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21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诡异的一幕
    第五百二十九章 诡异的一幕

    “哎,别这样,别这样,绅哥,有话好好说。”拉缅王子连忙出来和稀泥:“都是朋友,都是朋友,大家又没什么过节,没必要没必这样。”

    在场众人也纷纷迎和。

    大家是看出来了,估计这姜绅在华国,也和哈德马在阿联酋一样,是个很有地位很财富,很有势力的人。

    “你好像不服么?”姜绅指着哈德马。

    看他很牛逼的样子,姜绅就想打他脸。

    “别说我动粗打人,我现在不和你动粗,除去你王储的身份,你有什么拿的出手和我比的?”姜绅用指都快指到哈德马的面前了。

    “要么比钱?看看我们两人谁的钱多?你不是阿联酋,甚至全世界最富有的王子么?你要多少小时?二十四小时够不够?我让你在阿联酋调集现金和我比一比谁的钱多?”

    “谁输了,谁就从这里爬出去。”

    草,姜绅这话再次震惊全场。

    在阿联酋,在哈德马的主场,要和他比二十四小时调集的钱多,别说哈德马,拉缅也不行了。

    哈德马只要一句话,阿联酋境内所有的银行,一分钱都不会给你姜绅啊,这你也敢和他赌?

    “要不就比军队?我们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各调一批军队集中一下搞个演习,看看谁调的人多?”

    尼吗,你这不是欺负人么,谁和你们华国比人多啊,几百万军队的。

    姜绅这一吹牛,几位王子也吓的半死。

    其实姜绅能调屁的军队,就是吓唬他们一下。

    胡迈德前面说过他是什么将军的儿子,现在姜绅这一吹牛,他们几个信以为真,自然不会跟姜绅比。

    还有更嚣张的,姜绅在包厢里大步来回,意气风发:“现在这社会,男人在一起比,就是比钱,比女人,比权势。”

    “我敢在你阿联酋杀人,你敢到我华国去杀人吗?”姜绅说完,突然抬手。

    砰,枪声乍响。

    “啊--”一声惨叫中,一个保镖应声而倒,保镖的手中还拿着一把枪。

    原来那扎比哈的一个保镖想拿枪偷袭姜绅,没想到被姜绅率先一枪。

    嚣张,狂妄,凶残。

    姜绅今天与昨天的表现完全相反,一上来就把所有王储和王子吓呆了。

    “你----”你竟然开枪杀人?哈德马又惊又怒。

    他贵为王储,也不敢随意大庭广众下开枪杀人啊。

    这姜绅真是无法无天了。

    你找来的什么人?哈德马狠狠的瞪了一眼拉缅,他现在不敢对姜绅发怒,只有把无穷的怒火发泻到拉缅身上。

    但是,姜绅为什么敢开枪呢。

    自然有他的道理。

    就在这时,砰,大门被撞开了。

    赌场老板胡迈德冲了进来。

    “不好,不好,好多军队冲进来了,快挡不住了。”胡迈德惊天动地的大叫。

    “什么?你说什么?”哈德马等王储又惊又怒。

    “哈德马王子,您的弟弟,哈德亚王子,带领了王室卫队,冲进来抓赌,他好像,知道你在这里?”

    “我的真主。”哈德马一听,脸色大变。

    不只是他,所有王储和王子们都吓的魂飞天外。

    哈德亚一直想和哈德马争王储的位子,这次明显是有内线举报,他带领军队冲了进来,只要抓到哈德马的把柄,这个王储马上就要被废掉。

    但是,你们兄弟相斗,不要连累我们啊。

    “还有,阿齐兹、阿莫,你们的哥哥都来了,都来了。”

    我草,几位王储一听,尼吗,组团来造反啊。

    几位王子都想把他们这些王储拉下马。

    前面说过,阿拉伯世界是不许赌博的,王储带头赌博,这被抓到,绝对是要消去王储的位置。

    当然了,他们本身肯定不会坐牢,但是,王储没了,还搞个屁,等于是太子位置被搞了,以后就只能混混日子了。

    “该死,叫你的人挡住,有没有后门。”

    “后门也被军队堵住了。”胡迈德想哭了。

    “混蛋。”哈德马真想拿枪一枪崩了胡迈德。

    别说这里一包厢全是钱,就是一分钱没有,他们在赌场被抓到,也是倒霉,根本没有解释的余地。

    谁说赌场赌博一定要钱的?没有筹码都可以赌。

    国内现在许多高官们,都不用钱不用筹码就可以赌,被警察抓到,也能说是玩玩的。

    而他们在赌场被抓到,什么借口都没有用。

    砰,砰,这时,外面的军队冲过重重铁门,已经有枪声传到这里。

    赌场大乱,而这里的人个个吓的半死。

    王子和公主们还好一点,王储们都要倒大霉的。

    “不要急。”姜绅这时发话了:“胡迈德,你出去应付一下,他们是想来抓王储的,让他们查好了,你不要抵抗,不要惹祸上身。”

