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22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四十章 差点丢人
    第五百四十章 差点丢人

    “据我所知沙迦和阿治曼的酋长已经被姜绅说服了,父亲,他会成功的。”阿莫支持姜绅。

    “未必”马克图阴险的笑了:“扎伊法是坚定的m国派,其他几个酋长国更是看m国的脸色,m国和西方已经提醒了各国,姜绅想要说服他们,几乎不可能。”

    最后马克图说出了核心:“除了阿布扎布,其他可都是穷国。”

    姜绅在沙迦的时候,m国还没提醒各国,等到了阿治曼时,m国已经分别警告了各国,阿治曼之所以支持姜绅,因为油田在他境内。

    而其他国家怎么可能支持姜绅?油田在阿治曼境内,真的开采出来,阿治曼富了,他们还是一样,凭什么支持姜绅?

    所以现在酋长国中,最可能说服的就是阿布扎比,而最亲m的,同样是阿布扎比。

    姜绅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m国不出来的时候,他还有机会一一说服其他酋长国,现在m国出来警告,那些小酋长国自然个个吓的半死。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说服这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首领,哈德马的父亲,扎伊法三世元首。

    但是,偏偏这扎伊法是阿联酋里最亲m的。

    还好哈德马给姜绅提了一个醒,说服扎伊法,先要说服苏尔曼。

    只要说服了扎伊法最疼爱的弟弟,就有了一半的成功机会。

    7月10日,英国,新温布利大球场。

    今天有一场重要的友谊赛,英格兰国家队对瑞典国家队。

    为什么说重要,因这对英格兰来说意义重大,自从二战之后,英格兰国家队从来没有在任何比赛中战胜过瑞典国家队,每次比赛,非负则平。

    这对伟大的英格兰来说,简直是个耻辱。

    为什么说耻辱,华国人也同样几十年没有战胜过韩国,但是韩国国家队的实力明显在华国国家队之上,而英格兰队,无论从身价、明星和实力上面,向来自认是在瑞典人之上的,偏偏从来没有赢过。

    此时,看台上的一边,十几个保镖围着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这个男子,看上去四十岁不到,三十的样子,双手托着脸额,脸上的表情有点忧郁。

    这个青年,就是城曼队的老板,英格兰国家队的喜爱者,中东土豪,苏尔曼,正是对英格兰的喜爱,让他买下了城曼队,只是,他今天有点不开心,因为他从来没看到过英格兰战胜瑞典。

    苏尔曼的边上,坐着另一个人,阿布扎比家族的第一继承人,王储哈德马。

    “哈德马,你很少看足球的,怎么今天陪我来看球了?”苏尔曼看着球场,比赛还没开始,已经座无虚席。

    “叔叔,我和你说的那件事你怎么忘了?你答应我今天去见我华国的朋友姜绅的?”

    “哦,我忘了今天有比赛,对不起哈德马,而且,你的父亲,我的哥哥,他不希望我见这个姜绅,你帮我道个歉吧,让他回华国去。”

    “做人要言而有信,身为王储,我已经答应了姜绅,叔叔,你不希望我失信于人吧?”

    “那也要看对什么人?华国人?算了吧,就当我失信于他好了。”

    “可是叔叔---”

    “别吵我,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哈德马,要不我们赌一下,你说今天英格兰队能赢吗?”

    “只要叔叔你想,城曼队连欧冠也可以拿到。”

    “哈哈哈,我当然想了,不过,也许不是今年,你说,我要不要再砸几亿英磅,把c罗和梅西全买到城曼队来?”

    “只要叔叔你想就算是城曼队的二线队伍,也能击败皇马和巴萨的主力。”

    “哈哈哈。”苏尔曼又笑了:“我想我想,我当然想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

    “一切皆有可能,只要你见了姜绅,一切皆有可能,我见识过,我见识过他的神奇。”哈德马不遗余力的帮姜绅说话。

    “哈德马,你再提姜绅的话,不要和我一起看球了。”苏尔曼有点不高兴。

    他尊重哥哥扎伊法,所以扎伊法叫他不要理姜绅,他当然不理。

    哈德马闻言很无奈,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手机,突然道:“好吧,叔叔,那我们说这场比赛。”

    “这还差不多,我觉的,这次是英格兰队最好的一次机会,因为瑞典的吕布有伤不能上场,轮到英格兰队胜利的时候了。”

    “那么我们小赌一下,一亿英磅怎么样?”哈德马笑道:“瑞典会三比零战胜英格兰,而且,我可以告诉你几点几分,那个球员能打进去。”

    “如果我输了,我给你二亿英磅,如果你输了,给我一亿英磅。”

    “----”苏尔曼不可思议的看着哈德马,然后用手摸了摸哈德马的额头:“你发热吗?”

