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324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五十章 尤蜜
    第五百五十章 尤蜜

    两人见姜绅认的出他们,估计也是道上的人。

    “兄弟眼生的很么?澳港的?”

    “内地的,东宁姜绅。”姜绅笑吟吟的道。

    “---”李炳南和吴志勇对视一眼,内地的?东宁是什么地方?我了个去,听都没听过。

    确定姜绅和薛小音是内地的,两眼中就不再那么尊重了。

    香门人一向看不起内地人,尤其是道上的人,很看不起内地道上的。

    内地道上的人,最怕警察,那像他们香门还敢往警察局里放卧底,电影无间道就是根据真实故事改变的,也是他们最引以自豪的事情。

    “这位美女是你女朋友啊?”李炳南酷爱女色,香门有名,现在听闻姜绅内地的,直接就问薛小音是不是他女朋友。

    “不是。”姜绅摇摇头。

    不是啊?不是就好。李炳南一听更兴奋了,其实,我更愿意她是你女朋友,我比较喜欢当着别人的男朋友面前干他女朋友。

    李炳南得意的想着。

    他转移目标,开始和薛小音搭讪,但薛小音根本不理他,说了几句,他也觉的没趣,更不再说话,心中已经有点恼火。

    他坐正身子,看了看吴志勇,用眼光示意吴志勇:“这妞不知趣,也很有性格,下了飞机,我要干了她。”

    吴志通一看,连忙摇头:“我们去的是檀香山,不是香门,别乱来,而且我看那小子也不寻常。”

    “怕什么,檀香山就是我们洪门的地盘,是条龙,到了这里也得叭着。”

    “明天就是洪门大会,万一他们也是洪门的人呢?”

    李炳南一听,对啊,世界洪门大会在即,万一是内地洪门的呢?

    他又转过头:“姜先生也是洪门的?”

    他问的直接,因为最近洪门大会召开,不但世界各地洪门的人要来,各国记者也纷纷到现场来采访,也不是什么隐秘的事。

    “不是,我来玩的。”姜绅笑道。

    “哦”这下李炳南定心了,来玩的,不是洪门的,干她,一定要干了这妞。

    李炳南再次看了看薛小音的白大腿,咽了一口口水。

    数小时后,飞机在火奴鲁鲁国际机场降落。

    姜绅这下发现世界洪门大会果然有点牛逼,外面全是洪门接机的人,就他们这一航班上,就有七八个来参加洪门的人。

    姜绅神念一扫,我晕,竟然连他们两人都有人接机,姜绅过来,可没通知洪门。

    只见人群中,一个身材火爆的金发混血美女,高高举着一个牌子。

    “东宁姜绅”四个字比周围谁的牌子都大。

    姜绅见有人接机,只好带着薛小音走了过去。

    “东宁绅哥?”金发混血美女有点像华m混血,脸型非常精致,身材前凸后凹,看到姜绅走到自己面前,试探着问。

    “叫我小姜就行了。”姜绅这会客客气气,以前动不动让人家叫绅哥的,现在他反而谦虚起来。

    “我华文名叫尤蜜,英文名honey,叫我小尤就行了。”

    尤蜜?honey?姜绅苦笑,果然人如其名,是个甜蜜的尤物。

    薛小音身材和尤蜜差不多,不过薛小音气质端重,英气勃发,尤蜜则恰恰相反,混身上下透露着性感和诱惑。

    “绅哥这么早,大会明天早上八点开始,我们给你安排了住宿,明天早上会有人专车过来请你,大概七点十分到你的宾馆。”

    “绅哥第一次来檀香山吧,需要我下午陪你们转一转吗?我们檀香山有很多景点也是不错的。”

    尤蜜小嘴很能说,还有一口流利的华语,要不看她的脸,别人不以为她是华国人。

    “不用了,我和徒弟自己转转就行了,麻烦尤小姐了。”

    “徒弟?”尤蜜小嘴半天没有合拢,明显惊呆了。

    这位美女我以为是你的女人,没想到是你徒弟?

    他们落脚的地方是檀香山大酒店,一家五星级的宾馆。

    众人正在前台办手续,后面突然有人叫起来。

    “咦,美女,这么巧啊。”姜绅三人回头。

    李炳南和吴志勇在三个男子的带领下也到了前台。

    现在檀香山温度在二十六到三十度之间,三男子全穿着短袖t恤,手臂上的纹身非常显眼,一看就是黑帮成员。

    不过三人好像不认识尤蜜。

    姜绅有点奇怪,洪门的人,不是都认识的?