    “可是---”胡迈德本来想说什么,突然想到姜绅就是华国的真主,顿时眼睛一亮。

    “所有人都坐到这角落里来,不要说话,不要动。”姜绅指了指角落。

    “你干什么?”拉缅也急啊,他也是王储,他的一位哥哥也来了,明显是想撬他的太子位。

    “我是华国的真主,你们不想被抓的话就照我说的。”

    “你们听他的,听他的,我去外面应付一下。”胡迈德相信姜绅反手把门关上,冲了出去。

    “快,快,到这里来。”妮曼也相信姜绅,她见过姜绅几秒打倒自己许多保镖。

    “这--”所有人都不相信,但是,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很显然军队已经冲了进来。

    到了这时,死也也只能当活马医了,现在谁出去,搞不好被乱枪打死都有可能。

    “快,都站好,不要说话。”

    有人还去拿钱。

    “别管那些钱。”姜绅站起来,伸手一抓,地上的钱一堆堆的消失不见。

    “我晕。”众王子看的目瞪口呆。

    真主,华国的真主。有几位王子不可思议的看着姜绅。

    姜绅刚把钱收起来,砰,包厢被冲开,一大批荷枪实弹的军队冲了进来。

    领头的是一个长像很像哈德马的阿拉伯男子。

    “嘶”所有王储王子包括妮曼全都吓的动也不敢动。

    他们感觉到对面的人在看他们,但是为什么,他们的表情很古怪。

    “咦?没人?”哈德马的弟弟哈德亚左右看看,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呼,哈德马等人听到哈德亚的话,几乎同时要深深舒一口气。

    看不到,看不到,他看不到我们,哈哈哈哈,我的真主,我的上帝,我的华国真主,华国上帝。

    各种佩服到五体投地的眼光看向姜绅。

    姜绅就坐在边上,手上拿着一个打火机在玩。

    但是对面这么多人都感觉不到姜绅的存在。

    连哈德马都感觉到一种诡异。

    “哈德亚,那边没人么,你们这边呢?”又一个王子推开军队走了进来。

    我草,迪拜的阿莫王子大怒,这是他的弟弟,也想来搞他的王储位置。

    陈莫狠狠的瞪了弟弟几眼,然后无比崇拜的看看姜绅。

    “那边也没有。”

    “抓到没有,抓到没有。”又一个男子冲了进来。

    阿齐兹大怒,这个男子是阿治曼王储的哥哥,同样是来搞他这王储的。

    “没有?”

    “所有地方都搜过了啊。”

    “把他带过来。”

    军队在包厢里走来走去,有几次都走过众人的面前,但是很奇怪,他们永远会离几位王储在一米以上,就是碰不到王储们。

    场面很诡异,很剌激。

    哈德马死死的盯着这些军队,发现他们真的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这间巨大的包厢里有十几个人。

    连地上被打了一枪的保镖都没有人注意到。

    地上的血渍都没有人看到。

    好像他们所有人都瞎掉了。

    “跪下。”这时外面拥进来几个人。

    两个军士把胡迈德往地上一按。

    “我弟弟他们呢?是不是还有秘道?”

    “没有,真的没有,哈德亚王子,他们没有来啊。”胡迈德当然不承认。

    他刚刚进来还能看到十几个人,现在只能看到姜绅一个人了。

    他看到姜绅就坐在边上,而这些军士好像个个瞎了眼睛,看不到姜绅。

    姜绅在向他作手势,场面很诡异。

    胡迈德心中大定,当然不会承认。

    “胡迈德,你知道开地下赌场是什么罪么?我可以枪毙你的,你把他们招出来,我免你死刑。”

    哈德亚拿出枪顶着胡迈德。

    胡迈德满脑门大汗,眼光四处看来看去。

    哈德马他们又惊又慌,顶住啊,不要招,不要招,顶住了,等我出去,马上救你。

    “我---我---”胡迈德颤抖着。

    就在这时,姜绅起身,走了过去。

    包厢里这么多士兵,好像没有一个能看到他。

    姜绅走到胡迈德身边,低头对他说了几句话。

    然后胡迈德脸色十分果断:“真的没有,你杀了我也没有用,他们从来没来过。”

    太诡异了,姜绅走过去说话,其他人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他。

    拉缅王子他们现在佩服的无法用言语形容,只有他们这些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这种剌激和惊讶。

    “王子殿下,找到了,找到了。”就在胡迈德死不承认的时候,一位军人喜滋滋的冲了进来。

    “我找到了录像,后门口有几位王储和公主进来的监控录像。”

    我草,胡迈德一下子忘了这事。

    本来他的监控录像是每天晚上要删掉的,为的就是不录下王子们的。

    吗的,哈德马等人一下子也脸若死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