一片漆黑,只有妮曼的小脑袋不停的起伏不止。

    姜绅也不说话了,伸出一只手在妮曼的胸前揉捏玩弄,同时享受着妮曼的服务。

    一分钟。

    十分钟。

    半小时。

    从头到尾,妮曼都没有说过话。

    足足半小时后,姜绅终于害怕了,他怕妮曼会累着,他看妮曼的小嘴和脑袋已经没有前面那么有力。

    “我要----出来了。”姜绅猛的抓着她的头。

    “唔---”妮曼回应他的,是更加剧烈的吞吐。

    该死,姜绅颤抖起来,尽情的发泻。

    十几秒后,姜绅还在享受这种激情过后的余蕴,咕咚,妮曼咽喉处传来轻轻的声响。

    我的天,姜绅激动万分,外国人就是开放啊,全吞了进去?

    “就当今天是一个梦吧。”妮曼终于说话了,然后飞快的起身,转身而去。

    “妮曼。”姜绅想抓住妮曼,但是妮曼似乎去意已决,很快又一次消失在姜绅的面前。

    不带这样玩的啊,姜绅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气,脑海中翻来覆去全是刚才的场景。

    虽然房中漆黑,但是姜绅的神念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今天,他真是算剌激了一下。

    王宫之中,享受了公主的款待。

    只不过,好像她是把我当前男友的?哥们做了一次备胎?

    就在姜绅胡思乱想的同时,外面的妮曼狂奔而去。

    不过她并没有奔向自己的宫殿,轻车熟路的在王宫中一口气奔了一百多米,最后一个拐弯来到另一个漆黑的房间。

    “呕?”妮曼进入房间开始之后马上就开呕吐,她一边呕,一边用手扣喉咙,连续十几秒后。

    “哇”地上被吐了一大堆东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