    “嗨,美女。”李炳南先看薛小音,接着又看到尤蜜,顿时眼睛大亮。

    这小子,两个美女啊,心中更忌妒了。

    薛小音和尤蜜看了看几个男子都没出声,然后继续办理手续。

    “绅哥,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李炳南笑嘻嘻的走上前去和姜绅搭着肩膀,好像是一副好朋友的样子,不过他嘴上和姜绅说话,眼睛却看着两位美女。

    “不好意思,可能没空。”姜绅站在那里不动。

    “不给面子?南哥请你都不给面子?全香门谁敢不给南哥面子。”吴志勇脸色一沉,威胁姜绅。

    “咦,别吓到小朋友。”李炳南看姜绅的年纪估计二十岁不到,轻轻拍拍姜绅的头:“就这么说定了,晚饭一起,等会我们去找你。”

    “你什么东西?也配和我师父吃饭?”就在这时,边上一直冷眼旁观的薛小音说话了。

    嘶,李炳南和吴志勇抬头看着薛小音,然后同时哈哈大笑。

    “哟,小辣椒么。”

    “真是泼辣,我喜欢,就喜欢参骑烈马。”这两人也胆大,李炳南直接上前伸手去摸薛小音。

    这座酒店,就是这里的一个社团控股的,也算是他们自己的产业,李炳南当然胆大了。

    他这一伸手,边上的尤蜜脸色也变了,她看出这两人应该也是来参加洪门大会的,不过尤蜜不认识他们,正想着怎么和对方说,李炳南都动手了。

    李炳南能称为香门五虎,当然也是有实力的,香门道上看不起国内道上的人,自然有他们的理由。

    香门道上要做到大哥的,一定要能打,李炳南现在四十出头,也算有点年纪了,但他五虎之一的名声,全是年轻的时候凭一把刀砍出来的。

    就算现在,一个人打两三个小混混还是没什么问题。

    可就见在他一伸手的同时,薛小音身体动也没动,左脚一抬。

    砰,李炳南整个人飞了出去,然后叭搭一声,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

    我晕,后面的吴志勇等人都没看到薛小音动手,因为被李炳南挡住了视线。

    “三八。”吴志勇反应过来一声怒喝,身后三个纹身大汉不等他下令就冲了上去。

    “滚。”薛小音一步横移,抬脚再踢。

    砰,一个大汉飞了出去,接着以右脚为圆心,一个半身转弯,又是一个侧踢,砰,又一个大汉飞了出去。

    她从始至终没有动个手,双手垂肩,只凭两只脚,一脚一个。

    转眼之间,三个大汉都被她踢飞了出去。

    “我拷。”吴志勇一下子看的目瞪口呆,他本来也随着三个大汉往上冲的,还没冲到薛小音面前,那三人已经飞了。

    这下吴志勇吓的半死,连忙收腿抽身。

    但见薛小音一个箭步,嗖,又是一脚追着他胸口而去。

    这一脚踢中,吴志勇也要飞出去。

    “够了。”边上一声娇叱,嗖,有人身影一纵,叭叭,空中两腿相交,两条人影一触即分。

    “咦”薛小音收腿,后退,看了看刚刚出手的尤蜜。

    尤蜜吱牙裂嘴,脚上痛的都快叫出来,不过她却在强忍着,吗呀,她脚上绑着钢板不成。

    尤蜜竟然也是个学国术的高手。

    难怪她不认识这些纹身大汉,真正的国术大家,一般与黑道不屑往来。

    “你们是那个社团的?”尤蜜转身向地上的三个大汉,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牌子。

    “我是总会的尤蜜,这两人是总会的客人,你们还不向他们道歉?”

    “原来是尤小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人大概听过尤蜜的名字,只是没见过她,连忙爬起来向姜绅和薛小音道歉。

    “你是尤三姐的女儿?”李炳南和吴志勇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

    “是的,两位是那里来的?”尤蜜皱着眉头,这两人色迷迷的,没想到也是洪门中人。

    “香门李炳南。”

    “吴志勇。”

    “原来是南叔,勇叔。”尤蜜先是客气的叫了下,然后脸色一沉:“姜先生是洪门贵客,你们还不向姜先生道歉。”

    她年纪虽小,级别可不低,前面叫了南叔勇叔,后面就直接下令让两人向姜绅道歉。

    不是吧,我们被人打了啊?吴志勇不服,眼睛一瞪就要发火。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失礼了。”李炳南年纪大一点,很有经验的按住吴志勇。

    吴志勇很不服气的冷哼了两下。

    “算了,都是小事,我们上去了。”姜绅这时假惺惺的发话,估计心里也怪薛小音打的不够狠。

    “走,小音。”

    “是,师父。”薛小音抬头看看尤蜜,两人眼光相对,刷,火花四溅。

    “绅哥,明天七点十分,我们派车来接你。”

    “好的,你回去吧。”

    尤蜜目送姜绅师徒走后,朝李炳南他们一点头,也转身离去。

    “南哥,有没有搞错,帮外不帮里?”吴志勇等尤蜜走了,大怒道。

    “你知道什么。”李炳南瞪了他一眼:“尤三姐最近和段二哥在争总会长,我们是支持段二哥的,尤蜜这小三八当然不帮我们了。”

    “什么?这次总会还要选新会长?”

    “听说向老大一个师弟被人杀了,向老大心灰意冷不想再当会长,尤三和段二要称这次大会,选出新会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