    瑞典三比零英格兰很有可能,但是现在瑞典的吕布因伤不能上场,而哈德马还要指明几点几分进球,谁进球,太不可思议了。

    “这是那姜绅告诉你的?想用这种方试让我震惊?”苏尔曼冷笑:“他要真有这本事,那就是真主了。”

    “他就是华国的真主。”

    “好,要是你赢了,我就见见这姜绅。”

    “你见到姜绅,你就知道,其实城曼拿下欧冠,不需要世界级的明星,只要一个真主就可以。”

    哈德马说的没错,欧冠冠军,这是苏尔曼毕生的追求。

    他买个球队来玩,玩什么?投资十几亿英磅,为什么?

    不就是享受这种感觉,一支平民球队在他的赞助下,一路高歌,最后拿下欧冠冠军,称雄欧州足坛。

    那时,他会有多少成就感。

    男人到了他这个地步,权势无双,富可敌国,真是没什么追求了,只有把这个当游戏,找点成就感。

    “那么叔叔,你希望什么时候进球?”哈德马笑了笑:“不如我们玩剌激一点,开场前十分钟,瑞典队就先进三个?”

    “那也要看他的本事。”苏尔曼当然不信。

    能控制比赛?那就可以赌球了,用不了多久,足以比他苏尔曼还富有了。

    两人这交流了一会,下面双方队员陆续进场。

    比赛,很快就要开始。

    姜绅当然就在球场里面。

    不过,他现在已经是一头金发的外国小伙。

    他知道m国神力局随时可能在自己身边,他买了一金色假发,然后改变容貌,现在,就算神力局的人也不容易认出他来。

    姜绅安静的坐在场中,神念逐步的覆盖全场,全场九万多球迷都在他的神念之中。

    这里是欧洲最好的球场之一,但是今天的比赛注定非同一般。

    除了是英格兰队和瑞典队的世纪之争,也是姜绅和神力局之争。

    姜绅此时,并不知道神力局的人会来,他只是猜想,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入神力局的视野,无论到那里,都会有神力局的人跟着。

    可惜他现在的神通,无法从九万多人中找出谁是神力局的,而且,如果对方有异能的话,也不一定会在现场。

    就在姜绅胡思乱想的时候,比赛开始了。

    瑞典的第一杀神吕布今天有伤不能上场,从阵容来看,英格兰队占据绝对上风。

    可足球就是这么有魅力,有时候阵容和实力并不能决定一场比赛的胜负。

    就像今天这样,开始才两分钟,哈德马就突然叫了起来:“叔叔,埃尔曼德要进球了。”

    11号埃尔曼德效力于土耳其劲旅加拉塔萨雷足球俱乐部,吕布不在,他就是王牌主力了。

    哈德马语音刚落,埃尔曼德接到后场直塞,反越位成功,冲入大禁区,形成了一个单刀。

    “我的真主。”苏尔曼几乎跳了起来。

    这才开场两分钟就要被进球了?

    “砰”站在高台上的苏尔曼都几乎听到埃尔曼德劲射的声音。

    足球像一颗炮弹,狠狠的打在横梁上。

    “切---”全场球迷一片嘘声。

    “我草。”哈德马目瞪口呆。

    绅哥,你忽悠我啊?

    “哈哈哈,这就是你神奇的东方朋友?”苏尔曼差点笑死。

    我草,同样要爆草的还有姜绅。

    他本来一直坐着,但是这下霍然而起。

    是谁?是谁刚刚用意念力把姜绅的控制的足球打偏了。

    神力局真的有人在。

    但是九万人里,却不知有没有,因为能用意念控制足球的人,也可能在很远的地方。

    这下丢人了,姜绅一向无往不利,这次牛皮吹大了。

    神力局,你这是逼我?

    嗖,数枚神念冲天而起,刹那间就钻进了埃尔曼德的身体。

    “哇吼”埃尔曼德仰天怒吼,好像打了鸡血一般。

    本来球已经在到了英格兰队的脚下,埃尔曼德突然加速,轻轻一伸脚,就把对方的球给断了。

    这时他还在中场附近,离球门足足四十米。

    “去你吗的。”埃尔曼德几乎用华语怒吼的同时,拨脚怒射。

    砰,足球再次像炮弹一样激射出去。

    姜绅的神念也渗透进足球。

    这时,足球就像是姜绅,姜绅就好像是这足球。

    足球高速的飞去,呼,姜绅终于感觉到了。

    一股意念,从西面而来,像一股狂风凝聚成的锤子,狠狠的砸在足球上面。

    嗡,姜绅身体一颤,足球的飞行路线纹丝不动。

    “不好。”苏尔曼再次尖叫。

    扑通,足球洞穿守门员的十指应声入网。

    “哇吼”球场里瑞典的球迷和球员们疯狂的大叫。

    此时比赛刚刚开始二分五十秒。

    瑞典队11号埃尔曼德首开记录。

    “哈哈哈,叔叔,我没说错吧。”

    哈德马大笑的同时,苏尔曼已经惊呆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